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 年糕香  

2010-02-13 15:40:21|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糕香

《海中洲》2010年第3期、《诗歌月刊》2010年第9期]

 

年糕是过年的必需品,像鱼与肉那样,年底就得备好。年糕也是年后作为点心的主要食物,就比鱼与肉来得更耐用。在我的老家,当年关来临的时候,就家家都准备着年糕。年糕成为了一种过年的情结。每想到年糕,年糕的柔韧香味仿佛又在我的眼前飘拂。

早先的年糕都是自家用捣臼搡出来的。小时候,快到过年时节,母亲便张罗起搡年糕必需的糯米来。年糕的米料中掺入一些糯米,年糕就软实,含韧性,味道便润滑。然而,村里以晒盐为主,三分之二的口粮由粮票补给,粮站里又很少供应糯米。好在父亲是村里出纳,与粮管所的人相熟,便总能买上十斤二十斤的糯米。将这些糯米用水浸泡两天,与同样浸泡过的几十斤晚稻米一道,放在蒸笼里蒸煮,米香就充盈屋里。洗净置在道地角落的捣臼和石柱,把蒸熟的米倒在捣臼里。这捣臼几乎长年不用,仿佛废弃一般,沉沦在道地的角落。到年底要搡年糕时,才让人认识到它的重要性,才将它搬到道地的中央,像对待宝贝似的惹人喜欢。于是,父亲,小伯,二伯汇聚一起,有时还有一二个邻居相帮。石柱如榔头一般,半圆的石球锤在木柄上,沉甸甸的,挥舞起来需要很大的力气。二伯小伯他们便轮流上阵,将石柱一下又一下重重地甩在捣臼里。父亲往往坐在捣臼旁边,卷起袖子,每待石柱搡下后,便将水捅里的水往捣臼里撒一些,待石柱再搡下甩起时,又把捣臼里的米粒搅拌一下,动作非常迅速。待捣臼里的米粒经过千锤百炼般的夯击,成为黏糊的饼状后,便将它放置到屋内的桌板上,用棒子缓缓地掼,待舒坦平展后,再拿刀一道道地切出长方条的米块。年糕就显现在我的面前,飘漾出一缕缕米的清香,令我的嘴好馋。这个时候,母亲总将切剩的边角盛在碗中,撒上黄糖,先端给迫不及待等着贪吃的我,又一一分送给大人们。年糕的香味就从屋里飘到道地上,大人们的脸上也露出欣然的笑。这是他们用力甩臂的成果哩。

年复一年,家乡的年糕就这么在捣臼里用石柱搡出来,大人们边挥臂甩柱,边喊着“哎呀”的情景,深深地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后来,待我长到二十几岁时,机器轧年糕的活儿出来了。这可省却了搡年糕的力气。最早引进机器轧的是茶前山村的一户人家,虽与我们同为一乡,步行却需半个来小时。那一年的年底,我已放假回家。母亲以为晚上轧年糕的应该少了些,或者母亲白天没空闲,只得晚上去做年糕。总之,那一天晚饭后,母亲将浸在缸里的几十斤米倒在竹箩里,装到手板车上,又放了只空的竹箩,叫上我,拉着手板车去那机器轧年糕的人家。我见状,即上前替换母亲,将手板车随着脚步声穿行在沙石铺成的路上。想不到轧年糕的人还真多,我们只得排队等候。偌大的道地上灯火通明,机声隆隆中弥漫着年糕的香味。那年糕机摆放在屋檐与道地之间,像扬谷机一般将蒸熟的米粒往高高的漏斗里倒进去,没一会,另一头的出口处便流淌出两三指宽的年糕来。望着连绵不断地延伸着的年糕,我想,要是任年糕一直流淌下去,这样一条白色的练子可以描绘出多少各种各样的图案,或者可沿岛的边缘游走,将岛舞动在银白绸带间,多美呀!然而,年糕终究是用来过年用的。一位坐在机器旁的人细致地将年糕一段段地切割断,每一段都几乎一样的长短。另一位帮手则把切割的年糕一条条地在桌板上堆叠。整个道地摆满了一叠叠的年糕,在灯光的映照下,仿佛泛着透亮的光。待轮到我家轧了后,我先观望年糕的成色。旁边的人议论说,这年糕韧性足,一定好吃。我家的年糕确实是白中透亮,与其他的一比较,马上显出细腻、光滑的特点来,我心里微微一笑,为年糕而欣然。母亲拿起一条让我吃,我摇摇头,说已被年糕的香味闻饱了。尔后,便帮母亲将桌板上的年糕一叠叠地放进手板车上的竹箩里。十一点多时,我拉起手板车,母亲在后面扶着竹箩,走进了夜的漆黑时里。脚上嚓嚓的响,丝丝地穿梭着夜的深情。年糕的香味好像伴着我的脚步,一路飘扬在我的眼前。

第二年,我家邻居也购置了一台轧年糕机器,便不再排除等候,只要去说一下做年糕的时间,他们到时就会提前通知我们。我们便把浸泡的米用竹箩抬过去,再用竹箩将年糕抬回家,米香或者年糕香就从这家屋飘扬到我家的屋里。

用捣臼搡出来还是机器轧的年糕,都需在家中的竹席上一条条或一叠叠地晾着,待过些天晾干后,才把它们摆放到水缸里浸着。这样,年糕就可放上三五个月,甚至半年以上也还可吃,香味依旧。

现在专门去做年糕的人家少了许多,市场上的年糕天天都可买,甚至还出现了手指般的一口年糕。过年的时候,轧了年糕的亲戚总给我送上一饼,就可在祭年时用。过年没年糕不行,否则就会缺少点什么似的。

吃年糕想来是南方人的习俗,与北方人吃饺子的一样。但是,年糕的吃法就可能比饺子的丰富。经常时候,年糕往往与青菜或白菜、菠菜炒在一起,味道鲜美。最香甜的就是桂花年糕,气香味甘,有句顺口溜说的是,“桂花炒年糕,越吃越馋啰”,充分体现了桂花年糕的甜香。酒糟或酒酿烧年糕,常用于早餐或午后点心,酒的香醇将年糕的米香包裹了起来,年糕吃起来便更香。有时还将番薯与年糕烧在一起,放点糖,一样甜美。

许是小时候吃多了年糕,不想再吃,竟然有好些年未吃年糕了。然而,每见桌上的年糕,就会想起往事,想到那只置在道地角落的捣臼,却已不知那捣臼已在何处?就会细细地品味起年糕溢出的香气,仿佛又在吃着年糕一般。

 

                                         2010.02.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