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繁盛的江南山  

2013-07-03 21:55:18|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繁盛的江南山

 

江南山看起来繁华了,也闹盛了起来。

个中的缘由,是起于那里建造了一家大型船厂。一座只有一座山支架的小岛上,坐落了一家桔红色巨大龙门吊高耸的船厂,很醒目。

江南山岛就在县城的南边,一道称作蒲门的港域将我们所住的本岛与它相隔开来,它便成为一座离岛。因为在港域的南部,本该称它为港南的,却由于“港”与“江”同音,况且大陆上江南的称谓早已有之,借用过来,套用在这座山清境幽的小岛上,也尚未不可。久而久之,就将江南山称呼下来。江南山岛,便有了一种江南地域所特有的风味。

然而,江南山东南部深水岸线被深深地所吸引。这个适宜人们居住的小岛,从此将改变它的性质。于是,一声声隆隆的爆破声响起,一辆辆的卡车来回运输山砂,一片偌大的海域被填平,两座二十万吨级的船坞镶嵌其中,高大的龙门吊雄壮地矗立在船坞之上,几幢阔大的钢结构厂房整齐地排列其间。一家大型的造船企业拔地而起,将江南山的一半连同周边的海域作为了旗下的土地。

这么好的地方,这么优的岸线,自然要有附加条件,那便是建造连接本岛的江南大桥。彩虹般的拱桥横跨江南山与本岛之后,江南山由原先的幽静变为热火朝天的施工场景,继而又成为车流不息的热闹情状。尤其是上下班时分,汽车、助动车、自行车一齐地上桥或者下桥,给江南山增添了一道活力,也带来了阵阵喧嚣。

架起了大桥,湮没了江南山人的一片苦言。桥,作为一个多年的梦想,终于在心堪上尘埃落定,没有比什么更重要的了。村里的渔民老大可以像县城里的人一样购车驾驶了,村民们也纷纷购买助动车,顺着桥面,从家里到县城是那么的来去自如,再不用等候每天几班的航船,更不会受到大风大雾而停航的影响。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在村里如涨潮的浪涛一阵又一阵地升腾。

五六千人的一家企业依附在村边,村里自是热闹起来。有人租房,房租增加了收入。有人开店,生意也兴隆。百十位村民又弃海,或者撇开家务,融入在企业职工之中。村里的都露出一张张的笑脸。一切,随着船厂的兴建和大桥的贯通而改变。小岛,沉稳中透析出一种新的面貌。

江南山西边的另一座岛屿也围填连接起来,将原有港池大大扩充,与本岛之间形成一道开阔的水域,行将成为优良的渔港。渔港的沿岸,还将建造一些设施,包括加油站等。那时候,渔港里的几百艘渔船锚泊下来,单是每艘船上两三面猎猎飘扬的红旗,便蔚为壮观,更不用说上船下船的渔民一拔拔地经过村子,那机声隆隆的闹猛景状,都会给小小的江南山增添一番从未有过的繁闹情景。

顺着江南山再往西,又一座跨海大桥正在构建。若干年后,江南山将作为一枚棋子似的,过往的车辆将驶过它的身躯,直通大陆。那时,江南山更会迎来车流不息的景象,繁华的程度又将如浪潮般一浪推向一浪。

江南山人高兴了,他们世代梦寐以求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并且比预想的更要张扬,整座岛似乎要沸腾起来。

看着他们一个个喜孜孜的模样,我也有点被感染。是呀,一座离水的小岛,只能隔海相望,一艘褪了色的航船每天几班来回在岛屿之间;一个封闭的小渔村,虽然一幢幢的楼房面海而建,却依旧卧在山窝里一般,让人看不上眼。桥的建成,以及其他一系列的变化,将江南山推向了一个昌盛的舞台,自是令江南山人兴高采烈,那是一种梦想的实现。我们本岛上几乎所有的人不是也做着大桥梦吗?人们更多的是从自身的利益出发,想着眼前的问题。这无可非议,也很正常。

望着江南山这样一番繁盛的情景,我在为村民们欣然之余,忽地感觉好像失落了些什么。

许是江南山有点太小,我们的眼界又有点大;许是江南山就那么一座小岛,与我似乎也没甚关系,终究是只闻其名。直到前些年,许多人都说江南山环境优雅,休息天不妨一走,才有点动心。正好朋友提议,便携妻儿择日前往。过去的江南山,也才只此一次光临,却有一种久违的感觉。

一弯小沙滩犹如一条金黄色的绸子镶在海边,小巧玲珑,让人有点不忍踩上去。与其相邻的海滩正巧退潮,灰黝的滩涂湿漉漉的,令我想起小时候在老家后沙滩捡拾海瓜子的情景,不由与儿子他们这帮小家伙一起,卷起裤管,兴冲冲地跋涉在滩涂之中。海瓜子虽不生成,却有蛤蚧,更有形似小章鱼的望潮。就依着村里人的模样,将手臂深探泥洞中,或悄悄地摸索,想给望潮来个突然袭击;或将手臂如活塞一般使劲地抽拉,欲把望潮赶出洞来,可是狡猾的望潮不知躲到哪里去了,总是寻觅不到它的踪影。倒是拾了几枚蛏子,捉了几只小蟹,也算体味了一下小时候那种快活的情趣。

至今,那片情趣浓浓的滩涂是不是已被砂石填埋?

山的后面有个自然景观,一个隆起的小山包,像是通向海滩的一道门槛。小山包的一边矗立一方粗大又显俊秀的土墩,状如阙柱,高高地耸立着微微俯视的头颅,仿佛在迎候走向海滩或者从海滩上归来的人们,雅致,奇逸。初次到江南山的人,都会在此留下自己的身影。

那座阙状的土墩,现在是不是在开山劈砂中已崩塌,成为填埋在海边的土壤?

幽静的小渔村,至今已被机器的隆隆声、汽车的喧闹声所干扰,以后还将有大批的渔船冒着黑烟,出海归港,“突突突”的声响会不时惊扰港沿的村落。幽静不再,惟有目前的夜晚才显静逸。

那些淳朴的村民,得到了太多的实惠,眼界不一样了,心态也不一样了,千方百计地赚钱,更有少数村民贪图起享乐来。原先的村民已变了模样。

还有那艘脱落了油漆的航船,至今又在何方?

我的心里泛起了苦涩。那些能让我回味的好像都成为记忆,只能在脑海一一掠现。或许,这是一种趋势,我有点哀自孤叹吧。

好在当初县里与那家企业谈判时,规定所开挖的山只能以山顶的中间线为界,绝不允许多开一分。如此,江南山面向县城的一半依然保持着原貌。站在它的对岸观望,青绿的山依旧横贯在海里,山窝里的村落依旧保持着渔村的风貌,只有一座桔红色的龙门吊些微地露在山的一端。

心里就有一种感叹,在苦涩中露出一点笑意。

 

 

 

  评论这张
 
阅读(438)|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