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刨娘烤  

2013-01-17 22:26:47|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刨娘烤   

 

                                                                ——《那些记忆中的海味》之七

 

又小又细的带鱼丝,如木匠在木头上刨出的刨花。对于这种玉白色的丝带状的刨花,我不知岛上的人何以称之为刨娘。因而,岛上便将带鱼丝晒干、烤熟后,叫做刨娘烤。

烤熟的刨娘烤,依然透出一股鲜溜的模样。那银白的鱼鳞泛着干燥的光,尖尖的嘴巴小巧可爱,针似的脊骨微微贯穿全身,隐约可见,尾巴便细如针线。那瘦狭的身子,细薄得往往像一愣柔软的纸片,却又经不住剪辑,牙齿一咬,便散漫似的断裂。这自是刚烤熟的刨娘烤。要是烤熟后不食用,待它又干燥时,看起来瘦弱的刨娘烤便如牛皮纸,带着点韧性,需要用力咀嚼。

这样的刨娘烤,往往弯曲了身子,十几或二十几根的拢在盆子里。犹如随意拼镶的鱼花,有时零乱得如互缠的藤蔓,有时却显示一番艺术性,给人一种精美自若的感觉。想吃时,常常用手将它抽一根出来。对稍大一点的,也用刀切掉,或用剪刀剪成香烟那么长短的一段段,如此吃起来便省力,却没有整条吃的有滋有味。

随手拿一根吃,可根据刨娘烤的长短大小,去掉头后,有时将一根刨娘烤分作两次,有时就整条塞进嘴里,连同细细的鱼刺一同咀嚼,随意得有点野性,却似乎更有一种快意。对稍大的刨娘烤,有时也先将其刺骨剔出来,剩下两丝细长的肉,便一口塞进嘴巴,自是更惬意、更有鱼的纯香。

因为干燥,刨娘烤主要作为下酒的佐菜。喝一口酒,抽一根刨娘烤,边咀嚼,边回味,那种风干的带鱼的清香就溢满嘴里。这样边喝酒,边吃着刨娘烤,似乎不仅能领略带鱼的风味,也让酒兴渐渐上来,一盅接一盅地喝。年少时,我看到这种情景,便有如此的感觉。长大后,自己也喝点酒,尽管酒量少得可怜,咀嚼着刨娘烤,也领略了这样的感受。除了佐酒,刨娘烤用来下泡饭,同样别有滋味。那柔实的鱼肉,淡淡的咸香,令人胃口大开,不由张开口大吃,肚子好像特别吃得饱。

刨娘烤大多只有捕鱼人家有。那时候,不知是张网、拖网的网眼特别细密,还是长年都可捕鱼,一网下去,不经意间,拉上来的总有银白色的带鱼丝。带鱼似乎特别脆弱,一在网中离开海水,就已气绝,放生便不可能。舱板上于是堆成银色的小山。倒入海中可惜,渔民们就用海水将它们清洗后,平摊在舱板上,让太阳晒、海风吹,舱板上汇成了一片银色的光。晒上两三小时,用小钩耙将带鱼丝翻转一下,让它们晒得均匀。干硬的带鱼丝有的依旧伸直身子,有的则已弯曲,皆如一条条细小的白绸,装在网袋里,缠在一起。

自然,也有渔船把新鲜的带鱼丝用网袋装载,挑到集贸市场出售的。那时的带鱼丝才几分一斤,像我们非捕鱼的家庭也能买上一些。母亲就将它们用井水洗一遍,晾晒在团箕上。许是数量少吧,一根根地码好,带鱼丝就排起了队,仿佛安睡着。有时,见其中有几根寸把阔的,母亲将它们单独挑出来,破肚,掏肠,切成分段,做成红烧或抱盐带鱼,味道鲜嫩极了。

家里的刨娘烤,更多的是亲戚所送。大姑家里捕鱼的,有时拿编织袋装半袋,拎到我家。每逢此时,母亲待大姑或姑丈回去时,总回赠些香干、油豆腐,他们那个小岛上没有这类豆制品。二伯有一段时间也捕鱼,从船上带来的刨娘烤每每都会分送一些给我们。他总是记惦我。

母亲知道我喜吃刨娘烤,有时便多蒸上一些,让我可随意拿吃。这样的情况多在星期天出现,因为我在家学习或玩耍。于是,我可边做作业,边咀嚼刨娘烤。像是刨娘烤的滋味能促进思维似的,作业做起来非常顺当,这或许是年少时的一种习性吧。有时,把刨娘烤放在衣袋里,与小伙伴们一起玩,自己想吃时,也取一根给伙伴,一起享乐。刨娘烤那咸腥的气息就伴随年少时的笑语,一年年走来。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在盐业中学教书时,食堂里依然还吃到刨娘烤。每到晚上,在偏僻的盐滩边上,男教师们坐在食堂的方桌旁,拿铝锅煮酒,用蓝边的碗盛酒,一轮又一轮地猜拳。一次,食堂里所有的菜肴都被我们吃完了,而酒兴未减,我们便猜拳赌吃剩下的刨娘烤的头。刨娘烤的头虽小,但终究是头,有尖尖而细硬的牙齿,薄如羽翼却又硬实的鱼鳃,因为干硬,也因为无肉,吃时都将它们丢掉。就是这样的头,谁猜拳输了,就吞吃一个。那滋味当总不好受,咀嚼起来如嚼蜡一般,却还是满怀兴致地咀嚼着,慢慢咽下去。

后来,刨娘烤渐少,桌席上基本见不到它。我也调到了县城工作,仿佛世面见多了,开始还以为刨娘烤这种东西太低贱,上不了桌面。再后来,才知国家实施了伏季休渔政策,有三个月的休渔期。那三个月,正是带鱼及其他鱼类生长的时节。而渔民们保护资源的意识也逐渐提高,加上渔用雷达等仪器的配置,带鱼丝便不在他们的视野里出现。

就难以见到刨娘烤。

现在想来,当初吃着刨娘烤,就是在吃带鱼的鱼子鱼孙,或者婴儿期的带鱼,心里便翻江倒海的,一阵感叹。

谁还想吃婴幼般的刨娘烤?谁还敢吃带鱼的子子孙孙?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