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我的岛(五)  

2012-01-03 15:24:11|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岛(五)

 

 我在我的岛上活了五千年?五百年?五十年?冥冥之中,仿佛都是。我似乎一直在我的岛上,被我的岛所滋润,所包裹,总笼罩在岛的阳光之中。自然,现在的我与我的岛一样,不可与五千年之前、五百年之前哪怕五十年之前相提而论。曾经有人几次想让我离开我的岛,到一个更大更繁华的岛上去,我想,我都两次离开过岛,其中一次离开的时间竟达两百多年,还是依然回到了我的岛上,我能再离开吗?我的根在我的岛上。尽管我的岛可以不缺少我,但我钟情于我的岛,就像岛上的一棵树木,一块岩石,一粒沙,或者岛边的一艘船,一簇浪花,一个港湾,总要依附于岛一般。

我钟情于我的岛。

我已习惯了岛上的一切,那山,那水,那清新高远的天空。那鲜活的鱼蟹,那海风吹拂的气息。我的岛就如一只摇篮,我在摇篮里舒适地长大,直至现在。我的岛适宜我居住。对一个人来说,没有比适宜居住更重要的了。

岛上的蓝天高远空旷,一副豁然样的,令我的胸襟也阔大起来。朵朵白云虽不像草原上那样挂在离头顶不远的上空,却洁白纯净,温柔地飘移,悠哉优哉。清新的空气,是每一位踏上岛的人所无不称赞的。我的岛四季分明,尤其是夏季不热,寒冬不冷。炎夏时节,轻拂的海风沁入心际,丝丝缕缕的凉意便从心底溢出,舒服了全身。特别令人向往的是,到了傍晚,坐在海边,赤着上身,海风吹吹,晓酒醉醉,那是多么惬意的情景。即使对不喜喝酒的我来说,也可漫步在海边的大道上,享受海风的抚摸,将燥热的身心沉浸在海风的爱抚之中,而得以温顺下来。寒冬时分,总盼望雪的降临。下雪了,便如小孩一般的快乐。而近些年,下雪成了一种奢望,成为心里的一种深刻的记忆。连结冰的日子也似乎很少,看到的只是稀拉的薄冰。只要有阳光,岛上就感觉温暖样的,寒冷似乎消散在温熙的阳光之中。江南的天气,加上海洋性气候的影响,我的岛还算较为湿润。湿润就能滋养人,即便是秋燥时,也很少感到干燥的成分。一年四季,虽季节不同,空气的清新却让我身置其中感觉不到有什么异常。我每天却呼吸着那样的空气,每天都几乎能见到头顶的蓝天白云在为我洗尘。

自然也会遇上大风天、雾天这样的时候。大风起时,船只就停航,可谓望洋兴叹。浓浓海雾弥漫时,航船只能笼罩在阴雾之中。尤其是台风来临时,风急,潮高,雨猛,仿佛要撼动岛,将一条条海塘掀翻似的,不用说船只在颤抖,海塘在发怵,连人都感觉台风的可怕,大多呆在家里而不想行寸步。然而,这样的情景很快便过去,短的一两天,长的也只三四天,过后又是明媚的天,我的岛又处在风平浪静之中。每遇大风和雾天,岛上的人出不去,岛外的人进不来,这样的时候,岛内岛外的人都想架座桥多好,架起了桥,连平日等候航船的不便都改善了,大风和雾天也没大碍了。于是,造桥成为岛上人们的共同心愿。经过几年不懈的努力,一座座的桥在建了,两条疏港公路也业已贯通一起了。再过几年,通向大陆的桥就会首尾连接,如凝固的波浪架在一座座的岛上。到那个时候,我的岛将成为远离大陆却又与大陆相连的一座半岛。我的岛还会是我的岛吗?我在欣喜之余,可能还会有一种失落的感觉,不仅仅会失却航船和轮渡,失却作为岛所拥有的独立的主体,也将使我的心燥动,相信必将失却身上的某些东西。然而,桥终究是要建造的,我的岛也终将在不断的演变中发展。千百年来,我的岛不是都在改变中走过来的吗?这样一想,心里便如风平浪静那般,仿佛已迈步在一座座的桥面上。

像每个县域都有中心一样,我的岛也有个中心,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生活的,都在这个叫做高亭的地方汇集。高亭紧挨繁忙的客运码头,是我的岛的一个门面。这个成为城关镇只有五十多年历史的城区,现在分为两大块,一块为旧城,一块为新区,旧城与新区紧挨一起,就隔一条马路,一条长河将新老城区串连起来。旧城拥挤,街道狭窄,密密麻麻的房屋积木一般地布排,虽一处又一处地进行改造,甚至整条街也曾拓展,但城区的骨架早已生成,只能移花接木似的增添些高楼大厦,让旧城高大起来。说上这些,我并不是在介绍旧城的容貌,而是想表达一点,高亭这个岛的面门,虽不大,坐人力三轮车也只十廿分种能绕上一圈,却相当整洁干净,凡是外来上岛的,每一个人都会有这种共识。他们坐车穿越街道,或者漫步在街上,看到街面上整洁干净的情景,无不由衷地称道。一个地方让人好感,首要的该是这个地方的整洁干净吧。就像一个人的衣服,虽不华丽贵重,但整洁干净却同样令人亲近。高亭就是这样给人以好感的地方。旧城如此,更不用说新区了。新区的规划有眉有目,骨架粗壮顺直,幢幢建筑错落有致,条条大道纵横交错,树木也随建筑和道路筑起一片片、一道道的绿荫,让人感叹这么一个岛,竟然有这么漂亮整洁的地方。从旧城至新区,犹如别有洞天一般。而整洁干净,则贯穿整个县城,像是一股旋律回环在城区之中。这样的整洁干净,以县城为代表,在渔农村也紧随其后。这些年,我的岛开展了新渔农村建设,改厕,改污,道路硬化,村庄绿化,垃圾清运城乡一体化,渔农村的面貌得以极大的改观,整洁干净已掩盖了过去的脏、乱、差。我的岛已呈示美丽洁净的姿态,将我的心紧紧地系牢。

我是吃着海鲜长大的。我全身的细胞里已融合了海鲜的因子,一天吃不上海鲜,犹如抽烟上瘾的人抽不上烟那样难熬。海鲜便成为我离不了岛的又一大缘由,也是我的岛的一个亮丽的诱惑。我的岛所在的海,拥有三百六十多种的鱼类及蟹、虾、贝,倘若每天吃一种海鲜,那么全年可天天品尝不同的海味。海鲜除了鲜活,自然还有不同的吃法,吃出不同的滋味。在我的岛上,通常的海鲜以红烧、鲍盐清蒸为主,辅以晒鲞和酒糟,味道不一,各人可根据爱好选择。也有特殊的吃法,比如鳓鱼,虽也是用盐醃制,却需经过三次盐压,直至散发丝丝腐气,吃时炖上个鸡蛋,鱼香就扑鼻,难怪杭州等地的人称其为“香鱼”。比如冬天的带鱼,剖肚洗净后将它吊在竹竿上,沐浴在海风之中,待被海风吹得鱼肉结实后,就可清蒸,这样的带鱼称为“风带”或“吊带”,风味独特。比如黄鱼与咸菜烧成汤,是我的岛上的一道经典菜肴——大汤黄鱼。梭子蟹的吃法也有几种,白煮,红烧,油炸,剁成碎块变成蟹浆、蟹糊,冬天的蟹膏,多淹制,成为“红膏呛蟹”,又是一道名菜。海鲜的美味就像岛一样诱人,吊着每一位欲来岛上的人的胃口。而在海鲜中滋育长大的我,更是将海鲜当作用餐的标榜,要有胃口,就得有海鲜。想天天吃海鲜,我惟有与我的岛同在。

写上这么多,我想,我该对我的岛的钟爱已如潮水一般地倾泻出来。或许有时像农历八月十六的大潮汛那样风起浪涌,排山倒海,有时宛若风静浪平,微波漪涟,但是,一腔衷情全在这潮涨潮落似的涌动之中。我的岛之于我,犹如大海对鱼蟹那样,以博大的胸怀,深切的情感,养育和滋润了我。我的岛装载着我,给我以清新的空气、整洁的环境和鲜美的海味,海岛那特有的气息已融于我的血液之中。千百年来,我的身上已烙上了岛的印痕,一步一步地在我的岛上走来。我的岛犹如一条坚韧的绳子牵拉着我,任凭我走南闯北,我都已离不了我的岛。我愿化作一小块岩石,依附在岛坚硬的崖体上,听岛的呼吸和海浪的吟唱,沐浴岛的气息,与岛同在。

我默默地注视着我的岛。我的岛正在成长,仿佛已卸掉了沉重的包袱,如日中天般升腾在我的心堪。我欣然,因为我也在成长似的。

——我的岛。

 

2011.11-12.(完)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