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钓泥鱼的别样滋味  

2009-10-29 22:30:47|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钓泥鱼的别样滋味

 

[发《文学港》2010年第一期]

 

从钓鱼角度说,到目前我独对钓泥鱼情有所好,每年总要去钓一两次。这不是说我喜欢钓鱼,也不表明我能耐得下心来,静静地等待鱼儿上钩。非也。

曾去钓过一次鲫鱼,一个钟头下来,鱼竿下白色的小小浮头一动不动,像是一颗凝固在水面上的星点。无聊地提几下鱼竿,针钩上的米饭依旧亮晃着。移动一个地方下钓,钓线终于抖动起来,却是细细的鲹鱼在拱动,忽悠我一般,心里落寞一片,怏怏而回,从此不再钓河塘里的鲫鱼。也去过海钓。一次是在下小岛途中,主人很热情相邀,便乘船出海,到一小岛上。水深,浪大,站在悬崖边上,手握长长的鱼竿,鱼线上的红点浮头随波飘荡,很有一番诗意。然而,那浮头总是在碧绿的海浪间晃来荡去,不见下沉,便有点急躁。看别人一尾尾的钓上鱼来,心里羡慕着,想耐心一点总有收获,结果一个下午只钓上两尾幼小的虎头鱼,对海钓也庶几失却信心。只在今年八月去东极时,在庙子湖岛的边上钓黄鲇鱼,才仿佛涌动起海钓的兴致。一尾尾的黄鲇鱼慢慢地被绕在鱼竿转盘上的钓线拉上来,满怀欢心,却不知下次的海钓能否钓上如此大的收获。

钓鱼,是一项耐心且需受得住寂寞的活动,于我仿佛无多大的缘。我喜欢雷厉风行,快刀斩乱网一般的干脆利落。一竿子到底的直白畅快,才是我的心境,也或许是我做事的风格。扭扭捏捏,犹犹豫豫,吞吞吐吐,诸般提不起人激情的行径,令我所不快。钓鱼所需的那种耐心和寂寞,我因为无兴致,便显得缺失那种修养,以为是浪费时间,也就不会静下心去修炼。钓鱼纯粹是一种不适合我心绪的作为。

钓泥鱼是在朋友的怂恿下前去,抱着那种试试看的心情,也不违拂朋友的盛情相邀。不曾料想,这一试钓,竟演绎成为一种周期性的习惯。

那是五年前的国庆休假日。答应朋友去钓泥鱼后,朋友要我早点去,说是早晨的鱼多。我说又不是钓鱼赚钱,消遣一下而已。于是,待翌日早上八点钟光景,我们四五户人家到岛东北部的一座养殖场去钓泥鱼。

泥鱼成熟于深秋期间,十月份去钓正是好时节。岛上的人将那种头大尾巴长、背脊青绿、肚皮黄白的鱼称为泥鱼,想来是缘于那鱼最早在浦道里繁衍生长。浦道两边由泥块垒积而成,就为泥鱼的繁殖提供了条件。二十多年前,走在浦道边的泥路上,浦道里的泥鱼蹦蹦而跳,旋起一朵朵的浪花,心里曾有过钓的念头,但那时太年轻,更何况海鲜多得泛滥,泥鱼这种上不了桌面的杂鱼便不会惹人喜爱。海里也有泥鱼,却寥若晨星,概是从浦道的闸门溜出去的吧。后来发展了海水养殖业,两三个篮球场大的虾塘一只只地相建而成。也感奇怪,浦道里的泥鱼仿佛都转移了似的,极少能见到,而虾塘里的泥鱼却一下子冒了出来,以致养殖户需用药来灭杀贪吃的泥鱼,将饵料留给养殖的虾蟹。

因为事先说好我们要去钓,就保留了两三只虾塘里的泥鱼,也为此未下饵料,以防泥鱼吃饱后不再上钩,等着我们去钓。简易的细长竹竿制作的钓竿早已备好,虾塘里衍生的小水白虾也涨了上来,作为饵料放在塑料袋里。我们便择背阳之处下钓,开始在已爬升一竿子高的太阳的映照下钓起泥鱼来。

或许是泥鱼头大嘴阔,吃食容易,加上贪吃的习性,便与钓其他的鱼不同,可不用“打派”引诱,将米粒或小虾小鱼撒到将钓的水中。你可自由选择适合自己的地方下钓,说不定没一会便可钓上泥鱼来,连我这样对钓鱼笨手笨脚的人也能将它乖乖地钓上来。

泥鱼也实在贪吃,犹如饿瘪了肚子似的,饥不择食,一见能吃的饵料,就盲目拼吃。这不,鱼钩未放下多久,红色的浮头就一下一下地往下沉。将鱼竿迅即一提,拇指般大的泥鱼就扎在鱼钩上,拼命地曳动着尾巴。鱼多,钓上便易如反掌。有时竟然连抽烟的功夫都没有,或者说更多时候无暇想到抽烟,将心思全用在钓鱼上。那种专注,那种欢欣,那种快意,酣畅地流淌在钓鱼的过程中,淋漓地沉浸在泥鱼的身上。那一次,与妻子一起足足钓了十几斤,一种大获丰收的感觉盈满在心,将对钓泥鱼的兴致久久地留驻下来,直至今日。

当然,钓泥鱼也并不是顺手顺脚。有时一不小心,钓钩会扎在手上,殷红的鲜血在满是淤泥的手上往下滴。更可恶的是,在拔出钓钩时,泥鱼张开的宽阔嘴巴会猛地闭合,手指倘伸缩慢一点,就容易被它细短的刺齿咬出一圈点点红印。在下一次的钓泥鱼时,忽遇大雨,朋友却还一味钓着,结果是衣袋里的手机被雨水浸湿而废。然而,钓泥鱼的兴致总循环着浓浓而至。一旦将到国庆休假时,钓泥鱼又成话题,开始寻找能钓的地方,组合一些去钓的人员。自然,还要落实中饭的安排,这已成为钓泥鱼的一个必要组成部分,也是泥鱼钓多钓少所不能缺失的一个环节。钓得多,喝酒的兴致更高,钓得少,照样在喝酒中尽兴而干,将红烧泥鱼喜孜孜地咽下肚去,吃出一番美味来。

泥鱼却并非年年如我第一次钓时所拥有的那番景象,令我好生欣喜。好像也是今非昔比,各个养殖场虾塘里的泥鱼纷纷消匿了一般,少有泥鱼云集的景况,更难觅如胡萝卜般粗大的泥鱼。一次,我们去岛西北的一个养殖场去钓,说是泥鱼很多,结果钓来钓去只钓上几尾,有点扫兴。此时,才知镇里因为我们想钓泥鱼,特意让养殖场从市场上将泥鱼收集购买,放在虾塘里养着。不料,泥鱼可能是水土不服还是什么原因,竟然对我们的饵料无动于衷。我想,或许是泥鱼知晓被我们将钓的遭遇,而不愿上钩,或许是它们已遭遇过被捉的经历,不想再次遇险。也好在泥鱼不愿被我们所钓,虽令我们怏怏而回,但我还是情愿如此,要不钓得太多,就会心里感到不安。还有一次在另一座养殖场里钓,那养殖场在改造时就专门留出一个浦道似的场子,用来供他的一些客户和我们这般有头有脸的人所钓。即使如此,泥鱼也稀疏似的,是真的少了,还是泥鱼变得小心翼翼地不愿上钩了,不得而知。我站着钓了半个小时,那钓线上的浮头竟还是死气沉沉,心里开始焦躁,不得不换地方下钓。想不到泥鱼未钓上,所养殖的黑雕鱼倒是一尾尾地上钩。那鱼还只枫叶般大小,灰白色,形如扁鱼,想来是从养殖塘里溜出来的。泥鱼未钓上一二,黑雕鱼却收获了足可烹饪两盆,也算是意外的喜悦,弥补了些泥鱼不足的缺失。然而,泥鱼确乎少了,我的心里也不由空落起来。去年的那一次,只钓了十三尾,其他的人最少的竟只有四尾,不得不提前收竿,将扫兴消融在欢快的饭桌上,却是谁也未曾想过以后不再钓泥鱼的念头。钓泥鱼仿佛已成国庆休假的一个固定格式,既是消磨长假的一种活动,又是朋友相聚的一种裁体,自然成为我们心知肚明的一项约定。钓泥鱼便只是一种由头,钓多钓少就不在话下。

今年国庆假期又去岛的东部相钓,虽知泥鱼少了,但还是如约前往。那虾塘也是专门保留着供人下钓的,不仅准备着精致的鱼竿和水亮的饵料,也备好了木凳和矿泉水。我们随时可站或坐着下钓,可见镇里的一片苦心。天有点风,水面波浪荡羡,如樱桃似的桔红色浮头飘浮着,视线便凝聚在那浮头的沉浮上,心情也好,收获也罢,仿佛都系在浮头上,浮头一沉,心情便佳,收获自然也可得到。开始后的一个小时里,运气倒还不错,浮头不时下沉,手指般大小的泥鱼时不时钓上来。每钓上一尾,总大声地报一下数,以显示自己收获的喜讯。可是到了二十尾时,浮头总在波浪涟漪间起伏,心绪也在此间徘徊似的,不耐烦的情愫开始飘飞在香烟上。看看旁边朋友们,还不如我钓上的多,才宽慰一下。他们大声叫嚷的却是钓上的一只只梭子蟹,那梭子蟹是养殖场所养,还只杯口般大。泥鱼未钓上几尾,梭子蟹倒是一只只钓上来。这钓鱼变成了钓蟹,任谁也想不到。以前曾偶尔钓上一两只梭子蟹,以为是梭子蟹不小心误食了饵料才上钩的,想不到这一次他们竟比泥鱼钓得多,当真出乎我的意料。更为惊奇的是,在我快要失却耐心收竿时,一只巴掌大的青蟹居然上了我的钩。当两只粗大的蟹钳露出水面时,我大声叫嚷着欢欣起来。那蟹好沉,沉得让我不由得缓缓提上来,或者说慢慢向上拉,拉至塘沿时,旁边的人才将它捉住。钓了这么多年的泥鱼,尽管每年只钓一两次,却从未钓到抑或见到过钓上青蟹的。望着青绿色的蟹,心里一片灿烂,便继续下钓,希冀青蟹能昭示好兆头。然而,又是漫漫的半小时过去,浮头却如没了气息似的,只随波颠来荡去。根据经验,临近中午时,泥鱼好像都钻入淤泥或洞中,几乎无鱼可钓了。我们不得不比往年提前收竿,去早已预备好的地方聚餐,将钓泥鱼的怅然之叹消弭在闹猛的杯盏之间。

泥鱼可用来红烧,味道十分鲜美。更可晒干晒鲞,小的用剪刀将其从肚皮往头剖开,洗净晒干,即是泥鱼干,大的因为肉厚,只得从背脊剖开制作成泥鱼鲞。干鲞蒸熟后香气扑鼻,是下酒的佳肴。有时也可用盐淹制,一样的美味可口。

其实,钓泥鱼仅仅是一种休假快乐的藉口,泥鱼钓得多,自是有种满载而归的喜悦,泥鱼少有收获,也只添那么一缕淡淡的扫兴。仿佛将钓泥鱼作为一种载体,在这个载体上,获得的不仅是钓泥鱼,更有一种浓浓的聚会情结,在无形中拨撩,于午餐间欢欣。泥鱼宛如小小的谈资,起先提及一下,稍后便淡忘了似的,觥筹交错的热闹淹没了钓泥鱼的种种景象,甚至它的鲜美味道。不管泥鱼多不多,能否钓上多少,也不管钓上的是蟹还是其他的鱼,我想,来年的国庆长假期间,依然会有那么一帮朋友会同我,将往年的情景延续下去。

钓泥鱼却是钓出了别样的滋味。

 

2009.10.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