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祭 海(一)  

2010-10-05 23:01:12|  分类: 海洋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一)

    

祭海是一种渔民的表演,更是祭海文化的演绎和传承。

当我站在这个气势恢宏的名为海坛的边上,想着北有天坛地坛,南有岱山海坛的介绍语,心里升腾的是一种神圣,更带有一种激情,仿佛祭海的历史与现实在这里交汇一起,让人在心底油然顿现庄严、虔诚的情怀,在海坛上久久不散。

穿过可以容纳几千人的圆形广场,一钟一鼓分列两旁,左右各一雀楼,仿佛护佑海坛似的,高高耸立。海坛就在钟鼓列阵和雀楼的护卫之间,雄伟又典雅地坐落在小山上。那是一座曾经沉浸在海中的山头,名曰泥螺山,形似泥螺外壳,高不过几十米,祭海历史的陈迹却早已铭刻在那里,使海坛的设立有了一个历史的背景。

我的眼前浮现的是这样的一幅幅情景:

二千二百多年前,凶残却又怕死的秦始皇为求长生不死药,遣方士徐福率三千童男童女下东海寻找蓬莱、方丈和瀛洲三座仙山,据说仙山上有长生不死药。当那一天庞大的船队浩浩荡荡地驶入岱衢洋时,站在船头的徐福忽见前方的岱山岛恍如海中巨山,岛上树木葱茏,云雾飘渺,仿佛仙境,以为蓬莱仙山,即命船队登陆。那登陆之处便是今日岱山岛的后沙洋,又名“鹿栏晴沙”。

鹿栏晴沙宽三千六百米,纵深三百多米,洋洋洒洒地平躺在潮涨潮落间。那辽阔空旷的弧湾,那平展得如同海水中洗过似的沙滩,仿佛需要一座山包来点缀,抑或就是那沙滩孕育了这座山头,泥螺山便轻巧却又沉稳地镶嵌在沙滩的侧边,犹如沙滩的一颗玉珠,孑然而立。泥螺山,便成为鹿栏晴沙的一个坐标,一个再也无法以其他东西替代的核心。设若鹿栏晴沙如一位平展仰躺的女子,那泥螺山便是女子的子宫,注定要孕育许多故事,且一直延传至今,还将继续繁衍下去。

岱山岛虽美若仙境,但终究无所谓的长生不死药,徐福其实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将继续率船队前行,以远离秦始皇这个暴君。临行前,徐福便在泥螺山上搭起简陋的小祭台。面向汪洋大海,徐福口中念念有词,衣袂不断挥舞,缭绕的香烟很快融和在他的祈祷声中。徐福,这位有名的方士,在泥螺山上祭祀大海,以祈望保护远航安宁的方式,让泥螺山首开先河地成为了一方祭台,拥有了一个美好的传说。

隋炀帝大业六年(公元610年),赫赫有名、战功卓著的隋朝骠骑将军陈棱,奉命伐琉球(今台湾)。当万人乘坐的船队遇上海雾,漂泊至岱山岛的鹿栏晴沙后,面对白茫茫的海雾浓漫空中,望不见浩淼的大海,陈棱心急如焚,便在泥螺山边杀白马祭海,以求雾散云开,乘风破浪前往琉球。杀马祭海后,翌日果然雾尽,海上风平浪静,陈棱立马率船队前行,留下了“刑马缆”遗迹。泥螺山,那座注定要发生故事的小山头,再次烙上了历史的印记,流传至今。

宋建炎三年(公元1129年),金兀术挥军南下,南宋高宗皇帝赵构逃至杭州,至十二月,又乘船出海避难,金军也入海追击,因遇大风雨只得作罢。海上避难期间,高宗皇帝曾登上岱山岛,在那泥螺山上设祭台,摆上供品,祭告天地和大海,祈求海上安宁,社稷平安。之后,高宗皇帝将泥螺山上的祭祀当作一种活力,化作一种信心,继续乘船南下,顺利抵达温州。泥螺山,于是更有了作为祭海地的资本。

而有一年农历八月半大潮汛时,正遇台风来临,天上乌云激荡,海里白浪滔天,正在泥螺山对面岱衢洋上捕鱼的渔船纷纷逃避。这时,在鹿栏晴沙海面上的一艘大沙船也急忙躲进了泥螺山旁边的岙口内,抛下了用棕缉绳系着的砣锚。刮了三天三夜的大风大浪,将拦着沙滩的海塘冲坍了,大沙船的舵也被打坏了,只得请船匠来修理。待修理完毕,船上人就急着想回家,趁晚上涨潮时分拔篷起锚。前锚顺利拉上,可后锚像生了根似的,全船的人拉得汗流浃背,依然拉不上来,船老大便派伙计下海去看个究竟。那伙计顺着锚缉潜到海底,只见一个白胡子老公公坐在锚上,伙计吓得急忙浮出海面。老大听伙计这么一说,将信将疑,因急着回家,就吩咐伙计将锚缉砍断。不料,当斧头砍下去,一声“咔嚓”后,那棕缉上冒出一股绯红的鲜血。年长的老大是个有见识的人,连忙叫大家不要惊慌,在船上跪拜许愿,又吩咐大家赶快起篷开船,逃回家去。

原来,农历八月十六这天晚上,这条棕缉得道成了龙,坐在海底锚缉上的那位老公公,就是这条棕缉老龙的化身。从此,这条棕缉老龙长住鹿栏晴沙的海里,千百年来,一直保护着那条几千米长的海塘。据说,当台风来临的前三天,鹿栏晴沙的海里就会发出“呜哇呜哇”的声响,仿佛警报声似的,使附近几十里的百姓做好抗风防浪的准备。风暴过后,泥螺山下的沙滩上常有小舢舨那般的沟痕,人们说那是棕缉老龙保护海塘卧过的地方。为感谢棕缉老龙,附近的百姓在泥螺山边上的山嘴头造了一座小小的龙王宫,以志纪念。

历史和传说积淀的是文化底蕴,在不为人所注意所发掘的时候,它也只是一种故事,最多在它周边的百姓中偶尔传颂,或因为旅游景点之故,在导游口中背书似的讲述,许多游客并不记在心里。然而,当这种文化底蕴开始发酵,以至传承时,人们才像淘金般的挖掘其中所赋予的意涵。千方百计地要搜索出更多的内涵来。不错,历史文化也好,民俗文化也罢,皆需要挖掘、整理和传承,除了这种固有的文化不能丢弃外,对当今的人来言,更多的还是需要为我所用,提升知名度,凝聚人气,发展经济。不论出于何种目的,能将各种传统文化挖掘、继承和弘扬的,都该是好事美事。当岱山县决定将祭海文化的演绎作为中国海洋文化节的主打品牌,并寻找一个固定的演绎场所时,泥螺山,这座被历史和传说赋予了光华四溢的小山头,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祭海坛的首选。

一座在洋洋洒洒的沙滩边上不太起眼的小山,于是,被推向了祭海的前沿场所,成为中国继天坛地坛之后横贯地理空间的另一大祭坛——海坛。

人们常将天地形容空间之大,殊不知,还有占百分七十的海洋面积统领着地球的表层,天地中的陆地仅不到地球的三分之一。只有未见过海的人才会言天地乃大,万物皆生于天地间。当然,人立在地上也才感踏实,才有一种稳稳的归宿感。而浩淼深邃的海,比珠穆朗玛峰还要深的海,比陆地面积大出二倍多的海,拥有着数以万计生物的海,调节着陆地生态系统的海,蕴含着与陆地一样历史文化的海,千百年来,却一直淡出在人们的视线外,文字里记载的多是天地万物,神话传说里的故事多发生在天地之间,甚至连结婚典礼上拜堂仪式的第一拜也拜的是天地。海,仿佛只会纳百川,仿佛总是处于飘摇不定中,仿佛割断了陆地的连接,仿佛被大陆边缘化了一般。人们并未真正认识海。值得令人欣喜的是,今日,岱山岛上的海坛以“北有天坛地坛,南有岱山海坛”的响亮口号亮相,将海洋文化尤其是祭海文化有组织有典型地加以推介传颂,海及有关海神龙王的面纱必将一一被揭开,海所包涵的博大深刻的意蕴也必将被人们所一一认识。我想,几十年或者一两百年后,海坛定然也可与天坛地坛一样齐名。

泥螺山上的海坛自是比不得天坛地坛那般悠远,那般深沉,也无天坛地坛那般的阔气。但是,泥螺山上的海坛依托着海,依托着宽阔的沙滩,自有它的特别之处。那二三千个阶梯式的座位,那偌大的圆形广场,甚至连绵坚实得都可作为停车场的平地般的铁畈沙,无不体现海坛的空阔。空阔是海坛所必需的,面对海洋的茫茫无垠,祭海的场所可不能呈现小家子气,必须与海一脉相连。

还有气势。眼前的海坛借山而就,依着山坡,入口便见镌刻着“海坛”两字的巨大卧石,卧石的背面是一篇海坛的铭文,一下子将人的眼光聚集在卧石上,令人感觉一种大气。卧石的后面是一长方的祭台,摆放着香炉和灰鼎。祭台上方呈现一间屋子那样大的青石,雕刻着《感恩海洋》的乐曲,一枚枚音符如一朵朵浪花,轻漾欢快悠扬的旋律。再往上,又是一幅长方形的青石雕刻,一朵朵的浪花互为拥簇,却又那样平静幽然,将“海不扬波”四个遒劲的字轻轻地烘托,赋予了字里行间所表达的含义。到达山巅,即为一座圆形的平台,也是一个祭祀场所。正中央高高矗立的“定海神针”金色披身,下部四龙盘绕,上身如一杆粗壮的标枪,直插云霄,与天相连,遥望似一根威武的桅杆,仿佛在引领整座泥螺山驶向无垠的大海。那是一枚镇海的神针,祭海就是为祈愿四海龙王护佑平安,满载而归,镇住了海,也就达到了祭海的目的。那又是一座海坛的标志,当人们进入鹿栏晴沙时,一眼望见的便是这高耸的神针,仿佛在向人们招手,呼唤人们走近它。而整个海坛,更因为有这定海神针显得气势雄伟,立体地将整个海坛置于海的边上,大气,深情,汇聚了海坛的精魂和风采。

当然,海坛还蕴藉着精致。从布局上看,泥螺山不高,也不大,海坛就如一帘青灰的绸布轻柔地斜覆在翠绿的山头上,又像一泓清水自山顶缓缓而下,在山脚的沙滩上打了个巨大的旋涡,然后凝固,定格,将山巅上的定海神针高高地烘托,布局可谓十分精致。平砥的山巅上除了正中的定海神针,环绕它的是几尊风神、雷公等雕像,将定海神针庄重肃穆地围护,仿佛在静静地朝拜定海神针,默默地为它守护,又仿佛了望着四方,为定海神针提供预警信息。这样的设计不仅构筑巧妙,而且表现了海坛所要表达的内涵,使祭海这种民俗文化在海坛上得以无声地涌动,令人感受着一种神圣,一种祈愿。精致的特性还体现在雕刻的精细上。看那巨大的青石上的五线乐谱,一条条的线条顺直光滑,犹如木匠用墨线弹过似的,一个个的音符立体地镶在五线之间,像是用模板铸制出来后嵌上去一般,轻巧,灵动。那依附在定海神针上的龙的图像,将四条飞舞般的龙按四个方位雕制成了四个“S”状,宛若定海神针的四个耳环,四条龙的头像又贴吻着神针,显出一种亲近的模样,又仿佛拥围着神针,凸显出神针的震撼威力,构图简单,却镌刻精巧,寓意深长。

海坛就那么阔大而又精致、雄浑而又典雅、庄重而又亲和地显现在泥螺山上,这是一种千百年来祭海文化的汇聚结果,更是一种祭海文化向世人宣示的起点。海坛,作为一个祭海的标志,已与海中的山融为一体,矗立于岛上,闪耀在东海之中。(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