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月光下的新城  

2013-10-24 21:48:42|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光下的新城

 

新的城区仿佛刚开始发育。尤其在月光下,我的这种感觉更深。

老城区已饱和,虽在改造,也冒出一两幢高楼,却终究还是要挤破发福的肚子似的。十年前,一路相隔的一块巨大的盐滩就被征收,填埋,三纵六横的道路率先贯通新的城区。今天,新城区几无空置的地域。崭新的城区,一切都是新的。

我的家就在新区的一隅,位于新城的最南端。今夜,我陪完客人,依旧步行回家。

那条穿越新老城区的大道一直向北延伸,沿路的几个小区风格各异,房屋错落有致,将新城的概念竖立在大道的边上。

热闹的气息在路上弥漫开来。路口的一幢大楼上,霓虹灯如跃动的流线,闪耀在一层一层的楼上,几乎一层楼就是一家小旅馆,咖啡吧、歌厅也大大方方地寄托在里面。一辆辆的汽车在这里交汇,红绿灯不动声色地履行自己的职责。依着小区林立的店铺,也流泻着灯彩的光芒,把一块块的招牌亮丽在店铺的额头。看上去,夜晚下的新城露着繁华的一角。

沿路的各家店铺,门面有大有小,大的两三间相连,小的仅为一间。经营的内容五花八门,以经营家居装修类的为主,销售地板、卫洁、油漆、石材、墙纸、灯饰等,还有大理石加工的,也有婚纱摄影、美容美发、小型超市、茶室,卖五金、鲜花、水果等,修理空调、电瓶车的,一家保险公司也在其中,几家棋牌室在玻璃门上打着广告。琳琅满目,却又杂乱无章似的。

除了少数打烊关门的,开着门的店铺,要么亮着幽暗的灯,要么散发着明亮的光。灯光幽暗的,一路看来还没几家,店面冷清。更多的是灯光亮堂的,一屋通明,有的光线还透亮到室外。这样的店铺一环扣着一环似的,间隔着映现。街面就有了一种辉煌的影像。

仔细看,发现了一个共同点,那灯光明亮的店铺,庶几都在玩牌,或打清墩,或搓麻将。清墩是一种扑克牌打法,三付牌,四个人,在岛上广为流行。打清墩的往往吵声较响,尤其是扔炸弹时,甩动手臂,欲与人置死地似的,狠狠地将牌抡出去,桌子上响起清脆的落牌声。更多的吵声来自四个人的说话,既有对对方出牌不当的大声责怪,也有对打牌充满赢一包香烟钱的憧憬。搓麻将的,时而边搓边聊天,时而浸注在牌局中,那理牌的嘈音不时回响在路边。这些打牌搓麻将的,大多为青壮年,穿着廉价的衬衣或T恤,甚而有一两个还赤露上身。也有几家坐着旁边围看的人,男的女的都有。烟雾在屋内飘渺,在灯光里缓缓扩散。原以为这些都是本地人,不料,在一间屋内听到讲外地方言的声音,才知外地的人也有打牌搓麻将的。

这样走过去,欢声笑语的,哀声叹气的,或者“的扑的扑”、“哗啦啦”的麻将声,隔几间门面就响起,此起彼伏,像一条弯曲的声带,在街铺边颤栗。

拐弯,也有这种情景。只有穿过横贯的一条大道,才静寂下来。沿这条大道的边上新开发成一个小区,一长排的店面房都拉着卷帘门,还无人问津。

宽阔的大道便静逸,静逸出一种空旷。

月亮似乎跟随着我步行。这秋夜的月亮依旧皎洁,洒着恬静、清纯的明光,那样令人钟情。仰望,整个新区都在沐浴着光华,仿佛透析出一种幽雅的意境。

大道沿着海塘,一片绿色的防护林如屏风般遮拦海风。涛声一阵一阵地从海塘底下传来,缓缓的,轻盈的,离我那么近,又似那么远。

本想享受月光下的静美,然而,那些店铺里的情景时不时冒腾在脑海,一一掠过,嘈杂的感觉一时无法平息。

他们一间店铺一桌人员的打牌,该是闲着无事吧。打牌,既消遣难熬的夜晚时光,又开着店门,延着做生意的时间,不管这夜晚的生意有没有,总之是一举两得。何况,打牌的人也都是相熟的,打牌也可增进情感。牌桌上的信息又随时迸发,成为一个交流的平台。这看上去都是好事。可是,他们将打到几点结束?假如打到半夜三更,这样的场景是不是将一直敞开着?会不会影响隔壁的人家?第二天又如何做生意?

我摇了摇头。月光如水,海风轻轻拂面。我想他们也虚空吧,不打牌又能干吗?难道如我一般也独饮孤独,或者回家看书、上网?忽地产生一个荒谬的念头:要是我开这样的店面,夜晚下会怎样呢?是不是一俟夜幕降临就关门,与朋友去茶室、咖啡馆或酒吧相聚?或者开着店门,静静地坐在躺椅上看书?打开柜台上的电脑上网?叫几个朋友来海阔天空地聊谈?总不至于将扑克、麻将引到店铺里来吧。

然而,假如真的去开店铺,街面是不是会太冷清?

望着月光下的新城,宽阔顺畅的路是新的,错落有致的楼宇是新的,一排排一片片的树木是新的,仿佛连空气也是新的,月亮流泻的自是清新的光芒。蓦地,我感觉,新城的形成和繁华,是多么需要这些打牌的人。没有他们购买房子,没有他们来开店铺,新城哪能成形?难道都让我等这般的人开店?那简直是梦想,是笑话。何况,那些还空置的住宅、门面房正焦急地等待他们这般的人,去购置,去经营。每一座城市的繁荣,都离不开他们这帮人所做出的贡献。他们是基垫,是一串串红艳艳的葫芦糖,一记记充满暖洋洋的吆喝声,一阵阵带着咸腥味的海风,飘漾在鳞次栉比的高楼间。

我的心里,又如月光似的宁静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564)| 评论(7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