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对岸的灯火  

2012-01-11 21:35:32|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岸的灯火

 

夜晚下,一个人孑然漫步在此岸的海塘上,眺望对岸一长排的灯火。

黑压压的夜似乎让天空黑锅般的罩盖着,低沉却又穿不透它。我或许是酒足饭饱后想释放一下,或许是疲乏的身心想在海边静处一会,或许在等一个人,等一个电话,或许什么都不是,只是漫无目的地漫步在这条卧龙似的海塘上。

这样的时候,对岸的灯火就灿然呈示在眼前。应该说,对岸的灯火我十分了知。夏夜时,我时常漫步在脚下的海塘上,将对岸的灯火视作一道固定的风景,多看了就有一种熟视无睹的感觉,感到那只是一家大型造船企业的灯光而已。产生这样的感觉,想来是我对这家企业太熟悉,或者时常漫步在海塘上对对岸的灯火感到无所谓,或者夏夜时在海塘上散步纳凉的人太多,影响了我欣赏对岸灯火的兴致。总之,平常我对对岸的灯火只是看几眼而已。

而今晚,这个寒冷的时节,海塘上空落落的。沉浸在浑浊海水里的内堤,平直阔大,静静地任海浪“扑嗤扑嗤”地发出回响,无动于衷样的。人多的时候,我会走在这个内堤上,与海来个亲密接触。可是,现在这条堤坝仿佛不稳固似的,好像随时都会逐浪而去。我只得漫步在同样平直的外堤上。外堤高大,站在上面,似乎海在坚硬的海塘脚下,就有一种沉稳之感。海塘长长地延伸在两座山的顶端,在漆黑的夜晚下,却望不见它的两头。我只是漫不经意地踽踽而行。

像是突然发现对岸灯光似的,感到此岸我那孤零的身影因了对岸灯火的陪伴,我的心里也亮堂起来。于是,我边漫步,边侧头观望对岸的灯火,或者干脆驻足眺望,将对岸的灯火重新审视。

一长排的灯火沿岸照耀。乍一看,恍若横在对面的半空中,黄晕的,炽白的,间隔着,都在一个水平面上,悬着一般。细看,才隐隐约约见到灯光下的码头和堤岸,像是背景,却又支撑着那一盏盏的灯火。炽白的灯光既聚集光的集束,有点刺眼,又散发白亮的光芒,醒目,令人感到彼岸的希望。黄晕的灯火间隔在炽白耀眼的灯光中,像是陪衬,却努力地张着眼,散着光。一白一黄,如一条发亮的珠链,悬挂在对岸的上空。黑夜中的对岸便有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在空寂的海塘上望去,成了一种魅惑,将我的心深深地吸引住。曾经熟视无睹的灯火,在今夜孤独的漫步中,似乎格外亲切,格外富有韵味。

与对岸之间的是一片海,一条岛与岛之间的水道。夜晚轻轻吹拂的海风有点凉意,海面上却因山的遮蔽,呈示出微波涟漪的情景。对岸的灯火,将余光送给脚下的海面,海面上的微波就赋予了光的诗意。夜的海朦胧飘渺,带着点深邃,也带着点虚无。而波光鳞鳞的景象,给海注入了斑斓的色彩,白的,黄的,黄白相间的,仿佛争相竞放,不停地将海面粘贴上印象派的线条,如梦如幻。一道道皱褶的波纹如飘动的流线,在微风下荡漾,夜的海就映现一种动感,一种生机。

沉浸在那样的画面中,我好像忘却了孤零的身影,将空落的海塘也置之度外。我就长时间地专注于波光的意境里,漫无目的的漫步宛若有了新的境地,我的心里不由升腾起一份寄托,一种渴念。那样美妙的夜晚,自该应与人静静分享。然而,我却孑然一身。也罢,习惯了孤独,就孤独地品味吧。或许,孤独时更能品味出更深的意涵。

对岸的灯火依然灿烂,不动声色。凝望着时,忽然想到,阳光底下的灯火会如此灿烂吗?我不由哂笑,感觉怎会想到这样愚蠢的问题。既有阳光,何要灯火?灯火因夜晚而生。黑的夜,才赋予灯火意义。就如灯塔,只有夜晚才指引夜航的船以方向。黑夜才将灯火点亮。夜幕的降临,恰如搭建了灯火的舞台。灯火在黑夜中才发出迷人的光芒,那么温馨,那么明媚,那么给人以方位感。夜晚的灯火,犹如夜的精灵,在心里跃动。尽管灯火在彼岸,可有了灯火作陪,心里便瓷实起来。

而夜晚也是孤独者的天地。将孤独的心放置在灯火中,把灯火当作投缘的人,当作倾诉的朋友,或许,心底便如眼前的海面那般多彩起来。

灯火,犹如慰藉着一颗孤独的心,也在慰藉着夜的海。

对岸的灯火足有几百米长,洋洋洒洒地一字排开。我知道,对岸原本只是荒滩,沿山的海岸弯弯曲曲,就像一个落寞的人横躺在海边。自从一位有眼光的人在那里用心地开山填海,挖出船坞,建起厂房,对岸的岸线就顺直起来,灯火也一排排地亮了起来。高高的龙门吊隐约在灯火的后面,一台台塔吊在灯火里高昂着头颅,一艘艘待航的巨轮依在灯火映照下的岸边。这完全是一副繁荣的景象。灯火,将夜晚下静逸的企业也支撑起来一般,呈现出一种辉煌。只要用心,再孤独再落寞的人,也能发现闪光之处,造就一片新的境地,灯火便总会在夜幕降临时相伴相随。

走着走着,不知不觉遇到了海塘上建起的工棚。原来海塘边上正在建设夜排档房子,塘内的上方已耸立起一长排的海上房屋,想来再几个月就能启用。忽想,倘到时坐在这样临海的房子里,边啜饮,边眺望对岸的灯火,定当相映成趣,其乐无穷。孤独也好,烦燥也罢,把酒临风时,面对对岸热切地盯着自己的灯火,能无动于衷?心里或许已与那灯光相交相汇,亮堂一片。我渴望拥有这样情景。

这头的海塘不通,便又踅回,边观望对岸的灯火,边往另一头漫步。不料,那头的海塘又挡住了我的去路。海塘上同样建着工棚,原是海边在建设客运码头。有码头,便有航船,离对岸的直线距离就十分拉近。可惜,我知道,即便完成码头,也不会开通夜晚的航班。我想去沐浴对岸的灯火,将那灯火紧紧拥抱,或者接受灯火的滋润,却都无法实现。这个时候,我才悟到,有些东西,有些人,只可欣赏,只可品味,不可得到,就像这对岸的灯火。倘若到达了对岸,那灯火也许就不是彼岸所见的情景。心里便释然,就静静地凝视对岸的灯火,守望着一份心中的憧憬。

海上的风渐渐大起来。我不得不竖起风衣的领子,将自己包裹得严实。对岸的灯火却不为所动,仿佛早已习惯了大风的吹袭,依旧抛撒着黄的白的光芒。风将海面的微波荡散,激起阵阵的波浪。倒映在海面的灯影,于是如风一般的飘荡,随波涛跳跃,若隐若现,映出一种奇幻的景致。低头看,那片片闪耀的亮光,竞直至海塘脚边,俯首可撷似的。我的心里油然明媚欢快起来。望着眼皮底下晃动的光影,我知道了对岸的灯火在注视我,在为我默默地奉送着温暖,或者也在向我走近,如同我欲投向它的怀抱一般。我颌首而笑,身上感到暖乎乎的。

就将对岸的灯火装在心里吧,它一定会在我身处暗夜之中时亮堂我的胸襟,与我为伴。

 

2012.1.

  评论这张
 
阅读(396)|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