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碶 闸  

2010-11-10 23:11:45|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往往看重海塘,而忽略镶嵌在海塘边端的碶闸。

有海塘便有碶闸。海塘从这座山头到那座山头一拦,就把两座山之间的海域拦出了一片土地,大的用来晒盐,小的用作养殖。晒盐和养殖离不开海水的养育,盐场与养场就构筑通达的水系。浦道是其中的主干,一格格的盐滩,一副副的养场,全靠浦道的水来维系它们的机体。十来米宽的浦道就成了整个盐场或养场的灵魂,因为浦道贯通盐场和养场,与大海一脉相连。海中的水通过浦道来滋润盐滩和养场,仿佛每天为它们换上新鲜的血液,给它们以温情呵护,贯注延续生命的希望。将浦道与海相通或相隔的,即是海塘边端的碶闸。

有浦道必有碶闸,有碶闸也必有浦道。

浦道倘没有碶闸,就等于没有海塘的守护,海水便会如入无人之境般的泛滥成灾,浦道的意义也就随之殆尽。

碶闸就如瞭望台似的立在海塘上,眺望海上的潮涨潮落;又如一道岗哨似的站在浦道的口子上,潮涨放闸,引水入浦,潮退关闸,让浦道里始终拥有海水的沉浸,以供养盐场和养场。碶闸就成为浦道的枢纽,掌管着浦道之水的进进出出。

当我站在海塘边上,目视筑在海塘一端的碶闸,望望海塘外浩瀚无比的海,望望海塘内阔大的盐滩或养场,再望望场边通达的浦道,对碶闸就有了更深的认识。

碶闸多建在海塘的一端,像是被海塘边缘似的,其实不然。顺直的海塘天天要经受波浪无情的冲击,倘若在海塘的中间开个缺口,建一座碶闸,那么海塘的整体承受力便会大打折扣,所以海塘从设计到建造都将碶闸放置在海塘的边端,连同浦道也开挖在海塘所围至地域的一边,让碶闸与浦道连成一体。作为海塘的一小部分,碶闸的建设单独设计,建造的标准比海塘还高。因为这对整条海塘来言是一个缺口,缺口就是一个薄弱之处,最容易被怒涛恶浪所攻破,建造碶闸时便来不得半点马虎,需更加坚固,如堡垒一般屹立在海塘边端。

站在碶闸旁边,一眼望到的即是碶闸口的外沿,呈“八”字形,一边与海塘的斜面相连,另一边自成一个段面。退潮时,灰褐色的滩涂就包满似的裸露在海塘脚下,偌大的一片延伸在浑浊的海水之中。而碶闸外沿的口子上,因为海水的流动,流出了一条凹槽的模样,仿佛与海塘内的浦道相呼应,只是由于碶闸的阻隔才分成了两段,却依然小溪样的跃动着淙淙细流,归顺退潮后的大海。

碶闸占据的地方并不大,大多为两间屋面。只一间房子的,屋内即是碶闸起落之处,这样的碶闸想来功能单一,可无人照管。若建有两间房子,那一间作为碶闸所用,另一间便属辅助用房,用作碶闸管理员的住宿,也可贮藏些养护海塘和碶闸的物件。前些年,所有的海塘刚修建加固过,碶闸的形象也焕然一新,纷纷贴上了白花花的墙面砖,有的还在平顶的檐面上间隔了桔红的琉璃瓦。从破旧到簇新,该是碶闸的一种心愿吧。至今,这样的愿望实现了。碶闸们整日笑吟吟的,前面面对大海,后面面向浦道,以一种新的姿态鹤立在大海与浦道之间。

碶闸是海塘的一部分,却并非为海塘而设,与海塘保护所围的土地一样,它同样为那些海塘里的盐滩或养场服务。犹如一位老管家似的,碶闸看管浦道,掌管着浦道里的水满水浅,让浦道滋润盐滩与养场。潮涨时,闸门拉上,让海水顺着闸门灌到浦道;退潮时,关上闸门,浦道像一条静静的江水,等待抽水机的抽取。浦道里的水全由闸门控制着。

碶闸的核心,就是那道闸门。

早先的闸门简陋,狭小。海塘是泥坯筑就,浦道也细长。在浦道与海塘交叉口用木板构筑出两道竖着的滑槽,薄薄的石板就可顺着滑槽上下牵动。石板的顶端凿有一洞,洞里系着一条绳索,那绳索又吊在一木杆子上,作为牵绳似的,木杆子朝闸门放下,石板便关上闸门,用力将石板吊起来,闸门就洞开,形成一座简单的碶闸。后来发明了辘轳,石板也由木板替代,闸门便轻便自如,省却了许多苦力。现在的闸门大多用电动旋转,木板更厚实,且用钢板包裹,像铜墙铁壁似的抵御着海浪的侵袭。管理碶闸的也只一个人,在潮涨潮落时与碶闸同行。

最早见到碶闸,是小时候去大姑家走亲戚时所见。大姑家在一座小岛上,从码头上去要过一条海塘,海塘的边上就竖着两条巨大的石槽,厚实的木板支撑在石槽之间,紧绷绷似的,锈迹斑斑的辘轳支架在木板上方,好像长期未曾使用过。海塘里有一片大水滩,许是长年积淀的缘故,水清冽冽的。海塘外的海水却黄浊起伏,形成一个极大的反差。我不知道这碶闸有何用?将海水放入一大片湖面样的水塘,这显然不必要,惟一的解释就是塘里的水一旦遇大雨暴涨,通过那碶闸释放到大海。我只感到它那么长年累月地站在海塘边,如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默默地注视着塘里的水面,或许,还注视着我这样一位位来去匆匆的过客。

我的二姑丈一直从事晒盐的行当,后来因为年纪大,管起了盐场的碶闸。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路过他的碶闸边,便踅进去看望他。二姑丈不在,想来刚好是退潮时分,他可能回离碶闸不远的家了。碶闸的闸门关得严严的。那是一座拥有三道闸门的大碶闸。塘里的浦道弥漫着厚厚的水面,碶闸外又构筑一条浦道,几艘渔船搁在浦道的斜坡上,等待潮涨似的。望着一大片格子样的盐滩,一座座驼峰状的盐坨,心想这碶闸就像浦道的颈脖,扭住了碶闸,浦道就无水可流动,盐滩也便逐渐成为干旱的土地,将龟裂在灼烈的阳光之下。这样的结果不知浦道和盐滩想过没有?浦道应该最了知碶闸,也最能感受到碶闸之于它的厚爱和呵护。碶闸自是一心一意地为浦道着想,及时地放水排水,将浦道以及一大片的盐滩或养场精心地倍加关爱。

当然,碶闸还得靠人来操纵。碶闸管理员的尽心尽职在这里至关重要,就如碶闸的灵魂,把控碶闸的一举一动。许是管理碶闸单调乏味,许是刮风下雨都需到碶闸上值班,许是管理碶闸的工资偏低,就我所知,碶闸管理员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一次,见到一位七十岁的人还管着碶闸,这多少让我有点惊讶。后来想想,其实,上了年纪的人更适合管理碶闸,他们的子女已长大,家中可说无牵无挂,能有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扑在碶闸上,同时上了年纪找活计难,有一份碶闸管理,他们也心安理得。何况,管理碶闸还可赚一点外快,就是放闸时可以张网,张到的鱼虾卖掉所得,便增加管理碶闸的收入。只要把控好潮涨潮落的规律,特殊气候情况下及时到岗,碶闸的管理其实十分简单。一般情况下每天也就到碶闸一两次,潮涨放闸,潮退关闸,关了闸就可回家,天天循环往复,稍有用心便能胜任碶闸管理。自然,潮汐的起落也非固定,有时还得起早摸黑,随潮流的涌动而启闸。最劳心的是台风来临时,得长时间值班,既察看碶闸是否受损,又要适时将浦道里的水泄放出去,以防雨水浸淡了盐场或养场里的海水。不过这样的情景一年也只一两次,经验丰富的人已习以为常。像我二姑丈已近七十岁,依然还坚持在碶闸上,有板有眼地管理着碶闸,从未出过差错。想到前几年盐场要辞退他,他找我帮忙,要求继续管理碶闸,说六十多岁的人身体依旧硬棒,管管碶闸根本不在话下。而我所想的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该退下来回家休息,不能再出去占用不属于他的岗位。他说管理碶闸的都是上了年纪的人,比他大的也还在管理。事实倒也如此,便通过关系让他继续留用。碶闸的管理仿佛只与上了年纪的人搭边,就如碶闸是个沉默寡言的老人,需要上了年纪的人去照料,去慰藉,才能默契似的。或许,碶闸打心底里就喜欢这样上了年纪的人与它同在。

能赚些外快,弥补些管理碶闸工资少的情状,也是那些上年纪的碶闸管理人的心愿。拉启闸门时,海水膨胀似的涌入浦道。每逢这个时候,他们早已将长长的串网扣在闸门口上。那串网口大,底小,一道闸门扣一顶串网,随潮水的涌动而拉撑得长长的。待海潮涨平时,他们就将网拉上来,青蟹,梭子蟹,米饭虾,活皮虾,梅鱼,旗鱼,小鲳鱼,甚至还有沙鳗等,宛若一网打尽似的,十几斤乃至几十斤的海鲜就可到菜场上去卖。有时一些小饭店的老板早已等着,一俟涨上海货,他们就分门别类的谈价钱,一手交货,一手交钱,让这些上了年纪的碶闸管理员省心省力。碶闸也便更紧密地系着管理员的心。我甚至想,这些碶闸管理员说不定已将张网当作了正业。倘如此,那么要张网就得及时开启闸门,反过来自是也就管理好了碶闸。我不由一笑,只要不影响闸门的及时开启和落下,就用不着去过多追究其中的所以然。

碶闸就那么默默无言地耸立在海塘的边端,如靠边站的人,并不为人们所注目。风吹雨打,浪涛拍击,它总那般不为所动,默然承受。即使是台风时的恶浪滔天,波涛摧打,它也坚守着,挺立着,与海塘紧紧地肩并肩,手拉手,抵御着狂风怒涛。这样的时候,我想碶闸一定紧皱着眉,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心里默念的是,挺住,挺住。盘桓于大海与浦道之间的碶闸,就在不起眼的角落,连接着大海,让海水浇灌偌大的盐场和养场,偶尔还使海塘里涝灾而成的水排放到海里。碶闸是那样的功不可没。

碶闸与海塘同在,而海塘是凝固的,碶闸却天天活动着,将大海与浦道连成一线,既亲密相间,又不时阻隔,犹如一位无情却又蕴藉着温柔的老者。碶闸就这般默默地注视着大海,为浦道坚守着大门。

 

201010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