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盐坨一般的小伯  

2007-11-25 10:36:30|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  伯

 

    小伯一生从未离开过晒盐。他的初中在一所被称作乡盐业中学的学校里就读,初三时,开始了半天晒盐半天读书的所谓半工半读的生活,毕业后便留在了中学所属的那个盐场里,进入了他真正的盐民生涯,后又转到村里的盐场,直到病死。小伯称得上是一个道道地地的盐民。他的那双脚,虽被稻田里的蚂蟥叮过,却更被卤水浸泡过,有点黑生透红,瘦长的脸在烈日曝照和海风熏拂下,漂染成了古铜色,高高的个子有点瘦,但显得健壮有力。盐民的本色在小伯的身上完整地演绎着。

在我的记忆里,小伯是一个英武有力又能吃苦的汉子。我读那所盐业中学时,因为长得矮小,一次一个顽坯子同学想欺负我,我也不敢示弱,气冲冲地面对着那瞪着眼的同学说,你要打我,我就叫我的小伯来收拾你。那时,小伯还在中学的盐场里干活,也常到学校里来办点事,顺便来看看我,同学们都知道我有个小伯在学校门口外的盐场上晒盐。那同学被我这么一吓唬,便呆了呆,不由蔫了下来,伸开了紧握的拳头,一场让我有可能被打得鼻青眼肿的情景就此收场。小伯的地位在我心目中越益高大。晒盐的活儿在早些年十分艰辛,特别是七八九三个月的“百日大战”里。转到村里盐场后的小伯,总穿着双裉了色的解放鞋,与村里的其他盐民一道,戴着顶草帽,徒步走上四五公里的砂石路,到了盐场,便是湿漉漉的咸碱地,即使是晴天,那泥路也松软,也会随脚跟的起落而带出一片泥土。那个时候,小伯买不起长靴胶鞋,与其他盐民一样,在黄昏即将来临时分,赤脚趟入还在蒸发的结晶滩中,卤水在烈日曝晒后依然热辣,盐层凝聚着的灼烈阳光还未散发开去,烫乎乎的卤水便渗入脚掌,一阵剌痛,好一会才能适应。就这样,小伯他们忍受着,用推耙将盐收拢,用簸箕将盐挑到盐砣上,高高耸耸的盐砣便成为小伯们汗水凝固的结晶,一座,又一座。后来生活条件好些了,小伯买上了长统靴,但烈日依然曝照,他所买的自行车没一二年便在盐碱地上锈迹斑斑,却总是来回在盐场路上。白色的盐砣便成为小伯们劳作的亮丽背景。村里除了盐场,也有少数的农地,分到户后,我家也有几分耕地。每逢秋收,小伯总是与我家错开收割与插秧的时间,帮我们打稻、插秧,年年如此,大大减轻了我父母的劳作。那时节,在我家的田地上,总留着小伯的影子,淌着小伯的汗水。

小伯也是个率性风趣的人。记得在小姑出嫁的那天,新郎小姑丈来家里迎亲时,他积极怂恿侄子们要大闹一下,多敲糖钱,说结婚前后三天,辈份无大无小,尽管闹。见精明的小姑丈处处防备着,他竟然亲自动手,在小姑丈顾着与亲戚说话时,将他翘着腿脚的那只皮鞋用力脱了下来,飞快递给我小弟,令小姑丈始料不及,乖乖地拿出一百元的糖钱。小伯的举动,引起了亲戚和帮衬们的大笑,被小婶嗔骂为“老不死”。与他同辈的堂兄弟结婚时,他凑热闹的兴致自是很高。按村里原有的风俗,婚礼举行后新郎新娘就入洞房,却要过一道进门关,待新郎拿出一定的糖钱后才可进入。一次,一个堂兄结婚,他做帮衬,待新郎新娘过关进入洞房后,他又带头起哄,竟将视线落在了女宾相身上,说如要进新房陪新娘,得称一称体重。话音一落,引得了其他男帮衬的热烈响应。如何称?就是得让他们抱一抱。这下可苦了女宾相们,一个个缩着身子,不肯上前。而新郎此时已从洞房出来,张罗别的事去了,只新娘一个人孤单地呆呆坐着。女宾相便于心不忍,胆大的还是往前走,边嚷嚷着不可不可,放开我,边用纤纤玉手拨打男帮衬的拦阻。但到了小伯那儿,就如大山挡着一般过不去了,没法,只得羞红着脸,不得不让小伯称上一称。有了先例,几个起哄的男帮衬也纷纷趁机将其他的女宾相抱了一下,闹猛欢快的气氛于是扬溢在洞房内外。年轻时的小伯确实是个喜欢图热闹的人,即使到了中年,只要碰上能开玩笑的场合,他也会在场外敲打着起哄的边鼓,进行推波助澜。因此,小伯的为人在村里有着良好的人缘。

亲情在小伯的心目中把得很重。小伯做事有时候看上去有些粗,也不时会鼓着喉咙冒点火,但在亲情关系上却很是细心。早些年,我二婶与小婶闹矛盾,一闹就纠葛了好几年,互不走动。小伯在家每每听着小婶的唠叨和诉苦,并未将小婶的怨忿放在心上,在外就说那是她们女人们的事,任她们闹去,因此,尽管她们妯娌之间有时骂上几句,却总见不到小伯的身影。每年的正月,我父亲照例要叫二伯、小伯一道来家里吃饭,小伯与二伯也从不谈各自老婆的事,照样碰杯喝酒,照样谈天说地,仿佛女人们之间的事从没发生过一样,兄弟就是兄弟。二伯死的时候,小伯更是竭尽心力,做着许多丧葬的事,也为二婶小婶妯娌间纠纷的消散而做好了铺垫,在村里赢得了一片赞誉。对一些其他的亲戚,小伯也总铭记在心,不忘去走动拜访。一次,在大姑死后不久,小伯突然间失踪了两天,寻来寻去,结果竟在大姑丈家。大姑丈家在岛的最西北端,交通不便,又未安装电话,小伯听人说大姑丈很寂寞,常常为大姑的亡去而流泪,便骑着辆破自行车,只身前往探望。陪他聊天,喝酒,消除大姑丈一个人的孤寂。因为爷爷奶奶的早逝,我的父亲虽为长子,但身体虚弱,工作也忙,又不会骑车,一些爷爷辈亲戚的拜访就成为小伯的心事,小伯就总在春节或他们病了时前去看望,算作父家的代表,给他们带去一份温暖。小伯结婚时,爷爷奶奶已不在人世,我父母就代上辈作主,筹办了他的婚礼,小伯对我父母十分的敬重。当我母亲病逝前后的几天,他天天都在我家干这干那,母亲驾鹤西去的时候,小伯这个硬汉子的眼眶里竟盈满了泪水,为我母亲的逝去而痛惜,而悲哀。小伯的亲情融于点点滴滴之中,流淌于我们亲戚之间,感受到他的慰藉与温情。

然而,小伯的主观性很强,坏习惯总是积习难改。每天,他至少要喝上两次的酒,夏天里还要在吃午后点心时再喝上一次,风雨无阻。我们多次慰劝他要少喝酒,保护好自己的身体,他总是答应少喝点,待我们一走,他继续喝他自己的。小婶不让他喝,他便与小婶吵架,弄得小婶暗自泪下。麻将也是小伯的偏好,晚饭后,他庶几夜夜出门到别人家去,一有麻将搭子,便坐下来,直到半夜而回。一遇下雨天不用去盐场,也总见他在打麻将。小伯的犟脾气犹如树扎根在土壤里一般,雷打不动,任谁都没办法。

小伯终天像一头老牛那样垮了下来。在他六十出头的时候,病魔缠上了他,他原本强健的身体渐渐经受不住,变得消瘦、松软,直至僵硬,犹如盐砣一旦遇到风吹雨打,便风硬,抑或溶化。但当我每每见到盐场上一座座梯形的盐砣,在阳光下闪耀着晶亮的光时,我便会不由地想到小伯。

小伯就在我心里一样地闪耀着晶亮的光。

   2007.11.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