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一个叫不出名字的湖滨小镇  

2007-10-22 00:12:17|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叫不出名字的湖滨小镇

 

从尼亚加拉大瀑布返回多伦多的途中,座落着一座默默无名的湖滨小镇。倘若尼亚加拉大瀑布以气势雄伟而名冠全球,那么湖滨小镇却给人一种清逸雅致的感受,久久萦回在心里。

湖是加拿大著名的安大略湖,以她阔大的胸怀滋润着点缀在她边上的小镇。望不到尽头的湖面恍如无涯大海,在温煦的阳光下逸然舒展着鳞鳞微波。几湾浅浅的卵石滩上,以清灰为主色调的卵石们疏松着肢体,享受浪涛温柔的舐吻。两块巨大的黄白色圆石并放在一起,似情侣,相依相偎,又似卵石王,俯视着小卵石,似鼓动着她们尽情在碧波涟漪中玩耍。湖滨边坡上的绿地广袤一片,树木繁荣着翠绿,满眼的绿色展示着夏天的成熟。一边是碧波万顷,一边是绿色连绵,几湾卵石滩如链子一般揉在其间,一幅流彩浓郁的画面天然地横在面前。

这样静美的画面里,三三两两的游人让湖边更显宁静、淡雅。

镇的规模确实有点小,一条笔直宽阔的马路横贯中间,也只一公里多一点。绿树花草组合成的隔离带将马路分隔成来回通道,其间镶嵌着几个小品类的雕塑,在绿色长带中显得醒目又协调。路中心的十字路口中央矗立着一座小小的尖顶钟楼,一身褐红,鹤立鸡群般高耸着头,看上去似乎是小镇最高的建筑。

路的两边就成了街铺,是步行街,也是商业街。店面不大,旅游类的商品却是琳琅满目,也比其他地方的便宜。熙熙攘攘的游客在一间间店铺里人头攒动,问价讨价与相互间商量比较的嗡嗡声此起彼伏。我想这些店铺大约是小镇成为一个旅游景点后才改造而成的。其实对小镇来说,只要有一个中型超市就能满足镇上人们的日常生活需要,用不着整条街全是商铺。

好在这个景点不是旅游线路上的终点,清静的夜晚将依然清静,烦躁郁抑的心绪也将在清静的夜晚复原为清静。

清静,这也许就是小镇的原色吧。

小镇的道路可谓阡陌,沿马路两边各有几条通往居民区的路,整洁,流畅,幽静。我们又选择了往湖边的方向游览。迎面而来的是前后两辆马车,一派简洁典雅的模样,令人想起十八世纪欧洲街道上贵族们坐着豪华马车招摇过市的情景。赶车的姑娘将金黄色的头发系成马尾状,身着白色衬衣,外套黑色马甲,坐在前面高耸的坐位上。后面车兜上的游客们显得优哉游哉。走完几百米的小路,又是一条马路,与小镇中心的马路平行着。沥青的路面延伸在两旁的翠绿中,苍郁的树枝仿佛将路构筑成了一个长廊,地上的草坪似乎肩并肩的与黑色的路面糅合在一起,显得平和舒坦。一种曲径通幽的感觉油然涌上心头,这样的地方无疑是居住的好地方。

不错,就在这条紧邻商业街后边的马路边上,一幢幢民居错落有致的粘贴在绿色意境中。

房子不高,与街中心的差不多,最高的为四层,也有仅为一层的。有的平顶式,只有狭狭的屋檐轻巧地向四周平伸着,似一大块积木构建而成,轻盈自在;也有的为平顶式的构造上在屋檐砌了个平缓的斜面,使房子立体端庄。有的人字状,将瓦顶连同屋檐斜面流线一般挑出得长长的,简约明快;也有转角人字型结构的,在人字状骨架的基础上,屋顶又从另一个方向转为另一个人字状,显得精巧自然。楼房好象都没有阳台,见到的只是几扇小窗子,静静地掩着窗门,令人想象着当窗打开时,会不会有一个美丽的天使颔笑而立。面积大一些的房子在一楼拦了一个小走廊,可以在屋檐下眺望湖景,也可以放两把椅子喝酒喝咖啡,聊天,读书;小的房子则筑了个篱笆似的小小庭院,撑着一把阳伞,一张圆桌,几把椅子,成为自家庭院休闲聊谈的好地方。繁茂的树木参差连绵,屋前的矮木丛修剪得盆景似的,碧绿的草坪整齐地铺泻着一般,白墙红瓦抑或灰色屋顶的房子就一座座嵌在这绿色之中。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童话世界中的画面,仿佛在闪耀,在舞动,又仿佛静止着,凝固着。

湖滨小镇的建筑风格是那样别致,房屋建造是那样精致,环境布局又是那样雅致。便在心底感慨:这就是最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

忽然想到我们居住的小镇。水泥钢筋筑就的高楼前拥后挤,比肩而立,一片片阳光的影子在楼前楼后苦苦的支撑着;一点仅有的树木与草地稀松着褐色肌肤,断肢残臂的枝丫上还挂着绳索,晾晒着衣服和被单;人力三轮车满街乱飞,在汽车行人之间到处擦肩而过;纸屑塑料袋在街上频频起舞,尘埃随风的飞扬而飞扬;嘈杂喧哗的声音在街的上空此起彼伏,浮躁的情景一幕连着一幕……

一种留恋的感觉早已爬上心头。这样的小镇实在太静美,太诱惑人了,要是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读书、喝咖啡、聊天,漫步湖边,感受湖的美景,领受湖的灵气,那岂不是休闲的极致?然而,静下心来想想,又感到那是一种空中楼阁,站着的脚不太踏实。是的,这样静美的地方住上几天实在是太舒适,太惬意了,可是长期在居住中休闲着,又岂不消磨了意志?岂不成了一个遁世的隐者?更重要的,这里并不是属于我的土地,也不是我久留的地方。我该回到自己的家乡,那里有亲人和朋友等着,有温暖的家,有一坛坛飘着香味的老酒和一缕缕洒着阳光的人文之情……

便觉得仅仅是一种留恋一种感叹而已,心里油然松弛、明快起来,将湖滨小镇作为一种静美中透着繁华,繁华中又不失静美本色的印象,定格在心里,祈望自己居住的小镇能如那湖滨小镇那样。

尽管到现在,我还叫不上那个小镇的名字。

                                                        

 

 [发《海中洲》2007年第四期]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