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绿岛的绿  

2011-07-13 23:19:27|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绿岛的绿

 

——《澳洲纪行》之一

 

去凯恩斯,是为了欣赏大堡礁。欣赏大堡礁,就不能不去绿岛。

绿岛,是大堡礁露在海面的一方绿州,一个奇迹。

从凯恩斯港乘豪华快艇,高速穿行在蔚蓝的海面上,约半个来小时,前方一方绿意闪现在眼帘。渐渐地,那绿色的点不断放大,浓浓的定格在茫茫的海中。航行约五十分钟,快艇靠岸,被称作绿岛的岛便横亘在眼前。

令我惊讶的是,那岛平躺般的嵌在海中,好像没有山峦的起伏,或者就是那么一条浅浅的弧型微微拱着,仿佛海中横阵出一片绿,孤零而又浓密。忽然想到台湾的绿岛,虽没去过,耳边却回响起《绿岛小夜曲》的旋律,“这绿岛像一只船,在月夜里摇呀摇……”很美的意境,很有诗情画意。然而,眼前的绿岛却不是彼绿岛,带给我的会是何种情景?

绿岛其实很小,绕一圈大约四五十分钟时间,在无际无涯的大海中,与其说是一座岛,不如说是一小块绿地。海拔想来只有二三米吧,低缓地静静地让清冽的海水包裹着。这样无依无托又小巧得有点孱弱的一方土地,我真担心一旦台风掀起的狂风恶浪会将它湮没,甚至吞噬。可是,它却真真切切地镶嵌在海中千万年,依旧浓绿地耸立在碧波万顷之中。听导游介绍,才知绿岛为珊瑚礁。怪不得它能平静安详地躺在海中,原来它周边都是延绵不断的珊瑚礁。绿岛,便成为一枝独秀的佼佼者,独领整个大堡礁的风骚。

沿岛的脚边漫步,拱围着岛的是一圈干枯的泥土。细看,那泥土一楞楞的排列,似钝刀切过,又仿佛残留着劲雨击溅的痕迹,原是已枯死的珊瑚。就像鱼儿离开了水失却生命气息一样,珊瑚一旦裸露在海面,它同样失去鲜活,失去在水中的呼吸功能,而成为坚硬的礁土。延伸在海中的珊瑚礁,则滋润着海水的养分,或者清澈的海水衬托着珊瑚礁,看上去是那么鲜亮,那么诱惑着人,真想趟进海水中亲昵地抚摸它。岛的脚边还有一段百把米长的沙滩。沙滩上有一排休憩的躺椅,几个外国游客已穿着泳衣躺在那里。两个女游客正在树林边换衣,准备下海畅游抑或戏水。时值初冬,阳光温熙,我们却有点畏葸。观赏他人乐呵呵地在沙滩在海中的情景,其实也能感染我们,令我们一起怡乐。当然,还有羡慕。

树木是绿岛的标志,绿色是绿岛的名片。整个岛,除岛脚边已枯竭的珊瑚和沙滩外,几乎都是树木的世界。漫步在林荫小道间,高大的树木静静地排列在小道两旁,阳光柔柔地穿透枝丫洒落下来,心里沁着的是一种安闲,一种悠然。没有花香,鸟语却时起时伏,给林荫道增添了一番韵致。真想长时间徜佯于这般幽静的林荫道中,可惜几分钟就到海边,令人怅然。

绕着海边走,却发现让我惊异兴奋的景象。是一棵棵的树木倏地吸引了我。

环岛一路走着,一路都是干涸的泥土似的珊瑚礁,间夹着干燥的细沙。细沙地上的树木,品种繁多,几乎未重复样的,椰子树、木麻黄、橛树,更有我叫不上名的树种。这么多品种的树木,该是自然生成,却仿佛是特意而为,相邻的树木没有相同的品种。大自然的造作很懂得人的心思,也了知人的美学观念。更令我惊奇的是,细沙地上的树木全都被剥蚀了树皮,裸露着白骨森森似的根须。那些树根,有的横卧在地,像是一头垂倒似的;有的盘根错节,宛若天然的根雕;有的高高耸立,如卷起了裤管。然而,这些看似已干枯甚至腐朽的树根,大多都透着生命的气息,它们旁伸的枝茎依然挺拔,依然浓密一片。一路下来,所见的每一棵树都是一幅纯美的画面,都是一种曲折之中体现旺盛生命力的图景。如此景状,不由不令我肃然起敬,更对这些树木刮目相看,直至流连,一股崇敬之情在心底涌起。

绿岛所处的位置在东太平洋,如此一个弹丸之岛,不仅遭受四周海浪的侵袭,咸涩的潮气更弥漫在身,而且常受台风和热带风暴的肆虐,风浪交加,树木自是倍遭腐蚀。那一棵棵裸露的甚而东倒西歪的树根,便是明证。更有点不可想象的是,珊瑚礁形成的土地上该是缺水缺养份,然而,岛上的树木苍翠茂盛,光泽明丽,丝毫未见缺乏营养的痕迹。当真是一种大自然的奇迹,更体现了树们面对恶劣环境而昂扬出的不屈不挠精神和顽强斗志,不能不令人赞叹和敬佩。

如此静美的景点,自是游人如织,岛上却凝聚着幽静。坐在石凳上休憩时,一缕缕阳光洒落下来,仿佛置身在森林之中。红嘴鸟、鸽子不时在脚边的空地上行走、觅食,人与自然相处和谐。忽然想到,这一切皆是因为树木葱茏茂密之故。葱茏茂密的树林乃大地之精魂,造就的是一种幽美的环境,一种自然的气息。小小的绿岛,就赋予了这种大自然所寄寓的意涵。

绿岛,就因整个岛上被郁郁葱葱的树木所覆盖,呈现整岛的绿意而得名。这个猜想应该不会错吧。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绿岛的绿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