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日月潭的潭  

2010-06-09 23:02:12|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月潭的潭

 

[201075日《中国旅游报》、2010831日《阳江日报》旅游版、《魅力》2010年第9期、201097日《舟山日报》]

 

——台湾散记之三

 

日月潭所蕴含的全部意涵全在这个潭。潭小潭大,潭浅潭深,以及潭中之岛的变化,无不蕴藉潭的历史文化内涵,都已随潭的变迁而深沉,映现出一种凭虚凌空、浮光掠影的景状。

确实,面对今日日月潭的秀美景色,有多少游人想过它的昔日面貌?面对阔大得几十艘游艇一起遨游的水面,又有多少游人想过日月潭何以称潭?那日月之潭至今何在?

跟许多人一样,我早在初中地理中就得知台湾的日月潭之美名,却并无多究。当汽车停在日月潭的边上,望着眼前一片茫茫的水面,我的脑海里倏地冒出一个问题,被称为潭的该是一片较小的水域,一眼就能望到边的,而眼前的日月潭景状哪有潭的概念?该称为湖才更合适。这就涉及日月潭之名的由来。据民间传说,原来的日月潭为两个潭,中间以岛为界,潭的北半部形如日轮,南半部形似月钩,故名日月潭。这是最简单的形象性传说。复杂一点的,则是日月潭的发现要归功于一只神鹿。三百多年前,嘉义县有四十个山胞集体出猎,发现一只体型巨大的白鹿窜向西北,于是尾随追踪。他们追了三天三夜,白鹿在高山密林中失去踪影。山胞们又搜寻了三天三夜,还是无果。当第四天越过山林时,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万山崇林中裹拥着一派澄明的湖水,在阳光下静静地闪耀着宝蓝色的光芒。碧水中高耸着一座树木繁盛的小岛,犹如一颗璀璨的珠子,将湖水分为两半,一半圆如太阳,其水赤色;一半曲似新月,其水澄碧。于是他们把这湖称为日月潭,那小岛叫做“珠仔岛”。日月潭名称的最早记载,见于清道光六年(公元1821年)邓仕安的《游水里社》:“其水不知何来,潴而为潭,长几十里,阔三之一,水分赤碧二色,故名日月潭。”可见日月潭一向以潭称之,水域也并非今日那么广阔。

其实,日月潭最初确实不大,潭面只有四平方多公里,平均水深也只为四米。虽属高山湖泊,如新疆阿尔泰山和吉林长白山的天池那般,也可称天池——确实也曾有过叫做天池的说法,台湾的原居民将之称为潭,可能是因为当初有两片不同色彩的水面,故称之为日月潭,就更形象,也更富诗意。

现今,日月潭早已今非昔比。不仅看不到古代所谓的日月以颜色来分的情景,即使以形象之说的半是日半是月的形状,也难觅踪影。导游解释说,这日月之形需从空中俯视才能看得清。可是,据航拍资料显示,现今的日月潭已形如一张枫叶,哪来圆如日曲似月?日月潭之名早已名存实亡,将我几十年来对它的美好遐想湮没在了眼前的碧水浩淼之中。

说到日月潭,便不能不言潭中的那座小岛。那小岛旧称珠屿,又称珠仔、珠子。据清刘韵珂《勘番地疏》记载:“潭山孤峙一峰,名珠子山,高里许,顶平如砥,可容屋十数家檐,番仓数十间依山绕架。”可见,珠仔岛的规模还真不小。据介绍,清朝年间岛上还建有正心书院和玉岛神社。岛上为邵族人聚居地,他们环岛建了许多密密麻麻的房屋,仅留下宽平的山顶。台湾收复后,此岛曾称为光华岛。后来,邵族人强烈要求将该岛恢复为他们的祖灵祭祀保护地,并更名为拉鲁岛。当我站在岛外围人工筑就的浮岛上,盯着浮岛中心的那座绿色小屿,心里不由一阵悲叹。 那原先房舍密布的小岛,至今仍存一百平米左右,可谓世上最小的岛了。低平低矮的峰顶虽是葱绿一片,却犹如浮在水面的一方杂草丛生的荒芜之洲。只是邵族人祭祀用的牌坊醒目地耸立着,像是一杆标杆似的提醒着拉鲁岛的位置。沿岛边傍着的一只白鹿雕塑,仿佛仍在不停地跳跃,却已找寻不到当初的归地。拉鲁岛,只仅仅作为邵族的一种精神寄托,在潭的中央象征性地长存。在我看来,它已作为一种历史的陈迹,微微地抬着头,瞭望着过往的游客,引导游人别忘了它的过去。

这一切,都源于大坝合龙的那一时刻。日据时期,日本人为了建设水电站,修筑了一条长达十五公里的地下水道,穿越大山,将水引入日月潭,以至日月潭的水位高涨了三十余米,面积扩大了三十平方公里,平均水深竟达到二十多米。于是,日月潭连同珠仔岛遭受了深深的淹没之痛。

我想象着那地下之水滚滚流向日月潭,日月潭的水渐渐高涨时,邵族人露出的无比痛苦的神情,仿佛遭受了天顶之灾。原先的日月之状,也一下子被冲得粉碎,潭水阵痛般地绷裂开了边缘,扩张成了阔大的湖面。外来的水挤压了潭中的水,潭中的水被融化在了高涨的水之中。于是,清人曾作霖描绘的“山中有水水中山,山自凌空水自闲”的情景淹没在了高涨的水中,蓝鼎元笔下的“山青水绿,四顾苍茫,竹树参差,云飞鸟语,古称蓬瀛”的美景也失去了往日的踪影。

眼前的日月潭,依然还沿用日月潭的称呼,却已非此日月潭了。虽然,今日的日月潭确也美不胜收,远看四周的群山,重峦叠峰,郁郁葱葱,山岚云影,气势凝聚,近看脚下的潭水,波平如镜,一片澄碧,绿树倒映,风光旖旎。拉鲁岛浮于潭面,岚翠迷蒙,犹如一块翠玉镶在潭中,别有诗意。然而,那种湖光山色之美,其背后隐忍了多少的爱恨和情愁。它的美,已不仅仅是一种表面的秀丽雅致,更在于它经历过的沧桑变化和历史遗痕,那是一种凄美的情怀。

当我眺望潭边的几户水上人家,感觉小小的船屋如水墨画似的,随着游船的移动而一一徐徐展开,当我回头遥望潭中央那一片绿色的小屿,感受拉鲁岛仿佛抬着头在诉说什么时,我才顿感一种欣幸。历经沧桑的日月潭的影子还在,原先的日月潭的痕迹将会与今日的日月潭之水一直延续下去。这才是我所祈愿的。

 

201005

 

[原创]日月潭的潭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与船长

 

[原创]日月潭的潭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与船长

 

[原创]日月潭的潭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与船长

 

[原创]日月潭的潭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与船长

 

[原创]日月潭的潭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与船长

 

[原创]日月潭的潭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与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