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呼伦湖掠影  

2008-10-21 22:48:41|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呼伦湖掠影

 ——内蒙游踪之三

  

 [发《天津文学》2009伞年第二期]

  

呼伦湖在诱惑着我,宛若一位身着瓦蓝长裙的大家闺秀在远远地微笑着向我颔首,我的心里早已向往着去目睹她的风采,甚至还有点渴望投入她怀抱的意愿。这样的心境,缘于一路游览过来的呼伦贝尔大草原的美景,已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底,泛涌着阵阵波涛似的畅快,以致心旷神怡,流连忘返的情景时常出现定格状态。呼伦湖与贝尔湖两大湖名组成的草原之名,同样如雷贯耳地响彻在心头,两大湖日夜默默地滋养着大草原,犹如它赖以生息的两位母亲。呼伦湖,定然有其独特的魅力。

我就抱着去探望一位所钟情的女子一样的心情,前往已心仪着的呼伦湖,期望得到她的青睐,让我再次在草原的怀抱里勃发淋漓的激情。

天有点灰蒙,仿佛慵懒着似的轻轻掩遮在一层帷帐里,越近呼伦湖似乎越有这种感觉。是呼伦湖的水气染抹上去的,还是覆盖着呼伦湖的天空本就如此?美丽的欲望渐渐开始折扣起来。

伴随着这种灰蒙的感应,眼前的呼伦湖也如湖上灰蒙的天空一般明媚不起来。极目远眺,湖面茫茫,望不到边似的与天空模糊地连在一起,弥漫着雾朦朦的一片浓重。一次又一次地眺望,总想看个明白,却一次又一次地模糊着我的视线。惟有我站着的湖边,平缓的山坡连绵着,两边弧形的山岙间卧着阔大的港湾,近距离地饱满着我的眸子。湖面漪涟着微微抖动,仿佛一道道皱纹似的起伏着,入秋的湖显得老秋横气一般,安稳却又经受着太多的沧桑,令我为之失神。浅蓝中漾着青绿的外衣深深地覆盖着整个湖面,远处的湖面便透气似的散发着白茫茫的雾气。湖仿佛失了生气一般,懒洋洋地平躺着无精打采。宽广却又吐露着灰蒙,清冽却又不是瓦蓝的湖水,这样的湖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般,我的心里扬起了一阵失望之感。许是来得不是时候吧,既非丰水季节,又非阳光明媚天,湖只能如此呈现在眼帘。我算是自我安慰着。

湖边的浅滩裸露着干淤的泥,犹如海边的滩涂,展示着湖水下降的痕迹,可谓是年年都需经历的裂肤之痛,也让呼伦湖失却了活力一般。沿浅滩的中间方位上,不知是自然形成还是人工铺就,向湖里延伸着一段狭狭的土路,终端是一座泥石砌就的圆盘,上筑一亭子,在湖的边上装点着一缕光彩。我的眼睛便凝住在那里,仿佛要从中看透湖的一番意涵来。

失意地盯着呼伦湖,脑子里想到了贝尔湖不知是何等一番景象。滋育呼伦贝尔草原的两位母亲,其中的一位已如干瘪的奶袋呈现在眼前,贝尔湖又会是如何呢?我渴想着,却又畏葸着。就让贝尔湖隐藏在呼伦湖的背后吧,让她迷人的湖光水色在心底诱惑着,成为遥远的一种念想。我不想看到贝尔湖如呼伦湖那样的一面。

 

 

九菜一汤全是呼伦湖里的鱼虾做成,被称之为“全鱼宴”的菜肴,依然深深地印在脑海里,馋人似的感觉引诱着我,仿佛想到了呼伦湖,全鱼宴的情景便立时跳出来,让人津津乐味。

吃全鱼宴的饭店就在湖边上,像农家乐、渔家乐之类吃家常菜的一般,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为着验证将吃的鱼是否新鲜、是否活的,我与一同行者特地拐到后院。厨房里的鱼都已杀死,看上去多透亮着鱼鳞。隔壁房子里布排着养鱼用的玻璃格子,想来因是秋之故,游人渐少,只一二格的玻璃柜中养着鱼,像草鱼鲤鱼一般大小,笨笨地在玻璃的透明中吮着水。盯着那微微曵动的鱼,想鱼总是要死了才吃,上桌的鱼也必定是死了的,烧煮蒸炖之前是死是活的管它干吗?只要新鲜,只要可口,便是好鱼。

围坐桌边时,桌上已有五六盆鱼肴在召唤着我们的食欲。红烧的,清蒸的,炖汤的,盛在盆里碗里散发着一缕缕的清香。色泽如同农家妇女烧炒的一般,普普通通,简简单单,却煮得透,炖得烂。烧得烂透的菜往往更适口,更有味,只是会失却许多的营养成份。在我们游者来说,合口味,增食欲,吃起来舒畅,便顾不得那么多了,吃着就是。鲜美于是在嘴里回荡,啧啧之声溢于桌上,大有一种可口可乐的感觉,仿佛在遥远的呼伦湖边所吃到的是家乡海边所捕捞上来的海鲜。许多的鱼自是第一次闻其名,更是第一次尝其味,却好象已习惯了时常所吃的鱼一般,不俱生,吃得顺口,漾着美意。新上来的一盆湖虾透着桔红的晶亮,看上去就如海中捕上来的涨网虾一样,小而壮实,要是放在海边的菜肴中,丝毫看不出那是湖里的虾,无湖泥气味,肉质又柔嫩舒口。对我这个有些偏爱蟹虾之类的人来言,在北方能吃到如同南方自家所吃的一样的虾,无疑是最大的口福,骨盆里便满是红兮兮的虾壳堆积着。

十道菜构成的全鱼宴,让我们在询问鱼名的好奇、称赞鱼味的佳美中,纷纷化作肠胃里一股股舒适的气息,升腾在喜滋滋的脸上。可惜因为是中餐,午后还有其他游览内容,大家克制着喝酒的欲念,要不,那会是一个更为热气腾腾的氛围,给已笼罩在秋暮之中的呼伦湖添上一点热络的景象。

全鱼宴的美味依然吊在口上,回味着,咀嚼着,还有那么一点向往的意味,便将呼伦湖边淡淡的失意情景淹没在鲜美的鱼肴里,仿佛全鱼宴替代了呼伦湖的记忆。然而,呼伦湖毕竟是那些鱼虾的母亲,她就定定地卧在那里,任鱼虾们畅游着,繁衍着。即使每每想到的是全鱼宴,呼伦湖也总在嘴边回旋,一样地灌注在我们心里。全鱼宴是属于呼伦湖的。

 

   

                                      2008.10.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