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岛与屿  

2009-05-20 22:01:43|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岛与屿

 

我站在岛的巅上,遥望海。海中的岛屿尽收眼底,或苍翠俊秀,明媚一片,或远山含黛,烟波朦胧。岛屿,在我的眼前凝固着,又仿佛浮动着。

岛与屿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只是因为相近才统称岛屿,就像杨树与柳树统称杨柳。岛的地域面积远比屿的大,露出海面的陆地,面积在五百平方米以下的为屿,大于这个面积的,为岛。屿限定在一个小的数字范围之下,而岛可以无尽的放大。格梭兰,马达加斯加,斯里兰卡,澳大利亚,日本九州,台湾,这些都是岛,一些无居民的,甚至无名称的海中的山头,也是岛。其实,就无涯的海洋而言,海中的大陆板块都可算是岛。是海烘托着这些陆地,海将它们紧紧地包裹着,如此,海中的岛就无比巨大,地球上除了海,便是岛,是屿。因为人类的狂大自尊与强词夺理,才将它们驱逐在岛的范围之外,岛的概念便在人们的意识里缩小。屿自是不起眼,像一粒粒海所遗落的旧钮扣,或者是岛不小心蹦出的一点点赘肉。人们看到的往往是岛,将屿则忽略在外,抑或将屿粘贴在岛的旁边,称为岛屿。

岛与屿也确是大多相连着,亲如兄弟姐妹。大岛与小岛之间的关系自不必说,那大的岛则总散落着小的屿,屿总依附着大的岛。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岛屿聚居在一起,便组成群岛。群岛是海精心构造的岛屿群体,犹如海将一枚枚的棋子精心地布排着,筑起了一道魁伟又清新的栅栏,在海中错落有致地炫耀。大的岛在地壳运动中又会裂变成一条线状的岛屿,便成为列岛。列岛宛若一颗颗碧翠的饰物,生动地点缀在海的衣裙上,给起伏的海增添着一道亮丽。也有孤零似的岛屿,仿佛独来独往,以特立的姿态傲立于海中;更多的,如一位饱经苍桑的老人孤寂着,抑或似一位无家可归的弃儿愁苦着,阴郁的脸上流露出一种期盼。

岛与屿看上去似乎分散着,各以独立的形态矗立在海上。其实,它们的根紧密连系着。不论海底多深,地球上的陆地只有一块,从这个板块到那个板块,都在海底相交相融,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圆核。那些我们所说的岛与屿,就是大陆骨架上冒出来的一处处关节,给海点染绿意,装点奇葩。这些大大小小的岛屿,仿佛一方方翡翠碧玉,翠绿,晶莹,生机盎然,都又各不相同,高低大小,形状形态,花木植被,飞禽动物,地质地貌,等等,都各有特点,纷呈各异,甚至有的成为鸟岛、蛇岛、森林公园、地质公园等。然而,它们的根系都紧紧连在一起,犹如一条无形的线将它们串连着。这就像散文一般,一座座的岛屿似一个个的章节段落,即形散,而连接岛屿间的那根看不见的线,便是神不散。散文如岛屿。

岛屿的情态自有它们各自的特性。许多时候,岛屿静默着,披着那一身的绿,凝固似的沉在海中,任凭波浪的抚摸或拍击。岛上的沙滩、滩涂这些延伸海中的平坦之处,同样静静地面对着潮涨潮落,让波浪自怜吟唱。阳光下的岛屿,明媚,清新,仿佛海托举的一块块绿荫浓烈的佩玉,醒目地嵌在蓝色抑或浑黄的海面上,令人舒心悦目,恨不得走进这一座座岛屿上,与岛屿同存共舞,将世外的烦杂抛却在波涛之中。烟雨迷蒙中,岛屿悄悄地拉上了一层轻薄的面纱,好像受不住雨雾的缠绕,阻挡着人们的视线,将自己包裹在烟雨的笼罩中。这时候的岛屿,让人感觉轻盈似的,烟雾缭绕,朦朦胧胧,似隐时现,大有一种飘渺的境地。望着望着,心里便油然激扬起来,思绪也不由连绵遐想,共同的一点,就是迈入那仙境似的岛屿,将自己的身心彻底放置在里面,悠逸怡然。起风暴的时候,岛屿坚硬地泊着,如一座座扎进海底的巨大铁锚,冷对风雨的肆虐,连眉都不皱一下,依然冷峻地矗立在波涛的颠覆之中。狂风暴雨的严酷摧打,摇撼不了它们屹立于海的雄心意志,仿佛岛屿的使命就是要坚毅地站在波浪的冲击中,给延绵的大陆牢固地筑起一道减缓暴风侵袭的屏障。眺望着风暴恶浪中的岛屿,不能不令人感到岛屿的坚强和勇敢,心里产生一种敬佩之情。

岛与岛,屿与屿,也各有各的情形。大的岛,总有人居住。有人居住的岛便充盈生机,写满了人所吐呐的意境。屋舍林立错落,道路阡陌纵横,车船川流不息,田野黄绿相间,将岛生生地剥离着一块又一块的皮。岛于是被异化成人的一部分,与人同在。人因岛的存在,而繁衍不息。小的岛,就那么静寂地拱立在海中。一身的杂树野草披沥出苍翠的影子,那样原汁原味地显露着岛的风情。也有稍大的岛,虽无人居住,却因拥有一些腹地和较深的岸线,不久也将被撕开一条条的口子,成为人类生产的一个所在,由无居民岛变为有人居住的岛,岛的含义将发生质的变化。屿则似无人青睐的荒山,像是被遗弃一般,寂寥地孤立在波浪起伏之间。大多的屿,总在岛的夹缝里生存,将岛的范畴予以扩大,或者在岛的衬托下傍着岛,依借岛的光彩而令人惹目,或者在岛的支撑里延伸着,演绎成岛屿的概念。这些不起眼的屿,总是离不了岛的影子。甚至许许多多的屿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翻开海岛志,见到的多以代号来表述。屿,在人们眼里,仅仅是一座海中的小山而已,仅仅是屿而已。

岛屿是地壳运动挤压出来的一处处海中的陆地,宛若大陆板块的多余部分。早先的岛屿便与世隔绝,一座座岛屿皆自成一体,没有野蛮,也无文明。只是有了船,岛屿才有了人迹。岛屿的偏远,岛屿的荒蛮,就成了逃离家园者的隐匿之所。岛屿随之也愚昧,甚至野蛮起来。岛屿更是强敌入侵的桥头堡,占领了岛屿后,岛屿便成其侵袭大陆的据点。岛屿既是大陆的屏障,也是打开大陆口子的跳板。在大陆的心中,岛屿是那样的沉甸,那样的蛮夷。因着交通的不便和信息的闭塞,岛屿的发展,岛上人的观念,总比大陆上的慢着节拍。比如中秋节,大陆上的人是农历八月十五过中秋,而岛上却在八月十六才过。历经千百年的磨合与洗礼,岛屿才紧跟上大陆的步伐。港口的开发,桥梁的建设,旅游人群的纷涌,那些大的岛已与大陆紧密相连,甚至成为半岛,成为大陆的一部分。岛屿也在继续扩大着,海仿佛源源不断地为岛屿提供着广阔的土地,那些滩涂抑或水浅的地方,围垦的情景一幕又一幕地展现着。岛屿在庆幸自己膨大面积的同时,也感到一阵阵的疼痛。疼痛的不仅仅是岛屿,还有那海,一车车的巨石碎土推向海中,掀起的一阵阵浪花便是海的无奈的呐喊。

岛屿意味着一种主体,是岛上的人存在的主体,也是国家海疆领土的一种主体标识。因着岛屿的尊严,岛屿便如人一般不可侵犯。岛屿的存在,就不仅是孤立的,就像一棵树,它的根深深地扎在土壤里。也如我这个长在海岛的人,现在正处于岛上,遥望着海中的岛屿,我的根连系着脚底的岛,心里遐想的,便是将自已成为一座岛或屿。

 

 

                                 2009.5.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