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七 佛  

2010-01-20 21:49:13|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 佛

 

 [发《东方散文》2010年第二期]

 

七佛是我们海岛民间普通的人送给亡者的最珍贵冥钞,就像在世之人使用的最大面额的现钞。其他如心经、阿弥陀经等的,只能算作零碎的钱。七佛的成因,是由一个念佛的人念上七天的佛或者七个人共念七天而成,因此份量很重。大凡只有很亲近的人才会送上这样的七佛。而母亲七十大寿祭日那一天,却收到了好几份这般礼重的七佛。

那一天,待我出差回来赶到老家时,斋饭早已开始祭起。祭桌由两张八仙桌拼成,每张桌上各摆放两炷蜡烛,一座香炉,香烛之后是满桌的供品。烛火盈盈,香烟缭绕,那种让人肃穆崇敬的氛围,在老旧的屋内浓浓地渲染。拜上三拜,祈祷母亲在天之灵生日快乐,也祈愿母亲能护佑我们一切皆安。这是一种彻心彻肺的内心告白,欲哭,却又强忍着。这是母亲的寿日,也该如活人那般,快乐才是。

亲戚一家家的光临,一堂堂的七佛送到了妻的手中。这我并不意外,由于爷爷奶奶过世得早,父亲便长子代父,也将母亲推向了主家的前台,许许多多亲属中发生的事,多由母亲主导,母亲又朴实平和,在亲戚们中留有极佳的声望。令我想不到的是,几个我称为阿婆、阿婶的邻居也送来了七佛,我说当真不好意思。她们却说是对母亲的一点心意。我说不好意思,是因为在父母过世之后,我们儿子也已先后离开,只剩下那几间老屋,孤零似的卧在那里,算是对父母的一份纪念,我们对邻居已只是一种老家之人的概念,并无什么来往。而她们,在我母亲已仙逝二十年后的今天,对母亲所表达的心意,却不仅仅是她们对母亲的铭记,更是母亲在世时所积淀的善缘还深深地烙印在她们心底。那是一种抹不掉的缘分。

母亲是一位在家务农的人。村里以晒盐为主,却有一小部分农田分家到户,每家也有那么一小块的自留地。父亲在村里做出纳,也算是工作的人,家里的农活便由母亲一人担着。母亲无怨地挑起了这副重担,默默地在田地劳作,与日头为伴,绿色的地上总晃动着母亲矮胖的身影。

道地右边角上的井,是家里最聚人气的一道景观。那是七十年代初建造两间瓦房后,父母为了担水的方便而挖掘。偌大的村落,除了一口共饮的井之外,好像在道地里挖井的并无所几。那井,虽只有三米来深,却水脉旺盛,晚上即使舀了底朝天,第二天依然会清冽地满上离井口半米深的水。井活,人脉便活。每天,邻居的阿婆、阿婶总来我家洗衣洗菜,洗的衣服有时晒在道地上拉着的线绳上。洗菜后去除的烂叶,有时一疏忽,就忘了清扫,留在了井口边。这样的时候,母亲都毫无怨言,将自家清洗的衣服凉在屋檐下的竹竿上,每天的傍晚都将井边扫个干净。偶尔邻居晒了衣服后外出,抑或突然下起了雨来不及收拾,母亲便将她们的衣服收起,晾在竹椅背上。有一年大旱,山脚边的水库也干裂起来,我家的井却依然如初。挑水的人就络绎排上了队。母亲见此情景,便说你们每份人家只能挑一担,给其他人家也分一点。邻居们听母亲说得在理,就挑着水,说明天再来。母亲笑笑说,有水尽管来挑。然而井毕竟只有那么深,被邻居一挑,自家的水就无法吃用了。只好等到夜深时,父母才将井水一桶桶地倒入屋檐下的水缸里,以备第二天所用。就这样,终于熬过了大旱,邻居们一致对母亲的作为得以夸赞。水井,给母亲增添了不少光彩,也在邻居们心里烙下了美好回忆。

印象中,母亲待邻居总是客客气气,以诚相待。有时,她们来我家拿些葱呀、大蒜呀,母亲就将现成的送上一些,无现成的,就让她们自己到屋边的自留地里去拔,一点不吝啬,还说以后忘记买了再来拿。偶尔也有邻居说我家闲话,传到母亲耳里,母亲说,任他们去说吧,一点不将别人的闲话记在心里。宽容大度之心,在母亲身上像那井水般源源不断地涌现。邻居家里若有事,母亲总前往相帮,仿佛那是很自然的,像是自己的份内事。有一次,在异乡任教的我突然回家,母亲刚巧在邻居家帮忙,她也只匆匆回家,草草地给我烧了点简单的饭菜,又匆匆回到邻居家。母亲就以那样丝丝缕缕的善心赢得了邻居们的称颂。在她病重期间,邻居们自发似的,时常一拨拨地上我家,或看望母亲,送一些母亲喜吃的东西,或陪母亲聊聊天,以消解她苦痛的心。到至今,母亲过世已二十年,邻居们说起母亲依然记忆犹新,百感交集。这么说来,她们送上七佛给我母亲,也在情理之中的了。

然而,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一位左脚有残疾的男人一拐一瘸地踅进了道地,径自走到我身旁,送上了一堂七佛。我知道他的名字,却一下子想不起他缘何送七佛给我母亲。许是见我有点疑惑吧,他主动提起了三十多年前在我家租屋补鞋的事。这一讲,我才蓦然了知了他的感恩之意。那还是七十年代初期,他的出身成分属于“地富反派右”一类,在众人面前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为了生计,他自学了修补皮鞋、胶鞋的活,便想在路边租间屋,以养家糊口。然而,由于出身不好,到处碰壁。那时,我家的两间新屋刚建好,一间老屋便可腾空出来,虽低矮潮湿,却面向马路。他得知后,就向母亲求助。不知是同情他,还是觉悟低,或者是担着被处分的风险,母亲终究是让他在我家的老屋里开办了修鞋铺。好在后来没人来查究,要不不知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之后,家里若有新鲜的菜肴,母亲总送上一点给他,让他孤苦的心充盈一点慰藉和温情。说起这些事,他感慨连连,说我母亲是个大好人,要不是她收留,他那时确实是走投无路了。母亲凭着她的善缘,便又很自然地多了一堂七佛。

祭祀完毕时,按民俗,应先将经佛烧掉,如此,亡者才能收到这些花成灰的冥钞。一堂堂盖着念佛之人印章,按着手印的七佛,在锅盆替代的香炉里浓浓地燃烧起来,一缕缕的青烟悠悠然升向空中。我默默地在口中念道,母亲,这些七佛是对你的一种铭记,一份崇敬,也是你理当应得的,你就在天国好好享用吧。我相信,在你下一个十年大寿祭日时,依旧会有那么多的七佛送给你。

 

2010.01.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