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穿行在弄堂之中  

2008-04-12 11:08:41|  分类: 意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穿行在弄堂之中

 

忽然感觉我仿佛穿行在弄堂之中。一条条的弄堂等着我去穿行,我穿行在一条条的弄堂之中,穿过去或穿不过去。

弄堂便在我的记忆和想象中一条条地流淌着。弄堂也果真成了弄堂,在我的眼前延伸着,幻化成一条条的路。

我乡村老家的弄堂有别于大上海石库门的弄堂,不那么富有旧城文化的意味和规划的整齐划一,而是狭窄得如同一条直肠挤挤屋前屋后,更多的是屋后与人家筑着围墙的道地之间,一条一条地排列着,让前屋与后屋里的人自由进去,也让过往的行人抄着近路匆匆而过。弄堂其实便是出入的通道,成为乡村版构筑着的阡陌交通。弄堂的路面早先由小石块铺设而成,有点凹凸不平却随着踏着的人多了也就平平实实地卧在屋前屋后之间。简陋的弄堂在今日已演变成了一弄弄的水泥路面,硬化着失却了往日朴实的风采,在改变它的外貌的同时也似乎改变了它的品质。

想小时候的情景,弄堂是我们经常出没玩耍的地方,蕴藏着许多的乐趣。捉迷藏是弄堂提供给我们小伙伴们的理想场所,石头剪子布之后淘汰出的人便在弄堂口等候,其他的人便飞一般地钻到弄堂的人家道地里或堆放着的杂物边上,令捉着的人费尽脑筋东找西寻,藏着的便嘻嘻笑出了一付开怀的样子。村里也有二三户捕鱼的人家,将黄鱼鲞目鱼鲞晒在弄堂屋后的檐顶上,阳光下诱惑着我们的垂涎。我们几个便拿着根竹竿,趁着无人时偷偷摸摸地将目鱼鲞顶一下,目鱼鲞就从天而降拥在我们的怀里,拿到一个稍大些的伙伴家里蒸了,那种香喷喷又脆韧着的滋味至今还能体味得到。夏夜时分,弄堂也成了纳凉之处,老人们坐在竹椅上,摇晃着蒲扇,悠哉的景象在弄堂里荡漾着。而我们常常坐在大人们边上听长篇连续剧一般的故事,仿佛弄堂狭长得见不到头似的。

终于长大以后,便穿行在单位与家庭之间。单位与家里之间就成了一条固定的弄堂,每天或者定期都在差不多固定的时间里穿行着。未婚的时候每星期总要回一趟家,看望生我养我的父母,那条弄堂是一条连着根的通道,任何人都改变不了弄堂的脐带。成家以后,家与单位之间的距离便是弄堂的距离,每天都得从这头到那头地穿行着。提早前去的散漫着脚步显出一付散心的状态,步履匆匆的便是赶着时间穿行者,骑车的多算计时间或赶紧或放慢地前行,也有驾车穿行的,将弄堂的两头浓缩成了一条流线状。

这头到那头之间的距离有的长有的短,长的是马路,宽阔地蔓延着望不到头,短短的多为狭窄的小道抑或便道,乃至依旧是通常所说的真正意义上的弄堂。不论这样的弄堂如何长短阔狭,我们都不得不穿行着,每天来回两趟或者四趟,循环往复。也曾有欣幸,那是弄堂的另一头是个理想的满意的单位,感觉上较为称心;也曾有失意,进到的是一个不甚理想不甚满意的单位所产生的那种并不那么如意的感觉。更多的也许是厌倦,固定的时间里穿行着固定的弄堂是那么毫无新意,日复一日的穿行使得心里浮躁乃至麻木。但是,穿行这个弄堂的过程却也不乏点缀着滴滴点点的色彩。碰到熟人来个招呼,露一露各式各样的笑意。见着自己不想看的人便双目直视弄堂装作没看见,或者以鄙视的目光扫瞄一下,以显示一种轻蔑。也常常想着某种心事,或开心或郁烦,在脸上不由自主地表露出来。当然也能碰到许多弄堂里发生的堵车车祸吵架等等的情景,演绎着这样的弄堂里常常发生的情景。对于这样从这头到那头的弄堂,过去的已经一成不变地镶嵌在走过的岁月里,现在的却随时都可能变换到另一条新的从这头到那头的弄堂,同样将会留下许许多多的故事。

其实,我们所走过的和走着的弄堂又何止这些。所走过的路从意象的角度说皆可将它们归纳到弄堂的范畴中来,正在发生的抽象意义上的许多东西也可将它们粘贴在弄堂之中。坐在火车里的感觉便是一件穿行弄堂般的意绪。狭长的一节节接连起来的车厢本身就是一条弄堂的状态,两条铁轨轨道平行地穿插在田野山谷森林村镇城市里,也似一条从这头到那头的弄堂的路径,到达目的地的便在途中下车。由此看来,汽车奔驰在公路上同样也是穿行在弄堂里,轮船按着海路航行在大海中也是穿行在弄堂里,飞机从这个点到那个点的抛物线般的飞行同样也是穿行在弄堂里。这样的感觉实在还有许多,稍加思索便会有很多弄堂的意念。

常说时间是一条隧道,隧道带给人的便是那种弄堂的感觉。人穿行在时间那隧道般的弄堂里,一路前行,走在金黄色的阳光里,也可能走在灰暗的泥泞中,无声无息,惟有脚步的声响能够指证一个人的穿行结果如何。那弄堂里的穿行情景可谓五花八门,大凡一个人各有各的穿行状态,或赛着跑挥洒着一滴滴的汗水,或慢吞吞地拖着沉甸甸的步伐,或乐观的心绪总溢在脸上,或无聊地消遣着落寞着,或撷取了弄堂里挂着的果实,或望着弄堂空叹自己留不住什么……时间的弄堂对每一个穿行着的人都是平等的,就看一个人如何去穿行。

思维也是一条条的弄堂,只是更加错综复杂,更加丰富多彩。既有往后走的通道,更有朝前飘洒的路径。当我们打开思维的闸门穿行时,弄堂的捷径便呈现在眼前,闪亮着光芒,等待着我们在捡拾那一缕缕光束的结晶。我们每天需要的就是这样闪着火花的弄堂,越多越好。可是就像我们有时走在真正意义上的弄堂一样,也常常遇到此路不通抑或此路正在维修请绕道而行这类情景,思维的弄堂也往往遭遇阻塞,迟钝的脑袋一片空白或者垃圾的碎片塞得过满,弄堂便难以穿行,就得改道去寻觅闪烁着光亮的弄堂。努力的结果,自然是终究能穿行在思维的弄堂之中。思维的弄堂本就是人用来穿行的 。

倘若将一个人的情感历程也看作是一条弄堂的话,那弄堂便更为多姿多彩,穿行过的是旧弄堂,正在穿行或还将穿行的就属一条条簇新的弄堂。凭着每个人的情感脉路去创造,去融合,去挣扎,去颤栗,去奋发,一条条属于自己的弄堂便会如河流那般或悠然或击溅地流淌在心际。每个人的情感弄堂不一,但每个人都在不停地穿行着。

人生的路便如弄堂,从小到老每天每年都在穿行之中。至今,我们依然还在人生的弄堂里穿行着,穿行在弄堂之中。

 

                                             2008.4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