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滴嗒之声  

2008-08-12 00:04:40|  分类: 意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滴嗒之声

  

 

滴嗒滴嗒的声响在夜深的房中悠地清晰着响起。这明明是钟摆所低吟着的时间的声音,却扰乱了夜的安逸,将我的心扰乱成一滩浆糊,难以一下子凝结成一块,静心养睡的意绪仿佛珠落玉碎般倾刻间崩坍震裂,一片片碎片砸满一地。

那天出差,住进了一家新建的五星级酒店。这样在大堂正中悬挂五颗金色星标的酒店,我一般不住,并不仅仅是钱的昂贵问题,而是在我来说不太实用。我只要有一个整洁干净的环境,一根电脑上网的连接线就行,犹如一个酒鬼,到了哪里只要有酒就安心。那天住这样高级的酒店,完全是因为公务的需要,我不能让人看到我的寒酸。这是一个台面问题,像演员需要有一个合适的舞台一样。好在通过熟人联系订房,房价也就低了一定限度。中饭后住进去时,房间的亮洁舒适让人眼眸一亮,所有的设施全是新的,摆设错落有致,格调简约明快,一种温馨的感觉顿然渗入在我的肌肤之中。我想,这样的房间定能睡个好觉。

离相约的时间还早,便躺进床想午休一会。睡眠在我是一种欲望,更是一种奢侈,午休就是最好的补充。于是,拉上厚重的窗帘,将手机的闹钟设置好醒来的时间。一切都在按我的习惯思维进行着。一个钟头就在迷糊的睡乡中过去。手机的闹钟由低到高将我逐渐唤醒。从此便离开房间,进入那桩窝心事的漫长谈判之中。晚上的八点才与几个朋友一起相聚进餐。饭后照例在朋友的热情安排下参加娱乐活动。回到房间已近深夜十二点。

一个人的房间才是我自在的空间,只要逸然,有一杯咖啡,我可以呆上一整天,涂雅文字,或上网呵护博客,浏览新闻,论坛跟帖,再静静地捧着本书阅读,那种蜗居的情致在心海里漪涟轻漾。深夜时分,更是万簌俱寂的时候,身心得以彻底的放松,夜猫子的习性在房子里放纵着。然而,人毕竟还需要睡眠,上天的意志任何人都不能违悖。

是凌晨一点半了。躺进床,总是拿一本书刊阅读,我的睡眠是需要阅读来培育的。那是一种习惯,当习惯成为生活的一部分的时候,就得默默地遵循它。一本散文刊物便在眼帘之中,一行行的文字跳来跃去,仿佛无数的小木偶在眼前舞动着。这样的情景又怎能入睡?几下深呼吸,清清几缕思绪,逼着自己静静地阅读下去。可是,当静逸之后渐而闭合眼帘时,滴嗒滴嗒的声响蓦然清脆地身边凑鸣。许是自己的思维只集中在上网,或者如何将睡眠的开关尽快闭拢,而忘记了床头柜上竟然还有闹钟,在诉说,在低吟,在提醒我对它的注目。那是一只银灰色的闹钟,轻巧,新颖,置于台灯筒式灯罩下面,鲜灵地注视着我。

我感到好笑,笑自己怎么会未注意到那只闹钟,竟因为它的存在而失却了睡眠的养育。于是,将它从左边床头柜上拿到了右边的床头柜。那是一张两米宽的大床,而我只占左边的一小部分,想隔这么一段距离该听不到滴嗒之声了吧。

继续读散文,继续养睡眠。然而,滴嗒的声响依然在耳边轻轻地起伏着,将我下午所遇到的窝心事一古脑儿地随着滴嗒声撞击出来。下午的事尽管我心里有所准备,也纳着一肚子的火与他们对谈,但终究还是甄灭不了忿懑、气囊的意绪。两个经常赴省进京上访的女人在请过两位京城律师、又多次到国家有关部门信访而无着落后,转而委托一个在我出差城市里办厂的同乡出面向当地政府施压,先是要求将所有二十几万元上访费用由政府补偿。上告政府的费用由政府埋单,岂不是笑话?就像一个人出钱让人来打自己的嘴巴,不是傻呆又是什么?可是他们偏偏要提出来,目的是想借助奥运期间政府所受的确保稳定的压力的机遇,频频要求早日解决。对这样的事,我想没有哪一个政府会去理会。但考虑到他们因上访所致的生活困难,我们还是从人本的角度答应另辟溪径地予以解决。

滴嗒的声响又萦回在气恼的情景中。那个受托的人竟想当然地将几个村民的反映材料当作追打政府的槌棒,说政府在土地款上少给村民几千万元,竟是将现在的地价与前几年的进行比较所得出的差价。于是他口口声声要以到家乡投资项目的形式,将赚出来的钱来回报给这些村民,这样的事作为当地政府自是持十分欢迎的态度。但是他却要政府出台优惠政策,让利给他,他才可进行项目投资,原来他是想从政府优惠给他的利益中来反哺给村民。这岂不是强盗逻辑?他要做村民的救世主,政府又何尚不会做?退一步说,即使真的给他优惠赚了钱,他怎样分给一千多个村民?无非是自己想趁机多赚一些而已吧。而像他们这样计算非同一年征收的地价差的事一旦兑现,岂不是过去所有出让的土地全要来个兜朝天?将历史都要翻个转。何况征地等手续都按程序操作,北京的两位律师也无话可说。然而,我只得被动地拖延着,露出欢迎他去家乡投资的脸色。

罢了,想这样的事只会自寻烦恼,还是挤干它的水份,将它抛到漆黑的窗外去吧。我就读我的杂志,好好地养睡眠。可是,滴嗒之声像是一枚紧接一枚的绵针,依旧触动着我的神经,使每一根经脉集中到大脑里,起伏着,摇曳着。我便将闹钟安放到衣橱边的酒柜上,再次让滴嗒滴嗒的声响远离我一些。

依然倚在床背上,依然翻看着想读或不想读的文章,却依然强逼着自己读下去,于养睡眠来说,苦燥的没有吸引力的文字可能更有用些。终于有了个呵欠,心里不由掠过一丝欣然——呵欠是我睡眠的前凑曲,三四个呵欠冒出过后,一般情况下就可入睡,偌大的空间于是会缩小成一个点,在迷湖的脑中隐没。

慢慢躺下的时候,滴嗒的声音又隐隐约约地在耳边回鸣,仿佛是水滴的声响,一滴又一滴。首先想到的是水笼头没关紧或者水笼头坏得关不紧的情景,滴嗒,滴嗒,空静中显出一副空洞,一滴滴的水无谓地消失在笼头底下,无影无踪,像被遗弃的人找不到归宿。又想到那些贪小便宜的人将开关特意不拧紧,让滴嗒作响的水滴盛在桶里,抑或拿皮管将水笼头与水柜水缸水桶连接起来,水滴便成一股悠长的细流而被蚕食。更重的水滴声是从天山的冰川上传过来的,滴嗒滴嗒,清亮中蕴涵忧伤,悠扬中吐露苦涩,无限的绵长,一个不灭的神话已开始基石的蹦坍,激荡在我的心里,颤栗,呐喊,睡意全无。空明的世界一片空落,站在庞大的冰川面前,我是那样渺小,冰川的水滴声只能定格在我的心底。睁开眼,看到的是那只轻巧的闹钟。

不得不将闹钟再次移位。这一次干脆让它蹲在了洗手间里,关上门,与我来一个大隔绝。依旧重复着养睡眠的习惯,手表的指针已划向凌晨二时。确实是该睡了,要不第二天的双腿会如老牛拖破车一般。于是,彻底地静下心来,将所有欢欣的、忧烦的、重要的所谓需要记挂在心里抑或自动会冒上心堪上的事,统统拒之在思维门外,惟有让静逸中发生的呵欠,在静逸的空间里回响。这才是我真正所要的效果。

移移躺下来,打了个呵欠。在呵欠中麻醉思维,睡眠的帷幕才能合拢,这是我的经验,更是我的习惯。然而,滴嗒的声响又起,是一种机械的声音,在脑海里幻影着。这样的声音展示着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时间该是没有声音的,时间有的只是影子。时间的声音是人为捏造出来的,犹如那滴嗒滴嗒的声响。而睡眠不需要时间的声音在耳边回鸣,我要的是宁静的世界,宁静得连时间都是凝止了的。将那滴嗒之声远远地扔到沙漠上、草原上、大海上去吧。

我便安睡在柔和的席梦里床上,让时间自个儿悄然地翻到第二天的阳光之下。

又是新的一天了……

 

 

2008.8.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