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岛主或船长

我的海 我的岛

 
 
 

日志

 
 

[原创]西递 西递  

2014-03-13 22:08:16|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递  西递

 

走进西递,有种恍惚。是走进了一段历史的小巷,还是闻到了淡淡的铜臭?抑或是淡墨的典雅引人入迷?

本想利用节假日的时间,在西递这个古村落里将浮躁的心暂时地放置一下,得以些微的安宁,不想西递一开始飘拂出的是一种混杂之感,带给我的依旧是浮躁。

我不得不静静心,凝视西递那细雨中层层叠叠的屋舍。

我的眼光渐渐地穿越了时空。当时间进入公元十世纪时,大唐已失却往日的辉煌。公元904年,梁王朱温兵权在握,威逼唐昭宗李烨将都城从长安迁往洛阳,行至陕州时,皇后生下一个男婴。李烨深知此去凶多吉少,为保皇家血脉,特命将男婴用皇帝的衣服包裹起来,想方设法藏匿民间。当时在陕州做官的婺源人胡三,为替皇家分忧,冒死将皇子秘密带到家乡,并将其改名为胡昌翼,成为西递胡氏的祖先。当时间推到北宋时,胡昌翼的五世孙胡士良去南京路过西递,以为风水宝地,于是举家从婺源迁至西递,并在此生根繁衍。到现在,算起来已有九百多年了。

西递的繁盛主要在明清时期。那时,西递的男子不是外出经商,就是在家读书习文。族中子弟有的经营有方,成为巨商家富,有的考上士举,成了达官显贵。当这些功成名就的人安下神来,就依山傍水地精心布局,大兴土木,将一座座豪宅、牌坊构筑起来。那些设计工整、结构精巧、装饰华美的宅第,无不都在时空中散发着银钱堆积的滋味。

这不,目前已整理开放的凌云阁、桃李园、东园、西园、大夫第、敬爱堂、追慕堂、笃敬堂等建筑,又有哪一座不是巨贾富商砸钱所建?还有膺福堂,正是清康熙三年时任户部尚书胡如川的故居,门楼高大贴墙,飞檐翘角,方柱月梁,砖雕精美,气势宏伟,显示了非同一般的官第型制。再看村头那四柱五楼的青石牌坊,峥嵘巍峨,结构精妙,正是曾任刺吏的胡文光牌坊,成为胡氏家族地位显赫的象征。

有钱、有地位,才能建造这样舒适、气派、堂皇的建筑吧。从一座、二座,到几十座,直至几百座,形成了洋洋洒洒、错落有致、特色浓厚的村落。这样的建筑,这样的村落,堆积了多少的钱财啊!这钱财有没有大量的民脂民膏呢?

我的心里愤愤不平,心旌起伏。然而,当静下心来时,想想,世上又有哪一座辉煌的建筑不是花钱堆砌起来的?不说长城、阿房宫、相府城等,凡是至今留传下来的物质遗产,没有一个不是用钱财构筑起来的。或许,当时的主人想着气派、恢宏,显示一种地位和权势,但是,当一页页的历史翻过去后,就作为历史的一页而定格,成为历史的遗产。要是没有这样的遗产,今天的我们又怎能去欣赏?去品味?怎能更深地去了解和体会我们所未曾经历过的历史?

何况,这样的建筑都赋予了文化的含意。而物质文化同样需要钱财去铺垫,文化才能得得以传承和弘扬。

西递,就是这样的一份世界物质文化遗产。

西递人自古喜好读书,自小浸染了文化的气息。他们对知识和文化的追求,又润养了儒雅的风貌。当我走在街巷间,无不感受到这样的一种情状。至今,我还看到宅院深处的一道月洞门里,一个戴着眼镜的青年人正埋头捧着书阅读。过去的风雅依旧在默默地留传吧。

西递的建筑就刻上了文化的烙印。粉墙、黛瓦、马头墙这三个外观的基本元素,既强化了徽派民居的统一性,又构成了徽派建筑的空间美。而那体形和轮廓的大小各异、高低错落,使得民居又显统一和谐、变化多样,在统一中见多样与变化,在变化中见和谐与秩序,呈现出很强的形式美和韵律美。

对我这样匆匆而过的人来言,仅从西递民居美仑美奂的外观欣赏,也已足够,更甭用说房屋里面的巧妙结构了,那里蕴藏着徽派建筑的文化精魂。

建于清康熙年间的胡文照大夫第,不说其厅堂高大明亮,装饰雅致古朴,单是那俗称“小姐绣楼”的临街阁楼,就飞檐翘角,萦绕一种玲珑飘逸的气息,且其匾额上书写的“桃花源里人家”,表现出了悠然自闲的心境,反映了主人淡出官场、修身养性的情致。更值得深思的是,阁楼面对正街的墙基后退了一大步,留出了一块空地,还在阁楼楼下侧门嵌有“作退一步想”的小篆门额。因何“作退一步想”?似乎是表明主人厌倦了官场生活,退一步海阔天空,悠然自得。除此,是否还有“以退为进”的谋略?阁楼地基虽然退让了一步,却凌空建造了村里唯一的临街阁楼,打破了传统的高墙深院的封闭式民宅模式,于开放的阁楼中获得了比他人更高的空间,也享受到了他人无法享受到的美景。这样的情景,莫不是西递的先人对人生进退的一种哲思?对生活得失的一种诠释?

西递的古民居中大都设有天井,这是徽派建筑的又一大特色。正屋为三间三进二楼结构的,二进的楼上往往就有“楼上井”,俗称天井,使得房屋光线充足,空气畅通。因过去徽商巨贾为了藏富防盗之需,将住宅大都建有高大封闭的屋墙,很少向外开窗。设置天井,就把大自然融于屋中,蕴含“天人合一”之意,足不出户,也可见天日。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商人以积聚为本,总怕财源外流,造就天井,可“四水归堂”,即四方之财如房顶上的雨水,汇集于天井内,不至于外流他家。天井,既是一种建筑构造,又赋予了一种文化内含。

西递古民居中的对联更是西递人对经商为官、读书好学、人性品德等的思考和追求。比如“孝悌传家根本,诗书经世文章”,是旷古斋中的一幅对联,其中的“孝悌”改写为“孝弟”,扩展了兄弟和睦之情;“文章”的章字中,“早”字竖出了头,以示多读诗书可出人头地之意。即使今日贴在家家户户外门框上的大红对联,也传承了过去的传统,西递的对联文化便可见一斑。比如有一户人家的门框上贴着:“古韵添香,春临西递报佳音;新村焕彩,马借东风追远梦。”将时空交融,更显今天的西递的喜悦之情,又追求美好的未来。然而,这“远梦”又是怎样的一种梦?令人深思。

步行在细雨下的小巷中,青石板泛着墨徽的光泽,古朴而凝重,该有多少代人走过,才会如歙砚般光滑细腻。踏着青石板,足音跫然,仿佛来自遥远的历史深处,悠悠地在述说什么。那阵阵的脚步声,又使我联想到好像是当年西递的行商坐贾囊中银两的碰击声,交织着他们这些亦商亦儒者的那封存在遥远历史深处的吟哦与叹息。而高墙间窄小的巷道,迂回曲折,纵横交错,如历史般地不见终点,庶几让人迷路。恍若间,仿佛穿行在历史的间隙中,令人有种迷失之感。

这时,一位妇人招呼我:先生,进来看看古董,还有名贵的歙砚。我不由摇摇头。像这样的店铺,西递实在太多。

是不是西递太想消费自己?倘一旦如此,则古朴典雅的西递就会染上浓重的商业味。而过度消费时,古村落的历史意义将渐渐淡化,失却本质的内涵。然而,我们总不能为了满足自己的怀旧情调和欣赏遗存落后的审美趣味,而让人家固守清贫,放弃追求过上好日子的愿望和向往吧?这些四周屋舍精雕细琢出的那种自然的流韵,映衬出的淡墨色的山水之画,已被现代社会遗落在万丈红尘的喧嚣之外,我们总不能再让它抱残守缺成一个遗世之梦吧。这的确是一对矛盾,便不可对西递抱有太多的苛刻之情。

望着雨丝中的西递,似乎既单纯又丰富,既浅露又浓厚,风韵优雅而又斑驳变化,质地清正而又历经风雨。这样的时候,西递看起来反而平添了几分清新恬淡,那么悠扬清醒。我的心境也不由清醒起来。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造学

 

[原创]西递  西递 - 岛主或船长 - 岛主或船长

 

 

 

  评论这张
 
阅读(320)|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