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驿动的船屋  

2009-06-03 21:59:37|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驿动的船屋

 

 

我的眼前,那船屋依然驿动着似的,鸣着聒噪的声响,欲将我也驿动起来,引诱我在船屋里沉浸。而现在的我,却远远地将它抛在了海口的江海边。

那天到达海口已是傍晚,在宾馆稍作安顿后,在当地朋友的带领下前往海边。说是海边也不错,准确一点该是万泉河的出海口。岸边灯火辉煌,如城市夜色的一道街景,层层叠叠地流泻着灯火的光彩,在深邃的夜幕布景里红红火火,让我的眼睛一亮。那一长溜的三四层高的房子,仿佛一间间都敞开着,宽敞,明亮,映照出了一种江海边上排档的盛景。这么大规模的排档,我倒是第一次见到。曾欣赏过舟山沈家门的夜排档,那一港的渔船,那沿港的排档,那一盏盏挑在路边的灯盏,那一路流动或停泊的车辆,那好像刚从海里捕捉上来泛着透亮的海鲜,令我涌动出一种情致,油然为之写过一篇小文。海口的排档却是另一番情景,堡垒一般地筑在江海边,将空旷的岸演绎出了一种韵致,让人不能不惊叹,不能不为之心动。食欲已随心的驿动而抛出了召唤。

拎着食欲走过去,却还要经过几家水产品超市似的摊位。原是点菜的场所。塑料的桶盆,玻璃的水槽,一格格用玻璃间隔开来铺垫着冰块的方格盒子,全是各类的海鲜,还有海南所特有的水果、蔬菜,琳琅满目得让人眼花缭乱,不由吐出一阵阵的啧啧声,是赞叹,也是好奇。这么众多的餐厅均需在此点菜,陈列的,储藏的,该有多少货品,怪不得像农贸市场一般,也闹猛着。

令我惊喜的是,我们并不在那岸上的排档里用餐,而登上了一艘停靠在岸边的船。那船该是专门按照饭店用餐的布局所定制,一间间的包厢,俨如一间间的房屋,便有着船屋的雅号。船自是船的模样,船头,船尾,驾驶台,机舱,甲板,皆一应俱全,在近岸海边可徐徐行驶。屋又具屋的特征,三个楼层,每层均有五六间餐厅,沿船弦两旁间隔着木板支撑的墙裙,上方便成敞开的巨大窗户,大可边吃边观赏室外的景色。餐厅内设有卫生间,更有古色古香的圆桌、椅子,长长的船弦两边的走廊,将人引入一种古代画舫的境地。只是古代的画舫停泊或行驶在运河或内江里,我们置身的却是江海交汇处,便别有一番韵味。

这样的船屋除我们所乘的外,另有一艘已远远地漂泊在江的中心。满船的灯火将船屋耀眼地置于夜的江水中,仿佛要挤破夜色的朦胧,船屋在江中显得那么光耀,甚至有一种膨胀的感觉。忽有一个问题冒上来,在江边所点的菜,如何送到处于江中心的船屋上?旁边的朋友一笑,指着船屋边上的小艇说,就这个运送。我不由哂笑,笑自己的无知,竟会有这般简单的问题。这不,小艇上正在装载一只只盛着一盘盘菜肴的塑料柜,每道菜都用薄膜纸包裹着。没一会,小艇便箭一般飞向江中的船屋。想象着当我们的船屋驶离岸边后,这样的小艇也将菜肴送到我们的席桌上,剥开薄膜纸,一道道的菜依然热腾,飘着诱人的香味,会有一种怎样的畅快,便愿船屋快快驶离岸边。

船屋终于缓缓移动起来,轻飘着一般。江面平铺似的,几乎见不到起伏的波浪,惟有斑斑驳驳的光影仿佛漂浮着,倒映在江中的夜幕便有了晃动的感觉。远处的大桥上汽车川流不息,盏盏车灯断断续续地绘成了一弯光照。岸边的排档渐行渐远,将辉煌里的喧闹拎在了一片繁华之中。这样的情景是我所预期的,江水静逸,船屋悠哉,喝茶,饮酒,闲聊,笑谈,一派轻松娴静的氛围,在船屋里滋生,滋润着每一个人。然而没多久,我们已渐渐地向泊在江中的那艘船屋靠拢,直至并肩停靠。船屋于是驿动起来,将我的心绪也撕开了一道咸涩的口子,碰撞在船屋之间。

菜肴还未上来,我们便边喝茶,边随意观望旁边船屋里的情景。那边的船室沸腾着似的,喊叫声,划拳声,音乐声,唱歌声,机器的隆隆声,混成了一船的嘈杂,从船屋里飞扬出来。席客们肆无忌惮的喧哗声,冲破着船屋的悠逸,将船屋演变成了排档的热闹场所。像舟山沈家门排档那样的卖唱的人,也登上了船屋,一曲又一曲地为席客们唱着嚎着,令船屋颤颤动动,惊忧着宁静的江面,褶起了道道浅浅的印痕。忽想起我们这里的码头边也停泊着一艘船屋样的轮船,船舱里的是座位,偌大的后甲板上改装成了人字型的顶篷,篷檐下红灯高挂,烘托出一番古朴典雅的韵致。夏天的夜晚里,每逢佳客光临,装扮一新的游船便慢悠悠地沿港边、岛间迴游。后甲板上一桌或两桌的酒席,在海风轻拂下,在觥筹交错间,在笑谈欢语时,显出的是一种清雅,一种悠扬,一种沐浴海风的舒畅,全然没有喧嚣嘈杂之感。这才符合船屋的风格,才显出船屋的韵致。

菜肴陆续上来。朋友好客,将海南特有的风味逐渐叠满了桌面。椰壳糯米,海龟纯肉,巨螺青椒,沙滩蜻蛏,水煮沙蟹等等,都诱人地将色香味陈列在我们面前。想猛猛地吃上一顿,却因为偏食,也因为口味的习性不同,只是蜻蜓点水般地粘上几口,旁边的聒噪和喧哗更败了我的食欲。我不时遥望对岸的排档,更多的时候是观赏黑沉的江面。点点渔火和晃动着的灯影,将江面的夜色构画出了一种幽深中的动感。不多时,我们的包厢也来了一男一女两位卖唱的,同仁笑说他们夫妻对唱,他们赶紧说明不是夫妻,是搭档。他们问唱什么歌?我说就唱旁边那船上正在唱的《天路》,盖过他们。男的便弹奏起扬琴,女的随之高吭而歌,声音倒还顺畅,唱到高处也激越飞扬,假模假样地充满着激情。一曲之后,他们又唱了几曲。然而,我已提不起拿歌声掩盖喧闹的兴致。那歌声,同样演变成了喧哗嘈杂的表象,将我原本想美滋滋地领略江海夜景的意绪击得七零八落,乘坐船屋悠哉一番的心情也早被扰乱在满江杂音之中。

终于熬了一个小时,船屋又回至岸边,与岸上排档相邻。敞开的窗口正对排档,排档里的情景一览无遗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好像在搞活动,一个主持模样的人正在鼓噪着拉歌,此起彼伏,歌声欢扬,仿佛人人都兴致高昂,不愿那灯火通明的排档大楼静逸下来。我便埋头喝茶,辜负着海口朋友的一片好客情义,将未吃多少的满桌菜肴孤零在一边。同行的仿佛也少了胃口,是喝了酒而减了吃菜的需量,还是观看着人家的表演而饮饱了肠胃,不得而知。看他们的神态,似乎与我的一般,也感觉着安逸的心被填满了嚣张,食欲已沉到船屋底下。于是,我便提议散食,将一丝遗憾留给了海口的朋友。

坐在车上,回望那城楼似的排档,依然辉煌得人声沸腾,将漆黑的夜孤自拔撩得蠢蠢欲动。那泊在岸边的船屋,也依然张扬着灯火,坚守着一种驿动的境况,等待着再驶向江中。罢了,船屋已非我原本想象中的船屋,就将它远远地抛在岸边吧。

 

                                                                                                       2009.6.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