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大草原印象  

2008-10-25 21:03:09|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草原印象

 ——内蒙游踪之四

 [发《天津文学》2009伞年第二期]

 

这是一处规模宏大的蒙古包群体,在河流缠绵着的缓坡地上气势恢宏地层层矗立着。游呼伦贝尔就不能不去这个地方,否则就会后悔,因为整个旅程中,那里才能体验到蒙古族的诸多风俗民情。

这便是被称为金账汗蒙古族部落的所在地,电影《嘎达梅林》的拍摄地。

走近它,仿佛进入的将是一座神秘的殿堂。两柱耸立的木头,雕琢着奇形图案的大门,仿佛图腾着蒙古族虔诚向天的意涵。一座巨大的蒙古包高高地盘踞中心,鹤立鸡群般地俯视着广阔的草地,两旁散落的普通蒙古包众星捧月似的拱围着它。紧邻边上的另一处蒙古包群,顶篷上皆涂抹着金黄的色彩,以同样的形状布排着。两处兄弟般并肩陈列着的蒙古包群,再现了成吉思汗金账的原状。虽是后人依样筑就,那规模气势的洋洋洒洒,那格局布排的精巧有序,不由令人赞叹不已,一种激奋的情感在心里荡漾。驻足观望之际,想往的是及早进入它的心脏,也体味一下成吉思汗的感受。

敖包却是不能绕过的。在平缓的山坡顶上,一座蒙古包一般大小的敖包傲然立在我们的面前。它的圆筒状下身,锥形的顶,乱石砌就的质地,让我蓦然想到老家旧时的坟墓,一股肃穆之情不由灌注在心里,对敖包更有了一种敬仰之感。敖包是蒙古族人祭祀上天之处,我也便入乡随俗,将一条狭狭的红绸带缠上一方小石块,双手轻托着,环着敖包绕顺时针走上三圈,默默地许着三个心愿。那种肃然的氛围,那种虔诚的心愿,让我又想到老家对亡者入墓后,亲戚们手拉手围着坟墓倒三圈顺三圈地环绕的情景,一样地充满了刻骨铭心的崇敬和穆然,一样地激发着与之相连的人的那种虔诚心怀。我想,地域的不同,民族的不同,生活方式的不同,并没阻碍文化的隔绝,尤其祭祀文化更是相似乃至相通。将缠绕着小石块的红绸带用力向敖包的顶上扔去的一刹那,我的心才稍稍地放松一下。下坡的时候,再望那敖包,一条条红绸带覆盖着的敖包已然显得多彩起来,庄严般的模样中露着点哂笑。

仿佛这一次来内蒙呼伦贝尔旅游就为了这一刻,没有这一刻的到来犹如未来过草原一般。现在,心中的等待就要在眼前实现了,激奋的情愫油然喷射心头,将身子快步推向了坡下的马场。骑马,这才是内蒙游最渴念的一个情结。

两座小小的蒙古包,一排牢牢地竖立着的木桩,每根木桩上系着一匹马,构成了一座露天的小型马场。马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般高大英俊,也无膘悍强劲之感,棕色的毛毫无光泽。许是被系在木桩上而乖乖地听话一般,许是被圈养驯服得老老实实似的,它们就像憨实的黄牛,安分守己的意味很为显眼。这样的马匹多少有些令人失意,想象不出驰骋疆场的气势和骏烈,驽马的影子闪现在脑海里。又一想,也是,对于我从未骑过马的人来说,老实驯服的马也不是件坏事,至少安全系数可以大一些。于是,还在他们咨询管理员如何骑马等问题的时候,我已兴冲冲地跨上了马背,显出一副笨拙的样子。马显得温顺,又有点呆楞的感觉,对我眨巴了几下眼,便继续呆呆地立着。可是我却有点惶张地忐忑着,捏着绳子的双手紧抓在鞍头上,惟恐从马上跌下来。当一队人员全部跨上马后,我高涨的兴致又立马喷发上来,用双腿紧夹了一下马肚子,第一个将马行走在平缓的坡地上,一种威风凛凛喜气洋洋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却又那么小心翼翼地呈现着恐兮的景象,不由望着马头哑然失笑。

马仿佛步行在自己的家园小道上一般,悠哉优哉地缓缓走着。我不知它们沿着这条裸露着泥土的路径走了多少遍,只是感到这么慢悠悠地走着体味不了骑马的快意。偶尔兴起,便将双腿用力紧夹几下马肚子,又甩僵绳小心翼翼地鞭打几下,马却不理不睬,无动于衷,依然一步一步地走它自己的路。到了下面的河谷时,坡度出现倾斜,马将趟河而过,才感觉坐在马上的更大危险,惶然地不知自己的坐姿要不要也倾斜下来。河是九百九十九道弯的莫日格勒河,狭长,浅显,多弯,清洌的水移移流动在一弯又一弯里。马立在河边吮吸了几口水,便开始扑通扑通地踏进河里,溅起阵阵白花花的水珠,与我们发出的笑声融和在一起。沿着莫日格勒河的弯道,我们依然溜达样地漫步在已痕迹斑驳的泥路上。因着对马的秉性有所熟知,对骑马的技巧有所了解,我的心也放松下来,却又感到不够刺激,不够有味,缺乏一种亢奋的心绪,泛涌不起骏马奔腾所带来的激奋与畅快。直到再涉过莫日格勒那条肠子似弯曲的河,马场的管理员从后面快马加鞭地奔跑上来,算是领头,也是一种召唤吧,我们所骑的马才起了一阵波动。于是,我像那管理员一般,脚板撑住鞍掌,双腿夹紧马肚子,站立似的将屁股离座掀起,犹如年轻人骑快车时经常将屁股高高离座那样,两条绳子齐在空中挥舞,嘴里不时响着“驾——驾——”的口令,还真有一点娴熟骑马的驾势。马仿佛也配合似的,滴嘎滴嘎地小跑起来,紧紧跟在管理员的马匹后。那个时候,骑马的快感才在马背上挥发出来,与马共享着奔驰的意味。遗憾的是,到达终点的路只剩那么一百多米,骑马的快意兴泛起来后便马上结束在起点之中。不过,也终算让我骑上马了,终于领略了一下骑马的滋味,从悠然漫步到移移奔跑,仿佛历经了两种境界,至今依然回漾在心海里,荡起一阵阵滴嘎滴嘎的马蹄声。

进入那座最大的蒙古包已是午餐时光了。里面确实够大,大得沿圆弧的边上放置着十几张圆桌,可供一百多人就餐。中间是一根柱子支撑着庞大的圆顶,门的对面自是悬挂着成吉思汗的画像,让他目睹着一个个进入包内的人,却又不是他那个时代的人们,也非他高高坐在上边,两旁矮几上坐着他的部将的情景。中间柱子的底座已成为一个圆盘,可以放置旅行箱等什物,也可以有几名乐手站着或坐在上面弹唱;两边的顶上垂挂着四十多英寸的变频电视,正播放着草原外所发生的景状;四方对角似的安装着立式空调,只是九月的气候已让它们呆立着;一盏盏悬挂着的灯构成了内外两圈错落有致的圆形,待夜幕降临时将蓬荜生辉。这一切,想必成吉思汗是意象不到的,现代文明离成吉思汗实在太遥远了吧。

桌上的菜肴仿佛都是羊身上割下来所做的,羊肝,羊肚,羊肠,羊血,羊肉炖黄豆,让我这个偏食的人紧皱起了眉头,只有黑木耳、蕨蕨菜点缀样地间杂其间,还有一条河里打捞上来的叫不上名的红烧鱼,才搅和着奶茶慢慢下咽。奶茶可能有点淡,喝不出那种奶腥气,想来也是为了适应草原外游客的口味而制做的吧。手抓羊是最后一道上来的菜,也是此次内蒙游中所不可缺少的一道情致。一个大盒里盛着一只烤着的小羊,据介绍只有六斤重,想必那重量是指纯肉吧。面对这么一盆飘着热腾腾的清香,散发着柔嫩气息的羊肉,同行们只能楞看着,仿佛对羊肉有种陌生感,迟疑着下不了手似的。几位原本就不喜羊膻气的人更不用说动刀了,甚至用手蒙住了鼻子,宛若羊膻气漫天飘落一般。还是我这个从不食羊肉的人,觉得不吃这盆手抓羊,恍如未来过内蒙一样,一下子兴致冲天,油然第一个左手抓羊,右手执刀,生生地割下手指般长短大小的一小块肉,醮了点酱,嚼在嘴里的是那种脆嫩肉香的感觉,闻不出羊膻气,也无反胃的意味。见我开了刀,几个喜羊肉的便陆绎割肉,我也又在羊腿上切下一小块,将手抓羊的美味再一次进行体味。脆嫩鲜美的羊肉因为其身上的膻气,看来并不如猪肉牛肉那样惹人喜爱,然而到了一个新的地域,未入乡随俗,未体味其中的内涵,便不免有一种缺憾。

回望那精心构筑的金账汗蒙古族部落群体,细数着第一个跨上马,始终走在马队的前面,第一个执刀割下手抓羊肉,领受着第一次吃羊肉的滋味,心里不由荡漾起一种快感。那是一种对蒙古族文化的崇敬,一种体验新奇事物的激情,藉着那种崇敬和激情,旅途便增添了许多的收获,心情也得以将浮躁烦忧的嘈杂化为云烟而悠逸清明。再望金账汗恢宏的建筑布局,想想即使那是成吉思汗所有的金账汗,千百年来,也会随着历史文明的车轮而烙上时代的气息,不变的却是那深深拨动着蕴涵民族精魂的那根弦。那金账汗蒙古族部落便不再沉寂在草原的坡地上。我的心已与它融汇在一起,想象着马背上发生的一幕幕情景,聆听着一曲曲弹奏着的马头琴乐声。

感谢金账汗给了我人生之旅中的一次激情勃发的体验,并将伴随我成为永不消隐的记忆。

                                                  

 

                                                                                                2008.10.

 

九月的呼伦贝尔依然张扬着草绿色的外衣,在我的眼前无边无际地铺泻着,将我的心一路陶然在草原的怀抱里。

草已不再油绿,只吐露着绿的意味,也不再如艾蒿那样深长,只残留着浅浅的根须,那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情景只能在想象里泛现。然而,草是草原的生命。那铺盖着的浅浅绿绿的草,依旧书写着草原的盛景,就像含蓄地告知着人们,现在的草原所裸露的只是冰山一角,待到来年春夏时节,草原的风貌就会全景式地展现出来。哦,不错,含蓄的表露有时往往比直白的更诱人,更有魅力,也更令人充满想象和向往。我已经为一望无涯似的黄绿色而醉然。张眼便是草的意境,让我不知不觉间消隐了旅途的劳顿,就如我前几年在欧州穿行于阿尔卑斯山的秋景一般,即使坐上大半天的车程,也未曾感到过劳累。令人舒心悦目的美景仿佛就是一贴清醒剂,久久地灌注于人的中枢神经里。草原便如一幅幅移动着的画卷总在眼前闪烁,生动着,深情着,百看不厌,双眸就一路注定着张望窗外。

自然也有枯黄的草,还有远远望已呈黄白色的草地,那样的地方该是草原养份最少之处吧,便早早地被割了下来,卷成筒状似的,一堆堆地如土墩安放在草地上。那样的草是一种成熟的体现,成熟的草就该收获下来,为牛们羊们过冬所用,草便有了另一番价值。尽管已浅黄,草却洋溢着一种自然的姿态,让我们在回味季节交替的同时,也深化着对绿意盎然的草原的美丽想象。

有草就有牛羊,就有人的存在。草原的广袤使得草原上的人点缀一般地闪耀着,将草原的动感轻盈地拔动,草原就有了一种韵律,一份亲切之感不由微微地滋生。羊们成群结队样的拢在一起,好像都不声不响地低着头,专注于嚼地上的草,仿佛吃不饱或者草快被吃没了似的赶紧着吃,显得那么可爱。羊群织成的白云般的块状,将草原点染成了多彩的画面,移移地蠕动出了装扮草原的一种意境。牛们散淡着一般,三三二二地撒落在草地上。有的微微走动,悠闲地漫步;有的默头嚼草,恍如依然恋草似的;有的抬头观望,像是欣赏着草原以及草地上的牛羊。皮毛斑斓的牛们所展示的那种朴拙情怀,感动着草原似的,草原也因此深情起来,扬起了本色的姿态。许是我看到的只为路两边的草原,马却很少见,这可是我未曾料到的。我的想象中,马群声势浩大地驰骋着,就如车上一路播放的《成吉思汗》连续剧里的马群,那种威武庞大的气势,让我在心里时不时地激奋着,渴望见到那一幕幕马匹熙熙攘攘地涌动抑或马不停蹄地奔跑着的恢宏情景。眼前的马只是水滴一般地点溅在草地上,车子一掠而过,马便模糊起来。未能深入到草原的纵深地带,见不到马匹拥挤的激动场景,不觅留下一丝缺憾。牛羊马是草原庞爱的动物,也是草原人赖以生存的牲口,惟此草原才更有动感,更斑斓多彩,草原的活力也就在牛们羊们马们的游移与奔驰中晃动着张扬起来。我只能等待下一次的机会,再领受这一生动璨耀的画景。

水是草原的灵魂,是草原延绵生息的根基,草原总离不了水的滋润。水便在草原的躯体里细细地流动,犹如草原的血脉一般。呼伦湖与贝尔湖的乳汁,通过肠子似的河流蠕动着,迂迂回回,弯弯曲曲,穿行在草原的肚皮上。细长的河流便时不时地掠在我的眼前,瓦蓝的水宛若一条蓝蓝的练子嵌在草绿色的草原上,晶亮着,闪耀着。因着那条条流动的水流,草原便有了那么一种骨感的美,在我的眼帘舞动关。草原,也因此更为妩媚,更为柔和。

朵朵白云仿佛总离不了草原,或者说,草原总有白云们伴随着。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情景。阔大得望不到边的草原上,可能有时会见不到牛羊的踪影,云却总在抬头张望的瞬间就挂在草原的上空。那些糅合着白色元素的云们,有的一片片粘贴在空中,有的干脆一朵朵悬在草原的上方,共同的特性是轻盈,风一吹就会飞扬飘渺起来似的,又凝重着一般,留恋着草原的背景。草原有时起起伏伏,而云们却依然驻留在一条线上,于是我看到的云有时便在草原的边坡后面,沉在了草原的底下,像是草原的一缕白色帷幕,令我久久凝望,即便车过去了,还不想舍去似的回望一番。云便这样点缀着草原的空旷,看草原也就必欣赏草原上的白云。将白云与草原紧密地连在一起,成为了一种心底的情结。

蒙古包是草原烘托着的星座,在草原上精巧地布点着。远远望着,那些蒙古包如一枚枚小巧而单薄的钮扣缀在草原上,显得那样零零落落,那么孤伶地蹲在草原的深处。近看,才知蒙古包虽远离器尘,却也富有了现代气息。小型运货车泊在蒙古包的旁边,摩托车依着蒙古包,宛若在歇息一般。圆锅似的卫星天线朝望着天空,将繁华的都市与现代的传媒融合在简陋的蒙古包里。蒙古包内的摆设自然呈现着蒙古族人所特有的风俗民情,那幅统一印制似的成吉思汗画像,仿佛宗教一般地总被悬挂在每座蒙古包入口对面的壁上,成吉思汗那双睿智威武的双眸好像静静地目视着蒙古包内外所发生的一切。我想,要是成吉思汗在世,见到草原如此大的变迁,不知会有何感想。千百年来,蒙古包那圆状尖顶的外形没有变,内部的摆设也无多大变化,却在内涵上悄然融入了现代的含义,与外面的世界紧紧地连在一起,渐渐失却了那种纯静厚朴的质地。这么想着时,身后蒙古包的门轻轻地掩上了,俨如一位羞赧的女子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皮。是呀,这样的蒙古包,要是过惯浮躁生活的人居住,最多只能住上一二天,却不知蒙古族人是如何耐得住枯燥寂寞的?惟有心底里真正钟爱草原,将草原当作自己的母亲的人才行吧,我们这些喜爱草原、欣赏草原的人,实在是草原的过眼烟云而已。

茫茫草原上,云不动,凝固似的挂在草原的上空,风却在动,阵阵冷风凛冽地拍打着我们,让我们感受着草原渐浓的秋意;草不动,仿佛粗硬的根须连绵成了一块不着边际的草绿色整体印在地面上,水却在动,曲曲弯弯的河流缓缓地流动着,微波漪涟在草原的躯体上;蒙古包不动,蹲坐着露出一副禅定的神态,牛羊却在动,斑斑驳驳地描画着草原的动感。自然,还有成吉思汗所遗留的影子,那么深刻地烙印着;也有诺门罕战争遗址,那场少有的现代立体战争在掩掩遮遮中露出了峥嵘;喇嘛庙也深藏其中,将草原与宗教丝丝缕缕地连接起来,奏响着一曲曲钟音鼓声。

将幅幅动静糅合的画面组合起来,呼伦贝尔大草原便立体地完整着,蔓延着,展现了阔大深邃的面目。什么是辽阔,见过草原才知辽阔的感受是那样空旷。什么是深邃,草原让人摸不清其中的内涵,我们只能凭自己所看到的去臆想,去体味,去探究。于是,呼伦贝尔令我的思绪也凝结起来似的,望着手中一缕缕升腾的烟雾,将秃笔无力又重重地停顿着。

呼伦贝尔,我的大草原。

                               

 

                                 2008.10.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