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偷食如烟云  

2009-08-26 22:18:15|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偷食如烟云

 

[获建国60周年“中国放歌” 全国文学大奖赛优秀奖,并入选《中国放歌》]

 

我曾经有过偷食的行径。我知道偷食也是偷,该打该骂。可是,当诱惑在肚子里花为一抹抹的唾液在嘴里蠕动,当怂恿在身边催逼着我的时候,我也跟着鼓起了胆子,干起了一桩桩偷吃乐乎的勾当来。

三十多年前的情景历历在目似的映现在我脑海里,令我为这样贪欲的偷食行为而哂笑。然而,那时许多东西都要凭票购买。饭中的番薯或者番薯干占满了饭碗,虽已习惯,却多想有满碗的白饭,香喷喷地引诱人大开胃口。零花钱又几乎是个奢想,偶尔能买一二颗糖果吃,那是多么可炫耀的自豪。食物的匮乏,面对那么一顶点的小小诱惑时,如我这般十几岁的少年便蠢蠢欲动。连一向胆小的我也跟屁虫似的参与到几个大伙伴的偷窃行列中。偷食的情景就不可抑制地演绎出来。

偷桃子,偷小瓜,偷番薯,偷豌豆,偷鱼鲞,偷鸡,偷狗,都纪录在偷食的印痕里。

夏天时节,我们这些农村孩子总离不开水的滋润。家乡的水库成为我们每天必需游玩之处。一天,我们五六个小伙伴比赛谁先游到对岸。库坝离对面的山脚约一百来米,我们奋力地扑腾着前行,自由泳,仰泳,蝶泳,凭自己快捷舒意的泳姿,不停地冲向对岸。坐在山脚边喘着气歇息时,忽然发现山上百十来棵的桃树上挂满了硕实的桃,有绿中泛着淡红色的水蜜桃,也有形若南瓜的盘桃,一只只如仙子般地引诱着。有伙伴说,去摘几只尝尝味道。看管山的老头不在,我们迅即跑上去,赶紧拣大的摘下几只,立马回到岸边。手上拿着桃子,才知不能游回去,才遗憾没有可藏桃子的东西,要是裤衩里能塞几只该多好。没法,我们只得三下五除二地将桃子胡乱吞食下去,虽未细细体味桃子的鲜爽微甜,却是最感惬意过瘾的吃桃情景。一个夏季,家中能买几只桃子吃,已是父母的宠爱所至,尽管那桃子已熟得开始烂了起来。何况,自己如此偷摘着吃,仿佛味道更不一般。许是我们的偷摘让管山的老头发现了踪迹,当我们第二天再游向对岸时,管山老头像坐山雕似的坐在桃林边的石头上,抽着烟,不动声色地盯着我们,令我们灰头耷脑地怏怏而回。偷桃便遇上了绝路,桃的鲜爽脆嫩的韵味却萦回在水库边上。

番薯、豌豆多种在山坡地上,待收获时每家都可按口粮分成,后来又几分几厘的将土地分到每家每户。之所以要偷,是想提早尝鲜吧。少年的食欲总是充满着好奇。当番薯长到我们拳头般大时,我们便开始在放学后抑或星期天玩得无聊时,溜到山脚边上,用手扒开泥土,摘取几颗番薯,洗净,生吃,鲜嫩爽口。番薯大一些时,也偷偷地拿到村西的砖窑厂,请村里的叔伯在扒出的炭火中煨烤,香喷得回味依然。豌豆按学名该叫蚕豆,不知何时起,村里人将豌豆与蚕豆叫反了。大概是引进种子的人自己也分辨不清,以为豌豆像蚕豆,即如此称之,真正的蚕豆只得改成豌豆了。偷豌豆纯属贪吃。我们将偷摘来的豌豆放进旧的空罐头里,加上水,再搬三四块石头筑成灶状,将罐头置在上面,柴火一烧,一种野餐的感觉掠过心际。有时找不到旧的空罐头,就把豌豆一粒粒按放在瓦片上烧烤,急躁地等待豌豆的青绿变成金黄,食之同样有一种香喷喷的感觉。

村里人称之为小瓜的,其实应为青瓜。是邻村种的,就在家门边。小瓜快成熟时,为防被偷,他们便搭起草屋,派专人看管。嘴馋的我们只得在晚上去偷。到了风清夜暗时分,我们几个小心翼翼地走向小瓜地,进了小瓜地就匐爬前行,犹如勇敢的战士摸黑侦察敌人的阵地那般,一有风吹草动,就赶紧停止爬行。待随意摘取几根小瓜后,又从原路匍伏返回,一出小瓜地,便落荒而逃。吃着香脆的小瓜,早将偷窃的历险湮没在一片喜悦之中。

村里的父辈以晒盐为主,也耕种少量的农田。在邻村渔业队捕鱼的只有一二户。见到他们每次捕鱼回来拎着网袋里鲜亮的鱼蟹,心里很是羡慕,常常遐想着能吃上这般刚从海上捕获上来的鱼蟹该是多么幸福。可是这仿佛是梦想一般,呈现在餐桌上的多是不太新鲜的小鱼小虾,偶有大些的鱼也是蔫了身子的便宜货,吃着乏味。一天下午,我们在弄堂里玩捉迷藏,竟玩到了弄堂另一头的那户捕鱼人家边,忽见他家的屋檐上晒着几爿乌贼(墨鱼)鲞,像是发现宝贝似的吸引了我们的眼球。于是,胆大的伙伴就提出偷两爿吃。其实,乌贼鲞一般人家总有一二爿的,都放在稻谷中贮藏,待过年祭太平菩萨时用,要吃乌贼鲞也只有在祭祀后才能尝到味道。穷一些的人家,只那么一爿,祭祀后只得又藏稻谷里,待有贵客来时再作为大餐上桌。眼前的乌贼鲞就成为一种高悬着的诱惑,深深地吸住了我们。面对比我们身子高得多的屋檐,有一伙伴便寻找来一根竹竿,轻轻地朝屋檐上的瓦缝间拨弄。大家都敛声息气,提心吊胆,毕竟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行窃。许是竹竿太短,许是我们个子不高而悬着心,最终只拨下来一爿乌贼鲞。见这么难弄,我们也见好就收。一个大一些的伙伴说他烧晚饭,到他家里蒸吧。我们就聚到他家。虽是天色尚早,可想吃乌贼鲞的馋意浓浓地推涌着,便催促他快点烧饭。饭快烧熟时,乌贼鲞的香气已扑鼻而至,令我们心里痒痒的,恨不能揭盖先食。好不容易等到软绵绵透着香味的乌贼鲞出锅,立时烫着手把乌贼鲞撕成一丝丝的模样,几个人平分开来,将吊着的胃口丝丝缕缕地填埋着,却意犹未尽似的还想再尝那美味。

偷鸡偷狗的事是比我大一些的伙伴们干的,我只能跟着凑热闹,干点小小的配合工作。我们的村不大,东边的叫骂声西边的也能隐约听到,我们深知不能在自己的村里偷鸡摸狗。记得一个漆黑的夜晚,一个已二十来岁的大伙伴说,半年都没吃鸡了,去偷一只如何?这一提议立即在啃一下鸡骨头也是美味的伙伴中间得到了共鸣。于是,四五个人组成一支偷鸡队,悄然向邻村毛家挺进。找到一个屋外的鸡舍后,那年大的伙伴蹲下身,划了根火柴,一看里面有四只鸡,欣喜的神情掩映在火柴的燃亮里。于是,他迅疾用双手将一只雄鸡的头捉住,使劲用力一扭,鸡的颈脖顷刻被折断。在其他鸡“咯咯”声中,我们赶紧返回。烧水,拔毛,破膛,把鸡洗净后置在锅里蒸煮。鸡的香味弥漫屋里,我们如一帮电影里的小土匪似的狼吞虎咽,将过年才能吃到的鸡肉吃得淋漓尽致,意味深长。偷狗也自是到邻村去捕杀。到了晚上村人进入梦乡后,六七个人便奔赴邻村,两个人拉网,两个人执棍,两三个人将狗赶向拉着网的弄堂。一旦狗进入网兜,我们立时边拖着狗逃向马路,边将棍子劈天盖地地打砸下去,不一会,狗就了无气息,我们像捕到一条大鱼似的兴奋。寒冷的冬天里,狗肉的浓香便充盈在屋内,令我们浑身热乎乎的。

一幕幕偷食的历程犹如泛黄的黑白胶片,已翻拍不出新的图景。至今想来,显得幼稚,鲁莽,可笑,更带有点无奈、苦涩的滋味。好在这样的情景不再重现,也无必要再为尝不到那些简单的食物而去做可耻的小偷。今天,甮用说桃子小瓜番薯豌豆在市场上随买,价格低廉,且在非生长的季节里也能买到,也不必说鸡肉经常作为菜肴上桌,农村的狗到处窜来窜去,要杀要剐无人辱骂,就连乌贼鲞这样少见的鱼货也能时常尝到它的美味,却已不再如从前那样的诱惑。想必是物以稀为贵吧。那时候的食物不足以填补我们尝鲜贪馋的欲望,一有难得尝到的时新食物或者只有在过年时才能吃到的东西,便油然成了我们偷食的对象。现在,有哪一样东西买不到尝不到呢?各类市场里的商品琳琅满目,想买什么就能买到什么,用不着再为尝鲜去偷窃。贪食的欲望已仿佛随着食物如波浪般的层层叠叠而淡化,就像我的那些老伙伴所说,现在肚子里的油水已是满腹满肠,恨不得将肚里的油水驱散掉,谁还为那些不起眼的东西去做小偷?是呀,生活的巨变让衣食无忧的人们挺起了腰杆子,再也用不着鬼鬼祟祟的去偷食。他们的意识里,偷食不再是饥饿的需求,也不再是尝鲜的表现,而是一种让人瞧不起的可恶行径。即使那些顽皮的少年,也不会有好奇的刺激去干我那时候的偷食勾当。

 小时的偷食,其实也是一种磨练人胆识,提高人技能的作为。偷食自是该谴责,然而在那个社会环境里,偷食的行为却是必然产生的。这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偷食的舞台。偷食的策划,偷食的胆量,偷食的技巧,偷食工具的制作,偷食时间的把握与选择,偷食所得的烧烤蒸煮,等等,这些与人的意识思考、手脚的麻利与否密切相关的内容,都在偷食过程中得以锤炼,让长大后的我们大有裨益。当然,现在的少年既无偷食的氛围,也无偷食的必要,少了偷食的经历和滋味,自是一件快事,却又仿佛缺失了什么。

偷食的情景早已如过眼云烟,飘渺成一面与过去岁月对照的镜子,让我体味今天的美好。不错,我的眼前,惟有明媚阳光般的殷实生活。

                               

 2009.8.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