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秋日私语)秋的海  

2013-10-09 22:04:19|  分类: 海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的海

 

我感觉自己正处于秋的季节,行走在秋的海边。

秋的海,已失却了夏日的喧哗、缤纷,显出一种沉稳,一种丰厚,一种畅快淋漓的景致。

秋的季节,其实是秋风渐渐熏染而成。秋风阵阵吹拂,那是海上的风渐渐猛了起来。海风,首先带来了秋的气息。

夏日的海风微弱,蕴含浓浓的腥味,咸孜孜的,与人的汗味融为一体。秋的海风,湿软,凉爽。即便站在还滞留些灼热的太阳底下,也感觉爽意在心里升腾,挥发了阳光的拍打。更不用说夜晚时漫步在海边,那海风拂面而来,舒畅的意绪立时弥漫心际。

秋风起,秋雨就不知不觉地撒下来。岛上的秋雨下得快,停得也快,干脆利落,不像梅时的雨那样,缠绵,细蒙。岛上的人说,这样淅淅沥沥下的雨,落一阵,凉一阵。果然,秋雨和着秋风,将岛上的秋意渐渐涂抹出来,越益浓厚。

秋日的海面又处于浑黄的状态。浑黄,是我眼前的海的主色调。尽管夏日有那么几天,在潮汐的作用下,会有几片海呈现碧蓝的模样,显出一番蓝海的格调,令人一阵惊喜,但那只是海穿上的一件飘忽的外衣,今天能见到,说不定第二天就淡出了视线。秋天的海风一升起,海便恢复了本色。

浑浊的海水,包裹着岛,养育着岛,将岛滋润出一种秋熟的风姿。海水的浑黄,似乎经过夏日的沉淀,孕育着一种生机,丰收的景象在秋的海洋里频频向着渔船挥手。

渔港便空落起来。

不久前,渔港里的渔船一排又一排,船紧贴着船,密密匝匝,船尾和桅杆上的红旗布满了渔港,渔港被挤得喘不过气来一般。这是伏季休渔时的情景。因为,炎热的夏天是鱼们抱卵产仔的时候。经过一个夏季的养育,鱼们茁壮成长起来。秋天,与陆上的一样,海里也成了丰收的季节。待到开捕的时日,一艘艘的渔船机器轰鸣,发出高亢的欢呼声,像庆祝那秋季的来临。它们高昂尖尖的头颅,充满信心地奔赴秋的渔场。

空落的渔港惟有浑浊的海水在掀动,坚硬的堤坝裸露出一副寂寞的模样。然而,没几天,那些出海的渔船又会三三二二地归港。那满载而归的喜悦将给渔港点染出欢闹的情景,那盏盏渔灯仿佛就在传递渔港充实而安恬的意象。

渔船停泊,出海,归航;渔港盈满,空落,欢腾。这样的意境,已成海边秋日的一种景致。

海鸟似乎也失去了踪影。这些灰翼白肚的海鸟是不是也随着渔船的出海而飞向渔场?夏日的时候,海鸟们在海边翱翔,或扑翅飞向海中叼食。而现在,这些海鸟像预感到秋的来临意味着什么,纷纷去追寻远方的鱼儿。

夜晚下的海边已消散了炎夏时的闹腾、喧嚣。夏夜,海塘、栈桥、观海平台、沿港边上,到处都散落着三五成群抑或对对情侣,有的望着黑沉的海,有的窃窃私语,还有围坐一起在灯光下打扑克的,几个上了年纪的拉琴唱着歌,一帮媳妇们欢快地跳着广场舞。海塘边的大道上,电瓶车、小汽车横陈路旁。这样的夜晚,既披沥出欢闹的情状,也充塞着一种闷热,闷热中仿佛飘忽着一种虚空。

而现在,这秋的夜,渐渐平静下来,偶有如我这般喜欢静夜的人在漫步、观海,畅饮海风。海塘静逸地延伸海边,宛若一心投入在与波浪的亲密之中。栈桥也恢复了静态,顶端的码头上泊了艘航船,舱上的灯火明花花的,像是照看着栈桥,又如在标注自己。沿港边上的夜排档也渐失夏夜的闹盈,穿风的摊位不时拉下挡遮的帆布。海边的大道空阔起来,将笔直的身影长长地铺展,仿佛能一眼望到头,却又在路灯下露出一副深沉。

风似乎渐猛,海边的涛声也比夏日的响亮起来。拐上海塘,眺望岛与岛之间的那片海。对岸船厂的灯光明燦地撒着光芒,把海面亮出无数皱褶的波浪。海显得生动,更蕴藉深邃。海塘脚下的波涛“哗哗”地拍着堤坝,宛若精力十分充沛样的,一阵连着一阵,浑厚,有力,绵绵不绝。

圆月高悬在岛的上空,清澈,明辉。当玉盘似的月亮从海面腾升的一刻,她便青睐了海的夜晚吧。何况,秋的夜,清爽、空明。那中秋的满月,在海面洒下清幽的光照,如一道慧尾,波光粼粼,仿佛此岸与彼岸间拉上了一道黄灿灿的彩带,将海映出了一种灵动。这样的圆月,是秋天带给月亮的辉煌。惟有秋,才是月亮最喜爱的季节,要不,她怎会把最满最明的一面奉献出来?

回眸秋的一幕幕景状,秋徐徐地一步步向我们走来,不知不觉地季节已换了一个新的境地。就如人到壮年似的,少了青春的激情,也缺乏了夏日的喧闹,更多的是成熟而沉稳,丰厚又大气,那么从容不迫,那么空远旷达。即便多彩的树叶点染秋的多姿,那也只是她华丽转身的一种意象。

秋的海,也如此吧。

这一刻,我蓦地感到自己正如秋的海一般。年轻时,仿佛头上长了棱角,凡看不惯的事总要去触一下,春潮澎湃样的。步入成年,又按捺不住地为了理想打拼,时而蠢蠢欲动,吹括起阵阵大风,时而又一片迷惘,像闷热中飘游了海雾。现在,那头上的棱角早已消影,那打拼的冲劲已化为坚实的步履。一切犹如眼前的海,潮汐不急不慢地起伏,涛声粗实深情地回响,海面是那样空明清远。

一艘白轮船正在我的视野里驶过,仿佛载着我航向彼岸。

转身,沿着海塘的防护林给海边勾勒出一道绿色景观。那是由木麻黄和珊瑚树组成的两排树木。木麻黄耐碱,除了咸碱地,其他的地方很少见到。密密麻麻的木麻黄犹如海的篱笆,任凭经年累月的海风吹拂,依然挺拔翠绿。珊瑚树则显高贵,掩映在木麻黄之背,流淌着葱郁的光彩,像要亮丽出一道自己的风采。可是,映现在我眼前的这两排树,不管品种如何,都那么苍翠,那么富有生机。即使秋的熏陶,也改变不了它们绿意盎然的品性。

生命之树常绿。我想到了这句话。不论什么样的人,都该如此。我又默然地想。秋,只是一个季节,循环往复。而人,到了这个时候却将逐步走向老年,又哪能与季节相比?该思考的是,如何保持常绿的姿态,像树木一样。

涛声又在耳边响起。忽然感觉这涛声与夏日、与往年也没什么不同,还是依旧“哗哗”的声响,此起彼伏,只是随着海风的大小,或重或轻、或急或缓而已。细细一想,其实,我眼中的秋的海,也还是以往的那个海。只是人感觉到了秋,以为海也沉浸在秋之中了。我不由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