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海岛的生命线  

2010-01-28 21:55:00|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岛的生命线

[发《吐鲁番》 2010年第二期(季刊)]

 

伫立在海塘边上,眺望连结这座山与那座山之间的海塘。那海塘笔直,硬实,显示一种坚韧的姿态。一阵又一阵翻卷的波浪像是怨恼似的,一而再地拍击海塘。脚下的海塘岿然不动,仿佛不知痛痒一般,依然露着一副高傲的模样。我不由舒心地微笑,海塘,当真不愧是海岛的生命线。

有人居住的海岛,必建有海塘。海塘随海岛的兴起而兴建。人们最早从大陆移居海岛时,也许未曾想过建海塘的事,或者想到过最好在海边筑上一道堤坝,以防大风时波涛的冲击,但那时无力去建幻想中的海塘。只有随着人口居住的渐多,经济的逐渐发展,人们心底建海塘的欲望才日益强烈,建海塘的设想也成为可能。海塘就如一堵堵海上的城墙,一座座横贯在海岛的凹口处。

建海塘的地方,想来皆有其特定的用途,要不谁也不会去劳民伤财的修建,更何况筑起一道长长的堤坝,会影响生态的环境。我想,修筑海塘的目的,首要的使命是为了保护家园。海岛上的人原本靠海吃海,房舍多建在临海的坡地上,如此潮涨出海,潮落归航,岛的边上就是捕鱼拾贝的去处。然而大风一降临,恶浪凶煞地翻滚而来,惊天的涛声不绝于耳,家园便面临冲毁之灾。筑起了海塘,就能阻挡风浪的冲击,保一方家居的平安。随着适宜海岛生产的不断深入,海塘的建设便与生产紧密结合了起来。首当其冲的就是渔船避风塘的兴建。渔船需要像人那样的停泊、歇息,是为了更好地捕鱼。当然,也需要人那样躲避风雨,就得建造避风的塘。早先的避风塘,便在家门前的海湾一隅筑了起来。石块垒成了一条简易的堤坝,渔船就可在塘内避免风浪的侵袭。用海水晒盐是海岛人另一种的生产方式。最早的盐用木板拼镶成的盐板来晒,后来发明了盐滩晒盐,便需将海涂围垦,围垦的第一步就是先把海涂切割断,用石块连接海涂两边的山头,然后填上山砂,构筑浦道,建好闸门,让浦道里的水能随潮起潮落而进出。我们岛西边的五里塘,就像一条粗大的便带横亘在那里,围垦出来的即是一万多亩的盐田,被盐民称为万亩盐场。一格格的大水滩、溜子滩、结晶滩如田字型般相依相偎,给人一种一望无际的感觉。围塘养殖的产生,海塘又多了一道使命。几百亩,甚至一二千亩的未曾围垦的浅海滩涂上,便又被拦截起来,筑上长长的海塘。一只只的养殖塘如一座座的小型平地水库,在海风的吹拂下,轻漾涟漪,又是一番风情。自然,临港项目的开发也需围填。一围填,即会在海边冒出一道海塘来。海塘的功能触及了岛上的命脉,成为岛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又像岛上的一座座山那般呵护岛上的一切。

原先的海塘多用乱石垒成,石与石之间紧密镶嵌,将面海的方向砌出一个斜坡面,另一面则用泥土堆积,像是支撑着、助推着石块筑就的海塘。也有用泥坯一方方垒叠起来,形成一道粗壮的泥坝,历经风浪锤打后,坚实地沉积,仿佛成为岛自然生长出来的一部分。当然,这样的海塘位于风浪小、海湾浅的一角。然而,这些石块垒起来的海塘多难以经受大风尤其是台风的摧残。

凶神恶煞般的台风降临时,最先遭受打击的便是海塘。岛上的山自然地生在海中,风浪再大,也无法撼动组成岛的山。海塘则都横贯在海湾上。这些海湾,原本就是海浪喜怒哀乐的倾情场所,一旦被拦截,就如被驱逐在门外似的,将海浪活生生地阻挡在海塘外,海塘被率先遭受风浪的沉沉拍击,便在所难逃。可怜这些石块筑起来的海塘,被几日几夜的大风大浪侵袭,加上绵绵不断的雨水疯狂的摧打,犹如一位风烛残年的老者,摇摇欲坠。海塘的险情便随时都会发生,也常常在台风影响时出现险情。对于海岛来说,没有比海塘决口直至崩塌更可怕的事了。

我亲身经历抢修海塘的事就记忆犹深。一次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台风警报发布后,全县上下都行动起来,投入到防台抗台的行列之中,重中之重的任务是要严防海塘决口。于是,人员的组织,沙包的预备,不分昼夜的巡视,都围绕着海塘有序展开。那天黄昏时分,我跟着县领导到东沙海塘检查防台情况。海塘外的波涛哗哗地翻卷,狠狠地拍打延伸着的海塘。见抗台的准备还充分,我们便返回县城。不料车到半路,就接到了东沙镇领导的来电,说是海塘决口了。我们连忙调转车头,直抵东沙海塘。海塘上已有二三十人正赶紧往决口处堆叠沙包,人员不足,沙包不够,领导马上让我与县抗台指挥部联系,请他们立即派应急抢险小分队,并将预备的沙包迅即随人运送过来。联系完后,见领导在决口处指挥,我也加入到堆叠沙包的人员之中,与镇里的人一道,将一袋袋沉甸甸的沙包推向决口处。倘若这一海塘坍塌,不仅四五百亩的养殖场毁于一旦,而且还将影响东沙这个古老渔镇上的家园,后果会不堪设想。好在决口不大,奋战了一个多小时,终于降伏了海浪伸张的魔手。

印象更深的是一九九七年的十一号强台风,从我居住的海岛擦肩而过。那次的台风持续时间长,风力猛,用摧枯拉朽来形容犹过而不及。那一天,时任政府办副主任的我随县长一起到岛东北角的拷门海塘察看。乘坐的抗台用的吉普车从拷门大坝上驶过去时,冲天的浪涛恰好从大坝上翻滚上来,浑浊的海水仿佛一张蓬布似的,黑压压地将我们的车子罩在波涛之下,欲将我们吞噬一般,令我们大吃一惊。好在车子一瞬而过,却也让我深刻体会到了惊心动魄的滋味。车过之后,立在大坝的另一头山坡上察看,才知大坝的根基已被浪涛荡得松动起来,浅浅的决口在波浪起伏中时隐时现,便当即命令应急小分队赶往拷门大坝抢险。然而,还是慢了一拍,大坝的缺口眼看着越来越大。这拷门海域是全省台风期间最危险的地域之一,虽不宽阔,却风急浪高,连平时也浪高三尺,涛声轰鸣。这不,石块垒成,水泥干砌的海塘又一次被怒涛撕开了一道口子。见五六十个挖山砂和装运沙包的人有点缓慢,我便过去查看,发现这些人职责不明,无序运作,就一拔拔地将他们分派开来,挖的挖,装的装,运的运。正在此时,大坝轰隆一声,屋面大的一个地方随浪涛坍塌下去,露出一个狰狞可怕的三角状口子。大坝已过不去人,发威的波涛怒气冲冲地追打着大坝已撕裂的伤口。我只得在风雨之中就地指挥,接力赛似的将一袋袋沙包从口子边缘投入下去。亏得不多时潮退了,要不大坝塌掉的话,那一片几千亩的盐田,几万吨的海盐,几千户的人家,都会因大坝的冲垮而被无情的波浪相掩,抑或溶化在海浪之中,后果难以想象。

这座山与那座山连接起来的海塘,其价值就不可低估。海塘毁,家园就毁,一切都无从谈起。海塘,就成为一道海岛的生命线,深深地在人们的心中发酵。、

也就从那次强台风之后,省里提出要建设高标准的海塘,即使砸锅卖铁,也要将所有的海塘都重新修建。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海塘建设运动在海岛掀起。五十年一遇,二十年一遇,这样高的标准,这样巨大的投入,都贯注在了一个理念之中,那就是海塘建设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家园。只有将家园保护好,才谈得上发展,才感受到幸福。由此,每公里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标准海塘建设遍地铺开,钢筋混凝土如泥石一般堆积在原有的海塘上,坝座拓宽加深,斜坡面厚厚地浇制,每条海塘均形成梯形的断面,将这座山与那座山之间筑起了一道海上长城似的,雄壮地横卧着。有的海塘朝海的坡面上,还浇制一个个长方形的削浪平台,让凶猛的波浪拍击时先削弱它的部分威力。拷门大坝的塘基边上,更是矗立着一座座巨大的三角形削浪柱,像是布排着战阵似的,密密网网,以防滔天恶浪翻卷而上。三年奋战的结果,一座座灰白色的海塘,成为一处处坚固的铜墙铁壁,坚实地守护着海岛。

岛上的山头是绿的,绿与绿之间横亘着一段段灰白,如一道道脊梁围护着岛的凹口。岛于是周圆起来,壮实起来,更有一种强大的感觉,将大风大浪侵袭的忧虑抛却在海塘之下。不错,现在,我们每遇台风影响,再也不愁海塘会不会决口,会不会被冲垮。这些固若金汤般的海塘可以让我们放下一大半的心思,除非遭遇台风的正面袭击,除非遭受五十年以上一遇的台风影响,否则,只派一二个人去巡视一下就行。岛就在这样安闲的环境里,开始了悄悄的腾飞。一家家的临港企业矗立在海边,与海塘连结一起,威武凛然般地虎视大海。盐民们不再担心海塘的决口而淹没盐滩,只待台风过后灿烂的阳光早早升起。养民们也用不着担忧台风的肆虐,阔大坚实的海塘如卧龙似的护卫那方方正正的养殖塘。因着标准海塘默默的护佑,岛上的人们已如居住在内陆上的一般,很难能领受浪涛冲动海塘时的那种惊心动魄,也不很少感觉台风影响时的胆颤心惊。他们的心里充盈着平和安逸,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台风的影响仿佛已是很远的事了。

现在,宽实的海塘已成一个景点似的,塘上可以缓缓行车,欣赏塘外波涛的起伏。尤是晚上,一家人去海塘上散步,感受浪涛的吟唱。更有一对对的恋人坐在塘的挡浪墙上,让波浪见证他们亲密相爱似的,相依相偎。海塘又多了一种休闲的功能,悠然地横卧在海边。海塘底下的波浪轻轻地拍打着,溅起一簇簇的浪花,像是感受着一番嬉戏的乐趣。

伫立在海塘上,眼前是一望无垠的大海。大海带给人的是一种飘渺,一种变幻莫测的深邃。然而,脚下的海塘却令我感到一种坚实,一种安宁。那一道道灰白色的海塘,会守卫海岛,呵护海岛。回望岛上的平和安定的情景,一股真切的感受从脚底升起,海塘不仅仅是海岛的生命线,也是海岛的发展线,幸福线。

海塘已永恒地凝结在海岛的怀里,成为海岛一支支强大的臂膀,与海岛一起同存。

 

                      2010.1.

  评论这张
 
阅读(325)| 评论(6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