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鱼 雪  

2013-01-02 23:16:57|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鱼  雪

                                                                          

                                                                            ——《那些记忆中的海味》之六
  
  许多人想来不知鱼雪为何物,甚至连这个名字都未听说过。其实,我也是很小的时候从母亲嘴里知道,那种美食叫做鱼雪。
  那似乎是一种久远的记忆。
  一天放晚学回家时,远远嗅到家中的道地上飘来一缕缕的鱼香,不知家里又烧着什么鱼。到了道地一看,一张竹笠上晾晒着我从未见过的东西。玉白色的鱼肉被捣成了碎屑一般,与同样被切成碎末似的咸菜——又名雪菜——拌和一起。于是,长方形的竹笠上满是白色中间染着老菜般颜色的鱼雪,寸把厚的一笠子。
  大概是晾晒了大半天吧,那鱼雪已有点干燥的状态。撮一点尝尝,鲜的滋味迅即升腾在脑际。那鱼肉,柔嫩,清纯,飘扬阵阵的香味。点点的咸菜,脆爽的,蕴含一种清香,舒口入胃。鱼雪,便让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鲜美。
  刚好母亲从屋里出来,问我吃过没有。我点点头,问这是什么东西?才从母亲那里知道,竹笠上晾晒的叫鱼雪。母亲还告诉我,洒干了更好吃。
  我想象着鱼雪洒干了的情景:白色的鱼肉如雪花一般,却又显得柔实,间杂的咸菜像是卷成了青绿的干花,点点滴滴。吃在嘴里,鱼肉渐渐溶化,咸菜慢慢细碎,鱼香加咸菜的香味便溢满嘴巴,沁肺入脾,直疏肠胃。鲜哉,美哉。
  第二天,我的想象变成了现实,鱼雪晒干的情景果真如此,味道也那样的鲜美。
  可我只顾着想象,只顾着体味,竟忘了问母亲,何以将它叫做鱼雪?
  后来,我渐渐知道,鱼雪那玉白色的肉由大黄鱼制成。将大黄鱼去鳞,蒸熟,再切除头尾,脱皮,取骨,剔刺,然后将鲜嫩的肉捣碎,放进锅里,与切成碎末的咸菜进行拌搅。一竹笠的鱼雪需要两三锅才能完成,不知要用多少尾大黄鱼呢。
  那个时候,大黄鱼才一毛一斤,几乎家家都一筐一筐地购买。劈成大黄鱼鲞,红烧烤肉,或进行酒糟。不知哪个高人竟发明了将大黄鱼的肉与咸菜捣碎晒干的鱼雪,既可长年食用,又不失大黄鱼的味道。缓缓咀嚼,透鲜的滋味就融化在心里。
  鱼雪便成为父亲下酒时的冷菜,我也往往伸筷箸吃,甚至与饭拌和起来。有时,鱼雪也可与花菜等煮成羹,作为一种调料,增色添香,羹的味道极为鲜溜。
  小时候的我,却常将鱼雪随手捡一把,慢慢地吃。按现在的说法,将它当成了休闲食品。然而经常这样休闲似的吃,一竹笠的鱼雪也经不起我的嘴馋。母亲就把它藏了起来,让我一时立刻还真难以找到。如此,偷吃的欲念就在星期天在家时冒了出来。翻箱,查柜,揭开放置稻谷的大水缸盖子,见不到鱼雪的踪影,就找坛、瓦缸,终于在一只酒埕里找到,拿小小的手掌捧出一把,用纸裹住,放在书包里。于是,一边做作业,一边细嚼鱼雪,味道当真好极了。
  也偷别人家的。鱼雪像是一股强大的磁力,哪户家里晾晒,便一下子诱惑了我们。几个小伙伴就悄悄前去,见无人看管或家里没人,快步拐到竹笠边,抓起已干燥的鱼雪,一把把地往书包里塞。当然也不会偷得太多,否则要被人家骂死,万一父母知道,也会来一顿打骂。因此,倘若时间容许,我们赶紧将未偷过之处的鱼雪拢到偷过的地方,用手指耙平,初看,只是鱼雪薄了一些。慌脚慌手时,偷了几把立马逃走,竹笠上就像被猫吞吃过似的,有点狼藉。
  鱼雪中也有鱼刺未刮尽的时候。那是细微的刺,一下子看不出来。一次,我咀嚼太快,咽下时一枚细刺卡在了喉里,虽喝了几汤匙的米醋,却还是难受了一两天。然而,面对鱼雪,依旧禁不住它的鲜美之魅。
  可是,好像才吃了几年的鱼雪,忽然见不到它的踪迹了。母亲说,大黄鱼少了,也吃不起了。
  原来,一个鱼种的衰落,连同它所延伸的菜肴及其物品也随之湮没。
  就如昙花一现似的,鱼雪只在我小时候出现过。怪不得我查找不到鱼雪这个菜谱。
  甚至,我到现在还不知“鱼雪”这个名称是不是这样写的。
  要说将鱼肉捣成碎屑样的,把咸菜又切成碎朵,应称作“鱼屑”,这样似乎很合适。但我更倾向于自己的想法,那便是:以鱼肉为主的玉白色,晾晒在竹笠上也好,堆积起来也罢,仿佛未溶化的陈雪。鱼雪,就更富有诗意。何况,鱼雪的鱼乃大黄鱼,配料的咸菜必须是雪里烘制成,一个鱼,一个雪,各取一字,组成“鱼雪”。
  其实,鱼雪已难以尝到,用哪个词语又有什么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