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操场上的中秋夜  

2007-10-28 19:12:51|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操场上的中秋夜

 

中秋的满月黄昏时就已高悬在天,几丝薄纱般的云徘徊在银灰色的帷幕上,依依惜惜。空旷的操场显得更为空旷,唯有中间布设了一个长方形的平台。那是用课桌整齐的排列在一起。平台上的一长溜啤酒已翘首以盼,廉价的月饼挤眉弄眼的笑望明月。中秋赏月的准备已一应俱全,朋友们也一个个的络绎来临。

这是二十多年前那个中秋夜过程中的一个初步场景。当时的我只有二十出头,才从师专毕业走向社会不久,抱着年轻人的那种激情,抱着小文人的那种浪漫,策划了一场至今想来难以实现却又铭记在心的中秋聚会,想起来常常令我感怀不已。

那一夜的月亮特别透明,银白色的光将操场和校舍映照得泛着一层薄霜似的。月的圆满,月的光亮,为我们的活动增添了更多的兴致和情趣。朋友们在赞美了一番月亮之后,自然把心思用在了活动上面。月亮只成了一道布景一种陪衬。伸张着脖子的啤酒被一瓶瓶的揭开盖子。每人端起一瓶,一齐喝上一大口,将酒香和白色泡沫溶在心里激荡。清脆悦耳的酒瓶碰撞声,正好预示了大家的好心情。而咽下啤酒之后舒张出的一声“耶——”的吆喝,惊扰了月光,久久回荡在操场上空,咸涩的操场泛起了一阵银光。

那样的情景,除了月的透明恒古不变外,现在的我很难想象会再去如此布排,再去大声释放。要么一个人寂然坐在海边,听涛声吟唱,渐至激情勃发时,也会面对圆月,面对大海,来一下大声吆喝;要么与友人跋涉到山川美景之处,望望毫无相识的游人情不自禁的将吆喝声回荡在峻山之巅瀑布之下激流之前草原之上,心旷神怡。不错,随着年龄的增大身份的变化,那一颗充满激情的心渐渐的掩藏了起来,只能视环境的许可再作没有多大底气的吆喝。更多的是,能让心激奋的时候太少。

然而那一夜,我们始终处于激情的旋涡之中。啤酒瓶碰撞的声音此起彼伏,权作干杯,轮番进行,地上的空酒瓶已醉汉一样的不知东西。那是第一个节目,既为了朋友的相聚而碰撞,也为了让激情的心更富于激情而铺垫。二瓶或者三瓶啤酒下肚后,场上的气氛更热烈,这是策划者的一种意图。接下去,大家的心集中在了桌面上,将那明月孤伶伶地吊在空中,谁也不想顾怜她。朋友中年纪最轻的陆君手握啤酒瓶,在我们的鼓动下首先吟诗,将此时的心情融于海涛拍击之中,将偌大的操场演变成为一艘航行在波涛起伏的船,那是一幅波澜壮阔的场景,一种在大海中忘却颠荡还在欢乐的憧憬。不由想起兰亭赋诗的情景,那帮老夫子面对潺潺流水,亭台轩榭,装出一付悠哉游哉却又道貌岸然的样子,假斯文面对着假斯文却又表演着斯文的模样。而我们这群人全将斯文的外衣脱下来放在月光照不到的课桌底下,赤裸着亢奋和激烈的心,既胡吟乱唱,放羁不疆,又静心默思,渐入佳境,把偌大的操场变得闹猛而不失空灵,欢快而不失幽雅。拄着拐杖的任君就抱着一颗激奋却又平静的心缓缓的将此时的情景以诗的形式表现出来,流淌在每个人的心间。和着明镜般的月光,董君的笔轻巧的在宣纸上流水般的行走。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明月就在眼前,明月更在心里,何必把酒再问,露出一付忧愁的柔肠。千里共婵娟才是一种愿望一种理想,我们此刻的现实就是一种初步的体现。作为东道主的我,除了笼统的照应外,更多的是鼓动和怂恿这些参加聚会的朋友奉献他们的激情,让激奋的情怀在嘴上吟诵在笔端行云在啤酒瓶中渗溢。最后,我将大笔一挥,“以文为友”四个银盘大的字泼洒在纸上,泛着清光,淌着亢奋,作为一个定格,作为一个句号,让高悬的月亮自个儿孤芳自赏的放大。

现在,我回想这一波接一波的毫无顾忌的心情释放之夜,心里也有那么点情不自禁的激动,喝着的咖啡在肚子里缓缓的兴腾。那是一帮热心肠的文友抱着一颗狂放的心在一起纵情,是那种气氛烘托下的必然结果,是年轻人聚首时才会产生的激情的燃烧。而这一切全因为有一个精心策划和组织的人,那便是我。我却想不起为何要诱惑他们来参加这样的一个活动。以文为友吧,这些人本身就是我的文友;中秋赏月吧,荒凉的操场并非赏月的佳处,何况也不清楚中秋夜会不会有明月;想以中秋赏月的名义请朋友们来聚聚,这可能是最好的答案了。而这仅仅是我现在的设想,二十多年前的我定然不是这样现实这样冷静。那么,全是一种豪放不羁的冲动,一股从脚底产生在胸腔奔腾的激情所致。想想不由笑了起来,带着点欣然,也带着点无奈。是啊,现在的我,还会不会策划组织这样的活动?也许心底里会想,但也只是想想而已。激情也罢,冲动也罢,一时心血来潮也罢,更多的时候都将它们压藏在左胸的心腔里,微微一笑,露出一付沉稳的样子。

然而那一夜的好戏还没有结束。时已夜深,几个离家近的骑车回了,剩下的八个人该如何睡觉却没有想到过。这可难住了我。与我同室的夏君是一个热心的参与者,那时我俩都住一种称为“白鸽床”的单人睡床,一个身材魁伟的人都感觉太小,这么多人如何应对?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有人却提议大家不要到其他老师的房间去睡,要睡就挤在一起。于是,朋友们趁着一股余兴,在夏君的床上睡了四个人,而在我的床上却挤了六个人。个子和长短胖瘦搭配后,两个床头各分睡三个人,每个人都侧转身相卧,笔挺着身,笔挺着腿,身贴着身,腿倚着腿,六个大男人活象六只绷紧着身的大虾,把狭小的床挤得如同一艘逃难的船。好在床还结实,好在大家已筋疲力尽,下半夜的一小段时光在起伏不均的呼噜声中连同圆月一起随梦幻而去。

这是一幅难以想象的图案。现在的我只能将经历过的事回想一番,倘若未曾经历过恐怕连想象都难免会成为空白。我不由笑了起来,这样令人无法想象出来的画面,只有放浪自在的年轻人才能做到。我为此油然兴奋起来,曾经拥有过的都是美好的,就让这美好刻在心际。尽管脚臭难闻,尽管呼噜声响得本就睡眠不佳的我才睡了那么一小会。

今夜的月亮也圆也亮,却非中秋之月。这没有多大关系,重要的是我望着高挂的月亮回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一夜,那一夜在我现在的心海里所荡漾的波涛。那一夜的情景不再重复也无法重复,那一夜的激情却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一俟氛围碰撞得令我情不自禁的时候,也许会以别样的形式予以释放。就象那一夜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