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两座桥塔  

2013-10-17 22:01:19|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座桥塔

 

桥塔的升起,点燃了岛上许许多多人的梦想。这梦想,汇成了百十年来人们对桥梁的期盼。

当我站在建造一座桥塔的岛上,两岛之间的桥塔已高高矗立。看上去只有一抱粗的两根柱墩,支撑着九十米高的桥塔,让我仰望,感叹这桥塔的高大,巍然挺拔成悬空的框子似的,将我压缩得渺小起来。

我站立的是座无人岛,已与另一座无人岛筑坝相连,与已建有一座桥的岛屿也贯通一气,如环环相扣般将我所居住的大岛连接在一条曲线上。对面的岛稍大,一座山,一个岙,一个渔村。这个岛,对大桥而言,只是个跳板,接下去还将再建设一两座大桥,才能与舟山本岛相连,与大陆相通。但是,面前的这座桥不得不建,就如安放船上的龙骨,不可缺了中间的一节。

两座桥墩,就面对面地屹立在各自的岛脚边。

这是两道门框。令我联想到门对着门的模样,是两座岛的门。岛一旦开设了门,岛就可活起来,犹如码头。码头一造,航船便能停泊,通航。当然,这更是桥的门。毕竟是跨海的一座桥,门框需要高耸,坚固,门才洋洋洒洒地竖立。如此,桥面才可一步步地铺设,门与门之间也就通达起来,门的意义就定格在桥面上。望着桥塔下浑浊的海水,像是整体的在移动,两座桥塔又仿佛是航道的门。这航道的门就显得巨大、高深,我忽然感觉有一种震撼。

再望两座桥塔,又似两位巨人面对面地伫立。那么高大英俊,那样专心致志地目视对方。我想,巨人是需要握手的,握手才能言和,才能发挥更强大的力量,要不就会两败俱伤。可是,底下流动的浑黄的海水又难以逾越。两位巨人是不是有点望洋兴叹?它们始终默默地站立,不动声色,又有那么一点期待。

对面的桥塔后边,一座青山呆呆地陪衬着,半圆的隧道口若张着嘴,愣怔样的。我这边的桥塔后面,是一条坎坷不平的土路,尘埃不时在海风飘拂中飞扬,未被铲除的一两棵小树披着涂抹了灰沙的印痕,一副荒落的模样。在这样的背景中,我倏地感觉,两座桥塔又显得有点孤独。它们鹤立鸡群似的,高大出一种孤寂的状态。

盯着盯着,渐渐地,感到桥塔像在相互间深情地遥望。

是情人之间?那望眼欲穿的忧绪,那不能相拥一起的焦虑,让人怦然滋生一种怜惜之情。

是夫妻之间?那隔岸相望的分离,团聚无期的愁思,又眼巴巴地镌刻在海峡之间,又怎能不令人惋叹?

这五六百米的水道,就那样无情地横在眼前,自顾自地流动着潮流,显出一番混沌般的冷漠。

此岸到彼岸,渡船是古老的移动的跳板,可是流激,渡船只能是个传说。架桥,桥塔又正在遥望。

游过去是一条途径。当潮汐是小水时,有人曾不畏激流吞噬地游过这一水道。可是,又有几人能如此?有些途径,并非我们都能轻易去涉足。

桥塔间架一条粗粗的绳索又如何?循着绳索,从这头滑到那头,从而实现相聚相拥的愿望。要是绳索上架一藤椅,滑到中间轻晃几下,岂不是世上最大的秋千?勇敢而富有诗意。一望这冷硬的桥塔,我哑然失笑。这桥塔又怎能如此之用?

丢掉了幻想,心里就有一种守望的感觉在涌动。

不错,是守望。情人之间在守望,夫妻之间在守望,两座桥塔也在守望。此刻的我,正以守望的心绪盯着桥塔。

守望就有期盼。这种期盼不像呼唤流浪的人何时归来,也不像孤独的相思,到头来空等一场,更不像岛上的人对建造大桥的梦想,在前些年看来仿佛还遥遥无期。看那桥塔的耸立,期盼便进入倒计时状态。即便再等上一年,看着桥面缓缓铺设的情景,心里也许会有些微的难熬,那也值得等待。

桥面的连接,就成为守望的过程,成为期盼的结果。

如此,门终将对接,巨人的手终将握在一起,情人间、夫妻间的守望必然在桥面合拢的一瞬间修成正果,迸发出奔放的激情。

然而,守望的结果又孕育新的期盼。

高高的桥塔坚固不坚固,门与门之间对接得紧密不紧密,手握得牢不牢,斜拉桥面的钢索会不会蹦断?诸如此类的问题,一古脑儿涌现在脑海。本来这样的问题大可不必产生,有种煞风景的败兴。可一座座桥梁的事故,又难免令人生发一种新的期待。而这样的期望却又在漫漫之中。苦涩一笑,只有不去想它。

桥塔在两岸之间的矗立,就架起了桥的身子,就给人希望。这是桥塔所赋予的最直接意义。

蓦地,一个念头又蹦了出来。这桥面一铺设,不是将桥塔间的航道凌空一挡吗?比如这一航道可通航万吨级船,假如桥梁设计的是万吨级通航能力,那没问题,但若只设计五千吨级的呢?航道资源不可再生也。

人的欲望,人的眼前利益,总与生态的保护处在矛盾之中。

我的渺小的身影,在高大的桥塔面前,显出一种无奈的情态。

恍惚间,两座桥塔如一双巨眸冷冷地瞪着我。我不由一颤。

我知道,我所有的想象,所有的诘问,都将灰飞烟灭,如脚下翻涌的浪花顷刻间湮没在滚滚潮流之中,人们更多的是等待着桥面的快快连通。

面对眼前两座高大的桥塔,作为岛上的一员,我其实也渴望桥梁能早日建成。只要桥塔下的海水依然潮涨潮落,那样,海看上去还是这一片海。

我去看望桥塔,不也与许许多多的人一样,点燃着造桥的梦想,拥有着一份期盼之心?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