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丹山赤水古村  

2009-04-29 22:03:02|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丹山赤水古村

 

丹山赤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景区,藏在逶迤的四明山脉中,泛着一种清丽秀美,却又蕴涵着浓郁的古朴气息。

说是丹山,从丹青的角度讲,山的几处悬崖峭壁仿佛由几块如同楼宇般的巨石相依而成,旁逸斜倚的巨石也点点滴滴似的镶嵌在山脚边,披沥着一番鬼斧神工的痕迹,将高镌在崖石上宋微宗御笔的“赤山赤水”弱化着,令人不由不称赞。青色中映现着淡淡桔色的山崖石面,祼露在绿树丛林间,远眺近观,皆是醒目。既是画,又显丹色,丹山的称谓便并不为过。

山与山之间构成了一道深不见尽头的溪水,连绵起伏,时缓时急,或平坦而淌,清澈见底;或落差而泻,回漩成潭。水依山而绕,山便含灵气,却未见赤水。惟见水中处处皆卧石,大如桌,小似蛋,静逸明快着,仿佛甘心情愿地历经着水流的洗礼。细看,那些巨大的石块也涂抹着淡淡的桔色似的,令我一笑。问陪同的村里导游,说是夏天时节,水中石头会呈红色,远看,水好像也呈红色似的。赤水之意与我所想的基本相似,可惜现在还是春天,只能想象而已。

沿水而建的,尚有用竹搭建的亭,溪上的拱桥,古式的水车,木刻的廊道,算是点缀,也呈一点人文的光彩。

这样的景点,确实不足以饱览我们深邃而充满浮躁的眼球。其实,游丹山赤水景区,更多的是观赏与景区相连着的古村落,感受那种沉浸着历史印痕的气息。当我们绕着盘山公路到达进入村庄的山顶路口时,一眼望去所惹目的,便是一片片相拥着的黛青色瓦舍,丹山赤水的风景仿佛只远远地掩在旁边的山中,只有走近它,才显那点染着淡淡桔红色山崖和冲刷着巨石的水流。

村庄不大,名曰柿林。依山坡而建,一幢幢灰瓦褐石筑就的农舍,错落有致地一层层散布着,紧凑,又有点拥挤。屋舍之间那青色石块组合成的小道,迂回曲折,狭处仅容一人而过。屋宇多以四合院式或长廊似的建筑格局为主,细观,才悟平地上的多建四合院式,山坡上的就呈长廊模样,可谓因地而建,充分适用有限的土地空间。据介绍,村庄已有千年历史,可惜历经多灾多难的变故,深藏山岙中的村庄也难逃厄运。好在现今的村落还保存完好,晚清民国时期的建筑样式尚能呈现在我们面前,令我们沉重的脚步得以轻缓下来,心里涌动着一股清新纯然之感。

一栋栋长长排列的廊式房子皆为楼房,楼下高旷,楼上低矮,像是睡觉、吃饭抑或休息、干活分工明确似的。房子已尘埃满面,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仿佛经不住一场急风骤雨似的。然方石筑就的墙壁纹丝未动地冷对着岁月的磨炼,石缝依旧那样清晰。屋顶上的几支烟囱已被烟火熏得黑不溜秋,还坚强地伸立着。上下屋檐上一长串吊着似的檐头宛如忘记了多少年份,不动声色地泛着清辉的光泽。一根根支着横梁的柱子已褪却了棕红的色泽,却依然挺立着坚硬的身子,将柱子上方雕刻着的画栋牢牢地支在横梁之间。建在平地上的四合院式房子,与长廊似的一样具有悠久的年份,或许更早而建。墙门对面的堂屋排列着镂有花格的六扇木门,阵旧得油漆斑驳,几处横板脱落,却不失气派,令人驻足凝望。屋品间雕刻着精致的图案,或花茂草盛,或龙腾凤图,将屋舍的历史凝结在了柱廊上。每一处这样的房子都住着几户人家,经年而来和睦相处,演绎着一幅长盛不衰的纯朴情怀。兼备这样秉性的房子和居住的人们,再延续它百十年,该还是会相安无事。

不得不提一笔的,是沈氏宗祠。那是村里最为盛名的屋宇,乃柿林村开村鼻祖沈氏留传。长廊似的正门气派非凡,正门之后的戏台高翘着两道长弧形的屋檐,将偌大的院子烘托出一种繁华又庄严的情景。正殿里呈两列排列着的粗大漆黑的圆木屋柱,支顶着三垄相通的房舍,显得恢宏大气。可惜现今的沈氏宗祠是新修建的,只能让人想象它旧时风采。

古朴的村落自还有许多古朴的景状。村中的那口同心井,已有六百多年的历史,沿山坡筑了半座的井台,另一边是六七级殷红色石板的台阶,清莹碧透的水静静地露着浅浅的水痕,将井底的卵石清澈地历数着。井其实是座又浅又小的水塘,却经年不枯,村人烧饭炒菜用的就是那井水,而将自来水甩在一边,只作清洗所用。一群鸡在屋后的柴堆边上欢快地戏闹,或者悠闲地漫步,头上腥红的鸡冠和全身褐黄色的羽毛舞出一种田野的风情。上了年纪的村人多穿着陈旧的衣服,男的中山装,女的对襟衣,年轻一点的也身着皱褶的灰色西装和浅色的休闲装,却掩饰不住村民的朴拙。见我们穿巷参观,有的楞呆着好奇,有的露出淳憨的笑意。那神态,那笑脸,就像古朴的村落一样纯然。

出入村落的路与从村里进入景点的路皆由石块铺成,石块大小不等,形状不一,却承载着几百年风雨,一直延续至今。当我们正从山顶步入村庄时,正好见到一位穿着蓝色中山装的老农,担着两网袋沉重的东西吃力地上坡,一手抚着前面的麻袋,一手支着根竹秆,想必是将袋里的东西担到外面去卖吧。他的路该是那样的漫长,他却一步步地上坡,然后下山,将村庄坚韧的风骨担于一肩似的。在我们前往丹山赤水景点的路上,前面走着的是一位戴着头巾的老妇,左手抡着只竹篮,右手牵着头母羊,缓缓地步向对面山脚边的一座土地庙。她定是到庙里祈祷母羊多产几只羊羔吧。这样纯朴的心愿,想也是村里的人所祈愿的。因着这样纯朴的意愿,路便沉静似的,默默地记录着村落的世代踪迹。惟有那路两边的竹林发出阵阵声响,那百年的柿树张扬着峥嵘,更还有我们这样的游人,踢踏着沉重的石块,惊扰着路端宁静逸然的村落。

古村外边面向丹山赤水景点处,有座梦溪草堂,乃沈氏家族为纪念前人沈括而具名。我想,要是沈括到达柿林村,望着丹山赤水的秀美俊丽,感受着丹山赤水滋润下的古旧村落,相信他定会驻足于此,安于创作,也相信他见到今天这番情状时,在露出欣然的笑意后会带着一丁点的苦涩。

 

 

                                   2009.4.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