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2013-09-04 22:07:14|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峡谷——大通道

 

对雅鲁藏布大峡谷,我原以为更多的是属于地理学上的概念,我要抒写的,可以避开它,就写它的气势及两岸秀美的风光。然而,当我想象着雅鲁藏布江这条世界上最高的河流,绕过喜马拉雅山脉最东端的南迦巴瓦峰,急转南下,冲进喜马拉雅群峰之间,形成为一条世上无可比拟的大峡谷,我就不能不触及它的地理学甚至气候学上的意义。

因为,雅鲁藏布大峡谷是一条大通道。

的确,蜿蜒于西藏南部的雅鲁藏布大峡谷,把雪峰、冰川、草原、森林积于一圈,既有亚马逊河的湿润和神秘,又有喜马拉雅的寒冷和险峻。可以说,这一长达五百多公里、最深处为六千多米的峡谷,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条,也没有哪个地方比它更丰富多彩、更气象万千了。

这,都离不开大通道所作出的贡献。大通道的作用,就盘旋于大峡谷之中。

大峡谷所构成的,首先是水汽通道。据资料介绍,这一水汽通道的存在,不仅造就了雅鲁藏布江流域的特殊降水分布,而且造就了藏东南特殊的海洋性气候环境。如此,大峡谷成为我国山地垂直自然带最齐全、最完整的地方,从高山冰雪带到低河谷热带季雨林带等九个垂直自然带层层布排,景观各异,相得益彰。

当乘车深入大峡谷的路上,我一路所见到的山头,除了云雾缥缈的雪山,几乎都披着苍翠的绿衣,呈现绿意浓厚的景象。尤其是经过海拔四千二百米的多雄拉山时,山上森林密布,郁郁葱葱,满目皆绿,根本想不到高原上的雄山竟是如此翠墨般地铺展。报春花、野菊花之类的花朵,星星般缀在山坡上,展示出多彩的画面。那些峡谷中的小山小屿,同样绿茵盎然,像翡翠一般,静静镶嵌在流淌的水中。那是垂直自然带的一部分,还是七月湿热的天气造就?我想,该是两者融合的结果吧。

还有那棵大峡谷边上的大桑树。汽车转个弯,它便醒目地耸立在我们面前。庞大的树冠像个圆球般覆盖着高大的树干,密密的树丫编织着葱茏的衣饰,繁茂出一副鹤立鸡群的模样。称不上独地成林,却是大峡谷中最粗壮、最茂盛的一棵树。树枝上挂满的哈达,就是人们对它的一种崇敬吧。要是没有大峡谷的水汽滋润,也许它难以如此雄浑地站在山坡边上。

通道可以来回贯通。沿着这条大通道,各种生物南来北往,东行西走。就如我们,从大峡谷入口进去,又可返回来。植物们也如此。大峡谷,就将各种植物融于其中。怪不得我们一路所见的,几乎没有秃山荒芜之感。

既是大通道,自然也是人类活动的走廊。据史料记载,高地的藏族和低河谷地带的门巴族、珞巴族也多利用这条通道联系往来,互通有无。而我所感受到的,也正印证了这样的事实。

大渡卡,一个城堡的遗址。长长的一方绿洲,横卧大峡谷中。绿洲上遗存的土黄色、烟灰色的几处土墙,掩映在绿色之中,却又仿佛情不自禁似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据说,那曾是当地工布首领的庄园城堡,后来在与波密王的战争中被摧毁。大渡卡在藏语的意思为“放马处”。那留存的遗迹,因为在大峡谷的绿岛之中,来回不便,是不是工布首领的牧场所用的房屋?然而,不管如何,绿洲上的残墙断垣,验证着很早以前有一个部落在此落脚,并千辛万苦地在绿洲上建筑了房屋。现在,遗址上插着的几处经幡,随风舞动,就如多彩地在追忆那一段历史。

再往前,看到一棵桃树,生长在巨石缝中,枝繁叶茂。巨石若小屋般大,中间开裂。桃树就从石缝间“破石而出”,高高地矗立其间。或许那巨石原本就有缝隙,一棵桃树的种子恰好在里面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但是,我更相信那个传说:当年的藏族英雄格萨尔王与魔鬼搏斗,杀掉魔鬼后,将魔鬼的心脏扔在这个地方,但魔气还是未断,格萨尔王用自己的一滴血洒在魔鬼的心脏上,心脏裂开了,变成了掰开似的巨石,中间长出一棵桃树,成为“魔心石”。尽管是传说,却总有蛛丝马迹可寻,说不定格萨尔王确实曾经挥剑舞戟地到过大峡谷,将传说遗落在这个大通道之中。

还是那棵大桑树,已有一千三百年的树龄,传说是文成公主带入西藏的种子生长而成。没有大通道,就难以将种子带入大峡谷,更难以长成千年古桑。

要是种种传说还不足以信服的话,现今的直白村是最好的明证。直白村就在大峡谷游览景区的终点。一幢幢富有民族特色的屋宇散落在山坡上,山坡下的田野上,或黄灿灿的油菜花成片怒放,或绿油油的草地如绒毯一般铺展,一黄一绿,相映成辉,秀美纯如的田野风光浸染出一番江南风味。路旁几处低矮的屋棚边,通体黑色的猪们或觅食,或躺在地上,一副悠哉的模样。一段几十米长的路上,两旁简易的店铺汇成了一条七彩的走廊。摊位上尽是当地的各式工艺品,琳琅满目。一个个身着藏服的村民,吆喝着招揽游客,渲染出一种热情奔放的场景。这样的画面,这样的风情,令人不由想到,大峡谷为村落的驻扎提供了舞台,而大通道则无疑滋润着村落,给村落赋予了不尽的生机。

滚滚流水冲开了一座座阻挡的山脉,在冲出一条举世无双的大峡谷的同时,也为自己打开了一座座的闸门,无穷无绝的江水就有了一条曲折多弯的大通道。当车子行至大拐弯观景台时,大峡谷的江水就在身边奔腾不息,亲身感受到峡谷通道的雄壮与峻美。高山,深谷,急转弯的跨越,大拐弯就凸显在眼前。激荡的江水澎湃咆哮,掀起的流花剧速跳跃,那样急切翻滚,那样势不可挡。怪不得雅鲁藏布江能冲开一道道山脉,一路不可阻挡似的横冲直撞在深山之中,原来那么激扬四溢的江流在不绝奔泻,我不由深深地叹服,一阵震撼。

当然,也有被拦阻的地方。当海拔七千七百八十米的南迦巴瓦峰巨人一般地矗立在它面前时,它只能顺着山脚绕行,于是,一个大跨越的马蹄形河流就此形成。大峡谷,由此也拐了个弯。

南迦巴瓦为世界第十五高峰,藏语意为“直刺蓝天的战矛”或“霹雳闪烁般的山峰”,有着“冰山之父”的美誉,因其终年被云雾遮绕,又被称为“云上的山”,成为众山之神。站在直白村那块镌刻着“南迦巴瓦峰”的巨石边,抬头遥望,那山峰,云雾缭绕,虚无缥缈,恍如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直至返回路上,一位乘客惊呼“南迦巴瓦峰露出头了”时,我才远远地见到它的一缕真容,厚重的雪覆盖着它黛青的披甲,那样冷硬坚韧。然而,飞扬的云雾又不时遮住它,使它时隐时现,变幻莫测,令人敬畏。面对这样的山峰,雅鲁藏布江也顶礼膜拜似的,只得绕道而行。虽如此,我却想,要是没有大峡谷的冲击,我们又如何得以见识南迦巴瓦峰?因为这一大通道,我们才能感受到南迦巴瓦的绝壁凌云与雅鲁藏布江的波澜壮阔所绘就的壮美画卷。

此时,我的耳边回响起了一阵阵的歌声:

最深的是你,最高的是你,最险的是你,最长的是你。……

雪山在水中流淌,啊,雅鲁藏布大峡谷,你轻轻走过,轻轻走过世界屋脊。……

随着歌声,雅鲁藏布大峡谷——大通道的形象在心里放大、飞扬起来。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大峡谷——大通道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436)| 评论(8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