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又见对岸灯火  

2012-07-04 22:44:48|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见对岸灯火

 

晚上与一些文友聚餐,不胜酒量的我又喝高了,头晕乎乎的。一个人不知不觉又来到了海塘上,边漫步,边眺望对岸的灯火。

对岸的灯火,我该说很熟悉。不论哪个季节,我都曾站在海塘上观望过,也曾写过《对岸的灯火》(刊于《散文选刊》下半月刊2012年第四期)。可是,每一次见到对岸的灯火,感觉仿佛都不一样。

今夜,岛上的夜色依然浓重。几颗星星隐隐约约,若有若无似的,像海面闪烁的鱼鳞,不时闪现一下。对岸的灯火也依旧竖成一排,悬空似的在对岸的海堤上呆呆地明亮,却似乎缺少了原先的黄色灯光,只散发白花花的光晕,那样静闲,又那样苍白,看上去像是无依无靠一般,是那么的孤零,犹如此岸的我。

望着这样的灯火,本就孑然一身的我心里也一下子越加孤单。

夜是那么深邃、高远,却又黑沉,令人穿透不了。夜幕下的海,与夜空一般,黑压压一片,仿佛回应着夜的深沉。面对这样的夜晚,这样夜色下的海,踽踽走在海塘上的我,显得那般渺小,那般孤零,犹如大海中的一叶小舟。

是不是夜太空远,让对岸的灯火散淡起来?

而此岸与对岸的海域,也就是两座岛之间那一片长长的海,夜色给了它一种低沉的感觉,黑压压的让人沉闷。对岸的灯火却又赋予它朦朦胧胧的意蕴。那灯光,一点点,一横横,或散碎,如无数发光的鱼鳞在海面上淡淡地跳跃,或皱褶,像扭曲了的光带,狭狭地轻盈地波动,将灯火下的海面洒得晃晃忽忽,海便呈现一种飘渺的景状。

我想到自己,心里也好像飘渺一般。我为何到海塘上来?为何要孤自一人看那对岸的灯火?想想,那便是夜晚下的孤独吧。好想叫一个人来陪伴,一起静静地领受对岸的灯火,让我的身心得以依靠,可是夜渐深,只能放下这份心念,将孤寂包裹在自己身上。

侧头一望,延伸在海中的栈桥一端也散发着黄晕的灯光,而从岸边伸向海中的部分却幽暗一片。这样,看起来那一串灯火仿佛浮在海上,似孤悬一般。黄色的灯光倒映海中,黑色的海面上酝酿着璀璨的意境,却只是飘忽的波纹在那里晃动。我的心里不由惆怅。这灯光虽与对岸的灯火色彩不一,却是一样的相似,散淡,没劲,若游兵散将,打不起精神,或者也孤寂吧。

忽地,一串问题冒上来:对岸的灯火与这栈桥上的一段灯火是不是在互相对视?它们的感觉又如何?是相互嘲笑还是同病相怜?抑或都冷漠地各自散发乏力的光?我一下子回答不上来,只感到它们与我一般,也是孤零地站着。

此时,我倘若是一盏灯,就那么呆呆地伫立,失去了自己一般。

就着对岸淡散的灯影,漫无目的地往前走。

海塘的坝身很沉稳。这海塘分三个层面,扇形的堤坝,堤坝内平阔的削浪平台,平台外侧的抛石。抛石首先经受着海潮的拍击,像忠诚勇敢的战士护卫着平台。平台便安闲地躺在海塘的内侧,偶尔风大时历练一下海浪的冲刷,犹如清洗平台似的。即使风急浪高,平台也岿然不动,紧紧地守护海塘。今夜,风平浪静,平台与往日一样,成为人们的休闲甚而幽会之处。不知不觉的漫步中,忽然看到前面的平台上出现穿白衬衣的人站着,再往前一看,原是两个人紧紧拥吻一起,好像目中无人,也可能太醉然,根本料想不到有不速之客走过身边。倒是我有点不好意思。我只能眼望前方,步履匆匆地与他们擦肩而过。这样的情景,在海塘的平台上竟出现两次。沿海塘的平台像是一个恋人幽会的好去处,成双成对的恋人沐浴对岸幽淡的灯火,耳闻脚边轻轻的涛声,相拥相爱,一派陶然。而我,却一个人静默地步行,一颗孤独的心一下子又徒增了孤独。

海塘的外侧是一条大道,也有黄晕的灯光。大道与海塘之间是一排密密麻麻的防护林,将路灯挡在了外面,海塘便暗黑,像一道海边的横梁笔直地延伸着。那一片树林由木麻黄、珊瑚树等构成,成排列队,肩挨肩,臂挽臂,紧密相连,浓密,厚重,宛若一道黑厚的墙,把我拦在海塘上。它们似乎共同呼吸,一齐昂头盯着对岸的灯火,那样整齐,那样用心,我仿佛成了一个夹在灯火与树木之间的寡人,只能独行。

就听涛声,想以涛声来缓解我的寂然。幽暗的海面上,对岸的灯火轻盈地荡漾,显出一种风平浪静的模样。惟有平台下的海边,“哗——哗——”的涛声轻声鸣响,令人想到波浪的缓缓起伏。过后,那浪涛便徐徐地轻击抛石,像是舔吻,发出“扑嗤——扑嗤——”的回声,一阵又一阵,仿佛从未中断过,循环着节奏,简洁,明快,带有一种欢乐的韵味,把夜晚下的海生动起来。听闻这样的涛声,我本该一起合着拍子,将心里的孤寂抛洒其间。然而,孤寂者的心总是排斥着一切。涛声越含韵律,我的心里却越是孤寂,仿佛涛声在特意讥笑我,拿轻快的节奏来骚扰我似的。我黯然无语。

此时,一艘夜航船从对岸的码头上驶过来。是一艘渡船,将对岸上班的人接送回来的。船上的灯光不多,只舱顶上亮着几盏黄色的灯。可它在缓缓移动,给黑沉的海赋予了一点生气。原以为一艘夜航船如一叶扁舟,孤单,飘零,不想船上有灯有人,还有栈桥上的码头可靠泊。渡船昂首前行的情景,更令我落寞。一声短促低沉的汽笛鸣叫,在我却似震耳欲聋,在心里激荡。

仿佛我所见到的都与我唱着反调,都将我一层又一层地推向孤寂的深渊。

我没料到自己会掉入孤寂的境地。一个人漫步,除了孤单,原来并没什么,或许只有那么一顶点的空落而已。可是,黑沉的夜,散淡的灯火,相拥的恋人,阵阵的涛声,夜航的船,海塘边的树林,却让我深深地感觉那孤寂如虫子似的钻入我的心,一口又一口地吞噬着我。我在这样一幅幅的美景中,被孤寂包裹成一个淡淡的影子。

漫着步,心里虚空了一般。

看到栈桥出口处坐着一个人,想总算找到一个孤零的人,哂然一笑。走近一看,很年轻的,九O后吧,正一门心思地鼓弄手机,发信息或打游戏。他一个人有没感到孤单?是不是在等待他心仪的人?可看他很淡定的模样,让我回答不出是或不是。忽然悟到,孤独的时候,总要寻找依托,或者需要释放一下,否则会陷入更孤寂的情景之中。

望对岸的灯火,依然散淡的样子。然而,我想,若把那灯火当作夜晚下海的一种点缀,一种意境,那便能感受到一种浪漫的氛围,周边的景象也成为一种烘托,孤独的意绪就会消隐在这种令人舒心惬意之中。再深入一点,就把对岸的灯火看作是一群朋友吧,他们在对岸眺望着我,招呼着我,一起去喝酒、聊天、欢乐呢。再就是把那盏最亮的灯当作自己所心仪的人,看看,望望,该有一种期盼,一种守望,心里还会孤零?、

想着想着,我不由感觉做一盏对岸的灯火也不错,明亮时辉煌,散淡时朦胧,眨眼时装出一副傻傻的模样,让在海塘上的人有一种寄托,更让有情人尽情地浪漫。如此,孤寂定会在灯火里散发开去,甄没在灯火下的海中。

呵呵,我开心地笑了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