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渔 船  

2009-04-13 22:44:20|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渔 船

 

漫步在弧形绵长的渔港边,面对停泊着的几百艘大大小小的渔船,遥望那无涯无际的海面,我有时会冒出这样的想法,假如海没有了渔船的耕耘,海会是什么样的呢?海要么是处于冥蒙状态,除了蔚蓝、黛青抑或混浊的波浪,便是死寂一片;要么是狂风怒号,恶浪滔天,连绵起伏的波涛横扫海面,渔船逃避着它的无情肆虐,将海孤零地置于自愤自威的境地。

我知道这样的想法是一种谬想,就像地球总要有人一样,海终究是渔船庞大的故里。海不可无船,更不可无渔船。宛若一口井,总要让人去打水,井水才灵动,海倘若无渔船的捕捞,便会成为死海,最多是它自作自乐而已。渔船的耕海牧渔,才使海有了勃勃生机,令海有了一种骨感,一种生气,一种大自然生生不息的往复循环。

眼前的渔船,肩挨着肩,密密匝匝地撑满了偌大的渔港。每一艘渔船都威武地高伸着尖尖的钢质船头,显露出一副不屈的神态。长长短短粗粗细细的桅杆似冲天的栅栏,披沥着傲人的模样。桅杆上的长三角状红旗迎风飘扬,猎猎作响,仿佛古战场上两军对峙时的情景,透露出一种高昂的气势。驾驶台外壁上的画五彩纷呈,多彩多姿,构成一幅长卷似的,细看,多以蓝天白云青山红日为背景,表达着或祥和平安或满载而归的愿望。一长排的渔船组合成了一派蓄势待发的激奋景象,不由不让人感觉一种震憾,想象着百船乃至千船齐发时浩浩荡荡向大海挺进的场景,该是何等壮观,何等英武。油然感叹渔船群发齐进的威力,也为大海将遭受的疼痛而黯然。

渔船该是史上最早出现的船。当新石器时代独木成舟时,我想那船便是猎杀海边的鱼的。从此,渔船就渐渐繁衍起来,从小舢舨发展到涨网船、大捕船、拖网船、围网船等,又从木质船发展到钢质船。装载的吨位越来越大,使用的寿命越来越长,捕捞的渔场越来越远。渔民的心既激猛着,又无奈着。渔船是渔民赖以生存的工具,渔民一旦离开了渔船,只能是一个过去的符号,就像晒干的鱼鲞。渔民有了船而捕不到鱼,心里的焦急和无奈就如拍击的浪涛,击溅成了片片浪花。渔民的一生是离不开渔船的。

在渔民的心中,每艘渔船都有它的灵魂。被老一辈渔民称为“木龙”的渔船,在打造之中架设龙骨时,便取一小块硬木,凿上一个小小的孔,将一枚古铜钱钉在孔中,然后安置于船头的隔包间,渔船于是被安上了灵魂,“木龙”也就从此活了起来。新船下水那天,渔民们先对渔船进行沐浴,再在船头上披红挂彩,然后是一番祭海仪式,这一些完毕后,便由村里选出的十八位年轻后生用抬杠将船抬入海中。老大则站立船头,揭去船眼上的红布或红纸,将“木龙”启眼。一对中间向外凸出成图形,内白外黑似圆目睁着的船眼就活灵活现地粘贴在船头上。启完船眼,老大又向四面八方抛洒盖上红印的馒头,象征着幸福美满之意。现在的渔船则用钢板制成,机械的动力和船台的滑道省却了许多旧时渔船下海时的繁文缛节,渔民们只做一些简单的祭海仪式,将每艘渔船的灵魂掌握在自己的手上,那就是出入平安,就是满载而归。

每种捕捞作业的渔船各有各的风格,渔港边上就呈现式样繁多、层次不一的渔船。后舱上一层一层堆叠着圆筒似的网笼的,是蟹笼船,船台仿佛就在船的中间,将后舱特意长长地延伸着,整艘船便有点翘着船尾的模样。舱板上竖着直的斜的、粗的细的桅杆衍杆的,是围网船,那些竖着的杆子涂着白的漆,宛若立林着的兵士,各就各位地把守着甲板。舱板上一圈圈层叠着渔网的,是海底串船,通常都是两大堆渔网盘旋在舱板上,似两座青绿色的小山丘。那些狭长的渔船,便是帆涨网船,网具堆叠得半驾驶台高,将渔船沉沉地压抑着。穿插在那些大型钢质渔船间的瘦小的船只,无疑是涨网船一类只在近海捕捞的渔船,经不起外海大风大浪的考验。还有那小舢舨,也安装上了几马力十几马力的机器,哒哒哒的声响刺耳地回荡在渔港里,却又摆放着一条橹杖,该是机器出故障时可以摇橹吧。望着这些大小、胖瘦、长短不一的渔船,一同停泊在一座渔港之中,忽然感到,从小舢舨到钢质渔船,仿佛千年的历史凝结在一起,就如我们祖辈的一些生活方式,至今依然在延续,在影响着我们,而我们却已处在现代后现代时期。

渔船上的生活是清苦的,更多的是寂寞。我曾经随渔民下过一回海,所乘的是一艘海底串作业的渔船。那次因为单位搞活动,所以渔船当天来回。就是这样一天的出海时间,让我们也感受到了渔民在海上生活的不易。一间狭小的船舱里,两边各支隔了上下两张铺,铺位还是写字台来得宽,似乎刚能容下一个人睡觉。中间的过道便只能放一把方凳,坐在下铺边沿聊天,仿佛要头碰头似的。狭窄的空间迫使渔民们要么在搭着蓬布的后舱上打牌、喝酒,要么就钻在舱铺里休息。我虽生长在海岛上,可从未下过海捕鱼,乘在这样百十来吨位的船上,未一个来小时,便头晕目眩,只得随意找一张床铺休憩。舱里的柴油味随着机器的隆隆声扑鼻而至,烟酒的气味又混杂一起,让我好一阵子才忍着适应。被头和枕头上的污垢浓重一片,像是染着一层柔软的锈铁,散发着一阵阵难闻的汗臭味,我不由皱起眉,却耐不住昏睡的压迫,只得倒头便睡。两个多小时后,一声“起网了”的呼喊惊醒了我,才知渔民们原来坐在船弦边上,连弥漫着污浊气味的床铺都让我们占领了。

船舱里的这种难熬的气味,其实也难怪渔民。渔船出海一般十天半月,长的甚至一个月才来回,不仅因为渔场的外移,来回需几天时间,更因为现在有了洋面上的渔运船,他们可以将捕上来的鱼货在渔场上进行交易,如此既省却了柴油成本,又可以多进行捕捞。可想而知,在茫茫大海上的渔民生活是何等艰辛。除了下网起网这些劳作外,他们更多的时候是飘浮在海上。偶尔坐在舱板上看看起伏的海浪,看看过往的船只,就是将等待捕获的时间花费在抽烟喝酒打牌上予以消遗,抑或躺在床铺上养精蓄锐。渔船便在这样的情景中记录着渔民的生活,承载着渔民一生的喜怒哀乐。

渔船是海的宠儿,又是海的一种隐痛。海因渔船的耕耘而充满生气活力,就如蜜蜂在鲜花上采蜜,令鲜花更盛放。海也给渔民提供了阔大的生存空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以海为家的渔民。然而,渔船的大肆扩张和恣意滥捕,让海中的鱼虾蟹遭受了繁生迟钝的恶果,撒下去的一张张沉重的渔网,网网都如扎入海的肌肤一般,使得海不由疼痛起来。任何事物,一旦打破了赖以存在的平衡点,就将遭到应有的报应,渔船与海也逃脱不了这种规律。

渔船是几千年来对海的一种深刻记载,也是对海认识最深的一种感性物体。海上的悲喜苦乐,全在小小的渔船上经年累月地展示着,积淀着。同样,他们也对海的感受理解着,祭海谢洋这些感恩海洋的举动,正是渔船的主人所表达的方式。渔船毕竟离不了海,几千年已过去,还将延续几千年。

渔船因海而生,因海而活,无涯的大海就跃动起伏,将寂寞消融在渔船的乘风破浪里。海上便永远有渔船的踪影。

                                   

 2009.4.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