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鱼 网  

2009-03-31 22:39:43|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鱼  网

 

 [发《四川政协报》2009年6月18日]

 

渔民离不开船,也离不了网,就像农民脱不开牛,也脱不了犁。牛和犁用来耕地翻地,倘无牛无犁,也可用钉钯锄头翻耕。网用来捕鱼,而渔民无网抑或网破的话,渔船只能煎熬地停泊,或者灰溜溜地回港,犹如渔民焦急或黯然的心。鱼网,在渔民的心中占着太重的份量。

我便对鱼网有种敬重感,更有种亲切感。

我的老家离海就几百米远。小时候,我常与伙伴们去那边的滩涂上拾海瓜子、泥螺等。有时去得尚早,看潮水渐渐退下去,看三二个渔民模样的人各推着契网捕鱼。那种被叫做契网的网具,由两根手臂粗的竹杆交叉着,网便布张在竹杆之间,形成一个喇叭状。竹杆的交叉处撑在人的腰胸上,待起网时就用腰力将竹杆上的网竖起来,网里的鱼呀虾呀便滑向竹杆交叉处,然后拿一顶网勺舀出来,倒进背后像朝鲜族腰鼓似的网箩里。契网许是最简易的鱼网,往往又是不肯下海吃苦的人才干的。海滩上还有几根细竹杆竖着作标志的,待退潮后,露出的是一长串的网笼,网里的鱼虾蟹犹如进入了此路不通的胡同,乖乖地等待着主人的收拾。这种串网也是一种简易的网具,想来是懒人所为,带着点坐等收获的味道。因着契网、串网都在滩涂上的作业,所捕获的也只能是滩涂上才有的小鱼小虾小蟹。

真正的渔民是不将这样的鱼网放在眼里的。即使过去在家门口打桩捕鱼,也是开着渔船下海去捕的。鱼网只有随着渔船出海,才能捕获更多更大的鱼。各种各样的鱼网便一浪推一浪般地织就出来。先是涨网、溜网、拖网,那些简易的网具够适合在离家不远的近海边捕捞了。后来,渔场越来越外移,海水越来越深,渔船便越造越大,鱼发的状况也越来越多变,于是,普通的围网演就成了深水围网、深水灯围,一般的溜网长成了深水溜网,串网拉长成为海底串,更发明了对拖、帆涨网、蟹笼等网具,又长,又宽,又沉重,将渔船超负荷地承载着,却又洋洋洒洒地挥舞在深海里,捞起了一网半网鲜活的鱼货。鱼网的大小多少,就意味着船的吨位大小,更意味着收获的多与少。

一种鱼网就是一种捕获捞作业方式,所捕的鱼也将品种不一。渔民们便对鱼网的选择大有讲究。他们往往看村里带头船老大配置哪种鱼网,因为带头船老大不是图虚名的,他的船庶几年年都是村里产量最高,跟着他捕鱼就会有好收成。于是,一个渔村就基本以该捕捞作业为主,帆涨网村、深水溜网村、灯围村、对拖村等,一个渔村形成了一种模式,呈现了一种品味。也有大的渔村不属这种单一鱼网的作业方式,全村几百艘渔船,几位带头船老大,便按片按岙地出现几种鱼网,算是一种综合性的混合体捕捞作业渔村吧。自然,鱼网也在村落间、渔船间处于动态之中,哪一年的哪一种鱼网大获丰收,第二年就会有些许船只置换成该鱼网。更有历经二三年的试验所被证明可用的新的鱼网,渔民老大自会自发地去更换,将新的鱼网挥洒在茫茫的洋面上。

过去鱼网多是渔民尤其是渔姑渔婆所织就,十几米几十米长的,几天就可织成一顶。家里织,村道上、马路边也织,草绿色的鱼网便或如土墩那样堆积着,或拉伸在路边沿,给光秃的渔村缀上了一道绿意。也有渔村里织不及的鱼网,便请邻村空闲的女人织。现在的渔网多由机械制作了,渔婆渔村网便显得空闲,只有在补网时才忙碌着,在路边,在网场,包着红红黄黄的各色头巾,或说笑,或专注,一梭一梭地补着网,才显渔姑渔婆的风采。

我虽生长在海岛上,却不是渔民的后代。然而,我对鱼网有着深切的情感。

我还小的时候,我的小姑就常常在家里为邻村的渔民织网。我就第一次见识了织网的辛苦,更有那种寂寞的滋味。每天,小姑都要到渔村里去领一大捆的网线,那网线用塑料制作,虽细,捆在一起却沉甸甸的。将网线置在网摆上,顺着线头,就可将网线引在一支支的梭里。梭有大有小,要视网眼而定。网眼的大小,则要看捕什么鱼了。捕带鱼、小黄鱼的,网眼就如铜线大;若捕鲳鱼、鳓鱼的,就有拳头般大的网眼;近海涨网作业的鱼网,网眼却只有指甲般小。鱼网的长度宽度自是也因着鱼网种类的不同而不一样。小姑所织的网,想来是捕带鱼、墨鱼之类的。她所用的则板还不到两指宽,细瘦的梭就在则板拉直的网线间穿梭,就像古人织布似的,将梭来回地舞动着。我写完作业,就坐在小姑旁边,边观看小姑娴熟的织网动作,边帮小姑引着梭。往往我的一支梭还未引好,小姑手上的梭却已织完了网线。好在箩筐里有几十支梭,要不可来不及了。其实,箩筐里的梭大多是小姑自己引的。后来我想,渔村里织网的人三五成群,可以聊天说笑,小姑一个人在家织网,那就可机械得寂寥了。然而,为了生计,小姑只得将青春穿梭在织网的起伏里。我的眼里,鱼网显得那样沉重。

我第一次在海边拿网捕蟹,是暑假里去大姑的家里走亲戚时遇上的。大姑所在的是个小岛上的渔村。那天,大姑的儿子叫我一道去海滩上捉蟹。我以为是赤手去捉,不想他早已提了顶屋舍般大的破网和一只网笼,我想不出海滩上捉蟹如何用网来捉,只得懵懵懂懂地跟随着。正是落潮时分,海滩上布满着大大小小的洞。食指般大的红钳蟹星星似地耀动在海滩上,比身躯还大的右肢蟹钳张扬着驼红的色彩,黛青色的滩涂就显得生动盎然。见我们到来,蟹们警觉似地瞪起了火柴头大的眼睛。大姑的儿子全然不顾它们,将破网撒在海滩上,半海滩的红钳蟹倏地纷纷逃进洞里。我们将网扯平,拉出连接网的长长的绳索,就远离网的覆盖之处,边捡拾海瓜子、蛤蛎,边等待红钳蟹们的出来。大约半个来小时吧,我们才悄悄地走向连接着网的绳索,然后突地用力将绳索往前拉,网便收拢起来,像一股慧尾,数十只的红钳蟹就紧紧地缠在破网上,等待着我们套着手套的手一只只地将它们放进网笼里。破旧的鱼网还有这样的用途,是当时十几岁的我所想象不出的。当然,渔民们才不会如此去捉蟹,那是小孩子们玩的把戏。可惜,现在海滩改作了养殖场,或者被围填了,连小孩子玩的把戏都难以把玩了。今天,渔村里的小孩子们,也可能不会再玩让我这般兴奋、充满乐趣的捉蟹把戏了,他们离鱼网正越来越远呢。渔村里,破损的鱼网便东一堆西一叠地闲置着,死寂着。

真正看到渔民捕鱼的情景,是前年单位组织的一次过一天渔民生活的活动中所见。因为是一天时间,也因为为我们这些只会乘快艇、客滚船的人所考虑,就选择了海底串捕捞作业。那天,二十余人分乘两艘百十来吨的渔船,行驶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达老大们为我们所预定的锚地。舱板上的海底串鱼网一圈一圈地层叠着,像个墨绿色的小山丘。撤网时,渔民们把一顶顶的鱼网依次从船弦放下去。所有的鱼网都系在一条粗大的绳索上,将一顶顶的网串在了一起。二三个小时后,一声起网喽的呼喊,穿着雨衣的渔民便在舱板上各就各位。四个渔民一起拉系着鱼网的绳索,嘴里哼着拉网的渔歌号子,将拉网的艰辛融化在高吭的号子里。两个渔民将拉上来的鱼网里的渔货倒在甲板上,甲板上于是锃亮光彩起来,闪耀着片片鳞光。一个渔民就将鱼虾蟹分门别类地拣到箩筐里,给鱼虾蟹们提供一个初步的归宿。收拢来的鱼网便由一个渔民一圈一圈地层叠起来,堆叠成一座湿漉漉的墨绿色的小山丘。卷缆机份佛悠闲地旋转着,将那条粗大的绳索渐渐地缠在自己的身上。当所有的鱼网收上来后,舱板上除了堆叠的鱼网,便是一筐筐鲜亮的鱼货,还有沉思着一般坐在船弦边抽着烟的几个渔民。望着堆叠着的鱼网,忽然感到那鱼网也在沉思似的,心里不由感喟连连。

每一次起网能否捕获丰收,就看拉上来的鱼网是否沉甸。每一次出海,渔民们所期待的就是每一网的重量。渔民的生计就盯在鱼网上,网的大小,网的多少,出海途中祈求鱼网别被什么剐破,更重要的自是网网都能有满网的鱼获物。鱼网,就成为渔民们心上的一座坐标,出海祈愿着,回港维系着。

 

                                  2009.3.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