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平遥的脉搏  

2014-12-17 22:00:23|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遥的脉搏

 

匆匆去了趟平遥古城,回来后却时常沉思,我何以大老远的要去平遥?它又留给我什么深刻印象?

一座古县城。一圈城墙,一片片的屋舍,一条条的大街小巷,一群群如我这般的游人,似乎如此而已。

静思中,我却又分明感受到了它的微微跳动的脉搏。

那是一脉文化的细流,那是一种历史的呢喃。文化的,历史的,往往交织一起,相辅相成,总像溪流一般不停地流淌、吟唱。

更何况,这是一座保存完整的典型的古县城。

平遥古城就有让人许多寻味之处。

既是古城,城墙便是它坚硬的篱笆,牢牢地包裹了里面的屋舍。屋舍就在城墙里发酵,然后渐渐分化、沉落。

城墙就首先映在我眼前。

外面土黄、里边青色的城墙,像是将古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古朴的特色清晰地显示出来。土黄的外墙有点粗糙,仿佛迎合了平遥上空弥漫的黄沙特征,又让人联想到那是不是黄沙日积月累所浸染涂抹上去的?里面的内墙却裸露着青砖,有点斑驳,时间的痕迹便脱落出来。

据史料记载,明洪武三年(1370),对原旧的墙垣进行重筑扩修,并全面包砖,以后又多次整修,增设敌台,使其功能更加完善,切实护卫了平遥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1730年,康熙皇帝西巡,路过平遥。为宣扬皇帝思泽,又在原有城墙基础上加筑东南西北四大城楼,蔚为壮观,大气而精美。它们不仅加强了城墙的防御功能,也增强了城墙的艺术审美风范。

这高12米、周长6163米的城墙,就把古老的县城区隔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特立的世界,使里面的街道、铺面、市楼依旧保留了明清形制。城墙构勒出的是一座城,亘久地高高站立,如一道严密的防线,护佑城内,却如囚禁一般,把城内的所有一切都掌管起来。城墙的那种防御却又具禁锢性质的文化含义在这里得到明晰的显现。

没有这样的城墙,这还是一座古城吗?没有城墙的防护,里面的一切还能完好保存吗?而几百年来,城内的人们却或许因为城墙而满足,而安生,而自豪。

古城并不十分庞大,街道格局为“土”字形,建筑布局则遵循八卦的方位,却又有“龟城”之称,据说为大名鼎鼎的刘伯温所设计。这样的设计布局,就有一种“礼”序的意味。那衙内、庙宇,以及百姓的民宅,便无不中规中矩,讲求的是方正、端庄、中轴对称,体现了和谐、中庸的文化气息。一座高达18.5米的市楼矗立在既是龟脊、又是全城中轴线的南大街上,成为了古城的心脏。楼上所书的“揽上秀于东南,抱住流于西北”、“仰观烟云之变幻,俯临城市之整体”,正囊括了它不可撼动的地位,大气而威仪。

平遥古城的民居非常有特色。“房子半边盖”是“平遥古城十大怪”之一。之所以民居大多为单坡内落水,流传最广的为“四水归堂”或“肥水不流外人田”。山西地处干旱,且风沙较大,将房屋建成单坡,能增加房屋临街外墙的高度,而临街又不开窗户,则能有效地抵御风沙,提高安全系数。院内这般紧凑的布局,便显示出对外防范、对内凝聚的民族共性。这样的建筑方式,我想,该与城墙的高高竖立是一脉相承的。

作为一座古县城,不能不去县署衙门。县衙与我所想的一样,坐落于古城中心。整座衙署坐北朝南,对称布局,左文右武,前朝后寝,主从有序,错落有致,一切皆遵循封建礼制,仿佛皇宫缩影。给我印象深刻的是那几副对联。进入衙署,大门口即见到:“莫寻仇莫负气莫听教唆到此地费心费力费钱就胜人终累已,要酌理要揆情要度时世做这官不勤不清不慎易造孽难欺天。”明确地告知百姓,做人要和,心态要平,处事要有理,要不即使赢了官司,也会费力费钱,身心疲乏;同时,也警示为官不易,一旦不勤实、不清明、不慎重,便会留下后患,造孽于人。进入大堂,又一副对联赫然在目:“吃百姓之饭穿百姓之衣莫以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得一官不荣失一官不辱勿说一官无用地方全靠一官。”这个大堂名曰“亲民堂”,挂一副这样的对联,含义自然昭然若揭。富有特色的是,“亲民堂”的“民”字多了一点,提醒为官的要“多一点亲民”。与此相呼应的是二堂的对联:“与百姓有缘才来到此,期寸心无愧不负斯民。”其中的“愧”字却少了一点,警示做官的“对民众要少一点愧疚”。大堂、二堂的两副对联,都道出了为官者必须为百姓着想,无愧于民。

我不知道历任的县官是不是都朝着这一方向践行,但我相信建造这一县署时的县官定然是亲民的,要不,他无论如何是不会挂上这几副对联的。自然,这样的对联虽出自封建社会,但今天想来,其为官理念却仍适合于今,不能不令人沉思。或许,正因为有这样的官场文化,平遥古城几百年来才政通人和,商盛贸兴,相安无事,盘踞晋原大地。

平遥古城最辉煌、最可书写的,要数晋商文化。从遥远的北宋开始,晋商的脉络紧起慢行地汇集到了平遥古城,凝聚成“日升昌”票号的诞生。这是中国第一家真正意义上的银行。自它诞生的那天起,就成为清朝商业贸易的翘楚,曾一度主宰了清朝的经济命脉。之后,各地的票号就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了出来。

“日升昌”坐落于西大街,三进院落实在显得简朴。事实上,即使是鼎盛时期,它的管理和工作人员也才十多人。五开间的门面,就是当年的营业大厅。它的内院,是总经理办公室、会客室以及客房。总经理的办公室没有宽敞的大班台,只有土坑土桌。就是这样的票号,成为了当时经济发展的晴雨表,也才使商业资本与金融资本融合一起。

繁荣的大街依旧古色古香,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安之若素,泰然处之。只有那些建筑和无数的遗物,在时间的沉浸中,沉默着,让人回味、鉴赏、思索,成为一种永恒的模板。不错,历经五百年不衰的山西商业神话,在这里定格,被一遍遍地供人传说,令人想象着明清时商贸如此繁荣的盛况。在这样的盛况里,那种“义字当头,诚信为本;做人为先,生意为后”的人生哲理所形成的晋商文化,就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晋商。

漫步在大街小巷间,感到古城仿佛原封不动地趴着,映现出过去的辉煌,不甘寂寞似的,却在厚重与内敛之中只能默默地沉落。或许历史以有形的形态,让人看得见,摸得着。如此,城还在,街巷依旧,却已换了人间。然而,一缕缕文化的脉搏就在这般的形态中淡淡地跃动,让人追述、缅怀、向往,甚而祭奠。

忽见一老妇人头戴花环,身着花衣,驾着一辆小三轮车,满脸笑容地载着游客,在我眼前渐渐离去。

于是,在我心里,平遥古城的天空便也如罩上了光环,在历史文化的深沉中继续散发丝丝缕缕的气息,慢慢流淌。

 

[原创]平遥的脉搏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平遥的脉搏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平遥的脉搏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平遥的脉搏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平遥的脉搏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平遥的脉搏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平遥的脉搏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平遥的脉搏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平遥的脉搏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471)| 评论(5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