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东沙 藏在海岛边的古渔镇(二)  

2010-12-29 23:26:59|  分类: 海洋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沙 藏在海岛边的古渔镇(二)

 

 

一幢幢连片的老宅最能体现一座古镇的风貌,每座古镇就是由老宅汇融而成。没有老宅,哪有古镇?可惜现今的东沙,老宅所剩不多,如古董一般地诉说着古渔镇的苍老。

东沙的老宅大多深藏在小巷之中的屋宇间,像是小家碧玉似的,不愿横陈在大街之中。许是东沙古渔镇的腹地较小,商业繁华,主要的道路多成了街铺,使得民居密集而建,老宅便如鹤立鸡群似的矗立在一片瓦屋之间。

走在石板路铺就的小巷小弄时,只要见到围墙的中间开了道门,门顶上的两头拱着瓦灰或者黛黑的翘角,里面的屋舍便是整齐的四合院或三合院,即使不是,也是古色古香的两层瓦房。自然,有的老宅只是那么一栋,用围墙与周边的房舍相隔,自成一体。这样藏在小弄小巷里的老宅,在东沙古镇里需要寻找,当然随意走着时,也可能在不经意间就呈现在你的眼帘,令你的眼睛一亮,不由自主地步入进去,探寻一番老宅的秘密。

东沙的老宅大多以两层楼为主,砖瓦木结构,独立成院,显见当时房屋主人的实力不同于古渔镇里的其他人群。老宅的外墙上已斑斑驳驳地吐露出了苍老的模样,白色的墙壁上处处渗透着灰黑的痕迹。灰色的瓦片一垄垄地覆盖在屋顶上,显得一种沉重。屋檐底端的柱头上褪去了细细的花纹,耷拉着头似的。粗大的屋梁横卧在柱顶上,落满厚实的尘埃,静默地支架屋顶百多年历史。可谓梁不倒,屋犹在。比横梁更粗壮的屋柱顶天立地似的,底下的圆鼓状基石光滑沉稳,顶上或与横梁之间镶嵌梁枋,精雕细琢出种种图案,或盘绕一圈莲花状的墩头,将横梁紧紧地箍着。一扇扇门板似的木板,丝丝入扣地拼镶在方形圆角的屋柱间,撑起了一堵堵雕着图案或格子的墙壁,剥落的油漆将木板的原色裸露了出来,令人感到一种苍茫。这样的深宅大户,看上去色质淡雅,仿佛为了不事张扬似的,给人一种深厚淳朴之感,慢慢品味,犹如一篇篇精美的散文,余韵驻心。

当然,除了这样典范性的老宅外,东沙古渔镇的各条街巷上还随处可见两层的木结构楼房,山嘴头、横街、兰田、沙河口等地布排着一幢幢的旧宅,临街而建,多为各类商铺,米行,盐铺,面馆,布店,银楼,典当,小吃店,客栈,鱼货行,等等,古渔镇商业的繁华就在这些面街的两层楼木结构房子里飘溢出来,汇成了一条条闹猛的街巷。现今,两边为灰白墙壁,正面上下层均为木梁和木板支撑的老宅,在东沙的街巷间依然一栋栋散落着,将古渔镇辉煌的岁月点点滴滴地镌刻在这样的街巷间,给人感喟的同时又产生一种复旧的愿望。

东沙的老宅继承了明清建筑风格,街铺则拥有民国小镇的风味。虽集镇的腹地不大,一片片一排排的房屋却显得错落有致,构筑出了阡陌相连的街路巷弄,撑起了古渔镇的一方天空。漫步在商业味痕迹浓浓的街巷上,品赏藏在屋舍之中的深宅大院,不由不感叹没有这样的老宅,就没有东沙的古渔镇。

老宅是东沙古渔镇的魂。老宅在,东沙古渔镇的气息就弥漫在各方街巷之中。

 

 

晒鲞是一种传统的鱼货加工方式,更是东沙古渔镇渔市兴盛的一种直接体现。

每年的大黄鱼捕捞期间,三千多艘的各地渔船齐集岱衢洋,将一网网一舱舱的大黄鱼就近运到东沙的货运埠头,横街鱼市立马繁忙不堪,小小的渔镇也在忙碌中欢腾起来。

这样的时候,最忙最欢的要数鱼厂的老板。东沙古渔镇最兴盛时的大小鱼厂达到一百六七十家,这些鱼厂老板便在货运埠头和横街上纷纷收购大黄鱼,自然还有墨鱼、小黄鱼等,将东沙古渔镇的繁盛接力似的延传下去。我想,要是没有这样的鱼厂来容纳每年十几万斤的大黄鱼等海鲜,东沙古渔镇的立镇之基或许就将化为泡影。鱼市的形成是产销互动的结果,缺少了任何一方,都将无市可言。正因为凭借临近岱衢洋这个大黄鱼的旺产地,海货的销售又畅销,东沙的鱼市才得以繁荣。

大黄鱼鲞就铺晒在一块块的晒场上,墨鱼鲞、鳗鲞、龙头烤等也不时在晒场上露身,晒鲞成了古渔镇的一道风景。

这些大大小小、以大黄鱼鲞为主的鱼鲞,自然出自各家鱼厂。鱼厂多建在镇子的周边,沙河口、山嘴头、高厂墩等都建有规模不一的鱼厂。每家鱼厂皆独立成院,除几间瓦房石屋外,工栅一样的厂房都四面敞开,飘荡着一缕缕的腥气。厂房内的地上挖着几只直径几米的洞,放置板木两三公分厚的木桶,俗称“落地桶”,收购来的大黄鱼就腌在桶里。占地最多的当属晒场,偌大的晒场大多铺满了石板,也有夯实平整的地面,场上布排一排排的石条,用来搁放晒鱼鲞的竹簟。鱼厂便显现了古渔镇繁华的一大标志。

晒鲞的过程并不十分复杂。将大黄鱼一一从背脊上劈开,冲洗干净后,放入落地桶压上石块,腌上三五天,待有阳光的日子里,将大黄鱼背朝上地整齐排列在竹簟上。一张张竹簟密密网网地搁在石条上,像一张张卧放的帆布排在偌大的晒场上,一爿爿的鲞犹如一枚枚的大黄鱼化石印在帆的身上,晒场于是呈现一片鱼鲞的世界,一派丰收的景象,蔚为壮观。这样晒在竹簟上的大黄鱼,每天上下午各翻晒一次。翻晒鱼鲞的人员前后排队跟随,把鱼鲞先一一从右至左翻转,再由背向内翻,然后又翻为背向上的模样,如此轮流翻晒,仿佛一道道机械性的动作,却又顺畅自然。待晒至第五天,翻晒鱼鲞的人就将大黄鱼的眼球逐个戳破,便于鲞干燥。我不知道为何要待第五天的早晨才将大黄鱼的眼球戳破,早几天将它们的眼球戳破,不是可以少几天翻晒的时间?也就用不着需要八九天的晒鲞时间。想想,这样的时间节点肯定是多年晒鲞的经验积累,如此也才晒出干燥坚实却鱼香扑鼻被称作老鲞的大黄鱼鲞来。鱼鲞晒干后,便装进一只只的篰篮,堆叠在仓库里,四周用厚厚的草席覆盖,防止受潮。大黄鱼鲞的香味便一直萦绕在古渔镇的上空,直至深秋时节,本地的“兜客”和外地的“水客”前来收购兜售。这样的销售时间,缘于当地民众将大黄鲞当作冬春季节滋补身体或馈赠亲朋的习俗,我想可能还有大黄鱼鲞在梅时季节和炎夏天难保管的原因,兜客和水客都了知这一点,为省得自己保管,就选择在秋冬季节前来收购。大黄鱼鲞便有了在原产地半年飘香的时间。

晒鲞的的情景已成记忆,回想起来,却历历在目。每当大黄鱼汛期时,古渔镇到处可见晒着的白花花鱼鲞,可谓“停泊晒鲞,殆无虚地”。于是,大街小巷飘扬的鱼腥味将古渔镇的气息浓浓地烘托着,烘托成一种丰盛的景象。可惜,如此情景已一去不复返。

至今,所能见到的只是山嘴头的一栋瓦顶石屋里,还剩存着几只腌鱼的落地桶。那落地桶泛着灰白的颜色,像是布满了枯竭的盐花似的,高出地面二三十公分的桶沿犹如张着圆大的口,仿佛在诉说什么。我想,这几只落满灰尘的落地桶连同那曾作为鱼厂的已破旧的房屋,应该诉说些什么,让更多的人铭记古渔镇曾经的辉煌,思索古渔镇衰落的缘由。这也是作为一种历史陈迹所给我们的启示吧。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