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路中的一棵树  

2010-01-14 20:35:26|  分类: 意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中的一棵树

 

 [发《东京文学》2010年第二期]

 

漫步于新建的连接旧城与新区的道路上,面对路中的那棵粗大茂盛的树,常常令我驻足观赏,陷入深深的沉思。

新建的这条路是贯通旧城与新区的一条捷径。打通这条路,是要下大决心、花大财力的,因为有山重重的拦阻,更因为有一片民居座座其间。然而,新区要加快发展,集聚人口,方便群众行走,这一条路必须尽快打通。于是,按照道路规划,拆迁,劈山,夯实路基。恰偏偏遇到道路建设规划上的那棵树,那棵树是一道绕不过的坎。那是一棵有着几十年树龄的樟树,粗壮高大的树干,差不多有两层楼那么高。浓密张扬的枝杈往两旁空中伸张,满树的绿叶郁郁葱葱,充盈着勃勃生机。这样的一棵树,要不要将它连根拨起,让道于路?就成为一个难题。值得欣然的是,决策者经多方面的分析后一致认为,只要不甚影响道路交通安全,就让它依然存在,成为道路的一座景观吧。

那棵树就原封不动地矗立于道路之中。来回两车道的流线型柏油路上,就那么在中间醒目的高耸着一棵树。树在路宽三分之一的一隅,路正中黄色的虚实线到此只得将两边的路宽狭窄起来,像是绕了个小小的弯道似的,树的另一边便留出了个人行道的模样。围绕着树,砌筑了一个长方形的花坛,圆圆的红白相间的标杆竖在四个角上,棱形的白色警示线标注于树的两头,对树的保护是何等的精细。树醒目,保护的标志同样醒目。

望着路中的那棵树,令我浮想联翩。

宛若一座岛屿,路中的那棵树挺拔出了一种标志。我居住的是一座拥有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大岛,想到岛屿的形状,自是很自然的。不错,那棵树犹如岛屿,耸立着,也凝固在路中一般。道路上的车辆在上下班和新区学校学生上学放学时,可谓川流不息。然而,行驶到那棵树的边沿时,不由都将车速缓了下来,有序地从树的两侧徐徐驶过。好像并不是到此因为路比树两头的狭窄了点,更有一种对树的敬仰的心理在驱使人们,将车子驶得缓慢一点。一座岛屿是一坐标志,尽管岛上的人对大大小小的散布海中的岛屿习以为常,但是行驶的船和外出归来的人,见到了岛屿,心里便踏实,更有一种亲切感融在心头。行驶的船自是不得随意去冲撞它,否则将招致船毁人亡的结果。一座岛屿也如一座灯塔,岛屿旁边有浅滩,有暗礁,只有沿着规定的航线行驶,才能顺利穿过岛屿的身边。灯塔便天天点亮人们的心际,引导着车辆缓缓行驶。岛屿是不容侵犯的,她体现的是一种尊严。那棵树便赋予了尊严的象征。

好像一位历史老人,路中的那棵树依旧鲜活地站立在人们面前。一棵已长生几十年的树,主人将她栽下的时候起,她就一刻不停地生长着,也无时不在观看着周围的世界,在她自身生长为苍天大树的同时,也见证了社会发展的变化。树的主人或许身居殷实大户,或许只是小农之家,几十年的风风雨雨,都在树的窥视下一路走来。印象中那山边的房屋皆为瓦房或二层楼房,一条水泥浇制的小路通向城区。几十年来,这仿佛是一个被社会遗忘的角落,与城区里的高楼大厦相比,那里的变化是何其之慢。然而,今日新区的建设却带动了那里的根本改变,树的主人以及他们的邻居都搬到了崭新的新区,那些陈旧的房屋已夷为平地,扫进了历史的垃圾筒里。那棵树目睹了这一切,在替自己欣幸的同时,也在为她的主人而高兴吧。其实,凡是变化的地方所遗存的事物,都是历史的见证,就像那棵树。而那棵树,还将如历史老人那般,继续与历史同在。

路中的那棵树,意味着一种理念的复位。曾几何时,许许多多的地方推进着一个又一个的项目,又熟视无睹似地将生态环保的意识掩埋在了一座座高楼,一条条道路,一家家企业之下。甭用说一棵树,一片林,半座湖,沿河的两岸,也都毁的毁,填的填,森林植被如同破膛剥皮般的遭损,污染随河流或空气而弥漫。想想几十年之前的情景,山清水秀,山水和美,人们与大自然相安而处。许是历经惨重的代价和血的教训,人们的生态环保意识渐渐复苏,甚而渐渐强盛。退耕还林,污染治理,达标排放,生态评估等一系列的举措,如一把把利刃挥向人间大地,遏制有损生态环保的行径。即使像我居住的岛上,生态环保的意识也已萌芽。比如对路中的那棵树,就是一种生态环理念的复位。我们看到的不能只是路中的一棵树,一棵树却反映了一种理念。只愿这种理念能发扬光大,犹如她繁茂的树枝覆盖着路的一端那样,能覆盖整个大地。

路中的那棵树,散发着一种文明的光环。新建的道路应该说还是较为宽阔,除了中间的黄色虚实线外,路两边还标注白色的线条,标志着中间为来回车道,白线条边上的为人行道和非机动车道。路的两边自然还有宽宽的路基,栽着一棵棵樟树。汽车行驶到那棵树旁时,仿佛有个约定似的,均渐渐地慢下来。这毫不奇怪,因为那里的路狭窄。让我感兴趣的是,自行车从那棵树的边上过去,也都缓慢下来。看看那人行道或非机动车道的宽度,与两头的边道未差多少,庶几不影响原来的车速,想是他们对那棵树抱有一种崇敬之心吧。每每路过那棵树,行人也大都要抬头看望一下,宛若行注目礼似的,带着一种微笑。路贯通已几个月,我从未见到有人去攀摘树枝,也无小孩爬在树上玩耍。只有几个旁边工地施工的民工曾在树底下纳凉,那天晚上也曾见一对恋人并排坐在树根的花坛上呢喃。我不由得想到,一棵树也引领着一种风尚。面对着那棵保留下来的树,人们的思想观念实际上也在逐渐的改变,就像许多人进入高档宾馆或者到机场里,那怕是到城市的街上,随地吐痰,随口的粗话,随意的举止,这些不良的习惯也会被某种约束似的,悄悄地收敛起来。路中的那棵树,就那样悄无声息地影响着路过的人,将文明的意识在她的周围发酵。要是这样的树遍地皆有,该是多么和美的境地。

仿佛一位英雄,路中的那棵树昂然地站立着。当我每天眺望她的时候,英雄的形象油然在心里升腾。那是一位胜利者,一位傲然的英雄塑像。在这样一个城区的角落里,这样一片山脚下的民居中间,植树是一种很普遍的行为。印象中,那里的树木绿荫一片,好像家家户户的院子里都栽种着樟树。今天,当那一片的民居拆迁后,所有的树木也被连根拨起,惟独那棵树却留在了路中间。这不仅仅是一棵树的胜利,更是一种观念的凸现。她就那样张扬开翅膀,撑着满枝绿叶的树冠,蔚为壮观地伫立着。或许,她如此耸立在路中会感到孤单,感觉寂寞,尤其是夜深人静时更会有一种孤零的意绪爬上心头。不错,英雄也有孤寂的时候。这样的情状又有多少人了知?更多的人不会去思考英雄的内心感受如何,只会一味地看重英雄的外在形象。然而,英雄毕竟是英雄。即使再孤独,也不失英雄的本色。那棵树就如此挺立在路中,成为一种象征,一种标志,如一面旗帜在海风的猎猎声中飘扬。

那棵树就那么静静地伫立路中,轻柔的绿叶微微曳动,支撑着一片天空,像是微笑着似的,吐露出一番恬静的韵致。面对川流的车辆,喧哗的人群,明晃的路灯,孤独的身影,她显得那样坦然,那样安静。或许是有一种幸福感盈满她的心际吧,让她如此生机蓬勃,洋溢欣然的气息。是的,路中的那棵树没有理由不感到幸福。当一种深刻的理念在她身上复位,一种胜利者的资态在她身上定格,一种敬畏的心绪投向她的身上,我想,她该是幸福的宠儿。

凝望着路中的那棵树,深思之余,我不由会心地微笑起来……

 

2010.1.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