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印象下渚湖  

2014-12-26 23:0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下渚湖

 

名为下渚湖,是它还不成熟,拖泥带水地构成了湿地?还是原本就是湿地,却又裸露出一方庞大的水面,以致成为了湖?

深秋时节,我走进德清的下渚湖时,心里就冒出了这样的疑惑。

乘着游船,慢悠悠地前行,才渐渐在心里明了起来。

土墩与岛屿——

大大小小的、不规则的土墩就在身边撩过。一座又一座,数不胜数似的,仿佛游船总沿着土墩间游走,成为下渚湖的一大亮点。

每一座土墩上都披沥出秋的意姿。细瘦的树木依然翠绿,却已失却鲜亮的光泽。树根已被粉刷上白石灰,一截截十分醒目。更多的,是枯黄的芦草,随风飘动,或者静静默立,将秋意一片片地涂抹出来。

土墩的脚下大多被厚重的水草所遮掩。裸露的,都用一根紧挨一根的木桩紧固着,形成一道坚固的木头矮墙。木桩上烙下了水位的痕迹。秋季是枯水期吧,木桩上露出了黑黝黝的印痕。一种生态,也是一种景致。

比土墩大许多的便是岛屿。其实,从我们海岛来说,岛与屿是两个地域空间的概念。大于500平方米的都称之为岛,少之则为屿。下渚湖的土墩,大的应为岛,小的该是屿。土墩,想来皆由泥土堆垒而成,一座座独立于水中,当地人便这么称呼,甚是形象。

岛就比土墩开阔。芦苇丛生,树木成林,步道蜿蜒,竹楼点点,恍如进入一个野隐的世界。见到一座桥边停靠着一艘小舢舨,一位老妇坐在船头,舱中摆放着一只甲鱼、两盆鲫鱼。同行的杭州朋友一阵欣喜,即买下来,想晚上回去烧煮。这样的鱼,是最生态的。

水巷抑或港汊——

土墩与土墩之间,土墩与岛屿之间便是港汊,是水巷。

水,说不上清澈,有点浸染了秋的意味,却纯净、明澄,安静得很。

最诱惑人的,自是纵横交错的港汊。游船上,随时都可见到一条条的港汊,忽隐忽现似的。有时明明感到游船到头了,却又转了个弯,一条汊道呈现眼前。可谓港间有汊,汊间连港,恍如迷宫,却又四通八达。这样的港汊就有一种水巷的味道,便想自己驾着艘小船,慢悠悠地划着,优哉游哉,即使迷了路,也会笑呵呵一片。

便见一艘瘦长的独木舟似的舢舨,停泊在土墩边上。船上一位农家正提着竹竿,将竹竿上的网兜往水草底下撩拔。身后的船舱里已满是灰绿色的螺狮。或许这样的生活比较清苦,却别有一番风味。

时不时见到一处处的竹栅栏。一根根毛竹横着相连,被竖立的一根根半截的竹子顶着,如一道简易的篱笆,拦截水葫芦的漂泊,也用网片阻拦鱼们的流失。据说这竹篱栏栅为春秋越国大夫范蠡所创造发明,原来历史渊源着呢。现在,却成为一处处港湾的点点景致。

一不小心,水葫芦还是溜出了竹栅栏。这水葫芦一枝枝抱合一起,一丛丛地漂浮水上。指粗的枝茎顶着碧绿的叶子,一派意气蓬勃,装点出水汊的一点绿意。

树的倒影,芦苇的倒影,在身前身后不时映现。一粼粼,一蓬蓬,有点模糊,又有点明晰,像是印象派的画作,在水面淡淡地点染。这样的意境,会令人长时间地观赏,甚而发呆,心里一片安闲,所有的杂念早随风飘飞。

游船依然行驶在水巷里。忽想,是土墩抑或岛屿阻拦了水流,促成了港汊,还是港汊太淡定、太善良,不愿冲垮哪些土墩和岛屿?

水巷、港汊,土墩、岛屿,散散点点,交叉密布,这哪里是湖的形态?

芦苇——

随处可见芦苇。这里一片,疏疏朗朗,散散漫漫,像是随意生长,显出一番悠扬;那里一团,密密网网,蓬蓬勃勃,形成一种气象,除了茂密还是茂密。

这芦苇,仿佛特意为着秋而闹盛,而灿然。

人,就如在芦苇中穿行。

也正穿行在芦苇荡中。只见两边的芦苇盛开芦花,风起芦摇,风吹波动,浓郁的芦苇便连绵不断般地摇曳生姿,陶然,醉人。

到达一座岛上,一个三层的观景台宛若藏在芦苇之中。登高一望,满眼的芦苇,东一片,西一片,一片又一片,将曲里拐弯的步道遮掩得时隐时现,仿佛又是一座迷宫。我便久久地凝望,静静观赏。那黄白色的世界,是芦苇书写出来的秋的明艳,秋的意绪。

转到另一岛上,猛地见到一大片拥簇得喘不过气来似的芦苇丛。那热烈、旺盛的芦花像是淹没了枯黄的芦杆,洋洋洒洒地随风飘逸,蔚为壮观。细看,毛绒绒的芦花一律的往一边弯曲,像是被人梳理过,柔软,轻盈,散发一种柔美的气息。

倘若说枫叶以红色来点染秋的意境,那么,芦苇则以芦花来为秋天创设一种曼妙。

鸟——

鸟是下渚湖的宠儿。如此葱郁的植被,鸟禽怎能不繁衍生息?

一只又一只的湖鸥飞翔在芦苇的上空,划出优雅自在的弧线。一只鹭鸶披着白色羽毛,孤单地站在芦苇底下,侧着头,在回望过往的船只,或者自个儿歇憩。因为深秋吧,更多的白鹭不知迁徙到哪里去了。三两只野鸭忽儿掠过水面,昂着头,快速地往港汊深处游去,想是游船惊扰了它们。倒是一群麻雀或者是我叫不上名的小鸟,在电线杆上一长串地停立,黑溜溜的。鸟,便为下渚湖徒增了几缕野趣。

不能不说一下岛上的朱。四五只巨大的铁丝网笼子里,圈养了二十几只的朱鹮。那朱鹮,细长的黑喙,鲜红的脸颊,雪白的羽毛,腥红的脚掌,像白天鹅,却无比珍贵,也十分可爱。野生的朱鹮被关在笼子里,自是为了保护,也为了繁殖。然而,这样的笼养,是朱鹮的福,还是痛?

湖——

心里想着怎么还不见湖面呢?湖就豁然开朗地呈现在眼前。

湖面阔大,给人一种空蒙的感觉。波澜不惊,水面如漾,水天一色,一片安闲。湖四周的景色隐约可见,岛屿上的屋舍,土墩上的树木,浅浅地映在湖的边沿,绘成一幅深远而又淡淡的水墨。湖,就有点空旷起来。

忽见一艘小舢舨慢悠悠地驶在湖面上。远远地,就那么一条黑色的横木,横木上坐着个人,微微地移动在平和广阔的湖面上,勾画出一幅动静相融的画面。渐渐地近了些,是一位农家划着单桨,那般轻巧,那样悠然,只不知他有没有哼着渔歌。船舱里已是堆叠的螺狮,满载而归,他的心里定然是美滋滋一片吧。

湖面,正徐徐不断地在眼前掠过,那岛屿、土墩仿佛正陪伴它呢。

这又分明是湖!

传说与古诗——

湖光山色,离不了山。湖的东北角就有两座葱郁的小山,名为和尚山和道观山,中间以细长的扁担相连。据说,那是夏禹时防风氏治水,因挑土的扁担断裂,由洒落的土疙瘩变成。

一为和尚山,一为道观山,是不是人们将佛教与道教并举相托?却是既独立、又根脉相连?而防风氏所治的是不是下渚湖的水?那一座座土墩是他用扁担挑土垒成,还是他要将那土墩一座座的挖掘出来堆叠成山?

其实,早在二百多年前,洪昇就已描述了下渚湖的情状,其诗曰:地裂防风国,天开下渚湖;三山浮水树,千港划菰芦。多么精准而精彩的描述啊。像是给了我们一面穿越下渚湖的镜子,可以从中细细品味。

[原创]印象下渚湖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印象下渚湖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印象下渚湖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印象下渚湖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印象下渚湖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印象下渚湖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印象下渚湖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印象下渚湖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印象下渚湖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印象下渚湖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