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空寂内外的空寂  

2007-10-28 19:19:28|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空寂内外的空寂

 

学校横在空旷的盐场边上,距县城十五六公里,属岛上最西端的区域。二十年前,从其他地方去学校需换乘另一班公交车才能到达,所有年轻教师便住在学校的寝室里。盐场广漠一片,大水滩结晶滩盐卤池盐陀依次呆板的排列着,湿漉漉的土路要么潮湿带泥要么柔软松酥。校后的村落卧着三三二二的青色瓦房,毫无生气。校园里的教学楼办公楼如巨型箱子般横躺着,咸碱地的咸涩摧残着每年栽种的树枝,只有围墙边的几缕海绵草在无精打采的呆望着,偌大的操场将校园衬托得更为空落。黄昏的落日染红西天的时候,夜晚的光临便成了空寂时光的开始,日复一日。

那样的时候,我们一颗颗年轻而骚动的心便觉难熬,除了喝酒,有时还除了批改学生作业和备课之外,就是每晚看电视,看武侠小说艳情小说。然而面对黑夜,心里依然空寂,依然充盈落寞的感觉,寻求剌激搞点情趣用以打发时间的欲念随时都在膨胀着。

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心境,麻将自然成了消解空寂的最佳方式。

想到这样的选择,不免有点悲酸,有点沉甸甸的感觉。那样美好的时光,除了读一点消遣的书备一点教学的课,竟将更多的夜晚悄悄的融和在阵阵的麻将声中。然而,那时候我们身置咸碱地,背靠村落,面朝空寞的盐场,又能干什么?心里又有点苦涩和无奈。

不错,空寂环境下的空寂心灵必然会产生消溶空寂的方法,不管是用原始的本能的还是民间的现代的方式,都是为了满足那么一时一点的心灵间的空落。当夜晚掩盖了白昼的忙碌之后,那份无所事事的空落感觉便爬满了心间,逼着我们去寻找塞满空落的方式和手段。也许麻将是最简易却又是很有吸引力的聚众娱乐工具,也许麻将垒起的方阵战是一种刺激的舞台,也许麻将是最能持久也是最易在不知不觉中打发时间的载体,晚饭后四个人便围在寝室的小方桌边,开始了至少是四个小时的麻将大战。

起先一段时间,搓的是被称为“垒倒糊”的方法,那是最简单的本地搓法,只要有人放炮有人糊,放炮的人按约定付钱就是,当然自摸了的话,另外三个都要付钱。后来有人提议这种搓法太简单,于是就兴起了学习“台头”“胡头”的打法。什么 “一条龙”、“板糕相逢”“十三百搭”,什么依照出牌听牌的情况,算出几台几台的,至今想来好象是数字游戏似的,早已忘得一干二净。因为付钱的时候计算起来太繁杂,也有象我这样搓了一段时间还是不会自己计算的人,就提出这种打法太复杂。于是,“上海滩”又叫作“上海冲”的打法时兴起来。这种打法与本地的基本差不多,容易让大家接受,便一直延续了下来。

春秋两季是搓麻将最惬意的时候,不冷不热,喝着茶,抽着烟,边搓边聊,一副悠然的样子。一到冬天,空旷的盐场上呼啸的寒风刮得窗户卟卟响的时候,我们穿着厚厚的大衣,或者滑雪衣,就显得笨重,理牌摸牌出牌仿佛机械性似的。最冷的是手脚,尤其是手指和脚趾。于是就不断的搓手掌或者用嘴里的热气呵一呵,脚掌则如马蹄一般不停的踢踏冰冷的水泥地面,发出不和谐的滴拍声抑或嗒嗒声。冷,嘴里呵出的热气却在小方桌上飘荡,和着笑声一起萦绕在狭小的寝室里。夏天的炎热同样阻碍不了麻将的理牌声,上身套着背心或者赤裸着,下身穿着西装短裤或者平脚短裤的我们,在前开门后开窗的寝室里依然麻兴不减,有时实在熬不住白天留下来的焖热,便每人肩膀上披一块湿辘辘的毛巾,以凉快流汗的肌肤。好在夜晚的焖热不常有,清凉的海风时不时滋润心际,本来打算搓两圈四个小时的麻将,就可能延长一个小时甚至再加一圈。那个时候,有人可能太困,提出还是早点休息,可另外三个人一致怂恿着要继续,这样,也就限于面子而不得不搓下去。便有了这样一句打麻将好处多的顺口溜:冷当被,饿当米,热着不用扇,困了眼睁开。

这似乎有点对搓麻将上瘾的味道,事实上也的确有点如此,好象不搓麻将心里就感觉空落落的,无所事事的,还有什么事未做似的,把打麻将当作了一种夜晚的必修课。而现在,随着工作环境生活环境的变化,对麻将的印象惋若就是遥远的事,只是偶而说起来才侃上几句,都还被人家问一声“你又不会搓麻将?”仿佛我与麻将就没有一丝一缕关系似的。我只能哂笑。尽管过去了的事就让它过去,尽管打麻将也并未影响学生成绩在全县中的排名,特别是中考成绩令人欣慰。然而,将一些曾经的疮疤挖出来还是有点如女孩子初见情人似的羞涩,还是有点痛楚和懊恼。尤其是那一天的下午。

那一天的天气十分灼热,屋后围墙外几棵芦苇蔫萎着长长的叶子,广阔的盐滩上浮着一层耀眼的虚光。中饭后大家躺在床上,却如锅上蚂蚁一般难以安静。没多久,不知哪位大声呼喊:这鬼天气,热得睡也睡不着,还不如搓麻将爽快。那宏亮的声音穿越在整个四楼的每一个房间,很快便有二人应声,形成了一支三个人的队伍。然而,还有几个说想是想,可惜下午有课。我也持这种想法。而那三个人最终却还是盯上了我。我知道,“三等一,不来伤阴急”,如果我不参与,只能是给他们勃发的热情上泼一瓢冷水,恍若那样能令他们凉快还罢,却只会热上加热,伤了他们的心。我是个重情感的人,很会顺朋友的心意,或许他们正是看中了我的这一点来邀请我参与,便不忍心拂了他们的招呼。然而,上课的事又如何处理呢?有人说一节课没关系,下次补上就是。想想也可以如此,于是便同意下来。那样热的天气,寝室里连休息都不行,我们就干脆将小方桌搬到外走廊顶端的阳台上,摆起了从未在工作时间打过的午场方阵战。阳台上还是没有风,仿佛空气凝固了似的。上课铃响后,其他的教师张望了我们一下便走向教室办公室,整个楼房就只剩下了我们四个人。于是纷纷将汗衫背心脱下来,露着上身,一付赤膊上阵的样子。上课的事早已消融在阵阵的麻将声中,直到十多分钟后,班级的语文课代表来叫我,才想起原来还有一节课。此时的我,心思完全倾注在麻将中,便对课代表说,你向同学们说老师有事,这节课改为自修。课代表望着我们笑笑说,知道了。于是安静环境下的方阵鏖战继续着,灼热的阳光被阵阵麻将牌的碰撞声碾得粉碎。

现在,一股楚酸的感觉早已爬满心际,令我不再年轻的心变得沉甸。也许一起打麻将的人早已忘了这一幕,也许瞒着同学因为老师打麻将将而不来上课的课代表也早已忘了这一幕,然而至今回想起来却仍有一种无法面对那些学生的羞赧心理。也许,这算起来是一件很小的事情,连同孤寂的夜晚打麻将一起,可以不足挂齿,可以作为回想年轻时充满激情生活的一种谈天的原料,更可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来搪塞,但是,放不下的还是那一幕的不该,心里便抹着一横褪不了色的悔意。

那所带给我们许多空寂的学校在我及同仁的陆绎调离后的十几年时间中,年轻的面孔一轮又一轮的换着,而交通的发达让这些年轻的教师可以不再历经我们所经历的那种空寂,那栋教师寝室楼只成为他们一种临时的栖息地,短暂的空寂便如风吹一般飘摇而过。而我们可不,那时骑自行车到县城需二个多小时,县城也没有今日那般的繁华,来去都是虚空,还不如呆在有这么多人的学校里,可喝酒凑热闹,可聚众打麻将,可与人侃大山。于是,空寂的校园因为我们深夜的灯光而显得不再空寂,我们的空寂因为打麻将以及睡觉之前回想精彩牌局而淡忘了空寂。然而,我们都是由于夜晚的空寂才创造着消解空寂的方法,在那个时代那个环境之中。这便有点悲哀的味道,也有点无奈的感觉。再细细想想,一群激情膨胀又不甘寂寞的教师在那样的年代那样的学校里,又如何经受得了空寂的生活?以最普通的大众化娱乐方式打麻将来弥补那一小段一小段的空落时光便是情理之中,也是在所难免。这样说,似乎有点为过去的事求得心理上的慰藉,但所经历过的终究是这么一回事。

现在,那所学校已于去秋撤并,许多的人和事也已行云流水般的远去。而留下的,都是最深刻的,包括打麻将以填塞空寂的夜晚,包括那一天下午不去上课赤裸上身打麻将的情景。尽管至今想来有点沉甸甸,就当作人生历程的航行中搁了次浅滩触了次小礁遭遇了次大风吧,修正了,也就过去了,而航行还得继续着,重要的是不要忘记。

 [发《海中洲》2007年第二期]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