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东沙 藏在海岛边的古渔镇(一)  

2010-12-22 23:59:02|  分类: 海洋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沙 藏在海岛边的古渔镇(一)

 

 

东沙的人号称东沙为中国惟一海岛古渔镇。古渔镇的岁月就刻在称作横街头的街面上。

横街有大小之分,分别为一两百米长,十来米宽,像其他旧时小镇的街道那般,显得有点狭窄。两边的木结构房屋肩并肩,连出了一条条街路,汇成了一座集市。一楼为店铺,一扇一扇的木板门早上卸下,夜晚竖上。两楼的木板房里便是卧室。店铺既作为家,又是为渔民和收购鱼货的人提供生活所需的场所。

这样两条至今看起来很不显眼甚而冷落的街道,却贯穿了一段辉煌的历史,让古渔镇久久地定格在岱衢洋边上,成为东海的一颗璀璨鱼珠。

想象一下,百十年前的大黄鱼鱼汛期时,江浙沪和福建一带的几千艘渔船云集在岱衢洋,船只风帆猎猎,渔民欢声呼叫,岱衢洋一片欢腾。船小,鱼丰,又无现在那样的渔运船,所捕的大黄鱼只能就近销售。于是,二十多座渔埠头成了一座座通关的隘口似的,渔船排起了长队,鱼贩行的人大声吆喝,渔船的老大讨着鱼贩子的近乎,渔埠头首先在忍痛中感受着欢快。于是,两三万的渔民纷纷到岸上逛街购物,吃横街的小吃,买东沙的香干、薄脆饼和米酒,裁布店里的布送老婆孩子,仿佛岱衢洋的大黄鱼与横街的闹盛相互辉映,为横街的繁荣提供了天然的条件。于是,横街上天天早晚摆满了一筐筐一篰篰铮亮透鲜的大黄鱼,渔民、小贩和顾客的嘈杂声,咸涩的鱼腥味,夜间通明的灯火,贯穿于横街的上空,托起了横街作为集市的空间,清朝王希程有诗感受曰:“海滨生长足生涯,出水鲜鳞处处佳,才闻喧阗闹市散,晚潮争集又横街。”于是,横街鱼市成了岱山“蓬莱十景”之一的景点,商铺林立,金鳞跃目,银光闪烁,人群熙攘,热闹非凡,年年如此,直至鱼衰船散。

作为东沙古渔镇标志的横街,已沉寂了几十年,原有的木结构房子也渐次改了水泥钢筋的,方方正正的石板路已找不到痕迹,鱼的腥味早已被轻轻的海风所吹拂,有的只是寥落的人影缓缓移动在依旧狭狭的街道上。岁月的沧桑将横街镌刻在了时空的某一板面上。

当我再次漫步在横街还有点冷清的街上时,眼睛却不由一亮,对横街的记忆好像逐渐恢复了起来。街上的石板路正在一段一段的复古,门面的木板墙一堵堵地遮掩了水泥的灰黄,一家家小小的店铺吐露出了鱼的气息,各式布幡招牌也在屋檐下飘舞起来,旧时横街的影子仿佛朝阳照耀下那般不停地拉长。

凝望着渐渐鲜活起来的横街,我不知道这一落满历史风霜的集市能否如前那样的繁华和张扬。从岱衢洋上大黄鱼资源枯竭的现实看,横街的鱼市几已绝迹。然而,历史终究是要颠覆的。横街能得以保留和恢复一些旧有的风貌,让人感受古渔镇的风情,从而联想到它旧时的辉煌,横街的存在就显出了它的意义。透过横街,就看到了东沙这座古渔镇的风貌。

 

石板路

 

我的印象中,大凡古镇的路都是石板铺就的,方正,平直,烙着历史的痕迹。东沙古渔镇的古板路,却更让人感到一种亲切,一种久违的感觉。

东沙的石板路,仿佛有点毛坯似的,粗糙不平。那石板,虽四四方方,面上却并不光滑平整,像是来不及凿平似的,板面上带着点起伏的颗粒,形成浅浅的坑坑洼洼。一下雨,石板上便会留有斑斑点点的水印,宛若一朵朵灵动的水花,一路的石板,便如有满目的水花在跃动抑或静静地绽放,等待人们踩上去后溅起一滴滴晶亮的水珠。这样的石板,大多呈现淡淡的粉色,粉色中点染星星点点的黛黑斑点,宛若长满了黑痣一般。想来是较为松脆的缘故吧,容不得精心雕凿,像刀刮过似的那样平顺,只能以粗糙的面目一块块地镶拼一起,成为一条条纵横古渔镇的路。

东沙的石板路就有了一种张力,亲和,自然。虽然坚硬,虽然不怎么平整,却是古渔镇的一种标榜,一种风情,令人不由自主地朝石板路的纵深行走。穿街过苍,踢踏踢蹬的脚步声便回响在石板路的上空,仿佛走在石渔镇那已隐去的时空之中,却又感觉古渔镇的影子就在自己的脚下延伸。

东沙的石板路该是伴随古渔镇的兴起而一条条生成。石板路造就了古渔镇的繁华,古渔镇的繁华则注定了石板路的成长。渔竭,则镇衰,石板路仿佛也失却了主心骨,渐渐地远离古渔镇,替代的是冷冰冰的水泥路面,将石板路留在了古渔镇的记忆之中。

不错,说到东沙,我的脑海里就会涌现起石板路的缕缕记忆。高中的两年学习,我作为跨乡镇的极少数之一进入了东沙中学的学习,除了假期和星期天,便天天踏着石板路,穿越石板路铺就的街巷,到学校求知。那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当时的石板路淡定中带着点苍老,给人一种干巴老旧的感觉,仿佛已进入暮年似的。我的一位腿有残疾的同学,走路一拐一瘸的,虽家住古渔镇里,却对家门前的石板路并无多大好感,渴望着自己脚下的路能像其他城镇那样平整顺直,方便行人,也合符时代发展的需要。或许因为他的腿走在石板路上不方便,他的愿望有点个人的私念,然而,住在古渔镇里的人,在当时却大多都有这样的一种心态,他们更多的是在安于现状中得到一些设施上的改善。这是特定社会时期的一种社会心态,像许多大陆上城镇里的人一样,东沙古渔镇里的人们没有更深更远的考虑,在他们看来,改变石板路或许就是改善生活条件的首选。于是,经过十来年的默默酝酿,石板路终究离开了古渔镇的主道和支干街巷,古渔镇像是被割裂了血脉一般呈现出了苍白的面孔。

然而,石板路是古渔镇实实在在的一种体现,也是东沙成为古渔镇的一种象征,步入古渔镇,首先得从石板路开始。丢失了石板路,就丢失了一种历史的沉淀感。

东沙作为古渔镇,不能没有石板路。

现今,新的石板路又延伸在古渔镇的街道上,虽然缺乏一种老旧的味道,但终究又让人感到那脉古渔镇的韵味,亲切,淳朴。想信随着岁月的历练,那些石板路同样会变得老旧沉淀起来,成为古渔镇肌体上的一个自然组成部分,灵动在大街小巷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230)|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