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 秀山那座岛  

2007-12-14 23:54:29|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秀山那座岛

 

关于岛

看海,最佳在岛上。岛因海而生,岛独处海中,岛最了知海,海给了岛以生命。

岛,无疑是大海的棋子,一枚枚布局精妙。不论潮涨潮退,大海总像对待儿女一样,温柔地呵护着、滋润着大大小小的岛。海浪无时不在舐吻岛脚上的肌肤,让岛感觉着自己的存在。海风在岛上轻松逗留,梳拂着满山的植被,绿得苍翠。散布在海中的岛,成为一座座的海中之洲。就如跋涉沙漠上的人那样,岛是远航的人心目中的绿洲。就如海上遇难者见到救援的船只一般,岛是一艘让人充满希望的不沉之舰。镶在海中的岛,更感受着海的起起伏伏。潮涨潮落的涵意,岛领受着,了然着。

秀山便是这样的岛。

从区域图上看,秀山岛像是稍偏了的心形图案,二十几平方公里,嵌在舟山群岛中部,十几二十分钟的航程,即可构通南北两头的大岛:舟山岛与岱山岛。秀山岛就成为两大岛之间的桥墩,成为一颗正在打磨着的群岛之珠。

秀山,又称兰秀,皆是很有诗意的名字。秀山的水,瘦秀,水不多,湿地璨然;秀山的山,青秀,山不高,绿荫连绵。在山与水之间,孕育了一种兰秀文化。

秀山,就在我的眼前。

 

黑白沙滩

到了秀山,首先要看的就是沙滩。沙滩在岛的东部,一弯又一弯,环环相扣,弯弯连绵,仿佛一串音符,在海潮的涨落中,为秀山岛弹奏着海的神韵。

现在,我伫立在叫做三礁的沙滩上。那是所有七八个沙滩群中惟一有所开发的沙滩。南边山脚下,建有一酒店,北边山坡上,几幢民房改装成了家庭旅馆。每逢夏季,沙滩便活了起来,欢跃了起来。沙滩是需要人去流动的,那样,她的美便呈现动态的韵味。

三礁沙滩的沙硬实着,沙粒也较细腻,沉积得厚实,不像其他沙滩那样粗放、松篷,也不是金灿灿的那种,而呈土黄色,别有一番意味。浪涛总是青睐着沙滩,在沙滩上表现得淋漓尽致。一浪推着一浪,那边的浪涛响了,这边的涛声已消瘾,此起彼伏,永不停步。因为浪涛的推波助澜,沙滩便显得生动,也揭示了她连接海与岛之间所特有的意蕴。可惜现下时为秋冬,不能下海戏浪,更难以畅快一游。

晚饭后,又去沙滩漫步。山头半月高挂,给沙滩带来迷蒙之感。湿漉漉的沙滩依然沉硬,却令人感受着舒坦,清爽惬意盈上心头。对面的小山隐约可见,为沙滩筑就了一道防风堤似的,让夜的沙滩饱满着。涛声依旧,望着白花花翻卷的浪涛,忽奇想:这海浪要么在钟情着柔美的沙滩,以温柔的手臂,一遍又一遍地呵护着柔软的沙粒;要么接连不断地将波涛推至沙滩的边上,却总不能停留,就如古希腊神话中的西绪福斯推着巨石那样,一遍又一遍地向上推着,无奈,却又不得不推着,也算是一种自信吧。

再眺望月亮时,陪同的乡长喜滋滋地告诉我,说去年的农历月半时节,他看到了月亮从海平面上蹦跳而出的情景,透亮透亮的,照得月亮下的海平面波光粼粼,比旭日东升还要壮观。我开始有点不信,每每看到的月亮不是总已高悬在空中?后来想想,那也许是我未曾注意观察月亮的上升过程。像这么开阔的沙滩,面对一览无遗的海平面,月出的奇观还是会出现的。我信。看来,夜晚的沙滩另有一种迷人的情怀。

 

我为泥狂

看到“我为泥狂”的招牌,感觉自是新奇。为泥而狂?去探个究竟的念头急切地冒了出来。

岛的西部因泥而建了个滑泥主题公园,进木头构筑的门坊,有一排两层的瓦房,古典式,却簇新。登上二楼,是屋外搭建出的一个木板平台,上有顶篷,是休闲、了望之所。海便在眼前,滩涂就在脚下。当地人将滩涂叫做泥涂。沿海岸边一大片的泥涂,随涨潮落潮而时隐时露。退潮后的泥涂,湿漉漉,软腻腻,阳光下充满着诱惑。泥的文章,就在岛上人的手里开始写就;泥的灵性,便在人们的欢快声中跃然生辉。

滑泥的舨呈长方形,如小舢舨的模型,小巧,结实,将一只脚置于舨中,手握舨上的撑杆,另一只脚用力地蹬,不断地前行,仿佛犁泥,仿佛耕耘,劲力在舨中融化,乐趣在泥中摇曳。以后可否来个滑泥大赛?

据化验分析,秀山岛滩涂上的海泥富含营养成分,可用作保健。屋内自然有泥疗馆,人可躺在稀薄的淤泥中浸泡,咸腥的味道渗入肌肤,一阵凉爽,一番快意。泥的化妆品也研制了出来,陈列于廊道里。泥有了她的生命力。

“我为泥狂”是滑泥节的一种宣言,于每年八月大张旗鼓地宣示,已举办过三届。小小的秀山岛举办这样的节,实属不易,而泥却因此生动着。所看到的几幅图片上,人人都是满身泥,相拥而醉,开怀而笑,令人想象到泥涂上的阵阵笑语,串串欢乐,随海浪此起彼伏。因着自在,因着自然,所有的烦恼尽在泥中烟消云散。泥涂就成为狂欢的天然场所。

我为泥狂。也可说:泥,我为你狂。

 

湿地娇秀

 有点孤陋寡闻似的,竟然不知湿地是什么样子。车驶着时,乡长指着一大片空旷的地块说,那就是湿地。便叫停车,驻足观望。

一股喜悦之情在心底升起。现在,呈现在我眼前的是,几平方公里的地域,庶几未曾开发,原生态一般地横陈在绿树围成的圈子里。

河塘中的枯草在风中摇曳,仿佛在搅和着她脚下的水,动静自然。浅浅的荒沟泛着白花的光,沟沟清冽纯如。即使粗略垄成的田塍,也随意似的构画着,与原本的田野保持着协调。据介绍,塘里沟中有鲫鱼,有河虾,也有毛蟹,水就成了湿地的精魂。路边的夹竹桃蓬勃着,苜木黄高耸在田间,桔子树上缀满着金黄的圆球。树们依然葱郁,丝毫感觉不到秋冬的萧瑟,绿意在心里荡漾。几只白鹭时起时伏,一副逸然的样子,喜爱着这湿地的舒坦。三五只水牛在埋头嚼草,一群鹅在相互嘻戏,空旷的田地便流淌着许多野趣。黄昏的阳光凑着热闹似的,将绿的树、黄的草、青的水映照得泛着亮光,田野的原色版画一样,刻在了我的心里。

因这湿地,秀山便多了一份娇秀。

 

书字秀岩

现在,我置身兰山港边的寺钟山上。此山亦名桂竹屿,山不高,名却大。

    秀山岛多为山地,树木葱茏,绿染山坡,独寺钟山上奇石垒叠,形态各异,若坠若浮,扑掘舒展,叹为观止。绿荫丛中,一重重黛色点染着一般,将平缓的山缀得又奇又秀。

更让这些岩石赋予神韵的,是唐代才子罗隐曾居于山脚下。罗隐,字昭谏,曾十次考进士,竟十次落第。那年,当面对那堆巨大的山岩阵时,罗隐的胸中涌动着豪迈的情怀,禁不住写下了多首诗篇,命人刻于岩石上。后人将此称之为“书字岩”。可惜,一千多年后的今日,岩石依然,却只有依稀的残留笔划,不知罗隐所题何诗。倒是清道光举人柯汝霖所作的《书字岩》诗在耳边响起:桂竹连丛映碧潭,岗峦郁律几回探。风流独有罗昭谏,彩笔留题百尺岚。书字岩便成了罗隐的一个不朽之印。

据记载,寺钟山上曾有古佛殿遗址,遇到阴雨天,山上会传出隐隐约约的钟声。尽管是传说,但我宁愿相信。

书字岩,将奇秀之景与文化遗迹融合在一起,着实让人仰头瞻望,心里在多着一份惊喜之余,又不免一声叹惜。

 

  风雨古宅

 秀山的历史文化,在厉家古宅上转了道弯。

 厉家在秀山是一大望族。最早的五个儿子各有所长,厉家古宅便在以老五为主的手里开始构筑,被经营得规模恢宏,气势不凡。据介绍,厉家曾有宗祠、十亩间花园(内有被秀山人称为跑马场练武场)等几处清代建筑,蔚为大观,闪耀在秀山肥沃的土地上,光彩在舟山群岛北门出口上,穿越了一百多年的时空,直到解放初期。如今,跑马场不再,十亩间无踪,废墟也难觅,只能在想象与回忆中复制。

厉家宗祠虽还存留,却已风光破落,坍塌的残壁掩饰不住岁月的流逝,保留尚好的前后两进房屋也落寞着脸,涂抹着一层层的沧桑。惟有五房墙门依然高昂着头,仿佛在凝望着过去辉煌的时光。

观望着厉家古宅,自然想到了厉家出类拔萃的清代诗人、书法家,那个时称“浙东三海”之一的厉志。那不仅是厉家的自豪,也是秀山的骄傲。秀山所拥有的兰秀文化,在他身上步入了一个巅顶,成为秀山历史上的一杆旗帜。

瞻望着厉家古宅,就如感染到了秀山二百年的人文情怀,见识到了秀山所走过的历史痕迹。

眼前所见的古宅虽已破旧,却像一位饱经风浪的老人那样,见证着秀山的风风雨雨。相信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呈现。厉家古宅将依旧一如既往地见证着秀山的未来。

 

企业增辉

一座座吊机、行车耸立在岛的南部和西南部的角落边上,粗看以为是繁忙的港口,一问才知是二三家船舶企业。一家是日本独资的,一长溜的海岸边上,建着一幢幢的钢结构车间,显得壮观,有气势,可造五至八万吨级的船舶,据说前几年引进时,是当时舟山最大的外商独资企业。另两家是舟山市内的,比起日资的那家小了许多。据介绍,在岛的北部,又正在建设一家更大的企业,是建造海洋石油钻井平台的。小岛办工业,该是件可喜的事。

这不,大小企业的落户,让秀山岛的人气如波涛一般,一浪接着一浪。原本实际居住的六七千人,因为外来企业员工的增加,岛上的交通忙碌不停,厂门口的服务性商铺仿佛一下子冒出来似的,排排幢幢,皆是新的。秀山岛因此不断增辉,逐渐兴旺起来,人们的脸上也绽开花。

也许有人会说,船舶企业的建成,确实给秀山岛提高了知名度,旅游业也随之高涨起来。然而,秀山岛这么好的生态环境,会否因为工业企业的落地相建而遭到破坏?带着同样的问题,我也问过乡长。乡长说,根据规划,岛上今后不再兴办船舶修造等临港工业,也不再引进建设大型企业。听着,便安了心,仿佛我是个秀山岛上一员似的。

一个发展中的岛,适度适宜地办点工业,我想也还是需要的,只要规划合理,工业与旅游就会相得益彰,人民的生活也更能富裕,就像大海,有岛屿,也有礁石,而海依然还是海,依然碧波漪涟,涛声依旧。

 

海上渔庄

听说晚饭到海上吃,还以为是在船上,却是一个叫做“兰秀渔庄”的地方。

现在,西天鸵红的霞光流泻在波海之中,我们下了船。船是普通的木质机帆船,舱面上稍微改装了下,船弦两边各放置着一排低矮的长木凳。约莫十来分钟,隆隆的机器声哑了下来,靠泊在一个深水网箱养殖场边。

偌大的养殖场将岛与岛之间的海分割成了一方方田地,可谓耕海牧渔。一只只十几米见方的网箱,肩并着肩,腰挽着腰,坚固地支撑在海中,踏在网箱垄间的木板上,感觉岿然不动一般。网箱上横卧着一排小巧的木房子,有厨房,有就餐包厢,也有棋牌室,房子的外面是一大块木板铺就的场地,可以摆放两桌宴席。自然,客人们最喜在开饭前垂钓一番。既可钓网箱里养殖的美国红鱼、铜篷鱼等,也可站在网箱边沿进行海钓。钓养殖的鱼,时间短,收获大,钓后即可成为桌上美肴,吃着鲜美。海钓则需时,又费时,一般的游客基本不干。到这样的渔庄吃饭,为的是尝鲜,为的是欢心。

渔庄便在游客的欢饮豪吃中,成为一座岛屿之间的孤岛,却又是灯火映照,舒心笑语,一阵阵欢快的气息萦绕着。就连网箱外沿拥簇的细浪,也凑着热闹似的,发出卟嗤卟嗤的声响。只在我们又乘船返回以后,渔庄才安心地喘了口气,沉寂在海中,等待着明天新的生机。

兰秀渔庄成为了秀山岛的一个亮点,尤其在夜海的岛边,是一座典型的海上人家。当我们离开时,个头不高的户主拉着我的手说,渔庄还很简易,欢迎下次再来。我想,一个渔民弃捕从养又从商,已属不易,搞起这样一个有特色的渔庄,更难能可贵。下次到秀山岛,自然要再去领受渔庄的风情。

                                        

渔家旅馆     

沙滩北端,那倚山而建的七八幢楼房,已被岛上的旅游公司开发成了家庭旅馆。每家均为二幢一平的房型,外墙涂着瓦兰色,与海水的色彩相互映辉似的。远远看去,很是醒目。

这些面海而居的主人,原以捕鱼为生。渔民的收入在岛上比务农的要高得多,早些年已纷纷建造了二幢一平的楼房,那一平即是楼房外的平顶屋,可以翻建上去,也可当作阳台用。成为家庭旅馆后,一楼的厨房依然是厨房,饭厅依然是饭厅,倘要自己下厨炒菜,可到菜场买当地的农家菜,尤是鲜美的土鸡,更有时令美肴的海鲜,让你当一回渔家主妇,感受一番海岛风味。

因为主人好客,让我住进了酒店里,也因为我才知有这样的家庭旅馆,所以,现在我只能目视这些家庭旅馆,想象着夜晚居住的情景。

海依然是夜的海,沙滩也同样是迷蒙的样子。当漫步沙滩之后,坐在家庭旅馆的平顶屋上,喝着茶,在闪烁着晶亮碎光的星空下,眺望那隐约空蒙的海,沐浴那咸腥的海风,聆听一阵紧接一阵的涛声,任思绪随浪涛飞扬,深邃而神秘的海赋予着无穷的遐想。安逸,惬意,舒畅,从心中移移融遍全身。躺在二楼的床上后,耳边依然是涛声轻盈起伏,一首小夜曲似的伴随着,进入在海的梦想里……

那样的景,那般的情,定会在心底定格,铭记那一夜住在渔家旅馆的心景。

 

兰秀博物

秀山这样的小岛,想不到还有个博物馆,惊讶之余,便不能不看。

 是一座老式四合院,又装修一新。中堂、两厢皆按类别摆放着各种物品,书画、根雕、图片、民用什物等琳琅满目,秀山的历史、风俗与文化脉络,在馆里汇织一起,相映交辉。屋后院子里的树木盆景,错落有致,挺拔苍翠。小小博物馆,给人的感觉也是一个“秀”字。

现在,我仰望着门廊顶上的“兰秀博物馆”匾牌,脑里翻开着秀山的文化册页。除去唐代罗隐与书字岩的悠缘外,苏东坡在《送冯刺官之昌国》诗中写道:“兰山摇动秀山舞,小白桃花半吞吐。”豪放的诗句,将秀山钉在了宋代大文豪的诗篇中,流传至今,岛上人人能诵。清代中后期的秀山厉族,鼎盛拔翠,著名诗人、书画家厉志与当时名士镇海姚燮、临海傅濂波称为“浙东三海”,以厉族“众家祠堂”为中心的清代古建筑群,精巧大气,蔚为壮观,成为当时“舟山出北第一”建筑物。仅此几点,秀山便积淀着独有的兰秀文化,能让秀山不断地咀嚼着,广大着。

回眸兰秀博物馆,我想,那只是秀山千年文化的一个浓缩,如何将其拆解开来予以弘扬,却又是一个重要话题。我只能瞻望着那小小的博物馆,颔笑而望。

 

2007.12.

[发《舟山日报》2008年4月14日第五版整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