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一九六八年夏日的一幕烙印  

2011-02-17 00:20:51|  分类: 叙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六八年夏日的一幕烙印

 

    一九六八年我才七岁。七岁那一年的记忆,至今自是已零碎不堪,甚或难以忆想。那一年所发生的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事,对于这般年龄的我来说,不仅不闻不问,事实上也难以知晓,而这些许许多多大大小小的事于我更无多大的意义。然而,那一年夏日的一天下午,一支浩浩荡荡的武装工人大游行队伍,在我家门口的马路上鱼贯而过,却在我幼小的心里烙下了深刻的一幕,即使事隔四十余年,依然历历在目。那样的情景,我是第一次见到,当然,以后也再未见到过。

我的家在东海边的一个海岛上,位于岛的西边,离县城十六公里,对于一个偌大的岛来讲,属于较为偏僻之地。信息便相对阻塞,何况以晒盐兼带务农的产业,将人们的心投向在盐滩和农田上,对外界的事少有顾及。好在我家紧挨马路。路面是砂石铺就的,一场大雨后,坑坑洼洼的痕迹就会残留着,等待修路工的再次填平。路的一侧是我们的村落,一排排低矮的民房静静地卧着,另一侧是一大片绿中泛黄的稻田,瘦瘦的稻穗无力地伸长细细的脖子。这样紧挨马路的家,就给了我一个望见家门口路上所发生的事的平台。不堪,甚或难以忆想。来说,那一

那一天的下午,阳光热得仿佛一擦着火就会燃起来似的。路边的几棵泡桐树蔫了叶子,无精打采。我家的母黄狗懒洋洋地趴在地上,耷拉着猩红的舌头,呵哧呵哧地喘着气,一扫往日的威风。父亲已到村里去上班,母亲在自留地上劳作。是暑假,穿着背心短裤和一双浅绿色塑料凉鞋的我,用乌贼骨当作粉笔,在屋檐下的地上默写着刚背的古诗。这是一副酷暑中的情景,闷热得挤不出水分似的闲静。

忽然,一阵阵重重的脚步声将这份闲静硬生生地加以碾碎。随之,映现在路上的,是一支全副武装的游行队伍,雄赳赳,气昂昂。我的心里倏地惊悚了一下,慌忙跑进屋里。要打仗了。幼小的我看到这样的情景,很自然地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然而,听到的只是那浓重的脚步声,整齐中有点杂乱,却浑然一片,毫无冲冲杀杀的迹象。便拖了一把椅子放在窗口边,将瘦小的身躯缩在椅子上,从窗户偷窥着突然而至的这一幕。

游行队伍两人一列,源源不断地在窗户里移动着,如一条长龙似的,延绵在粗糟的马路上,踏踏的脚步声震惊着耳朵。哇,多威风哪!胆怯中的我却又羡慕他们英武的样子。

这时,几个胆大的小伙伴从家里跑了出来,站在路边,看得出神似的。那些背着枪的人只顾在马路上走过去,根本没顾着他们。我的胆也壮了起来,也慢慢地溜到了马路边上,近距离地观看这从未看到过的那样激动人心的场景。

阳光依然毒辣。但这并不妨碍游行队伍的行进,也不妨碍我充满激情的心跳。灼人的阳光仿佛并不存在似的。

那些人的身上,要么肩扛长枪,身上交叉地缠着闪闪发光的子弹带;要么背着冲锋枪,胸前挂着一排草绿色的子弹夹;也有的扛着一挺带转盘的轻机枪,一支重机枪则分别由几个人抬着,还有几个人的肩上压着子弹箱。这样的情景,我好像只在晒谷场上偶尔放映的几部电影里见过。可那是国民党的军队,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坏人,他们才有这样的重机枪和轻机枪。这些人可真厉害,与坏人的武器可以相比呐。身上冒起了汗珠,不知是炎热的阳光抹上去的,还是心里太激奋而渗透出来。可我压根没去理会,只用热辣辣的眼光紧盯着游行的队伍。

这些背着枪弹的人,有的身穿短袖衬衣,有的干脆只穿汗衫背心,却个个一脸的威武相,神气十足,俨如正宗的战士。火热的阳光晒得他们汗流浃背,被海风吹拂得黝黑的脸上升腾起虚光似的,不时能见到光照的反射,亮闪闪的。步伐并不成方步,可也孔武有力,浓重地回响在村落中。一千多人的队伍看上去好长,如一条扭曲的人链,将小小的村庄从头到尾连贯起来。

这样的架势,甭用说我八岁那样小的年纪,就连今日的我也是第一次亲眼所见。那一颗激动不已的心便一直随他们的人流蹦跳着,直到村西面没了队伍的影子,我还呆呆地眺望,怅然中依然心潮起伏。

过后一段时间,听大人们说,在县城一家大的企业里,工人与工人之间打了起来。战斗很激烈,机枪声震撼了海岛的天空,哗哗的波涛声都难以淹没那接连不断的枪声。才知道,那是工人之间产生了派别,两派人员所持立场不同,说不上话,就进行了武斗。

那一天的游行,原是一种阵势,一种示威,一种团队势力的体现。

七岁的我,就想长大后去当兵,比这些穿着汗衫背心的人更挺胸昂头,更威风凛凛。可是后来无缘当兵,心里却常回想那激动人心的一幕。的确,当兵、战斗等诸如此类的情结好像总会在心中不时萦绕。直到现在,我所看的影片中,最喜爱的就是战争片。不仅仅因为那一幕的烙印,也为了过一下未从军的瘾。当然,这样说也可能是我杜撰出来的,七岁的我不大可能想得那么多,充其量也只是好奇、兴奋抑或激动罢了。这样写,只因我放不下心中的那一幕。

那一幕已成历史,那一幕所铭刻在脑海里的烙印就无法抹去。

自然,那一幕留下的烙印,也仅仅是烙印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42)|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