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转摘]《蜗居中的情致》里的小世界大情感   

2008-04-10 22:59:08|  分类: 文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蜗居中的情致》里的小世界大情感

(转摘自忆石文学论坛原创区杂文大观,标题略有改动) 

苦鸿

我对岛主的认识缘于杂拌镇,情于文字,感于三尺讲台。如果说“山沉稳,水灵性”,那么岛主给我的印象大抵如此,岛主生在大海之滨,蜗居大海之岛,可谓一生都与海结下不解之缘,一生都浸染着海风海韵,一生都面朝大海,因此,他的心里有海,文里有海,情里有海。当我较为认真地读完他的文集《蜗居中的情致》后,更加深刻地感悟到了岛主沉稳、灵性的人格特质,体验到他大海般真挚平实的情感,品味到他海水般苦涩深沉的人生苦难,感受到他海浪般起伏的才情。

全书共分为五辑:父亲母亲、情感随想、散事散纪、旅途旅记、读海品海。一路读着,我似乎在与大海进行心灵的对话;一路品着,我似乎在岛主的牵引下走进了他人生的旅途,情感的天空;一路看着,我似乎感悟到了岛主心灵的波澜、情感的潮汐、思想的旋涡、人生的暗礁、生活的浪涛。

他就像一叶随风逐浪的扁舟,在如同大海般深厚的父爱和母爱中激起情感波澜,随想随游。

父亲就像岛主心中永不落的太阳,他能“用旧棉袄裹住我矮小的身躯,让慈父的温暖渗入肌肤融进血液”,“他就像他父亲放飞的鸽子,父亲一旦离去,就再也回不到那简陋而充盈温情祥和的笼子里了”。

太阳是无私而博爱的,是万物的精神图腾,而岛主心中的慈父又何尝不如此?

“母亲静静地平躺在床上……蜡黄的脸就像一张风干的面具……母亲可能还有什么心事放不下。”

就是这样一个母亲,给予了岛主兄弟全身心的爱,她朴实,坚毅,恬退隐忍,一生的牵挂都维系着家庭和儿子,因此,当岛主想念母亲的时候,声泪俱下地说:“母亲的心不死,母亲的爱一直到她仙逝的前一瞬还在传递,还在如春蚕一般的倾吐。”

可见,在岛主的心里,父母的爱如大海般深厚朴实,如大海般跌宕沉稳,为此,他打开心灵的记忆,开启情感的闸门,开始用朴实无华的语言追忆父母。

在他的心底,永远缠绕着这样的情结:家门冷落,犹若一座无人问津的旧码头,虽有小弟居住,却再也见不到往日的情景。惟有井水依旧清冽,惟有石榴在吐出芽叶。

物是人非,斯人已去,但对父母的爱却在延伸,在蔓延!

岛主的鲤鱼跳龙门,成就了父母望子成龙的夙愿,成就了父母的辉煌,尽管房子成了空中楼阁,但父母却赢得了精神上的辉煌,用他父母的话说:“房子可以以后再造嘛!”“苦了我们,享福的是儿子。”这俨然成了中国父母的一个缩影,可谓一句话成就经典,一句话成就一个人的人生!

父母的辛勤付出,任劳任怨,含辛茹苦,为岛主耕耘出了一片葱郁的绿洲,那是洒满岛主母亲汗水的绿洲,这对遭遇人生变数和坎坷的岛主来说就像那沙漠里的绿洲,是弥足珍贵的,终生难忘的。

“父亲一动不动地坐着,泪水缓缓地从他的眼睛里淌下来,终于发出嘶哑的哭声,嚷着要去母亲的坟头。”

这个孤独的沉迷于麻将的老人,在失去老伴后,就像沙漠中跋涉的行者失去生命之水一样,变得枯槁,茫然,迷惘,与其说是麻将的悲哀,不如说是生命失去依托后的凄婉。

生为父母,都想为儿女盖上一栋楼,但现实的楼房尽管让人艳羡,终归有一天会被拆除或倒塌,而岛主的父母尽管始终没有如愿地为儿子盖上一栋气派的楼房,而是带着遗憾撒手人寰了,但他们却“在我的心中,已筑起了一幢天底下最美丽最坚固的楼房,那就是我的母亲”!

我想,这应该是世界上最富有,最珍贵,最高大,最永远的楼房!

“父亲犹如一艘小船,他既不适应于汪洋大海,就只能在自己已构筑起来的港湾里颓废。”与其说是父亲小店的失败,不如说是父亲始终走不出情感的旋涡。

节日是盛大的,喜庆的,但并非人人都能坦然地面对,岛主曾如此深沉地说:“从此,我们没有了母亲节、父亲节的喜悦,我们只能面对父母亡故的灵魂说话,却不能听见父母从天国发回的声音。”

父母早丧,留给儿子的无疑是深入骨髓的痛楚,是难以忘怀的悲伤,是难以释放的压抑。

有一种情感是无法装出来的,有一种悲伤的情愫是绵长幽深的,岛主在文中有这样一段描写父亲的文字:“父亲扑在僵直的母亲身上所发出的呼喊:你叫我一个人怎么活啊?”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我想,这应该是最真实而朴素的诠释。

一生有无数难以弥补的悔意,年轻气盛中难免会误入死胡同,而这种固执己见的所谓个性张扬带给父母的伤害无疑像一枚楔入父母心房的钉子,留给父母的痛是永远的,带给自己的悔恨是长久的。

他就像一条游走四方的海鱼,遭受人生风雨后,在如同海风般的父爱母爱中将心灵潜移默化地浸染!

子承父业,在岛主身上似乎已被改写,但子承父性却是铁定的,他的身上永远都摆脱不了《父亲遗植给儿子的影子》。

人生难免遇到这样那样的困窘,有人会情绪失控,以跺脚代之;有人会暴跳如雷,拍桌打椅;有人会处乱不惊,皱眉了之,岛主的父亲就是这种沉稳内敛的人,在言传身教中,耳濡目染中,岛主父亲的这一性格无疑遗植到了岛主的个性库里。正如他在文中所说:“在单位,要是碰到不顺心的事,或者情绪不太好,同样也皱眉。皱眉也成了我的一种心理状态,一种习惯。”

我国是礼仪之邦,好客历来被称做传统美德,岛主父亲传承了中华民族好客这一美德,而他又将这一热情、豪放的基因更为理性地遗植到了岛主的心灵深处。就像岛主所说:“我也好客,但并没有父亲那样的热烈,我向往的是清静;我也好面子,但并没有父亲那样的强烈,我追求一种投缘。

数字是枯燥的,但又是理性的。岛主的父亲一生都在算计着数字,惟独没有算计着自己,“父亲与数字的关系仿佛就是农民与稻谷的关系,土地是农民与稻谷的平台,而算盘是父亲与数字的载体。”

而父亲的细心,勤劳,强烈的责任感,就像在岛主的心中栽种了一棵常青藤,给他以积极向上的精神。

青出与蓝胜于蓝,既是自然法则,更是人生定律。人一生难免会遭受九磨十难和诸多的打击,岛主的父亲也不例外,相濡以沫的妻子的过早辞世,给他的心灵带来了灭顶之灾,几乎摧跨了他的精神支柱。在许多年后,岛主醍醐灌顶地感喟:“父亲只能在打击之后快速地老去。而我,相信自己不会像父亲那样沉沦。”

美好的愿望人皆有之,但它既不是天赐的,也不是父母给的,更不是别人施舍的,就如岛主父亲说的:“一切看你自己了!”

为人子,岛主履行了父亲的谆谆教诲;为人父,岛主继承了父亲的教子之训:父亲说过的话,我已经对我正在上高一的儿子说了:一切看你自己了!这是多么掷地有声的话,又是多么实用的家训。

“开明是一种勇气,是一种气度,是一种情怀,更是一种精神。”岛主父亲的开明使得有情人终成眷属,岛主父亲的开明使得弟弟有了理想的事业。而这一切,又为岛主成为开明的父母官埋下了伏笔,奠定了基础。

生活难免被寂寞所笼罩,青年人的寂寞是一种养精蓄锐后的奋发,中年人的寂寞是一种沉稳后的厚积薄发,老年人的寂寞无疑是心灵的毒药。

在父亲生前,岛主无从理解踽踽独行的父亲的寂寥,无法洞悉青灯苦雨下的父亲的孤寂,所以,当父亲抱着寂寞,抱着心灵的守望悄然而去时,自责与内疚便成了岛主永远的伤痛!

求医,是一种生命的呼唤,是对生命的留恋,更是一种人性的复活。岛主的父亲为挽回妻子的生命而求医,为了自己的颐养天年而求医。正如岛主所说,他对母亲生病时的行为,是对母亲一生的补偿,出于一种离不了母亲的深切情感;他对自己生病时的行为,是一种求生的本能。

生命归于人都只有一次,将生命即将灯枯油尽的时候,病房里的父子之情无疑会升华到了生命的最高境界。

“现在,我才明白,那苍白空间的病房里的两个男人世界,其实是我与父亲的一种无声交流,是我作为父亲的儿子的一种存在,是父亲作为父亲的一种存在。存在的就不是虚无的,所有发生过的事都将铭记在我的心中。”

他就像一条出海归来的小船,历尽旅途风霜与巨浪及世事波澜后,在如同岛屿般沧桑的父爱母爱中安然停泊。

青春无悔,无悔才青春。人无完人,金无足赤,造物主造人是很公平的,有人长得稀松平常,可心灵剔透;有人美貌如花,可内心如草;有人身材高大,可智商平平;有人五短身材,可睿智干练。因此,人都有自尊,人都有自卑,在强者的眼里,自卑是前进的动力;在弱者的眼里,自卑是心灵的鸦片。岛主曾戏称自己是“三等残废”,并为此而自卑,为此而失落,但是“自卑的心理,孤寂的寒室,乏味的生活,养成了我岸一般的性格。岸决不容许浪涛轻蔑。”从中可见,岛主的人格魅力就是自卑心理极度膨胀后的良性发展,完全是心灵的自我救赦,而不是心灵的自我颓唐。

芸芸众生,大多是凡夫俗子,大多过着草木人生,只能寂寥地蜗居一生,而居庙堂,处华室者毕竟凤毛麟角,可见,蜗居是众生的最终归宿。在潮起潮落的岁月里,有人蜗居一生,却心态平和,过着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的澹然生活;有人蜗居一生,却心浮气躁,过着迷惘,颓废的生活。

因此,在岛主的眼里,蜗居是一种情致,“它能长出青青小草,能给人以喝醉般的醇味,从而成为一种情致。”

字里行间,彰现着一个为文为师为政者超凡脱俗,特立独行的淡定与从容,而在如此狗苟蝇营,纸醉金迷的世俗里,能有如此心态者,绝非是平庸之辈。

花落无声,流年似水。因此,尽管在名利场中,追逐名利者如过江之鲫,但能流芳百世,彪炳青史,建功立业者屈指可数的,大多会被历史的浪花淘尽,落得个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凄凉下场;尽管在红尘烟海中“问世间情为何物者”不计其数,但能问鼎花魁,囊括柔情者寂寥无几,大多只能守着一帘幽梦。

岛主在二三十年的似水流年后,有过一番透彻的顿悟:似水流年带给人的是一种混混沌沌地喝得烂醉之后的清醒,这清醒告诫人过去的日子如一湾流水,有的浊,有的清,有的清中夹浊,浊中夹清,我们需要的,是大河的激盈与清溪的明丽。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有人扮演着旦和末,有人扮演着大花脸和小花脸;人生如股市,股市如人生,有人掌握着潜力股,有人却被垃圾股套牢。

对此,岛主有着一段精辟的解读:套子就如鲜艳的草莓在招呼着爱吃的人,就如妩媚的女人张开着温柔的手臂在等候着你投向她的怀抱,就如魅力的诱惑在高处频频向你招手,令你不可抑制地去攀摘去拥有……人生就是个努力解着套却终被套牢着的过程。

人非圣贤,在人生大海里,难免会被套牢,因此,学会修正是人生的必修课,为此,岛主用自己对生活的真切感悟道出了自己的心得:修正是一种程序,是一种完美,是一种真实,是一种结果。

如此大彻大悟,如此石破天惊的人生领悟,不经一番寒彻骨,又岂能有所得?

面对纷繁芜杂的生活,面对扑朔迷离的凡尘俗事,人一生都会在应该与不应该中取舍与徘徊。

有人在诸多人为的应该中迷失自我,丧失个性,故步自封,有人在应该的叛逆中奋进与挣扎,标新立异。

久经官场的岛主因袭着过多的应该,也否认过太多的应该,因此,他感触良多:应该也如紧箍圈一般套在人的身上,有太多的应该束缚了人们的思想、观念和行为,有太多的应该压抑了人们的爱好、快乐和幸福,还有太多的应该导致了人们的矛盾失望和痛苦。

这如同点亮着混沌者心灵的火把,照亮着迷路者心灵的隧道,点燃着浑噩者思想的火焰。

生活如一地鸡毛,琐屑而平凡,真切而平淡;人生如一曲交响乐,有低音,有高音。为了尊严,他坦然辞职;为了夕阳,他倾心抒写;为了捕捉蜈蚣,他铤而走险;为了母亲最后的心愿,他携手走进红地毯;为了追赶时尚,他踏进光怪陆离的舞池;为了享受天伦之乐,他与儿子坐上三轮;为了卸掉重负,他更新换代,忍痛卖书;为了驱赶心魔,他只身体检;为了一家团聚,他涂鸦星期天的风景;为了饕餮海鲜,他走进夜排挡;为了消除儿子的胆小,他煞费苦心;为了寻找心中的风景,他夏夜抒怀;为了一种责任和体验,他当了一回星期日的小老板;为了一个美好的契约,他遭遇雨夜敲门声。

娓娓道来,如话家常,给人以身临其境,亲力亲为之感;侃侃而谈,不事雕饰,如坐春风,意气扬扬,恬淡清新!

他就像航海途中迷失方向的舵手,走过读海品海的漫漫长路后,在如同航灯般照彻心灵的父爱母爱中锁定自己人生的方向。

带着海洋般的胸襟,岛主四处漂游,用心灵去感悟,用双脚去丈量,用智慧去思考。

观耕海田图后,他深感海洋的富有,深感勤劳才是荡起富有的双桨。观庙岛的仙与神后,他感慨万千:庙岛上的神与仙不正是庙岛人所创造?庙岛人不正如庙岛上的“神”与“仙”?登摩星山后,他被摩星山的变幻莫测所征服,心灵豁然开朗。临蓬莱仙境,他似乎找到了羽化登仙的感觉,快慰而欣喜。漫步观音山上看观音,他为求人不如求己的思想所折服。三星灯塔从古照到今,照耀着黎明前的海洋,更照亮着岛主的心灵世界。没有围城的丽江古城“几百年来古城何以充满勃勃生机,也许就因没有城墙的围墙而令水自在流动的缘故吧”,这无疑体现了岛主内心深处博大和宽容的情怀。变味的婚礼游戏,既让人体验到哈尼族奇异的婚俗,也让岛主为民俗的异化而耿耿于怀。威尼斯的缆桩、水巷、凤尾船如同一组灵异的意象,构建成了岛主另类的情感天堂。阿尔卑斯山绚丽的色彩,秀美的景色如同印刻在岛主心里的异国情人,风情万种,勾人心魄!

然而,如同百川终归大海,叶落终归根一样,不管岛主的思绪如何飘逸,不管岛主远足何方?他的心始终是大海的心,他的情终究是大海的情,他的梦最终还是大海的梦。因这才是他生于斯,长于斯的所在,这才是他灵魂的归栖地,这才是他情感的家园。

于是,他一路读着,读出了风韵,读出了灵感;他一路品着,品出了深情,品出了智慧,品出了灵性,品出了力量。

读海之三味,他读出了海月如多情的小伙子的情韵;他读出了海藻是海的娇子的赤诚;他读出了海螵蛸莲花般的神韵。

读岸,他读出了岸的绚丽,岸的凝重性格,岸的剽悍峥嵘。

他读海,就像在读一部线装书,读出了它们的精髓,读出了他们蕴涵的生命况味,读出了自己的睿智与匠心。

海是无数人产生梦的渊薮,岛主心中的海梦更是幽深而深厚的,“我的心中就装着了海,无论我走到哪里,海总在我的眼前。于是就有了梦,梦中的海。”可见其爱之切,思之深,梦之沉!

就这样,这梦中的海开始承载起岛主的理想与抱负,放飞着岛主心中美丽的风筝,消融着岛主心中的困惑和迷惘。

有了梦中的海,才会有大海的感悟,才会有心与海的对白:海啊,你的潮起潮落,揭示了宇宙远行的真谛,绘就了人生所经历的轨迹。沙滩啊!好长好开阔的沙滩,莫不是历史和现代组合的一方明镜?

就这样,海的潮起潮落为人生的轨迹画上了一根美丽的弧线,沙滩的堆积与翻新演绎出了历史与现实的叠影。

正因为大海如此摇曳心旌,当岛主面对蔚蓝色的大海时,情不由衷地呢喃着悄悄话:

我的海的精灵没有魔鬼一般的魔力怎能拢住我这高傲透顶的心呢?我的心早已溶于我的偶像似的魔鬼的心里了。

从这无声的独白里,我们俨然感受到了岛主与海的精灵物我同一的境界。

你这两颗咸丝丝的海星星呵,在夜晚是两颗夜明珠,闪烁七彩之光;白天,你这海星星成了两颗艳丽的红玛瑙,高嵌在珠穆朗玛峰的冰雪世界上。

在这发自心灵的肺腑之言里,融入了岛主海一样曼妙的想象和圣洁的思绪。

在岛主的心里,充满着对海洋的深切的关爱和赞美,一花一石,一浪一风,皆关情,皆关理。

“这实在是一朵海和石孕育出来的花。回到岸上,你笑吟吟地望着我,微微地点点头,就像那刚露出水面淌着莹露的海石花在轻盈地摇曳。”

“你问天大还是海的?当然海大。海不是能映照整个天空么?”

“不应该怕也用不着怕!我会把海风紧紧裹起来抛得远远的,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

“回来吧,回来吧,我的帆我的彩色贝壳我的海石花我的海精灵我的什么都有的港口!”

声声如同天籁的心的呼唤,声声铿锵有力的呐喊,融汇的是岛主一生难了的大海情结!

而这一切似乎都被画进了船舱,成了一个民族海的图腾!

一生拥抱着大海,总有这样那样的疑窦,大海是什么样子的,是人类的母亲,还是人类的巫婆?是大地的桥梁,还是大地的障碍?岛主在不停地设问,又在不停地破解。

蜗居岛屿,于情与理,对岛屿充满着景仰与关注,因此,在岛主的心灵世界里,岛屿是一个个的音符,在大自然中演奏着她独特的音籁。

礁石是大海一不小心冒出的一个触角,他逆来顺受,随遇而安,既遭唾骂,又体现出超然脱俗的气度。在岛主的思想意识里,既恨之深,又爱之切。

“海岸一段段的消失,海岸在一线线的成为另外的线;海岸逐渐的将成其为海岸。”

与其说是海岸的焦虑,不如说是岛主的忧虑,这不是悲天悯人,杞人忧天,而是对人类生存环境,对大自然的一种坦诚关照,是对不灭滩涂的一种祈祷。

“灯塔终将渐渐地成为一种摆设,成为一种古董。”但他的精神依然而在,海洋虽遭破坏,但人类始终不能没有海洋。前者是光明的使者,后者是精神的承载。

人与海,就像船与海一样,“因为海,船才如婴儿般从母亲的子宫里坠地而生,海对船有不可抗拒的诱惑。”

在人生的大海里,人们品味着酸甜苦辣咸等五味,但与大海打一辈子交道的渔民,却永远只能体味着咸涩的苦味,他们才是真正的耕海人。

海是博大而深沉的,但他又是诡计多端、桀骜不训的,人类时时会受到他可怕魔掌的拍打!

因此,岛主提醒人们要居安思危,要防微杜渐,要未雨绸缪,切不可得意忘神,高枕无忧。

 

结束语

生在岱山,岛主有山之川之灵气;蜗居海岛,岛主有海之博大。因此,读他的《蜗居中的情致》就像在读海洋般敦厚的父爱母爱,就像在读一位智者遨游大海后的顿悟,既能感受人性的光华,又能体味海洋的蕴藉、山川的稳健和灵动!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