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屹立的白帝  

2013-03-20 21:35:14|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屹立的白帝

 

李白诗曰:“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这首脍炙人口的诗,我自小就能背诵。然而,白帝是神是人,何以取名白帝城,白帝城在哪里,我却未加探知。直到春节去游览长江三峡,登临白帝城,才恍然而知,感叹连连。

眼前的白帝城和白帝庙,竟是“白帝城内无白帝,白帝庙祭刘先帝”。历史,在这里进行了移花接木。

可是,又为何依然具名白帝城、白帝庙?

穿过长长的风雨廊道,廊道的顶端便是称为白帝城的孤山。孤山小巧秀美,看似一座大山的山峰,露在水上,仿佛一枚珍珠镶在长江之中。步道缓坡,树木葱郁,不一会就到山巅的祠庙口。站在入口处下端,即可眺望不远处的夔门。那夔门口,一边是群山的骑角,被两条相汇的江流包裹,或者斜伸在两条江流之间,另一边则悬崖峭壁,如一幅凝固的巨大旗幔,矗立在江口,高不可攀。正如入口门额上所书:“东连荆楚压群山,西控巴渝收万壑。”白帝城,就赋予了扼腕的  险要位置。

原先的白帝城,东依夔门,西傍八阵图,三面环水,雄踞水陆要津。这样的地理位置,自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早在西汉末年,割据蜀地的公孙述,已雄大远略地看到了这一点,就筑城建池,屯兵积粮。有着称帝理想的公孙述,为了称帝有个合理的托辞,不由声造舆论,说城内的白鹤井里近日常冒一股白气,宛若白龙腾空,此乃白龙献瑞,预兆这方土地上要出新的天子。公元二十五年,公孙述称帝,自号“白帝”,并改城名为白帝城,改城池所在的这座山为白帝山。白帝,自此便站立在这方土地上。公元三十七年,东汉光武帝刘秀发兵攻蜀,公孙述战死。当地人为纪念这位“白帝”,特地在白帝山上修建庙宇,供奉“白帝”像。这就是我们在山巅所见的白帝庙。

当地蜀人为何要在公孙述亡后建庙立像?我想,公孙述尽管自称“白帝”耍了点诡计,也非所谓的谪传,但得到了当地民众的拥戴,却是事实。要不,在他战死后,定会被民众碎尸万段,又哪能享受建庙立像加以供奉的待遇?何况,与“白帝”紧密相连的白帝城、白帝山、白帝庙,又怎能留待到今天?

然而,历史总要被某些人鼓来捣去。公孙述死后一千四百多年的明正德七年,四川巡抚以公孙述非正统而系僭称为由,竟毁公孙述像,把江神、土神和马援像供奉起来,并将白帝庙改为“三功祠”。呜呼,白帝庙里的白帝像从此一去不复返。至明嘉靖二十年,又改祀刘备、诸葛亮像,名“正义祠”,以后又添供关羽、张飞像。白帝庙,就形成了长期祭祀蜀汉人物的格局。

蜀汉人物又何以能搬迁白帝庙?翻看历史资料,公元二二二年八月,刘备在夷陵之战中大败东吴,兵退夔门之外,从此一病不起。于是,在白帝城附近的永安城的永安宫里托孤于诸葛亮。从这一史实中反映,刘备、诸葛亮与白帝城、白帝庙毫无关联,明代时的几个人却凭借手中的权势和个人的好恶,将他们生硬地搬进了白帝庙中。白帝庙内无白帝,已成活生生的事实。不知地下的公孙述有何感想。

小小的公孙述自称白帝,或许有点自不量力,即使在死后当地蜀人为他建庙立像,也只能在小小的城里而已。而刘备、诸葛亮的名声却响彻华夏大地,他们一旦进入白帝庙,白帝城之名便宏扬四方,早已将公孙述压在了城之下。

白帝庙,借着蜀汉人物的名望,名声大噪。

当我穿过风雨廊桥,看到的是一座高大端庄的诸葛亮塑像,醒目地矗立在廊桥顶端的平地上,那般显眼,那般吸引游人的视线。它的背后是一幅巨大的石碑,正面镌刻出师表全文,背面为后出师表,像是衬托着塑像似的。这该是一座新建的小小的广场,与风雨廊桥相对应,为上白帝庙必经之路的转角口,一个抢眼的位置。于是,一进入眼前的白帝山,所见的便为大名鼎鼎的诸葛亮,他正手执羽扇,仿佛向人们微微地笑着,那样神气。

当我步入白帝庙,一栋栋新老建筑排在山巅。这里有庙的气息,却无香火,游人似乎在参观一件件陈列的实物和雕像。也有祭祠的意味,扁额上所标注的“武候祠”、“蜀汉宝”等,都在张扬蜀汉人物的真迹。而扁额上标刻的字,还是从右往左所书,将现代的书写格式运用在古建筑的扁额上,不由令人啼笑。还有那托孤堂,里面的蜀汉人物济济一堂,围绕着病榻中的刘备和站立床前的诸葛亮,那两个刘备的儿子则伏在地上,好像等待诸葛亮的首肯。群雕看上去栩栩如生,托孤的景象有点凝重起来,却借用的是白帝庙的屋舍。

白帝庙被蜀汉人物所侵占,演绎着一段三国时的历史情景。

进入庙门前,我曾凝视过庙门。那庙门高耸在深红色的围墙围护中,尖尖的门顶显得肃穆又祥和。庙院那黄色的标志性色彩作为一种底色,在门墙上散发铺阵。庙门两旁多彩的图案,烘托出一种佛教才有的瑞祥意涵。门上方镌刻的“白帝庙”三个隶书,古朴清雅,却仿佛蕴藉了一种厚重的历史感,定格在庙门之上。那该是白帝庙原汁原味的一面。

在白帝庙内,我们顶礼膜拜的都是蜀汉人物。这是一种历史的误作,还是“白帝”的无奈?供奉庙里的诸葛亮、刘备们,在让人们膜拜参观时,又有何感想?

我未能想象出当初的白帝城是如何宏大,如何繁华,是不是如诸葛亮所说,“日有千人拱手,夜有万盏明灯”。我也未曾见到过三面环水的白帝城,却相信这个兵家必争之地的城池也早已毁于太多的战争,徒留一个城的概念。现今的白帝城,已成一座孤岛似的,静静地泊在江中。或许,千年的时光已抚平了一切。白帝城中的白帝山,白帝山上的白帝庙,都已波澜不惊,心如止水。虽历经世态炎凉,也装满一肚子的历史,却缄口不言,像一位禅定的老僧,又如一位满腹经纶的智者,静默地站立在江水之中。

然而,白帝城、白帝山、白帝庙,这些环绕“白帝”的名称,却又为何留存了下来,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只感到一种幸运。不管白帝城如何毁修,也不论白帝庙如何变迁,都只是一种历史的表象。“白帝”的造化,终究源源流长,如长江之水那般,一路流淌至今,还将滚滚留传下去。感谢公孙述,给诸葛亮们留下了庙宇,也给我们有了个游览之处。

踅回风雨廊桥的起点,回望悬水小岛一般的白帝城。白帝城孤傲地支撑着白帝庙,在江水之间岿然地屹立。就像它的名字,默默地沉浸在历史长河之中,不动声色,却承载着滔滔江水般的心灵情结。

白帝,终究萦回在白帝城之上。

 

 

远眺白帝山

[原创]屹立的白帝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风雨廊桥

[原创]屹立的白帝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白帝城与风雨廊桥

[原创]屹立的白帝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夔门

[原创]屹立的白帝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白帝城门址

[原创]屹立的白帝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蜀汉堂中的隆中对塑像

[原创]屹立的白帝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白帝庙门坊

[原创]屹立的白帝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白帝城出口

[原创]屹立的白帝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入口处的诸葛亮雕像
[原创]屹立的白帝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范增书写的李白诗

[原创]屹立的白帝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468)| 评论(5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