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教室与班级  

2008-11-07 00:25:57|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室与班级

 

 [发《当代文学选萃》2009年钻石号]

 

我确乎有些孤陋寡闻,甚至还有点老土。时代的变迁与我的信息的闭塞或者我并不关注诸如此类的情况所致,让我惊讶于儿子大学学习的景状,不得不感慨这变化着的社会潮流已令我落伍于儿子的面前。

前阶段儿子军训时,我曾问他们班级多少人,教室在哪栋几楼,对这样最基本的问题,他都说不知道。因为军训是整个系一起进行的,每天各自去操场集中,结束后就回寝室,而军训时的分排分班又不知是否按班级所分,他不知道班级的基本情况还情有可原。十月国庆长假过后,他们开始上课。前些日子,我又问他班级里的情况,想两三个星期期的课上下来了,他应该了知一些班级里的情况。却不料他依然说不上多少,只告诉我,虽有他们班的教室,却好像不是固定的一样,上课的地点总按课程在变换之中,也没有班主任,只指定了一名临时班长。我问没有固定的教室如何成为班级?在我的心里,一个班级总有属于自己的教室的,就像一个家庭总有自己的房子一样,不管这房子是购置的还是租借的。他的回答出乎我的意外,说现在大学里就是这么教育的。即便如此,我还是存着疑惑:班级没有一个固定的场所,班级活动如何搞?同学之间怎能相互认识?辅导员是否班主任?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平常不太关注社会集体的儿子回答不上来,只说班级活动还未搞过,辅导员也从未见到过。我的疑惑依然存在着,但也只能如此,便又问学习是否紧张?他说大学里还上那么多的课,下午也要上课呢,都是必修课的,连选修的也没有。这一点倒与我那时的差不多,却比我大学时的紧了些。想到儿子贪玩的情景,也想着儿子像偏食一般对学习的课程有偏好,就慰劝他说,现在学习紧一点对自己有好处,大一都是基础课,基础课就要打好基础,哪来选修课的?只要安心学习,用心学习,管它必修还是选修的?学习来的知识才是属于自己的。尽管眼前所学的知识看起来用处不大,知识都是触类旁通的,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其他课程的学习和领会。儿子嗯嗯着,想来能领受我的一番苦衷似的用心吧。

现在的大学学习情景确实超乎我的想象,什么敞开式教学、移动式教室,令我耳目一新,却又难以言说。前几天出差去上海,顺便看望了儿子,见到他寝室的墙上贴了张一周课程安排,确是安排得满满的。更让我得到证实似的,每个课程的上课地点不一,一门课程一个教室,或跨系而联合上同一门课,或只有他们自己的系上的课,每门课在哪个教室皆一一标注着。每周将课程表贴到寝室,想是因为他们没有固定的教室,除了教学方式的创新外,可能也是教育资源的整合运用吧。想想一个系三个班级,倘若每个班级各按自己的课程设置,那么教师对同一门课就要上三次,岂不也是资源浪费?然而,没有自己的教室,班级活动如何搞?同班同学又如何相互认识?同学之间的情谊又怎可建立?班集体的凝聚力又怎能形成?虽说大学生自有自己的交流能力和适应环境的能力,却也需要为他们创设平台,给他们更多在舞台上表演的机会。或许我是杞人尤天,却对我儿子这样原先不善交流的学生来说,一个可能的事实是,在大多的时间里,他一般只会窝在寝室看书或自乐。

我不由想到了我上大学时的班级与教室,想到了教室里同班同学一起学习的情景。那是一段人生最甜美最铭记于心的时光。

三十五个同学聚在一堂,便是一个整体。这个整体随着时间的延伸,相互间构成了一股粘合性较强的向心力,将集体的力量一次次地演绎在教室之中。围着教室这样的一个空间,同学之间没多久便相互认识,个性相近、爱好相似的同学就开始着人以群分的亲近,同学间的情谊也在教室内外悄悄地散发着,又渐渐地凝结着。不错,那时的教育以传统的方式为主,班主任虽没有像中学里那样整日在教室里,却也经常可见他的身影,将学校的指示和自己的感想传达给我们。上课虽也经常与其他年级其他班级一起坐在阶梯教室里,共享教师的知识教授,却大多在自已班级的教室里。班级在教室这个载体里得以凝聚和升华,教室为班级这个概念提供了深化表述的舞台。

围着教室这个固定的场所,班级的气息便越来越浓,在小小的空间里张扬着。课上,大家聆听着教师在讲台上的教授;课间,大家站在走廊上,聊天抑或眺望栏杆外的校园及远方的天空。夜晚的教室里,许多同学映照在灯火通明的日光灯下孜孜地学习,教室成了一个就寝前的静逸港湾。一个班级一个教室就有更多这种相互熟悉交流的机会,同学间的友谊就此渐渐地如树林一般生长着,最终成为一片森林。至今,同班同学的容颜面目、谈吐笑声、趣闻逸事等皆历历在目似的一幕幕可涌现出来。班级的意识也如一股漩涡似的更具凝聚力,不论是学校举办的活动,还是班级为丰富同学们生活、增强同学之间情谊而创设的活动,都以一副班级的姿态呈现着,将班级的意义贯穿于每个活动之中。甚至,因为食堂的伙食供应不公不平,需要以写大字报形式来表达学生们的不满之类的事,也在班级中达成共识,以班级的名义率先在食堂大门上张贴了一张大字报。班级的力量在悄然中滋长着,在必要时则骤聚成一种坚硬。因为教室的存在,班级事实上在一开始就已形成了一个松散状的整体,然后在教室里逐渐凝结。

班级之力自也有发挥在超乎学校与教师的想象之中,作为一段往事,也作为一个佐证班级整体存在的事实,就马上会在脑海中想到一起罢考之事。那是我们学习最后一年的第一学期,其中所学的一门课是《教育学》,考试方式为闭卷。就这闭卷考试,让我们班级认为不妥,不适宜,应改为开卷考。不错,我们毕业后大多从事的是教师,教育学自然要学好,却不能纯理论地学,教育水平的高低与教育学的学习有关,更多的则是在教育实践中得以锻炼和提高,何况接下来的最后一学期就要进行教学实习,对闭卷所考的成绩是否真能适用到教育上又是个问题。于是,在班委的筹划与出面下,向任课教师提出要求开卷考。教师未加同意,班委便在教室里宣布进行罢考。待考试那天,全班同学心往一处想,竟然全都站立着,无人作答。后来听说其他班级也未考,大概是知道我们的所作所为后也看样了吧。班级便赋予了特定的含义,如一颗月亮时时高悬在我们的空中。

班级是一个笼络同学群体的载体,教室则成为承载这种载体的舞台,让班级里的人们在其间一个个地表演,或者栖息。对此,我有着深切的体会。没有了班级所拥有的教室,班级仿佛成了一个虚拟的符号。不知儿子四年大学生活后对班级这个概念的理解如何?会否对教室这个舞台有深刻的记忆?

值得宽慰的是,儿子在班级与教室之外,凭着自己的爱好和向往,参加了三四个学校里的社团与兴趣小组,弥补着班级所带来的集体意识与交流机会的缺憾。这就意味着,将我的班级与教室的传统观念来了个肢解。想想,这就是时代的进步吧,我那个时候只属于过去。我的脸上露出了欣然的笑意。

     

                                         2008.11.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