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触摸一下幽灵者的手  

2008-03-28 00:16:27|  分类: 意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触摸一下幽灵者的手

 

 他静静地坐在一座坚硬的小长方形舞台上,挺着魁伟笔直的身子,将一颗庞大的头颅有力地支撑着。浓密的头发向后向两边倒梳着,让饱满的天庭光洁地闪亮,看上去依然散放着永不枯竭的思想。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凝望着前方,许是长时期的凝望有点累了,双眸里透出的是一种疲惫又带着点怨忿的神态,使得双眉间有点儿紧皱,却又分明地披历着那种自信,那种高远的气概。同样浓密的胡子连接着两鬓,将整个面庞置于粗硬的毛发包围中,形成了一个在我们这样的人一看便知的巨人形象。这是一颗充盈着燃放着光辉思想的头颅,十几亿人都沐浴过他的思想,且还在跟随他继续实践他的思想。这是一个站在世界主义史上的伟人形象,每一个受他思想熏陶的人无不想一瞻他的容颜,无不想聆听他那铿锵有力的教导,无不想跟着他一起去实现他的恢宏理想。自然,当他那样静静地坐着时,便渴望着去触摸一下他的手,那双粗大温厚充满光亮的手。

    那双手就轻轻地搭在双腿的膝盖上方,伸张着线条分明的手指,厚重,圆润,沉稳,仿佛就为着人们的触摸似的。也正因此,触摸的人将其炽热、敬佩的心烙在了那双大手上,使这双手的手背已光滑得发亮发光,呈现一片黄灿灿的光芒,见证着世上膜拜他的人的无数次礼赞。这样的一双巨手就在眼前闪耀着,形成了一股强大的诱惑力,甭用说如我这般已零距离在身的人会禁不住想去触摸一下,要是世上崇拜、敬仰、追随他的人能有机会到此,也会情不自禁的去虔诚地触摸。这也许就是思想的光耀所形成的一种旋力,也许就是伟大的光彩所体现的一种吸引人的魅力。那双手便轻盈自然地安放在膝盖上面,不声不响地露着温情,让人感觉是那么亲近。

到了他曾经生活和工作过的国度,我确乎想瞻仰一下他的雕像,想触摸一下他的手。其时,我已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目睹过他与另一位巨人写就那部开启幽灵宣言的建筑,也拜访过德国特里尔市他的故居。布鲁塞尔那幢曾被称作白天鹅旅馆的五层楼哥特式建筑,在我的眼里已呈败落的状态,挤在众多高大的建筑群里显得很不起眼。这样的一家旅馆(据说现在已被改建为咖啡馆),想必当初是一家低档次的供穷困潦倒人士的留宿之所。那时的他也确实是个穷坯子,抽着劣质低价的香烟,住的也只能是这样与其他穷人同一级别的旅馆。也惟因为穷困,他脑子里所想的就都是穷人何以成为穷人、富人何以更富的根源分析,以及穷人如何达到富裕的思想哲学。他是天底下所有穷人的真正的代言人和为着创造共同富裕社会的倡导者。可惜因为不能深入到他居住过的二楼参观,便失却了一次领略他写作思考的风采的机会,只能眺望着狭窄门顶上那振翅欲飞的白天鹅塑像,想象着幽灵产生的背景。德国的特里尔市是一座小城,却在布吕肯街十号留下了不朽的精魂。那是一幢比利时典型市民阶级所拥有的三层巴洛克式建筑,白色的墙,黑色的瓦片,看上去是那样简约明快,很符合他的哲学意识。他的简介、著作、图片以及用过的部分什物,一个房间连着一个房间地把他的生平烘托在一种肃穆庄严的氛围里,所有参观的人都怀着一种崇敬的心情在默默地走近他的人生他的思想,都在经受那种只有实地才产生的特有的现实感,并在此基础上穿越时空,追忆过去,展望未来,心里激起的是一股膨湃着的热潮。在这样的氛围熏浴下,二楼会客室里一张简单式样的沙发蓦地吸引住了我。沙发的扶手向两边外翻着,像一朵盛开的喇叭花,涂着金黄的色彩却又褪了色,腥红色的绒布包裹着沙发,如此黄边红身的景状很是诱惑人。想象着他老人家坐在上面会客抑或休息思考时的种种情景,那种睿智、超然的形象便在脑里跃动,促使我趁着管理人员不在之机,迅即坐一坐心目中敬仰的伟人所坐过的沙发,并可在照片里随时都能感受那种瞬间的欣幸。他生活了十七年的故居尽管极其普通,除了有一座中庭、一个小花园之外,别无特别之处,却已成为里特尔市的一个标志,一种自豪的所在。

所见过有关他生平经历过的两个重要之所,惟一不足的就是没有一座他的雕像。倘若在接下来的参观内容里见不到那座矗立在柏林那座公园里的雕像,实在是一桩很遗憾的事,因为这不符合敬慕他的人的心理膜拜欲求。这样的伟人必须有一座雕像,尤其在他曾经生活过、战斗过的地方。好在我的意愿得到了满足。那是一种心底里彻底得以洗礼的满足。

现在,我重新热望着眼前的这座雕像。这座雕像其实并非只有他一人,站在他旁边的是另一位巨人,他的亲密战友。他们两个人自从结识开始,直至他生命的结束,三十九年间总是亲密得不可分离,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真正的志同道合,情谊永驻。他们的学说、思想、行为乃至著作等都可说是形离不离,成为共同奋斗的一种楷模。世界历史上这样两个一起抱成团而为后人所共同崇敬的伟人可谓少之又少。他有理由站在他的身边,一起为我们所敬仰。确实,也由不得我们不敬仰,他那高大的身子站得笔挺,微风中轻逸摆动着的风衣让他更显英俊威仪。深邃的双眸直视前方,穿过古老的城市,越过浩淼的大洋,将智慧的目光洒在世界大地。一位巨人坐着,另一位巨人站着,坐着的巨人未竟的事业,由站着的巨人继续着,这样的情景在世界运动史上极少见到,只在中华大地这样为数不多的国度里依然璀璨着闪亮着。

视线转回到那双青铜色上正泛着铮亮光芒的巨手时,幽灵便在脑脑海里飞扬着,激荡着。回想当今世界的现实,令我惊叹他老人家在一百多年前仿佛有着一架能穿越时空的望远镜,将当今社会的情景极富预见性地描述着。今天我们所谈的全球化等现象和发展趋势,他老人家其实早已如预言家一般地在宣扬他的幽灵时预见到了,且将继续朝着他所远见的那样发展下去。那双巨手就更加显出他的伟大和崇高。不错,因为这双手,将他的思想在他的笔端流淌出来成为一种远见哲学,不仅现在而且未来还将一如既往地按他的设想如幽灵般游荡在整个地球。追溯之前,也因为这双手,所以有了一九一八年在列宁格勒上空挥洒的手,将苏维埃的红旗插遍全俄大地,至今还有千千万万的人在怀念着弘扬着;所以有了一九四九年天安门城楼上挥动的手,将中国大地朝着他所构建的社会发展设想推动着,实践着,而且完善着他的思想体系,化作喷薄而出的红日,蒸蒸日上,光芒四射。那双手便成了幽灵的翅膀,令幽灵在我的心中翱翔着,激扬着。

就怀着这样的一种虔诚,我开始触摸那双历久弥新、永葆光彩的手,轻轻地,生怕惊动了这颗已安息的灵魂,但是,当我触摸着触摸着的时候,心里又泛涌着激动,情不自禁地重重握着这一双巨手,是那么奋力,那么开怀。这样一双倡导着幽灵般主义的手,让我有幸触摸着,今生如何能够忘怀。这一刻,触摸着幽灵者的手的形象便定格在我的照片里,让我永久地伫立在那个幽灵者的身旁。

 

                                             2008.3.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