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枕上闻蛙鸣  

2009-06-18 23:17:54|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枕上闻蛙鸣

 

[发《天津文学》2009年第十二期]

 

大概是春末初夏时节起,每天的夜深时分,当我从书房移至卧室,倚在床背看书养睡,直至躺下时,耳边就不时传来阵阵蛙声。

起先是一阵阵简单的咕嘎咕嘎声,划破了住宅小区宁静的夜空,以为是一只青蛙,提示着它孤独的存在。渐渐地,又感觉是一片的咕嘎声响,咕嘎咕嘎,咕嘎咕嘎,连绵起伏,嘹亮清脆,像是在尽情演凑一首欢快的乐曲。昨晚,忽又冒出一阵咕咕—咕咕的声音,仿佛刚发育的男孩子所发出的声响,有点粗犷,又仿佛是一只已上年纪的老蛙的鸣叫,带着点苍桑。咕嘎咕嘎,咕咕—咕咕,此起彼应,宛如兄弟抑或父子相互应和着,将小区幽静的夜拧出了一番空灵,让人感受着田野般的纯然。

这个名曰“碧水豪园”的小区,是近几年才建设的。去年,我挑选新居时,见到一期的房子皆为联排式别墅,一梯一户,加一方小庭院和一座车库,便将它作为心目中的住房,虽偏远些,却当即决定购置下来。我的新居恰好面临小区的公园,视野开阔,属于小区的空旷地带。两亩左右大的公园里,有一条蛋形的水渠,两头连接着公园口上的喷泉。水渠分隔成几段,每段砌着斜坡或隔栏。水流动时,隔栏和斜面高的部分便溢出水来,形成一道道薄薄的水帘,缓缓流向喷泉。塔形的喷泉架上同时喷射出一二米高的水柱,流水的潺潺声于是回鸣在小区之中。这样的情景只在双休日呈现。平时,水渠里的水就依在隔栏或斜坡底下,静静地沐浴着阳光,舒坦地接受雨水的洗礼。便是这样的水,滋生养育了青蛙吧。公园满地的草坪,黄扬、棕榈、香樟、六月雪等各色花木,想来也为青蛙的成长提供了优雅的环境。

青蛙,于是在人们的不经意间悄然诞生,在公园五颜六色的彩灯映照间奏响咕嘎的乐曲,将静逸的小区夜空拔撩得更加静逸,一层又一层地洗涤着小区的寂静,将小区浓抹上一种田园的色彩。

我便想看个究竟,于第二天的夜晚轻轻步入小区的水渠边。不想当我循声而至时,蛙声也嘎然而止,听到的却是水渠另一头的蛙鸣。继续循声过去,同样遭遇人至声息的境况。这是我所意料的,却证明了青蛙并非一只,与我判断的一样,青蛙有自己的同伴,让我分不清的是不知青蛙的只数,蛙声就此起彼伏。只是我的脚步声像是惊忧了青蛙,当我置身在公园时,青蛙仿佛偃旗息鼓似的,只有偶尔响起短促的咕嘎声,带着点小心翼翼,更有点试探的意味。原来,寂静逸然的夜,才是青蛙放声鸣叫的舞台。

咕嘎咕嘎,每到夜幕厚厚地覆盖天空之后,公园里便奏响起青蛙的叫声。闻着这种熟悉得久违的声音,令我不由想起小时候的情景。我的老家在农村,家又靠近稻地边,更与一座小河相邻。每到春暖花开,蛙声便渐而兴起,夜夜不遗余力地鸣响,宛若整个田野都在拔动着咕嘎咕嘎的吟唱。小时的我老是想象着青蛙怎么不用睡觉,白天风吹草动,青蛙瞪着圆鼓鼓的眼张望,更要蹦跃着觅食,无暇闭眼休息,晚上又鼓着喉咙鸣奏,它们难道不用睡觉?想是这么想,自己却又聆听着蛙声香甜地入眠。那时候,还与小伙伴们一起捉青蛙,看谁捉得多。青蛙多躲藏在草丛里、稻地边,我们一走近,蛙们就灵敏地隐没起来,令我们直呆愣。而稻地间的水沟里的青蛙便没这般幸运。水沟里的杂草无法让蛙们躲匿,狭小的水沟也束缚了它们跳跃的本能似的,除了几只胆大起跳强度大的跃到稻地外,只得乖乖地被我们捕捉。到辰光时,我们将装着青蛙的箩筐排在一起,逐个点数,看谁捕得最多,恍如一场大赛似的有了最终的结果。听老师说过,青蛙是有益生物,村人也不喜将青蛙活生生地杀戮,便纷纷将青蛙放回稻地和水沟里。望着蛙们蹦跳欣然的样子,我们一起开怀欢笑。

一阵阵的咕嘎咕嘎声依然在枕边回响着,萦绕在小区的夜空里。对于我这样惟有安静才能入睡的人来说,原该是一种嘈声似的,将扰乱我养睡的状怀。确实,我是一个对睡眠环境十分挑剔的人,尤其是入睡时来不得半点声响,若有一丝一缕的时断时续的声音,心里便会倏地冒起怨恼之情,睡意顿消。前些年出差时,往往两个人睡一间,非要等同室的人睡着后自己才睡,有时碰上打呼噜的,就遭殃,只得长时间的看书,直到呼噜声减弱,或者自己困得哈欠连天,实在无法看下书去时,才慢慢入睡。去年住一家较为豪华的酒店,床头柜上放着只闹钟,起先未注意,待夜深睡觉时,才听到滴答滴答的声响,像是耳边传来一阵阵的隆隆声,没法,只得将闹钟移到酒柜上。不料,看着书时,依然分明地听到滴答之声,于是干脆把闹钟放置到卫生间里,才静静地睡去。仿佛是条件反射似的,一有什么响动,我就难以入睡。然而,闻着青蛙此起彼伏的咕嘎咕嘎声,却让我未曾有过喧闹嘈杂之感。即便是第一夜所闻,有那么一点惊讶,那么一缕兴奋,也能静下心来养睡,自然地睡去。

虽不是田野里吹奏的田园乐曲,公园里响起的咕嘎之声,在我听来,依然是那样富有节奏,高低起伏,快慢相融,抑扬顿挫间仿佛充盈了浓浓的田园风情,令人感受着一番夜幕下的雅趣之韵。那是一种自然之声,一种天籁之音。枕着这种咕嘎咕嘎的蛙声,恍如欣赏着一首摇篮曲抑或小夜曲,婉转连绵,韵味深长,便无理由不能入睡。

要是有一天枕上聆听不到蛙鸣,不知我能不能安静地睡去,我不得而知。现在,我只有夜夜尽享这种天籁般的自然之声,美滋滋地睡去,才是对蛙们的最好回答。

 

2009.6.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