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东沙 藏在海岛边的古渔镇(三)  

2011-01-05 16:11:42|  分类: 海洋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沙  藏在海岛边的古渔镇(三)

 

大河小河戊辰河

 

 东沙不能没有水。

地处岱山岛东北角一隅的东沙古渔镇,镇小,巷多,屋舍密集,人口众多,有旧诗形容为“栉比鳞次聚东沙,挖压蓬山一万家”,加上大黄鱼汛期大量渔民和鱼贩者的涌入,用水便成了一个突出的问题。水的问题不解决,东沙想来只能成为一个不起眼的古渔村,何来成镇?

没有水,只得掘井,挖河。

井,古有沙井、义井,却是远远不能满足人口的增多。倘若再去掘它十几口,想必也难以解决用水问题。何况东沙位于岛的一个角落上,面海环山,海边掘出的井水多不能饮食。

就只有挖河蓄水。咸丰三年(1853),大岭墩下便挖成一河,占地三亩,名为“大河”。大河的挖成,给东沙的民众带来了福祉似的,居民们只要出力,便可无忧无愁地挑上水,喝水仿佛已不再是问题。然而,三十多年后,喝水又成为民众议论的热题,像是遇到了久旱天气一般,水再次在人们的心中酝酿成一种渴望。终于,在光绪四年(1878),有人出资在大河旁边又开一河,俗称“小河”。后来,人们将大河与小河合并,统称“老河”。大河小河的挖成,将山上的雨水蓄积起来,加上自身所灌注的脉脉细泉,老河的水便源源不断地撒在每一个东沙古渔镇的人心上,缓缓流淌。

到了民国时候,渔市的不断兴盛,水的不足又显出一种捉襟见肘似的,每天早晚两个时辰,老河的边上排满了挑水的人,一行行肩挑水桶的队伍像是大旱天抢水的情景。十多米宽的河阶上,水桶舀水的卟嗵卟嗵声接连不断,击碎了河水的平静。这样排队挑水的结果是,每天的河水总要下沉两三个步阶。遇到真正的旱天,老河像其他地方一样,水源也枯缩了似的,积蓄的进度跟不上人们挑水的脚步,河底也会朝天,仿佛在哀求人们让它歇上一歇。于是,民国十七年的时候,在老河相隔不远的山脚下又挖一河。因那一年为农历戊辰年,故称戊辰河。

戊辰河大约只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却筑得精致,很有一番风味。河状呈四方形,周边青石筑砌,东面为步阶,每格步阶皆由两块长长的条石拼成,方正,光滑。为防止挑水的人不慎跌入河中,步阶直延伸到河底,在最末一个台阶底端,又筑砌一堵被东沙人称作“城墙”的壁墙。那壁墙比河沿略低一点,步阶一般长,像是与步阶相照应似的。据说由青砖砌成,墙上有镂空图案,却因漫在水中见不到它的面目。露出水面的有点圆形的横脊已呈黛色,像是一处沉在水中的古城遗址,只显露些微的一角,令人遐想。

有了两只河,东沙古渔镇平常的饮用水基本可以自给。然而,一到大黄鱼汛期,水的紧张又会提到嗓子口上,排队的情景又天天重演。通向老河、戊辰河的石板路上终日湿漉漉,甚至连石板也被踩得光滑顺溜,透出一番亮光来。鱼厂则纷纷各自打井,将有点咸涩的水用来冲洗大黄鱼。水,一直困绕着东沙古渔镇。这样的情景,直至解放后在小岭墩建了水库,造了水厂,东沙的用水才得以彻底缓解。

凝望着眼前几乎溢满水的戊辰河,回想东沙古渔镇旧时排队挑水的一幕幕,心里不免感喟不已。水的问题解决了,古渔镇的繁盛却已不再。老河也好,戊辰河也罢,尽管仰天盛着满满的水,却已成一种陈迹般丢在古渔镇的边上,依着大小岭墩默默地在那里喘着微弱的气。游览古渔镇的人或许会不经意间发现这两座河,却又会以为仅仅是那样普通的河而已,难以去联想河水与古渔镇的直接关系,以及那一段排队抢水的岁月。

戊辰河的水是那么静逸,静逸中透出一股冷落。水中的壁墙像是透着一种深沉,深沉得有点苍凉。露出水面的两三格步阶坚挺在冬日的夕阳下,光洁墩实。河旁屋舍的倒影清晰地映在水面上,给河水添上了一番多情的景状。戊辰河就那样穿越时空般地呈现在我面前。

我想,戊辰河在,隔壁的老河在,东沙古渔镇苍老的影子就在。

 

 

像许多百年老镇一样,东沙古渔镇必是有其喜好的饮食习俗,也必定留传几种值得称道的特色美食。

不错,地处海岛一隅的东沙古渔镇,因渔而兴,过客匆匆,所留传的特色小吃和食品,自有其吃食便捷、香郁葱茏、美味可口等特点。了知东沙古渔镇的人说起东沙的一些小吃和食品,至今依然赞不绝口,甚而现在还在继续盛销的诸如东沙香干等,第一次品尝的人也即称赞有加,可见东沙的美食给人留下了多么美好的回味。

东沙的小吃品种多样,馄饨、大饼、薄饼、豆糕、豆浆、油条、小笼包、光面等,在它繁荣时香气扑鼻,生意兴隆。这些小吃中,光面该是最久盛不衰的。东沙的光面,以其色香、汤鲜、面嫩而闻名岛内。面条是店家早晨擀面、刀切制成的,细狭,软薄,柔实,称作“刀切面”。将面条放入沸腾的锅中,没一会,拿长柄的铁丝勺子把面条捞起来,放入白瓷蓝边的兰品碗中,倒入适量的汤料,再撒些葱花,一碗香喷喷的光面就端放在了你的面前。这样的面,其实就是阳春面。称其光面,大概就是除了些许葱花外,碗中就是光溜溜的面条。不像有的面条里放入块排骨,或者放入一只荷包蛋,一抹咸菜肉丝,几枚蛤蜊和蛏子、几尾小鱼什么的,叫做排骨面、荷包蛋面、咸菜肉丝面、海鲜面等,这些面在东沙古渔镇里也有,但光面更适应广大居民和外来渔民,几分钱一碗,既能填饱肚子,又能享受其中美滋滋的感觉。面馆的门前,常常是门庭若市,生意一片火红。东沙光面的那种美味之感,至今依然挂在许多享用过的人的嘴里。只可惜制作这种光面的人渐已老去,面馆也已失却了踪影。东沙的光面,与古渔镇一般成为了一种记忆,刻印在东沙的点点滴滴史迹中。

东沙的香干却久久地飘着香,即使在今日,也倍受岱山岛许许多多人的推崇,将之作为地方特产频频摆上宴请的桌席上,予以推介。香干也即豆腐干,却要比其他地方的又厚又大,厚度两公分左右,有旧时的两盒火柴盒那么大,想来是船上渔民和偏远村落的人携带方便才这样制作的吧。因其吃起来香味十足,岛上的人便称其为香干。东沙的香干中要数鼎和酱园制作的名声最响,据说该酱园对水作品制作专门编写成了一本书,尤其对香干制作的工艺等加以详尽介绍,其生产的香干可谓色泽光亮,质地柔韧,闻着香气浓郁,吃着味道鲜美,大受民众称赞和青睐,百十年来一直经久不衰。可惜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鼎和园香干几近消隐。直到本世纪初,现今的这一代在当地政府的鼓励支持下,鼎和园香干才逐渐恢复生产,且有了真空包装,让真正的东沙香干再次飘香在餐桌上,将古渔镇的风味风韵犹存似的烙印在人们的心里。

有美食,自然是少不了酒的,何况南来北往的人在东沙古渔镇云集逗留,酒更是必不可少的。海岛古时交通不便,作为一个颇具规模的集镇又不可没有自己生产的酒厂,于是,清嘉庆九年(1804),王茂兴酒坊便应运而生。酒坊所做的自是南方人喜喝的黄酒,俗称老酒。王茂兴老酒清香醇厚,口感适中,深受来往东沙古渔镇渔民的嗜饮。这样颇有名声的老酒,我想镇上的居民自是也该喜喝,即便古渔镇逐渐衰落,酒还是得喝下去的,却不知王茂兴酒坊为何至今连其踪迹也难觅。

东沙的美食主体,其实应是鱼。因了横街渔市的兴盛,镇上居民的食鱼习俗又由来已久,鱼自然成为食桌上的主打菜。每种鱼的食法,既可因人而异,各取所好,也可有所选择地讲究。大众化的食法,大多为红烧、清炖刨盐和晒鲞蒸煮,到年底若鲜鱼多,又往往晾晒后用酒糟保存,待来年拿出来蒸熟就可食用。特殊一点的食法也有,比如大黄鱼可烹饪成桂花黄鱼、咸菜黄鱼、酒淘黄鱼。对于鳓鱼,则喜好它的鱼鳞,“鳓鱼鳞亮晶晶,去了鳞不成形”,可见鳓鱼鳞的鲜美和人们喜吃的程度。腌制鳓鱼的卤更别有风味,沾海蜇、香干、油豆腐,甚至白切肉等,皆有极佳味道。带鱼除红烧、刨盐、油炸外,将其洗净后吊在竹竿上晾上几天,称为“风带”,或蒸或煮,皆柔实细腻,香味飘逸。到了冬汛期,刚刚捕捞上来的带鱼透亮新鲜,有的家庭就将它放入锅中,煮成带鱼饭,油稠清香。棱子蟹则可烤、蒸、炒,还可用盐水腌成抢蟹,将其捣成糊状,成为蟹糊,切成块后撒上点盐粒,便是蟹股,都是主客喜欢的食法,佐酒下饭常常离不了。每种鱼各色各样的食法,极大地丰富了东沙古渔镇的美食内涵,且许多食法至今依然流传着,助推东沙古渔镇的历史印迹脉脉相传。

东沙古渔镇的美食已成一种文化,韵味十足地留驻在人们的口中,默默地在心里融化,如潮张潮落般地与东沙古渔镇相伴相依。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6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