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巡 海  

2012-08-01 17:53:07|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巡  海

 

巡海,就像一位庄园主骑着马去巡视自己的领地。当然,我们是乘船去巡视。

已好几年没去巡海了。每次巡海,都有一种兴奋的劲,一种欣然的意绪在心里升腾。数一数,已参加过四次巡海,抵达过县域的最西端、东端和东南端,仿佛都历历在目,欣幸的感觉如潮水般涌动。尽管此次依然去西边的海域,依然登临那座叫做西霍山的岛,却依旧兴致高涨,像是第一次去巡海似的。

我们县是个陆地小县,海洋大县。全县五千二百四十多平方公里面积,陆地只有三百二十六平方公里,其余都是茫茫大海。这么大的海域,又有几人能涉足它的四周?即使下海几十年的老渔民,也因为渔场的分布状态和作业方式的不同,很难涉足县境内海域的四周。

我们,就在巡海,巡视自己所拥有的海域。

巡海的船共三艘,驶在前面的为海监船,宛若开路一般。中间的是一艘较大的渔政船,我们就乘坐其中。垫底的也是渔政船,较小,犹如护卫似的。三艘白色的船成一列纵队,像是一个编队,很有气势,也很壮观。船队驶离渔政码头没多久,海洋部门就用PPT给我们四套班子成员介绍全县的海域情况、有关岛屿的规划方案和此次巡海的路线,让我们对全县的海域与岛屿分布情况有一个直观的了解。此次巡视的西北海域,与慈溪、平湖两市接壤,七姊八妹列岛横贯其间,西霍山便是其中最边远的大岛。

太阳明媚,夏日的炎热在习习海风中不知不觉地消散。风平浪静,感觉船如在平缓行驶。这样的情景中,人乘在船上,心境也平和起来。黄浊的海水在阳光下无边无际地铺开,波澜不惊,却反照出一片片黄色的光晕。只有船弦和船尾翻滚着黄白的浪花,像被船只拖曳似的,紧随船的两边和尾部。不时见到白鹭和海鸥翱翔海上,甚而飞越在船头,欢快鸣叫,仿佛在为我们巡海拍手鼓掌,一路相迎,又一路相随。

掠过海面,海是那么辽阔浩荡,无际无涯。我不知道海天相接处是不是属县境之内,但我却能深深感觉到,渔政船犁过的海就是我们的海域,我仿佛行走在自己的土地上,心里是那样安稳。船在乘风破浪中快疾前进,一片片的海在向后退去,一片片的海又在前面呈示,这些都是自己的海,是我们的海。望着这茫茫似的海,心里油然冒上一种自豪感。

一座又一座的岛屿就在视野里呈现,或近或远,或左或右,或大或小,散落在船的两边。这些岛屿,或横卧,静静躺着似的;或高耸,如笨重的锥子矗立着。大多数的岛绿茵覆盖,浅浅的绿意将岛屿装扮出一缕缕的生机,黄浊的海便不再那么单调,那般孤寂。忽然感觉那些岛是那样可爱,如一枚枚棋子布局在黄浊的海中,碧翠似明珠,璀璨而生动。倘若茫茫的海面上一片汪洋,缺少了这一座座的岛屿,心里会很空寂落寞。见到了岛,眼前便一亮,不仅是那些岛点缀了海,更因为心里踏实,沉稳的感觉顿现心际。岛,给海以生命的气息,更给人以生命的转机。

经过三小时的航行,抵达西霍山岛的外围。西霍山犹如一只巨大的馒头,静静地卧在黄浊的海中,植被浓郁,满山翠绿。岛边吃水浅,只能用小船将我们载过去。岛的脚边延伸出一块低缓的小山,形成一座小小的港湾,里面停泊了十几艘舢舨似的小船。山上建有两幢房子。旧的为水泥建筑,平顶,印象中那房子在十几年前就存在了,据说是岛所属的乡镇当时为了渔民捕鱼暂住而建。新盖的为塑钢材料,人字屋顶,深蓝色的墙面,很醒目。

正值中午,二三十个渔民及渔媳三三二二坐在毛竹搭出的屋檐下。男的开始用中餐,围坐低矮的桌边喝着啤酒,边与我们聊天;女的坐在边上,捧着饭碗,也有两三个还在清洗海踅,或者用盐淹制。屋前是一排长椭圆形的红色塑料盆,每只盆里都浸着大大小小的海踅,像是成果的阵列。一问,才知他们是邻区金塘岛上的,每年七月至九月期间在此海域张海踅,吃住和海踅的淹制、上矾都在岛上。为了年年都能在此生产生活,他们竟在岛上又建了房子。

忽然感到自己的领地被人侵占了似的,心里有点不太舒服。他们在岛上俨如主人,看着我们三十来人上岛,高谈阔论,或者目中无人似的。想到巡海途中给朋友短信,告知我去巡海,朋友来信询问:是不是去钓鱼岛?虽是玩笑话,却说明钓鱼岛的事已成国人关注的问题。我说是巡视县内的海域。朋友立即回信:那南海也可去呀,它也是我们自己的海域。我想,若能有幸去巡视钓鱼岛或者南海,那我定然毫不犹豫地参加。被人侵占了岛屿,每个人都会为自己民族的利益而挺身而出。眼前的情景在形式上虽被人所侵占似的,好在是邻近县区的渔民,我们也不好太责怪。谁让自己的渔民不来岛上生产生活?

西霍山岛属于县境之内,这毫无疑义。我们今天巡视的就是自己的海域范围。这些张海蜇的渔民也清楚这一点。

然而,问题是,倘若请他们离开,他们会自觉自愿的走吗?要是将岛上的违章建筑拆除,不仅他们会吵闹咒骂,会要求赔偿,会上诉,可能他们的主管部门或政府也会出面来协调,搞不好会影响县区之间的关系。这样的问题都一时难以处理,想到钓鱼岛和南海的几个岛礁早被人所侵占,要处置的难度自是更大更复杂,心里不由有点愤然。

踏在岛上羊肠般的小道上,两边的草几乎淹没了细溜的路面。我知道这山上无水源,却不知何以经年累月长满了绿草。这样的岛,这样的山,土壤该十分贫瘠,草们却顽强地长在上面,浓密,繁盛,令人赏心悦目。看到山脚边两栋木结构的建筑,想来是搞渔家乐之类旅游项目的,为邻市的人所建设,属未经审批的项目,巡海的人都认为应立即停建,也不能审批。这样的无居民岛就得保护,即使开发,也得开发与保护并举。

山巅上那块十四前所竖的石碑迎阳而立,碑正面的“西霍山”三个字刚劲有力。十四年前的十月,我随县领导也巡海到此。海依旧,山依旧,只是山脚下多了房子,汇集了张海踅的渔民。还看到了那两栋非法建筑。石碑的文字也驳落了油漆。跟随的人员将红漆描在阴文之中,“西霍山”又如新刻的一般,鲜艳夺目,依然见证着十四年前的巡海记录。此次巡海,事隔十四年之久,自是也应见证,便在旧石碑的右面又竖了块石碑,上书“巡海纪念碑”,一样的红色,一样的庄重。碑的背面也镌刻了巡海的背景简介,以表纪念。

望着新旧并立的两块石碑,我不由感叹。巡海,从大的角度来说,是对疆域的巡视和踏勘,是一种体现主权的象征;从小的层面来言,则是地方政府对自己所管辖的海洋国土的一种了知和熟悉,一种体察和关爱。

巡海,就赋予了丰富的内涵,拥有了深刻的含意。却不知下次何时再巡海?有机会的话,我会耐心等待。

 

2012.7.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8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