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一个人躺在夜晚的街路上  

2008-03-02 11:42:38|  分类: 意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躺在夜晚的街路上

 

    才夜晚十多点钟,小城的街上就被筛子筛过一般,人迹依稀起来,只几个筛漏掉的行人踽踽而行。昏黄的路灯如同疲惫的人,懒散地望着过往行人。我不由哂笑着。这样的夜晚够我吐纳一下刚才在茶室里熏沐的烟雾气息,让自己激奋的心冷静一下。茶室里的气氛确实很好,是一帮作协的朋友在那里行云流水,组合着畅快奔放的话语,一滴滴的笑声输入在每个人的心底。这样的情景在我不常有,一旦领受了便如小学生受到父母或者老师的表扬一般,心里雀跃着,激情自是燃放着焰火。这不,空落的街只有我一个人在舞,将整条六七百米的街贯穿一起,洋溢着我舒畅的呼吸。寥落的星星眨巴着眼,我也由衷地给她投去欣然的笑。整条街道连同到我家拐弯的路仿佛皆是我的,便竟然看不见拐弯处的街路上躺着的一个人。

一个人躺在T字型的街面上。

一阵紧张感立时跃入心际,卟嗵跳了一下后,渐趋平静。街是商业步行街,拐弯处便放置着二三个巨大的石球,将汽车活生生地拦阻了起来。此时,那石球之间躺着的人也将我刚才的舒心激奋之情统统阻隔在那个拐弯处,驻步,目光专注地盯着那个躺在地上的人。

一个壮实的大男人,让我想到一只吃饱了撑着肚子般仰面躺着的大青蛙。酱红色的羊绒衫裹着起伏的胸膛和鼓实的肚皮,咖啡色的西装敞开成两翼软绵的翅膀,左手懒散地伸张着,右手搭在胸上,将呼吸的胸腔掩遮了起来。直挺挺躺着的样子,其实很随意很自在,他在家中床上躺着的就该是这个样子。而此时,盯凝的结果在我脑中迅速汇聚,呈现一种种可能的状态,却又被我不断的否决。

首先蹦入我脑里的是外地民工的臆测。夏天的时候,也曾碰见过一二个外地民工在肠道似的小街小弄的边上午休着,一顶草帽遮盖着古铜色的脸庞,将小街小弄装扮成了村落的一个边缘。可是现在才过元宵,很多的外地民工尚未从家里温暖的被窝中走出来,寒冷的夜风又让穿着棉衣的我将身子裹得紧紧的,又有哪个傻瓜会如此甘愿挨冻?何况是夜晚,用不着到这样如我这般回家的人必走的拐弯角路上睡觉休息。小弄里的路灯也散洒着光芒,大可以再到里面地段酣睡,同样能享受灯光的沐浴。

那么便可能是乞丐,而且是个新的乞丐。但是也不像。即使是新的乞丐,安睡也不会睡在那样转弯角的路上,街面的屋檐下应该是最适宜的地方,又干燥又安全又空荡,倘是我在这种情景下必选择那样的好去处。更有否定理由的是,一个大男人要么是残疾,否则断不会去做乞丐,因为像我这般人都不会施舍给他钱,而他躺着的身子是一个完完整整的人。此外做乞丐的也想必不可能穿着西装去行乞,除非所有的钱被贼窃去而落得身无分文,又得不到他人怜悯,因而成为临时乞讨者,然而看上去都不像。

随着乞丐臆想的去除,脑海中紧随而来的自是拾荒者的概念。然而又立马给予了否定。大男人做拾荒者好象在我的印象中找寻不出,何况身旁无拾荒所需的编织袋和带狗的竹杆。当然,拾荒者都有自己的窝,断不会睡在那样的街路上。

其实,上面这些都是一念而过的瞬间映现,我的脑中早对那是个喝醉酒的人作了定格。一大桌的人觥筹交措,你来我往,一杯又一杯的情景在我已看得多了。一个又一个喝酒的点子在桌上跳跃,一声又一声的豪言在十几平方米的空间里回旋,都化作一杯又一杯的酒在肠胃里燃腾,模糊的两眼在堂亮的灯光下移动着人影,踉跄的脚步里道出我能行我自己走的坚硬声响,充好汉的帽子始终不肯摘下来。酒精的发酵却无法阻挡,思维在枯萎下去的一瞬间,人便仰面朝天地躺在地上,随便哪里都无所谓,只要能躺就行,比如厕所间,比如眼前的街路上,无知觉,无疼痛,可以一酣到底。实在也该是最舒畅的时光。

我不想打扰他,却又担忧他挨冻患上感冒什么的。走上几步,我又止住了再往前的脚。我的善心在一些惧怕的念头冒出来后掩藏在了脚底。倘若那是个坏坯子,唤醒他后就会说我多管闲事,骂我的十八代祖宗,将他的好梦扰了醒,那实在与这样宁静的夜晚不相交融。更有甚者,也可能一下子惊醒后顺手打我一巴掌或殴我一拳,那岂不吃亏得会让路人们嘲笑。也有可能将他唤醒后,他迷迷糊糊中会说不要吵,我还要睡,让我睡,继而又睡他的了,白费了一腔热忱。事实上,这样烂醉如泥的人是很难叫醒他的,除非喊破嗓子或者在他耳边架门大炮轰放一下,除非将他重重的反复推搡着,抑或捏住他的鼻子让他长时间呼吸不了,抑或脱下他的鞋子打他的脸庞,他才会醒过来,然而醒过来后也很可能迈不了步,需要两个人搀扶着才能送他回家。我只得轻启脚步,微弱的灯光将我的身影淡淡地投注在地上。

一记响亮的呼噜声倏地在我的耳后响起,只那么一响,就将我的某根神经触动了一下后弹进在脑海中,是的,最可靠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报110,如此这个躺在街路上的人就可被安全送到家,免得出现什么意外,我也大可以安心地睡上一觉。信号便穿越灯光的掩盖,穿越夜空的深邃,将我与那个躺着的人联系了起来。

不能让一个人躺在夜晚的街路上。

 

2008.2.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