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龙脊上的梯田  

2013-01-10 22:02:59|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龙脊上的梯田

 

当我见到满山坡构筑的一道道、一横横的梯田时,一下被震撼了。

山,委蛇起伏,连连绵绵。那是山中之山,厚重,浑然。就是这样的深山之中,坐落着一座古壮寨,密密的房屋镶嵌在山窝之中,仿佛抱成一团,相拥相簇。就在寨子的周边和对面的山头上,一弯弯、一格格的梯田布满山坡。那梯田沿山坡的地形而筑,有的平直,有的弯曲,长长的如一条条凝固的练子,一曲又一曲,包裹着山坡一般,也有边角料似的,不成规则的,嵌在山岙、山崁边上,大如一块宅基地,小似一艘舢板,想是不浪费每一寸土地吧。一垅垅的梯田,形成了蔚为壮观的梯田世界。

望着这一浪又一浪的梯田,我的脑海里接连冒出问题:这梯田是如何造就的?何以称龙脊梯田?山坡上的梯田,水从何而来?

山上的梯田原该作为旱地使用,比如种些大麦、番薯、玉米之类的作物,而这里的梯田却耕种稻谷。稻谷,从插秧开始到收割谷穗,几乎都需要水的滋养。水是耕地的命脉。稻谷的种植离不了水。

眼前的梯田,虽已收割了稻谷,为了景点吸引游客的需要吧,依然灌注了水,亮晃晃地泛着一道道的白色,精灵般的水便消融了梯田秋天的萧瑟。

宛若梯田里的水,我沉浸在梯田之中。

我的思绪不由掠过时空,降落在八百多年前的元朝。一群壮族的山民跋涉到了这个现今称作平安寨的山窝里。面对蜿蜒群山,这样的山窝或许更安定,他们驻步落脚。落脚生根的前提是住舍和食物。住舍可伐木而建,食物也可狩猎采果。然而,稻米的诱惑似乎成了上天的召唤,生存的需要更激发了他们的斗志。于是,一幕幕开山垦地的情景在山坡上演绎出来。那是怎样的一副情景呀。凿石的凿石,开山的开山,筑梯的筑梯,男女老少,经受了多少的烈日暴晒,多少的寒冬凛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将心血和汗水一直流淌到清末。一座座的山坡上都曾留下过他们的身影,一片片的石,一把把的土,都渗进了他们的汗珠。于是,一行行的梯田被精雕细琢般构筑了出来,层层叠叠,大的山坡如塔,小的山坡似螺,遗迹似地呈现在世人面前。这是古壮寨人的一部与自然斗争的奋斗史,也是一部饱经沧桑的苦难史。

他们肯定未曾想到过吧,开垦这样的梯田,竟然横跨三个朝代,花费了长达六百多年的时光,一代又一代,接力棒似的传承下来。智慧和困苦就这么融化在梯田的开垦之中,梯田生长的稻谷也养育了一代代的壮民。

他们也未曾想到过吧,他们创造的梯田,至今已成为一处风景独优的景区,不仅未失经济价值,更具有了审美价值、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春夏秋冬,一年四季,人们不约而同地纷至沓来,观赏他们所开垦的梯田,感喟他们所创造的不朽之作。

我眼前的梯田就灵动起来。

一弯又一弯的弧线,上上下下的延伸,又仿佛连接在另一座山坡上,如起伏的波浪,又似舞动的绸带。一行行弯曲流转的田梗,像是带着点妩媚的情性,舒展地徐徐展开,那样潇洒,那样自如。山坡上便云集了曲线之美。一条条,一根根,一圈圈,或平行,或相交,或顾自飞扬,既行云流水,柔肠潇脱,又磅礴壮观,气势恢宏,构成了一幅巨大的抽象画。我的心里不由深深地震撼,人的伟力竟然创造了如此优美的线条。古壮寨的人们凭借他们的坚强意志,在认识自然和建设家园中所表现出来的智慧和毅力,在梯田的线条中彻底地展示出来。

因为已至秋天,梯田上只裸露一株株浅浅的稻根,沉浸在同样浅浅的水中,显得有点苍茫。导游像是不好意思,婉转地说,要是再提前一两个月来,金灿灿的稻谷一浪又一浪,煞是迷人。明年春天,这里还将种油菜花,那时,一波又一波的金黄色更是绚丽美景。是啊,观赏这样金色光彩的人,几乎没一个不夸赞它的鲜艳夺目,那形态之美,那稻香阵阵,啧啧称奇,又感慨连连。对这般大气又蕴藉秀美的景色,我自是也喜欢。

然而,我更喜欢梯田那素颜朝天的模样。一道道块石砌筑的低矮的坝坎,像是凝固的音键,无声地弹奏岁月的歌。坝坎上一块块狭长的田地,宛若未施妆的女子,原汁原貌地呈示在一座座的山坡上,那般自然,又那般淡定。一横横的水,清冽,澄明,如一面面弯曲的镜子,透着光芒,泛着亮丽,映照着蓝天白云,也将我的心投注在它的里面。即使无水,梯田中露着的一棵棵草根,也是一种景观。那是一种收获的痕迹,一种田野的风采。梯田便包含了一番浑然,一缕沧桑。那该是它的本色,本色的才最有滋有味。

面对梯田那一道道的线条,遥望连绵的群山,我顿觉弧形的梯田犹如一条条的肋骨,坚硬而有序般地围拱着山脊。一个念头迅即冒了上来:那起伏的山倘是巨龙的话,那梯田便是龙背上的肋骨,将龙脊紧紧环抱,深深支撑。“龙脊梯田”是不是这么被称呼而来?

我不由一笑,继续往古壮寨走去。

古壮寨的吊脚楼,仿佛肩挨肩,臂挽臂,相簇而连成一片。那条通往寨子的石板路上,一位老者身着蓝色中山装,牵着匹黄牛,从寨子里不紧不慢地走了出来。一位妇女披着头巾,背着孩子,在一块巨大的石面上晾晒红艳的辣椒。石板路边上的地里,两三个妇女在翻挖番薯,传来几声欢声笑语。勤劳、朴实的壮族群众,用自己的双手灌浇着自己的美好家园。

在一座百年老屋里,墙上挂的,地上放的,陈列着各式各样的劳动工具和生活用具,有的与我所见过的一样,更多的却是壮族特有的,仿如一座壮族生产生活的博物馆。房子中间摆的一顶用竹篾编成的食罩似的什物,我们都猜不出用途。恰好这时主人回来,一一给我们讲解,原来那食罩似的什物底下有一个浅浅的火坑,用来烘干辣椒。女主人已六十多岁,穿着壮族服装,额头上布满了皱纹,看上去比她的年龄更苍老,却很精神,很干练。当介绍到舂米的工具时,她自己跳到臼柱的木头上,将手套在横梁的绳圈里,用力地使劲踏动臼柱,臼柱便在石臼里一上一下地夯动。一座古屋,不仅翔实地解读了古壮寨的历史,也详尽地演绎了壮族的风土人情和文化内涵。我的心里不由泛起阵阵涟漪,深深感动。艰难的环境,挡不住他们用坚强的意志和力量去改变的决心,一步一步地走向现在。

忽地,我在厨房间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其实,当我进入寨子,就已几次听到那亲切的水声,看到过用半边毛竹引水的情景。厨房的底下,水流叮叮咚咚地唱响,像是从地下传来,又仿佛从远古欢快地跳跃过来。原先我疑惑的梯田里的水从哪里来的问题,一下子顿悟释然。山上多的是水,只要梳好沟壑,自上而下,便可一级级、一层层地往下流淌,梯田里还愁没有水?在开垦梯田时,我想,古壮寨的人定然已想到了这个问题,也就想出了解决之道。听那水声,更觉清脆悦耳,宛若弹奏一首永恒的乐曲。

我的眼前,便浮现满山坡金灿灿的稻谷,层层浪浪,稻香飘逸。那是丰收的景象,一年复一年,将巨龙似的山点染出一种脊椎般的姿态,硕实而灵动,亘古到今。

 

[原创]龙脊上的梯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龙脊上的梯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龙脊上的梯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龙脊上的梯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龙脊上的梯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龙脊上的梯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龙脊上的梯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龙脊上的梯田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