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鸣沙山之滑沙  

2010-11-24 17:39:11|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鸣沙山之滑沙

 

登上鸣沙山山顶,领略沙漠极目风光后,如何下山又是一个问题。从鸣沙山上下来有三种选择:一为从沙坡上小心翼翼地一步步下山,那其实也是在沙漠上跋涉,或许比上山更不易,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在沙漠的山上更是如此,沙的松软将导致下山的难度;二为滑沙而下,滑沙有快有慢,快的乘坐一圆型塑料垫子,在较为陡峭的山崖上顺势而下,像是飞舟似的,一滑到底,慢的则用竹片打造的滑板,在相对较缓的沙坡上滑下去;三是从沙梯上一个步阶一个步阶地走下来。面对下山的路,如何选择,站在山巅上又让我犯难。想一想,从沙坡上走下去自是吃力又太通常,往沙梯返回,却是走回头路,要尽量避免重蹈覆辙,快速滑沙的话又似乎有点畏惧,那只有慢慢地滑下去了。尽管如此,我想多少也能体验一下滑沙的滋味。

竹制的滑沙板由一个有点弧形的长方形木架子支撑,木架子的背上钉着一条条横着的竹片,像是小巧的竹筏。可容一人,当然两个人挤在一起也行。坐上去后,望着陡然的沙坡,心里不由忐忑一下,不知滑下去速度会否太快?滑着的途中会否摔倒?看那沙坡,毕竟有百把米长,斜斜的,毫无阻碍,顺畅得很。已滑过的地方如一条浅浅的沙沟,笔直的线条清晰可见,滑下去定是顺风顺水般的一滑到底。然而,想到滑沙是一种新的体验,不去经历,又怎能体会得到个中的滋味?何况人已坐在滑板上,再险再难,也无回头路可走,便咬了咬牙,紧紧身子,坚定了下滑的决心,仿佛要去经受一下剧烈的考验似的,作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事实是,许多事情的过程往往出乎人的意料。当我双手支撑在沙地上,用力一按,似乎有点正襟危坐地准备经受刺激的下滑时,却是滑板只往下移动了一小步,原以为光滑的竹片会顺着滑槽样的沙沟滑下去,却不料停住了,当真是虚惊一场。原来,竹板滑沙需双手不停地在沙上用力助推,就像舢舨需用木桨划动一样,双臂也成为竹板滑沙的双桨。这样的慢滑,自己可以把握下滑的速度呢。找到了这个原理,心里不由安定下来。于是,便挥动双臂,双手不断地在沙上使劲,仿佛旱鸭子似的扑动着翅膀,竹板载着我才越来越快地往下滑去。不一会,因了下滑的冲劲,双手可以轻松一点,感觉一股亢奋升上心头,便在下滑的竹板上举起双臂大吼一声,过下滑沙时刺激的瘾。那是一种激情,由心底自然喷发出来,也是一种宣示,一种自我张扬,将心底的畅快传递在鸣沙山的山谷间,回响,萦绕。如此滑过一段距离后,不料滑板又停下来了,不免让人有一阵子扫兴。想到谁让自己选择了慢滑,慢滑便是这般的境况,怨得了谁?只能再次舞动双臂,奋力往下滑去,才解一下快速下滑的馋劲。

到达半山坡的集散地后,回头望滑沙的山坡,金黄的沙坡如一幅巨大的绒布斜斜地覆盖着,那样诱人。正当此时,蓦地见到一位身着黑色衣裙的女子坐在圆盘的滑板上,从山巅快速滑下来,像是刹都刹不住似的,如一个活塞样的一冲到底。阵阵尖叫响彻沙谷,给我的感觉并非畏惧,而是一种刺激的欢快,抑或一种淋漓的洒脱。感受着这样的情景,我有点后悔自己选择了慢滑。人家一个小女子都能快滑而下,我一个大男人却犹豫之后还是放弃了快滑,心里很不是滋味。真想再登上山巅,体味那种快速而下的感受,却又觉再跋涉上山太劳累,同行也在劝说我算了,才打消再去体验的念头。

倘有机会,就留作下次再感受吧。想到旅游景点中,一些活动项目既然都在顺利实施,只要有心去体验,就该毫不犹豫地加以领略,要不便会失却一个个体验的机会。

 

                  

[原创]鸣沙山之滑沙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与船长

 

[原创]鸣沙山之滑沙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与船长

 

[原创]鸣沙山之滑沙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与船长

 

[原创]鸣沙山之滑沙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与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